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神医狂后:腹黑魔尊你放肆 > 第50章 再度遇袭,舍己救人
    “我知道她不会善罢甘休,却没想到一来动静就闹得这么大。”蓝镜摇摇头,转身,看着那些受伤的将士道:“弟兄们,对不住了,蓝镜的家事没处理干净,连累诸位了!”

    话说挖,她对雁雪道:“统计一下受伤的弟兄,每个人领五十两银子医药费,其他人一人二十两权当压惊。”

    “公主不可。”江宇宁闻言,连忙道:“他们拎着朝廷的俸禄,替朝廷办事,理所应当,万不可再拿公主殿下的细软。”

    “和亲路上,紫国如果派人刺杀,他们死了也是为朝廷办事。”蓝镜一本正经道:“为了王佩芝的一己私仇受伤,如何算得上是理所应当?”

    且不管江宇宁在说什么,那边雁雪已经去落实了。

    原本还嫌这场差事晦气的将士们看到银子后,一个个精神了起来,齐齐高呼“谢公主赏赐!”

    就是蓝镜方才的血腥的手段也被他们给忽略了。

    这一次,大祭司没说蓝镜收买人心,也没说别的,只是远远地看着蓝镜,他对这个被自己一手推上和亲之路的人越来越看不透了。

    这么一场混乱下来,大家再次整装待发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只是,又出了一个问题“刚才混战的时候,好几匹马都跑丢了,现在有十几个将士没有马怎么办?”

    江宇宁也犯了难,他们一百八十个人不可能为了十几个人放慢行程,可是不管的话,又不行。

    蓝镜闻言,漫不经心道:“这算什么问题你,雁冰你们几个女孩子两人共乘一匹马,剩下的,没受伤的弟兄两人共乘一匹马,给受了伤的弟兄让让不就行了,等到下一个驿站,不就可以有自己的马骑了吗?”

    江宇宁尴尬的红了脸“公主殿下提醒的是,是末将愚钝了。”

    蓝镜笑笑不说话,江宇宁迅速安排调整了队伍,队伍重新出发,蓝镜走在队伍最前面,雁冰和雁雪共乘一匹马不远不近的跟着,夜霜则蹭到了蓝镜的马背上,两个人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蓝镜有些无奈“我以为你会和青黛共乘一骑才对。”

    “人家和白术一起呢,我不能那么没眼力见的。”夜霜笑眯眯的坐在蓝镜身后“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什么?”

    在夜霜自己要求和她共乘一骑的时候蓝镜就知道夜霜有事了,现在她问出口,一点都不惊讶。

    “那两个刺客一看就是一般的侍卫,没什么经验,如果对方是训练有素的暗卫或者死士,他们没有回答你的问题,你会怎么办?”

    “没有这个可能。”蓝镜冷冷道:“我总会让他们开口的。”

    “我觉得,一般人应该不会才开始审讯就下那么重的手。”夜霜像是一个晚辈在向一个资深暗卫求教“那样的审讯方式,你是怎么想到的?”

    “因为我赶时间。”蓝镜淡淡道:“而如你所说,他们的实力和行为方式告诉我他们并不是专业的死士,所以我那根本算不上审讯,其实就是吓唬了一下,说什么审讯,你高看我了,我一个深闺女子,上哪儿学人家审讯死士去?”

    “还真不是高看你。”夜霜笑着摇头“就凭那么多人可以替你动手,你却自己下手,我认定,你如果想,一定会是一个很厉害的杀手或者暗卫。”

    两人骑在马背上,夜霜看不清蓝镜的表情,语气里却含了笑意“我是不是该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

    夜霜打蛇随棍上“可以啊,谢礼是什么?”

    “去你的!”

    蓝镜失笑“你不是很高冷的吗,我记得参加宫宴那天看我都是拿眼角瞅的,如今不过才过了短短数日,你的高冷呢,离家出走了?”

    “我可从来没说过我自己有多高冷的。”夜霜笑着否认,对蓝镜的态度倒是越来越随意了“哎,不是我说,你这身外功真是好到让人嫉妒,教教我呗?”

    “你会什么?”

    “啊?”

    “除了玄力,你还会什么?”太言简意赅的语言让两个还不是很熟的人无法正常的沟通下去,蓝镜只得解释清楚“用你的特长来跟我换。”

    “暗器算不算?”夜霜冥思苦想片刻“我的暗器用的还不错,无论是飞刀银针还是梅花镖都会一点。”

    “好啊!”蓝镜随意的答应“你教我用暗器,我教你搏击,互惠互利。”

    “那就这么说定了。”夜霜开心不已“我的外功一直不如也不如夜风,互相切磋的时候老是被他压制,如果能得到你的指点,赢了夜风当不成问题。”

    “你们都是自己人,还这么争强好胜啊?”蓝镜觉得好笑。

    “争强好胜难道不好吗?”夜霜反问“如果不逞强好胜,那所有人的实力岂不是都只能原地踏步了?”

    蓝镜对夜霜的话不甚赞同,但也不费力去反驳,悠悠然转移了话题“你们王爷既然不似传闻那般不堪,而且只有十九岁,为何如此急着选妃?”

    “不是王家王爷急,是那些想控制我家王爷的人着急。”

    夜霜嘲讽道:“先是争陛下的宠爱,然后争兵权,争不过了,就开始打江都王妃的主意了,他们也不想想,我家王爷是那么好控制的吗,想通过一个女人控制我家王爷,那是痴心妄想!”

    “他们会痴心妄想只能说有人给了他们痴心妄想的本钱。”蓝镜望天叹气“只能说明,目前的九州国,至少还有一个人能左右你家王爷的命运,不说决定,至少能牵制,我说的对吗?”

    夜霜默然,蓝镜说的事情她何尝不明白,他们这些下属又何尝不想帮王爷,可是,那个人要做什么,岂是他们能左右的?

    最终,夜霜只能连连摇头“王爷不像你,你在蓝诏国了无牵挂的,甚至蓝诏国亡国灭种了,你可能反而会觉得那人替你报仇了,可是王爷不行,他身前虎狼环伺,身后有四十万江都王军,王爷没办法像你这样潇洒的离开的。”

    “我,潇洒的离开?”蓝镜都被夜霜给逗笑了“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嘛?”

    夜霜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补救“不是,我没觉得你的处境好到哪里去,就是觉得你比我们家王爷好那么一点点,我只是……”

    蓝镜连连摇头“别紧张,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说的也对,比起你家王爷,我这点小打小闹的确算不了什么,不过,我现在也是从一个火坑里跳往更大的火坑,很快,我就会和你家王爷一样惨了。”

    “以你的实力,还有和我家王爷的联盟,在秀女中脱颖而出当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你要拼的不是才艺,而是那些秀女背后支持她们的力量。”

    夜霜突然正经起来“王爷给你的那些名单你也看了,我只能告诉,除了各国的公主之外,你要面对的最强劲的对手就是鄱阳郡主,全雍都的人都知道她仰慕我家王爷,也是全雍都唯一一个主动敢跟我家王爷搭话的女人,最重要的是,陛下和太后都很宠她,所以,过不了鄱阳郡主这一关,谁也当不了江都王妃。”

    “果然嘛?”蓝镜笑,自己是不是女主命还不知道,北堂君临的故事却是狗血极了。

    夜霜被蓝镜弄的迷糊“果然什么?”

    “没什么。”蓝镜摇摇头,再不说话。

    夜霜若有所思的盯着蓝镜的后脑勺久久没有言语。

    经历了这一场风波后,又安静了几天,在进入九州国前的最后一个鄂州驿站,和亲队伍换上了马车,蓝镜又重新坐进了马车里,和亲公主的马车总不会太小,为了图方便,之前那辆马车没带,不过到鄂州后,江宇宁专门出去买了一样做工极为精致的马车,装饰好后,蓝镜就坐了进去。

    从鄂州驿站出来,江宇宁终于不再跟侍卫们混在一起,而是紧紧跟随在了蓝镜的马车旁,马车行驶到一处山谷,江宇宁小声道:“公主殿下,过了鄂灵谷就到九州国了,要不要再看一眼。”

    然后,江宇宁隔着轻纱摇头“不必了,让队伍加快速度,通过鄂灵谷,大家就安全了。”

    “是,公主……”

    “殿下”两个字还没说出口,轰隆隆的声响从天而降,蓝镜眼看着硕大的石头从山谷上方滚落下来,大喊一声“都出去,快往前跑!”

    话说完,一手拽着雁雪,一手拽着雁冰夺门而出,白术和使君各自拔刀,三两下将马缰砍断,马儿惊慌的跑了出去,蓝镜一拍雁冰和雁雪“往前跑,别回头!”

    话说完,自己转身去看商胤和蓝镜,其他人她可以不管,他们是北堂君临和北宸派来帮忙的,她可不想欠一个大人情。

    然而,这会儿送亲队伍已然乱成一锅粥,大部分还没来得及进入谷内的人又退了出去,一小部分冲出了山谷。

    蓝镜好不容易找到夜霜,却发现,她和商胤在救江都王府的一个暗卫,那个暗卫的双腿被一块巨石押着,随行的另外几个暗卫在帮他们抵挡落下来的滚石。

    “还不走,全都聚在这里找死啊?”蓝镜一把将夜霜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