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最强吞噬升级 > 第261章 淳于飞琼
    “淳于师姐!”

    “是总院的淳于师姐来了!”

    “以师姐的实力,绝对能胜过陆平安,可惜啊……来晚了一步!”

    众人看到那身影后,纷纷大叫出口。

    除了那些叫喊的人之外,还有很多年轻男子都是双眼放光,对那身影充满了爱慕向往之意。

    陆平安亦是随着众人的目光,转头看去,只见来者是一个淡青色长裙的少女,风姿绰约,亭亭玉立,有倾城之貌,气质清尘脱俗,属于是那种看过一眼,就绝不会忘记的美人。

    而最引人瞩目的,还是她那双眼睛,明眸善睐,顾盼生辉,仿佛眨眼之间,就能挥洒出灿烂星光,令人一不小心就会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就连陆平安这种意志坚韧强悍的人,见之都不由心头微微一颤,甚至怀疑这女人是不是修炼过什么魅惑方面的术法。

    但陆平安看到那些稷下学子的眼神,更加痴迷狂热,就知道并非术法所致,而是有人天生就是如此。

    唯一让陆平安感到有些不喜欢的,是她神色中的那种高傲感。

    好像大部分稷下学子都有这种神态,虽然她表现得很淡,但终究还是难以掩饰。

    很快,陆平安又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不过只是单纯的好奇,没有其他学子的敌意和不喜。

    旋即,那少女就收回了目光,落在一身狼狈的温本禹身上,问道:“我听说他只打十六场,你却把最后一场给输了,对不对?”

    先前还死鸭子嘴硬,满嘴报复狠话的温本禹,这时被这样质问,竟是没有发怒,而是有点不服气地说道:“我只是一时轻敌……”

    那少女打断道:“输了就是输了,不要找那么多借口,我刚才还远远听到你说,要让他跪地求饶之类的话,这是打算私下报复吗?”

    温本禹忍不住瞪着她,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淳于飞琼,不要以为皇子殿下欣赏你,你就可以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

    这名叫淳于飞琼的少女,微微仰头,冷冷道:“这件事和那个人无关,而是涉及到学院的尊严和声誉的问题,输了丢人,输了以后还想伺机报复,更加丢人!我不管你在朝中是什么爵位,但你在学院,又是真传学子,那就应该懂得为大局着想,而不是在这里撒泼耍横,损害师门颜面!”

    听闻此言,众人皆是不停点头,只是碍于温本禹的威势,也没人敢出声附和。

    陆平安听到这番话,倒是对这少女有点刮目相看,也不知她究竟是什么身份地位,居然敢这样斥骂一位侯爷,而且温本禹还一副不太敢反击的样子,难道是和他们所说的那位皇子有关?

    温本禹犹豫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片刻,说道:“看在皇子殿下的面子上,我不和你计较,但我会把这笔帐算在这家伙的头上,将来一并清算!”

    说完,温本禹看了身旁的跟班小弟一眼,便准备就此离开。

    “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了。”

    淳于飞琼轻声说了这么一句话,继而就化作一道残影,出现在温本禹身前。

    温本禹大惊失色,道:“你……你想干嘛!”

    淳于飞琼没有说话,于双手之间,唤出两把看上去有点秀气,但异常锋利的弯刀。

    紧接着,只见数道刀光,疾速闪过,温本禹的大腿外侧和手臂之上,顿时有鲜血飙射而出!

    “啊!”

    温本禹爆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五官痛苦得扭曲了起来,整个人也失去了力气。

    要不是他旁边的跟班小弟,反应够快,及时将其搀扶住,估计就要直接摔倒在地了。

    其余众人,包括陆平安在内,都被这般果断狠厉的手段,给惊呆了,完全没法想象,这是由淳于飞琼这样的清美少女,所做出来的。

    但在惊讶之余,又有一些人觉得很是解气,像温本禹这样的纨绔子弟,早该被这样教训一下了。

    那几个跟班小弟满脸愤怒,狠狠盯着淳于飞琼,却不敢上前。

    如今已像个残废般的温本禹,无比惊怒地咆哮道:“你敢伤我?!你这个疯婆子是想死吗?”

    淳于飞琼玉腕一转,双刀消失,然后又唤出一面令牌,向众人亮出,说道:“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我还有个身份,是总院执律堂的人,你温本禹公然违反争鸣台的规定,那我就有权对你施以惩治。”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那些在心里为淳于飞琼担忧的学子,也就此放下了心来。

    既然是执行院律,那便名正言顺了,而且,就算温本禹有再大的能耐,也不敢找淳于飞琼的麻烦。

    谁敢碰执律堂的人,便是在挑战稷下学院的威严,更何况,淳于飞琼的身份,还不止如此。

    温本禹瞪圆了双眼,盯着那令牌,眼珠子都快要掉了出来,呼吸急促,喘气如牛。

    噗的一声,温本禹气急攻心,吐出一口鲜血,接着便晕厥了过去。

    淳于飞琼向那几个跟班说道:“还愣在这里干什么?”

    那几人可什么都不敢说,急忙带着温本禹快速离开,找学院的医师去了。

    温本禹的伤势,不至于变成一个废人,但在床上躺一两个月,肯定是少不了的。

    直到温本禹一群人走远,场间的稷下学子们,才发出了一些欢呼声,似乎是想要赞扬淳于飞琼一番。

    可淳于飞琼目光一扫那些人,道:“学

    (本章未完,请翻页)

    院发生了这么丢人现眼的事,你们欢呼个什么?”

    人群顿时陷入沉默,但没有人会认为淳于飞琼说得不对,归根结底,这都是稷下学院的丑事。

    而后,淳于飞琼又重新跃上争鸣台,走到陆平安身前,拱手鞠躬,道:“是我们稷下学院失礼了,我在这里向您赔礼道歉!”

    陆平安一愣,道:“虽然你们是一个学院的,但他是他,你是你,我并不认为,你需要向我道歉。”

    淳于飞琼没有起身,道:“作为客人,您当然可以这样想,但该做的,我们还是要做。”

    闻言,台下的大部分学子,也都跟着淳于飞琼拱手鞠躬,尽管没有说话,却已表现出了含义。

    他们虽然没有像温本禹那样去对待陆平安,但也有过一些敌视的想法,或者低声的议论……

    看到淳于飞琼这大气体面的举动,他们不由自惭形秽,于是就自发地想要给陆平安道歉。

    范奇玮没有动,只是不禁发出苦笑。

    陶玉珊更是为之感到高兴,心想,双方明明就无冤无仇,又何必把关系搞得那么糟糕呢?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陆平安无奈地叹了口气,但也对这些稷下学子,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一时有些盲目的想法,不足为奇,能够这么快反省不足,还不耻道歉,却也是相当难得可贵的品性。

    “好吧,我接受你们的道歉。”

    淳于飞琼这才直起身子,众人也是跟着起身。

    “多谢谅解。还有,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让温本禹对你施加报复。”

    陆平安道:“我相信你有这样的诚意,你刚才的所作所为,我都是看在眼里的,但我很好奇,你究竟是什么人?”

    “总院真传学子,淳于飞琼,同时也是执律堂弟子。”

    陆平安问道:“仅仅是这些身份,应该不足以让温本禹对你如此客气吧?”

    “或许是因为……我爷爷是总院的大长老。”

    淳于飞琼显然很是聪慧,知道陆平安真正想问的是什么,因此也就给出了他想要的答案。

    陆平安笑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能让温本禹不敢再报复。”

    总院大长老的地位,仅次于院长,便是那些掌管分院的副院长,都比之不如。

    而这样的人,无论是在学院,还是在东虞国朝廷那边,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只需一句话,就能让温本禹放弃报复。

    哪怕陆平安并不畏惧,但能够省去一些麻烦,总是好事。

    可让陆平安万没想到的是,淳于飞琼突然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希望能够和你较量一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