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绝品狂尊 > 第0243章 谁让你这么做的?
    三月初三,真武大帝诞辰之日,是华夏武道界最为盛大的节日之一。

    在这一天,整个华夏的武道界,都会进行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

    而每五年一次的天武大会,也将在这一天举行,不同的是,它的举行地点从来都没有变过,一直都在龙虎山。

    这一天,龙虎山将会迎来来自华夏各地的武道世家和各路强者。

    尽管今日才是三月初二,但是,来自华夏各地的武道人士,都已经来到了龙虎山。

    龙虎山下的涅阳市已经人满为患,各大酒店,宾馆,旅馆,反正能够住人的地方,都被来自全国各地的武道人士和武道爱好者占满。

    最后实在没有了住的地方,涅阳市的广场,绿地,都被五颜六色的帐篷给占领了。

    最后连龙虎山上都会出现很多的“野营”者。

    因此,每到这一天,涅阳市那些出售帐篷的商家,都会美美的赚上一笔。

    此时的龙虎山上,游客更是人头攒动,拥挤不堪。

    不过,龙虎山天师府的所在地,却是非常的宁静,因为,一般人是不允许进入天师府的。

    虽然每年的这一天龙虎山和涅阳市都会来无数的瞻仰者,但是,真正能够参加天武大会的人,却并不会太多。

    龙虎山天师府的正前方,有一处专门供弟子们练功的场地,也是此次天武大会的举行地点。

    说是一个练功场地,其实,它比涅阳市的广场还要大。

    并且它还建设在一个单独的平台之上,与周围的任何一座山峰或者山路都不相连。

    就是是离平台最近的一个位置,也有五十米的距离。

    这也是参加天武大会的一个小小的门槛,那就是,飞行。

    如果不是天武境强者,想要踏上平台,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拥有很强的弹跳能力。

    此刻,本来不应该有人的平台之上,竟然有两个人正在打斗。

    两人都是年轻人,年龄也都在二十岁出头,其中一人是老天师张景堂的重孙张旭阳,而另一名,确实一个陌生的青年。

    而在平台之外的另一边,一名天师府的弟子,正在陪同两名老者和一名青年注视着平台之上的战斗。

    如果赵岩在这里的话,他一定能够认得出,两名看着不是别人,正是地使朱攸和人使李杵。

    当然,现在的朱攸已经不再是地使,而是天使了。

    至于李杵,他的身份却是没有变化,还是人使。

    两人分别立在那名青年的身后,而龙虎山的那名弟子,却是站在最后面。

    这种站立位置的排列,很容易看出各人的地位,那名陌生的青年,肯定是地位最高者。

    只见那名青年,青丝如瀑垂落及肩,面白如玉,双眉似剑,一双丹凤眼,鼻梁挺如山,唇红齿白,下巴尖尖,如果不是那脖颈上的喉结,还真的会让人误以为这是一名绝代佳人。

    还有那修长的身材,配上极其合体的纯白色西服,为他为他绰约的气质,又增添了几分丰姿。

    他平静的看着张旭阳和那名跟随他们而来的青年,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朱攸,你说,二哥会赢吗?”青年终于开口,那声音如二月的春风,有如夏日的小雨,听来是那般的舒服。

    “回少主的话,二少爷天资过人,修炼刻苦,自然是地武极境强者中的顶尖存在,想来不会输。”

    “不过,这张家小子,也不是泛泛之辈,二十一岁的年龄,就已经达到了地武极境,天资也不差,和二少爷相比,应该在伯仲之间。”

    其实,他的回答等于没说,即使夸奖了自己人天资过人,有没有贬低张旭阳的意思。

    而且并没有说谁会赢,只说二少爷不会输。

    青年听了朱攸的话,并没有什么反应,他再次开口向李杵问道:“人使怎么看?”

    青年之前称呼朱攸的时候,是直呼其名,而称呼李杵却是人使,这一点点的区别,却已经透露出了他们之间的亲疏关系,和身份地位。

    朱攸称呼年轻人为少主,那就是说朱攸是年轻人的家仆,而年轻人直呼其名也认可了这一点。

    至于李杵,对于他们来讲是外人,虽然在天庭的地位不如朱攸,但是青年却不能随意的称呼人家的名字。

    对于这一点,朱攸却是没有在意,而李杵却似有些受宠若惊。

    “回三公子的话,老夫愚钝,这两位都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一时,实在不好判断!”李杵恭敬的回答。

    青年仍然没有什么反应,双目看着已经战到酣处的两人说道:“二哥已经输了!”

    朱攸和李杵闻言,脸色微变,未敢多言,只是将目光看向前方的平台。

    只见,此时的台上,那名被称为二少爷的青年,表情冰冷,情绪激动,浑身的戾气,很像下一招便要结果了张旭阳的性命,然而,他的招式却是零零散散,漏洞百出。

    而反观张旭阳,则是面色平静,出手游刃有余,举重若轻,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都毫无破绽。

    无论是在气势上,还是在心境上,他们的二少爷都已经输了。

    “这,这个张旭阳,怎么一点也不知道留些余地!”朱攸目光阴翳的盯着张旭阳说道。

    “笑话!”一直站在他们身后的龙虎山弟子不屑的说道:“你们是客,我们是主,我们热情迎客,你们却出言挑衅。”

    “现在,无奈之下答应了你们决斗一场,而你们的二少爷招招狠辣,出手就想要人命。”

    “而我家少爷却一直小心应付,不敢出任何意外,而且处处忍让。”

    “如果这样还不算给你们面子的话,你大可以高声将你的话喊出来,看看你们二少爷会是什么下场!”

    这名龙虎山弟子早就受不了这些人了。

    一个堪堪二十岁的年轻人,带着两名天武境的随从,趾高气扬的来到龙虎山,还带来了一个惹祸精,一来就要挑战张旭阳。

    就好像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打败张旭阳一般。

    那个朱攸还不断的吹捧他们二少爷多么多么的天资过人。

    听的他都向吐了。

    “你……”朱攸马上就要呵斥,却被青年拦住说道:“人家说的有错吗?”

    “将他叫回来吧!”

    青年连责备的话,都说的那么平静。

    说完之后,他直接转身,看向那名龙虎山弟子说道:“麻烦您带路,我这就去拜访老天师!”

    然而,就在这时,朱攸却大喊一声:“小子你敢!”

    被称为少主的青年紧急回头,他看到朱攸凶神恶煞的冲向张旭阳,而另一边,他的二哥,却已经从平台之上坠落。

    他瞬间脸色大变,正欲飞过去救他的二哥,这个时候,却发现,他的二哥不知怎的,有从半空中弹起,而平台之上的张旭阳却是一脸的懵逼。

    这个时候,飞驰而来的朱攸,大手张开,正欲攻击张旭阳。

    只听得“啪”的一声,一个黑色的身影倒飞出去,“噗通”一声落在了少主的脚下。

    不是朱攸还能是谁?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少主的二哥,也稳稳的站立在了决斗平台之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

    天赋卓绝的少主,也是满脸的疑惑不解。

    “啪啪啪……”他的身后传来一串的掌声。

    少主朱灵谦和人尊李杵转过身来,发现,常玄道人,秦渊,季成等一众强者正带着一脸的讽刺拍着手看着他们。

    这时,平台之上,传来了老天师的话:“年轻人,难道下方的景色,比这平台之上更加的美丽吗?”

    “……”朱家二少爷此时满脸通红,却说不出话来。

    而平台的对面,朱家少主的身边,常玄道人也不无讽刺的对趴在地上,还没有站起来的朱攸说道:“地使这是为何?”

    朱攸这才反应过来,嚯的站起身来,指着平台之上的老天师,恶毒的说道:“张景堂,你纵容张旭阳对我家二少爷出如此重手,甚至还将他打落悬崖,该当何罪?”

    张景堂根本没有搭理他,而是直接将张旭阳和朱家二少爷抓住,直接飞了回来。

    “啪啪啪啪……”常玄道人再次拍手,眯着眼睛问道:“老道我很是好奇,请你解释一下,是你家二少爷的生命重要,还是那张旭阳问罪重要?”

    “废话,当然是我家二少爷的生命重要!”朱攸毫不犹豫的回答。

    “那么,作为资深的天武境强者,你家二少爷跌落悬崖,你不去救,反而出手攻击张旭阳,是何道理?难不成你认为你家二少爷地武极境的实力,可以飞行。”

    “又或者,你知道有人会救他,而你,不过是想借机发飙,先伤了张旭阳再说?”

    “咱们先不论张旭阳到底有没有真正伤到你家少爷,就是真的伤到了,你作为天武境强者,怎么能厚着脸皮向一个地武境的后生晚辈出手?”

    “恐怕,这里面,有些猫腻吧?”常玄道人一通分析,使得朱攸无话可说。

    而此时的老天师,却已经将张旭阳和朱家二少爷朱豪带了回来。

    一落地,朱豪就看到了自己的弟弟,朱家当代少主朱灵谦那阴沉愤怒的脸。

    “啪!”朱灵谦毫无征兆的一巴掌打在朱豪的脸上,愤怒的说道:“谁让你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