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半劫 > 何处寻不更
    不更的剑鞘再次有了响应,珠儿应当就在此处了。

    此处是一处暗巷,出了巷口转角便就是热闹的坊市了,自从珠儿成了剑灵,不更剑就将它的气息完全封锁,九尾根本无法感知到它的所在。他也有试图通过覆在不更中的一丝法力来召唤它,可每次都是石沉大海,得不到半分回应。

    这座城距离东海之地不算近,珠儿若是要回东海寻锦姨也不应当会在这里过多停留的。

    “莫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九尾心中暗道不妙,毫无头绪的找了几条街,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而剑鞘也是自从那次之后再也没有了响动。

    “好在至少是知道了在这城中,“九尾强压住心中的烦乱,自言自语地安慰自己。

    知道了在这城中,那么他就算是把这座城翻过来也要找到它!

    打算继续寻时,才反应过来跟在身后的起云不见了踪影。

    “你终于想起我了“一只手从背后伸出来,戳了戳九尾的肩膀。

    这样毫无征兆的从背后突袭,显然九尾的应激反应有点强烈,吓得一个哆嗦之后瞬间把肩带一松,反手毫不犹豫地把竹篓由后向前甩了出来,狠狠地砸到了地上。

    “妈呀!“

    很显然起云的反应比不上他的主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跟着竹篓一起大头朝下砸到了地上,沉重的竹篓还把他扣在原地动弹不得,

    “你干什么!“

    “去你的、会吓出毛病的你不知道啊!!!“

    狐狸明显还是被困在惊恐中没能走出来,又被气焰嚣张的始作俑者这么一质问,抬脚就踹了过去,竹篓连带着起云一起滚出去好远。

    九尾嚷嚷的声音都微微发颤,看上去确实被吓唬的不轻,情绪在崩溃的边缘,起云很是识趣地闭了嘴,老老实实地自己爬起来,摸摸被蹭出来的伤口,瘪了瘪嘴,讪讪道,

    “...你们狐狸胆子怎么这么小、“

    九尾还想再骂,甚至想再过去补几爪子,却突然意识到这一副场景像是似曾相识,只是那时候,还没有这么多糟心事的发生。

    看这起云耷拉着脑袋爬起来,本来整齐的青衣在地上这么一滚,变得灰扑扑的,还擦伤了好几处地方,就连额角也因为在地上蹭破了皮,留下一大块擦伤的痕迹,伤口上覆上了脏兮兮的灰尘,细细的血痕也慢慢地从灰尘下晕出来...

    “对不起啊...“九尾蹲下身把起云拉过来,查看了他身上的伤,“那什么,刚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痛不痛啊“

    起云眨巴着大眼睛看他。

    他本是山灵,这点小伤口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挥挥手就能自己修复了去,可这狐狸眼神中的关心却让他止住了动作,可怜巴巴地说,

    “痛啊。“

    他本就一副幼童稚子的模样,这般情境下让九尾越发觉得自己做的过分了,小心翼翼地替他清理干净伤口,生疏的疗伤术法也用了上来,处理好这些之后,把起云抱进背篓里背好,

    “以后你要是跟不上,要哥哥背着,提前告诉我,别一声不响就爬进来,知道了吗“

    九尾微微侧过脸同他说话。

    起云站在背篓里,刚好可以把下巴搁在边缘,这个角度看到的九尾的侧脸弧度很漂亮,垂眼一瞥的瞬间,当真是温柔。

    “嗯...“起云没由来的紧张,小手攥紧了竹篓的边沿,小声的答他。

    “哥哥给你买串糖葫芦吃,就别生我的气了啊,“九尾念叨着,掏了为数不多的银钱跟路边的小贩买了两串糖葫芦,一串给了起云,另一串则拿在了手里,习惯性地在剑鞘面前晃了晃,然后又莫名僵住了动作。

    在给起云买糖点的时候不自觉的也给珠儿买了一串,虽然它吃不了,但在以前,这样拿给他看看也是让他非常快乐的了。

    起云咬了一颗山楂含在嘴里,冰糖的味道真甜。

    另一串糖葫芦也递了过来。

    “干嘛“起云感觉到了九尾在悄悄地叹气。

    “这串是给另一个小朋友留的,你帮我先放到背篓里收着吧。“

    “哦、“

    龇了小尖牙咬破了糖衣,这山楂真酸。

    一连半月,王城中的各户人家都遭了贼。

    说起来也有意思,这贼进了家门翻箱倒柜连密室暗房都进了,什么也不拿,逛了一遍之后只是拆了半扇大门就走了。

    官府费劲了心力,却也怎么也没办法抓住。

    到了第二十日,官府的大门被拆了一半,门板和其他人家一样,被丢到了城外的山里。

    “要说这贼子也真是有趣,溜门撬锁之后不盗钱财宝物,只卸了人家大门扔到城外去,若是说与城中的大家大户结了仇怨,要以此羞辱倒也说的过去,可怎么连窄巷里的破落户的门板也要拆了去呢“

    “办这事的定然是个高人,单看这手段,可真真是了得呀,“

    “反正也不拿其他,我早就瞅那院门不顺眼了,当初就因为我娘亲喜欢才挑了这桃木质地的,正好,借着由头我就能给他换成红木的,好看!“

    “我劝你还是先别换了,张员外家前一天被拆了门板,第二天就换了副新的,你猜怎么着,当天晚上又被卸了去!这一来而去的,张员外家可是七八扇门板了,您瞧瞧,现在这张员外也是被治的没了半分脾气,干脆也就随他去了,哈哈哈,张员外平日里是何等趾高气昂的威风,如此看来,解气!“

    “今儿个早晨,听说官府的门也是被卸了半张去,给里头的官老爷气坏了,据说这城中大大小小的人家没一个逃得脱的。“

    “我倒是想知道这贼究竟是想干什么,什么也不图,那忙活这一通干嘛还不够他累的。“

    “比起你这个,我倒是更想知道,这贼子下一步,要去拆谁的门...“

    话题到此便打了止,谈笑的几人互换了眼神,心领神会的没有把后半句继续下去,交盏后聊起了别的话题。

    城里的寻常人家九尾都翻了个遍,那么下一个目标自然就只有王宫了。

    九尾携着起云在旁桌吃茶,一边剥花生一边若无其事地听着来往食客的茶余闲谈。

    他日日都来这里,都大半月了,只听得他们聊些市井逸事,极少提起宫闱之中,九尾终于忍不住端了些点心凑去了邻桌。

    “不知这位...兄台问这些作甚?”

    被问起宫墙之后的事,后者明显是提起了防备心。

    “抱歉,在下并未有什么不好的意图,我是前不久刚从南地的小城来到王城,做些...小买卖,”为了表示自己说的话的真实性,九尾还特地把背篓里的狐裘拉出一角给他们看,见对方的面色柔和些许之后就拢了回去,“我是个猎户,家里的小妹略微懂些针线活,这不,做了些不值钱的袄子,同乡告诉我这些东西在王城里能卖上更好的价钱,我想着也没来过王城,也想来见见世面,就来了,可这几日每每想去市集摆个小摊叫卖,回回都被赶开了去,这些家伙事儿一件都没能卖出去,若是这么下去,再过两天我就该回家了,出门前小妹还让我给她带些首饰物件,这么看真是没法子了。所以我才斗胆和兄台打听下,是不是我触了哪门子规矩了。”

    九尾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一连串的瞎话就已经脱口而出了,摸摸鼻子只好继续编下去。

    这几件狐裘是九尾在异北城买的,他本是想找个清净地方将它们好生埋葬了,也算是自己对同族的尊重,可之后是事情太多,一直也没能顾得上了。

    “你同乡倒也说的没错,你这毛皮倒是不错,就是这做工算不得上乘,”几个食客中的一个伸手又把九尾收好的狐裘拽出了一大片,似是有所顾忌,没敢展开来看,以竹篓遮掩,上手摸了摸,又随意地塞了回去,对九尾道,“不过在王城中,即使是达官贵人也是不能穿狐裘,这东西,独独只有后宫的妃子们才能拥有。”

    “在我们的小城子里,大家都可以穿的啊,这?”九尾忙问。

    “这是王城的规矩,在这王城之中,就得从着这规矩,王城之外,女帝不管,也就随他去了,”食客道。

    “女帝?那这位兄台方才说...后宫的妃子?”九尾见着话匣子打开了,颇为殷勤地倒茶,接着问,“这又是怎么个说法?”

    乡野村夫。

    食客在心里嗤笑他连这些都不知道,当真是个只知道每日在林子里打猎的莽夫,可偏偏又生了副好相貌,讨好感倒是容易,也就多说了两句,

    “祁灵国除了开国的高阳君为男子外,此后便都为女帝当政,第一位女帝就是高阳君的王后,”

    “那,既然是女帝,为何会有妃子呢?”九尾不明白。

    “王室之中的事情我们又从何而知呢,反正从姜后继位之后便就是如此了,”另一个食客道。

    “那。。。”九尾还想问。

    答他话的那人摆摆手,“我们能说的也就这些了,宫墙里的事我们这些普通百姓不能随便议论,祸从口出,容易惹上麻烦。”

    “不是,兄台误会了,我只是为自己惋惜啊,”九尾作势抚了抚背篓里的几件狐裘,叹气道,“看来这些东西在王城里是卖不出去喽,还想卖了银钱给我家妹子带些小玩意儿回去呢~”

    “你呀,还是出到王城之外去找个地方将这些物件出了吧...”和九尾坐的近些的那位食客拍了拍他的安慰道,突然瞥见被九尾拨弄地散开的包袱里露出一小块红色,愣了神,问道,“兄台,你这些货件,我能翻开看看吗?”

    这人与桌上的另两个食客比起来的确是懂礼数多了。

    “...可以、当然可以,”九尾心里是不愿让人碰这些狐皮的,可无奈也只能同意了,干干的说,“这就是我在山上打的些普通狐狸皮,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

    “不值钱?兄台,你这可值不少钱呢!”

    那人小心地翻开上面的几件,那抹红色出现的时候他不禁惊呼出声,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重新盖好,还谨慎的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注意到自己。

    “怎么了?”九尾莫名其妙。

    “嘘、”那人把包袱系了个严实,对九尾说,

    “兄台,趁着城门未关,你带着这包袱出到城门口,去找守城的骞和将军,他是我小叔,你把这包袱拿给他看,他会给你一个最合适的价钱,够你能给你家妹子带回去一马车的珠宝首饰。”

    另外两人也一样的莫名其妙。

    九尾从来就没有打算卖了它们,眼下也只能够做戏了,把还在卖力吃点心的起云抱进背篓里,背上背篓千恩万谢地离开了,下楼前还不忘将两桌的茶钱一起结了。

    “你方才让那人去找你小叔作甚?你小叔要买他的狐皮吗?”待九尾走后,一人不解问道。

    “那村夫手里头有块质量上乘的赤狐皮,有次家宴上听我小叔提起过几句,女帝要做一件新的朝服,却如何也寻不到一块称心的料子来做装点,这不,若是这事儿成了~嘿嘿...!”方才话语中的善意和热心肠转眼就成了满满的贪婪。

    “好呀,你小子有这等好事还不告诉我们,吃独食啊你这是!”

    “我若是得了好处,还能少得了二位哥哥的吗?”那人拱拱手,又复了文质彬彬的模样,“我先走了,去跟我小叔通口气,事成后我请哥哥们喝酒!”

    “呵、这小子,你若发达了哪里还会识得我们?!”

    “哥哥哪里话,小弟告辞~回头请喝酒,一定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