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天才丹药师:鬼王毒妃 > 第104章 童老
    “恩。 ”慕浅月点头,从空间中拿出针灸开始给潘叔扎腿,还是像昨天一般按照那些穴位施针,刺激着他双腿上的神经,只见空气微微波动了起来,一丝丝元气在银针的引导下,进入了潘三的双腿中。

    在这些元气的滋润下,这些坏死的肌肉渐渐的出现了生机,原本干巴巴的皮肤慢慢变得光滑富有弹性起来。

    楚天歌和童凌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一幕,没想到小小的几银银针居然能调动天地元气,虽然他们修炼也能调动天地元气,但是却远没有这几根银针来得震憾。

    童凌的眼中迸发出一抹亮光,难怪师父的医术这么高招!居然能用天地元气来救人!这是那些药师所做不到的,同样,他爷爷也是做不到的!师父给他带来的惊喜和震憾真是太多了,一波接着一波,他很庆幸那日在万兽森林中遇到了师父,并死皮赖脸的拜在了她门下,不然他哪能学到这么多东西?

    纳兰景依旧一副不咸不淡的神情,似乎这些他早就司空见惯了一般。

    治疗了潘三的双腿后,随后慕浅月让楚天歌将潘叔翻身,趴在床上。

    因为潘三的腰椎骨碎裂了一颗,她所要做的自然是恢复他碎裂的骨头,否则光医治双腿的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

    一口气在潘三的腰部扎下了9根针灸,再度调动空气中的天地元气滋润修复着他碎裂的腰椎骨,没过一会,慕浅月就脸色发白,额上冒出细汗,直到坚持不了了,她这才收回手,收起银针。

    “我感觉我好像能动了……”潘三惊喜道,他想坐起身来,慕浅月连忙将他按了下去,脸色郑重的说道,“这只是初步治疗而已,你的腰椎骨便没有完全恢复,最好不要乱动,否则就前功尽弃了。我每日都会来为你冶疗,大概还要再治疗个十几次就差不多好了。”

    “真的吗?慕姑娘,太谢谢你了!我……我……”潘三激动得热泪盈框,双眸赤红,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在这一刻竟是忍不住哭了,他是激动的,他是高兴的,所以一时没忍住。

    当初躺在床上,受着病痛的折磨,他也不曾流泪,当初在生死边缘中苦苦挣扎,他也不曾皱一下眉头,当他听闻他再过十几天后他就能重新站起来了,这一刻却是忍不住激动的哭了。

    楚天歌和楚小雪也是高兴不已,楚小雪拍着手,欢喜的跳了起来,“太好了,太好了,潘叔终于可以站起了……慕姐姐,你好厉害,你比清风城的那些药师都厉害,他们一个个只会坑我家的钱,却连潘叔都治不好……”

    慕浅月笑着摸了摸楚小雪的头。

    “就是,我爷爷还是清风学院的首席丹药师,跟师父的医术一比,感觉弱爆了。”童凌兴奋的说道,以前他对医术对炼丹术没什么兴趣,反而比较喜欢研究一些毒术毒丹之类的,但是今日亲眼看到师父施展的针灸之术后,引起了他强烈的兴趣。

    慕浅月抽了抽嘴角,有他这么损自家爷爷的吗?估计他爷爷听到得吐血。

    在回去的路上,慕浅月看向一旁的童凌问道,“你说你爷爷是清风学院的首席丹药师?”

    “是啊。”童凌点头。

    慕浅月心中暗自惊诧,没想到这小子来头还挺大的嘛。

    “明天能不能帮我约见一下你爷爷?”

    “好啊好啊,我早就想把你介绍给我爷爷了,我怕你不高兴,所以没敢。”童凌兴奋的说道,前几天他把师父给他的人体穴位图拿给爷爷看,当时爷爷激动得大呼,立即废寝忘食的研究起来,甚至连跟他说话的功夫都没有了。但是他一点都不生气,反而觉得洋洋自得,无上荣耀。

    因为老头子老是看不起他,觉得自己不学无术,这回他再也没话说了。

    纳兰景唇边凝着浅笑,显然也被童凌给逗乐了。

    辽远的苍穹上一轮明月浅浅挂着,繁星无数,岁月静好,一切安然。

    纳兰景执起慕浅月的手漫步在街上,童凌则是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说着,兴奋的手舞足蹈,不知道爷爷在见到师父时,会是怎样的震惊呢,真是有些期待啊!哇哈哈……

    次日一早,慕浅月才刚起床,童凌就跑了来,从未到,声音先传了过来,“师父,走,我这就带你去见我爷爷,昨晚我已经跟他说过了,我爷爷也很想见你。”

    慕浅月和纳兰景说了一声后,便随着童凌一起向内院走去。

    童凌爷爷的是清风学院的首席丹药师自然是住在内院之中,不一会儿,来到一座庭院中,紧随着一股浓郁的药香随着微风传了过来。

    慕浅月发现这院中的元气比其地方要浓郁很多,当她退出一步,离开院门的时候,那股浓郁的清新顿时消失了,当她步入院中,浓郁清新的元气如水般涌来,慕浅月心中不由惊诧,看来这庭院中布下了吸收元气的阵法。

    院内种了许多药草,长得很是旺盛。

    “老头子,快点出来!”童凌才刚走进院中便忍不住大喊道。

    “臭小子,我都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大吼大叫,万一吓着我的这些药草,我打死你!还有,我是你爷爷!知道什么叫尊重长辈吗?”一道怒吼从屋内传出。

    童凌不屑的撇了撇嘴,“你自己吼得那么大声,这些药草要是死了,也是被你吼死的。”

    “臭小子,你又皮痒了是不?三天不治你,你就上房揭房!”苍老的声音中气十足,怒骂道,从屋里走了出来,很是生气的一把揪住童凌的耳朵,“当初我怎么没掐死你呢,省得你老是气我!”

    只见一个衣服褴褛头发凌乱的老头子从屋内走了出来,慕浅月一愣,为毛看着这一幕有点熟悉呢?哦,想起来了,貌似第一次遇见她那不靠谱的师父,也是这么一副德性。

    唇角轻扬,扯出一抹淡淡的浅笑,虽然童凌的爷爷说话不好听,但是慕浅月还是能从他的话语里听到关心,或许这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