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琢玉成妃 > 059 临界出事
    “需要躯壳。”睚眦将球体封住,道。

    晶透的球体中,两抹沉睡的灵魂漂浮其中,刃接过球体,低垂着头沉声道:“那个神域人不简单。”

    “怎么会简单。”月涟脸色也不好,小四小五虽然说被保住了魂魄无碍,但这也是那个神域人对他们的警告。

    “那个女人自身修为不高,但是身上的法器不少。”睚眦道,他刚与那人交手时被甩了不下十件法器,不然怎么会被那人逃掉。

    “女人?哪现在怎么办?我们完全找不到那个神域人,说不定那人已经回神域了。”元思捂着肚子思考,他在这期间已经将三域历史摸了个透彻。

    黎翎沉吟片刻,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的样子,“师父……”

    “嗯?”睚眦看向黎翎,她还有个师父?

    “你们先去黎府,我稍后来跟你们汇合。”顿了顿,黎翎又看向睚眦,“你想知道的答案在哪里,别跟着我。”

    睚眦挑眉。

    黎翎不在看他,转身消失。

    黑市。

    一如既往的灰尘,店小二依旧挂着诡异的笑容,黎翎却觉得十分亲切。

    “请。”店小二走到黎翎面前,道。

    黎翎脸色微变,看了眼二楼阁楼,抬步走了上去。

    “我师父呢?”黎翎开门见山的说。

    面前人抬起头,正是临界的脸,“乖徒儿你在说些什么呢,我不就是你师父吗?”

    “我师父可不会对我怎么客气,也不会穿怎么红得恶心的衣服。”黎翎嫌恶的撇过头,那件红袍上全是血腥味。

    '临界'嗤笑一声,“的确有趣。”

    “别顶着临界的脸说话,恶心。”墨离从一旁走出,同样嫌恶的看了眼红袍。

    红袍面色一僵,面容开始变化,一张美艳的脸出现在面前,冷哼一声道:“墨离,你还是好好想想自己该怎么跟大人解释吧。”

    “看来你是忘了你狼狈的样子了。”墨离看了红袍一眼。

    红袍一僵,消失在了阁楼中。

    黎翎看向墨离。

    “临界的徒弟,他居然还敢收徒弟,看来我的教训对他还不够。”墨离打量这黎翎。

    教训?难道墨离也是临界的徒弟?

    “你很聪明。”墨离道。

    “我师父呢?”黎翎不理他。

    “跑了,看来他也没跟你这个徒弟说。”墨离道,似有些释然。

    怪不得她消失怎么久师父也没动静,看来师父的情况没比她好到哪去。

    “在想谁会救你?”墨离道。

    “不。”黎翎靠在墙上,“在想你拖延时间做什么。”

    墨离一愣,“你很聪明。”

    “谢谢,不过你已经夸过我两遍了,来说说正事吧。”黎翎走到墨离面前。

    “临界在哪里我知道,不仅我知道,南苑也快摸清位置了,我需要你去保护他。”

    墨离也不磨叽,道。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为了现在的地位?还是谁的指令?”

    黎翎不动声色,道。

    “随你想,我跟他观念等都不同,这里,才是我还待的地方,但是我并不想他死,我需要一个可以正大光明去救他的人。”墨离道。

    “成交。”黎翎直盯着墨离半响,道。

    “不怕我骗你?”墨离有点诧异,就怎么容易就相信他了?

    “总有些事需要赌上一赌才行。”黎翎看向镜子中自己的脸,“有什么计划?”

    ……

    黎府。

    元思坐在客位上,顶着黎家一众人的视线,内心把月涟等人骂了个遍。

    时间转回黎翎走后……

    “小四小五跟哪神域交手过了,肯定在那人身上留了东西,现在应该还有点踪迹,我去找找。”月涟道。

    “我也去。”刃抬起头,血红的眼睛看着球体。

    “刃。”月涟皱眉。

    “我很冷静。”刃将球体收好,深呼吸一口气率先走在了前面。

    “你们……你不怎么不阻止他们一下?”元思有些傻眼,回头望向睚眦。

    “为什么要阻止。”睚眦道。

    “娘子说了让我们去……”元思的话被掐在喉咙里。

    “你喊她什么?”睚眦将元思提起。

    “二哥!”眼看元思气息渐短,狴犴忍不住出声。

    “嘭!”元思跌坐在地上,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再让我听到你怎么喊她,就算你孕育着狴犴我也照杀不误!”睚眦冷哼一声抬步离开。

    狴犴:“……”有异性没兽性。

    睚眦是真是半点也等他,而等他到了黎府说明情况后,就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咳,各位,除了我之外就没有其他人到这里来吗?”元思轻咳一声,睚眦呢???

    “的确没有。”黎苏然摇摇头,半年内他们没有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和方法的寻找三弟,现在终于有了消息,怎么会不激动。

    “我弟弟他……”黎苏然希翼的看着元思。

    “娘……”元思刚想说娘子,突然被黎苏然口中的弟弟反应过来,弟弟?难道说娘子他家人都不知道娘子是女孩?又或者说他们以为他不知道?

    “你别磨磨唧唧的了,我三弟到底怎么样了?”黎铉早就忍不住了,偏偏这人说话还慢慢吞吞的,急得他。

    “黎铉!”老太爷瞪了黎铉一眼。

    “她现在有事,先让我到贵府来报个平安。”元思琢磨了下语言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老太爷舒了口气。

    入夜,厢房内。

    “谁!”元思坐在窗前,面前的光突然被遮了一半。

    “元思,是我。”黎翎跳进屋内,拿起桌上的茶水一口气喝了大半。

    “娘子?”元思一喜。

    “元思我接下来可能有段时间不在,我先帮你稳住狴犴,剩下的睚眦会帮你。”黎翎将元思带到桌前。

    “找到那个神域人了?”元思道。

    “现在还不确定,这封信你帮我交给我爷爷,时间紧急,等我回来再跟他们细说。”黎翎拿出信纸。

    元思点头,道:“但是睚眦没来……”

    “他会来的。”黎翎吹灭灯火,肯定的说道:“还有,让睚眦注意到黑市的人,他认得出来,你不用担心。”

    元思点头。

    “我会尽快回来的。”黎翎做下承诺。

    元思点头。

    他相信黎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