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木叶的奇妙冒险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大腿来了
    “听好了,下次再敢拉他一起出去喝酒,我就把你泡在酒罐子里泡到死,明白吗?”

    从开司手中接过了喝得醉醺醺的御行后,雏田顿时用看垃圾的眼神瞄了这家伙一眼,语气中还带着明显的怒意。

    可是明明是你哥拉我一起出去喝的酒啊!而且我一口都没喝到全都给他喝完了!

    这时,开司虽然心中不断地在抱怨着,可表面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这对莫名其妙的兄妹一言不合把自己埋喽。

    在送(赶)走了开司后,雏田自己把已经不知道东南西北的御行抬回了房间,不过在途中却遇到了正准备回去休息的纲手老师。

    “这小子喝醉了?明明才十二岁,这么做也太过分了吧。”

    大老远地闻到了御行身上的酒味后,纲手摆出了一副嫌弃的表情,她自己和自来也都五十多岁人了喝醉也不打紧,但这位大少爷才不到十三啊。

    “呼,纲手老师,有什么办法能帮他快点醒酒吗?”

    “这个嘛......对了,今天在教理论知识的时候我讲过那个术的,要不然让你现场尝试一下好了。”

    “是“细患剥离之术”吗?那不是用来抽出毒素和病原体的?也可以用来剥离酒精?”

    “那当然,抽出毒素和病原体就复杂了,你现在还远远做不到,但是抽出酒精还是比较简单的,可以在这小子身上试试。”

    “那太好了!”

    就这样,雏田和纲手两人对视一笑,然后便将御行抬到了他的房间里头,这感觉就像是......就像是在做人体试验的研究狂一样。

    不知不觉间,御行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被放在了一张冰冷的台子上,然后周围似乎站着两个人影。

    唔......究竟发生了什么?头好痛,而且为什么感觉浑身发凉?

    在一片黑暗中,御行努力地试图用已经不受控制的舌头挤出一些只言片语,但因为醉酒的关系却只能发出一些不似人类的怪声。

    “老师,如果酒精剥离失败的话会怎样?”

    “这样啊,大不了把他血管里的血都抽出来呗,只要及时输回去的话是不至于死人的,所以放心大胆的去做吧。”

    不是,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对我很不友好的话?

    虽然御行已经醉的快死了,但听到纲手的话时他却忍不住想要跳起来,可随着一股柔性的查克拉渗入他的身体各部位,他终于......彻底晕了过去。

    当御行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然后他立即看了看自己身上,发现没少什么零件后才终于缓过了神来。

    “终于醒了?”这时,自来也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你小子活该”的神色。

    “她们两个呢?”摇了摇头后,御行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多少宿醉的样子,头也不痛了腰也不酸了,精神好得出奇。

    “正在练习医疗忍术呢......也不知到你们老爹上辈子积了多少德,居然养出了这么一个好女儿。”

    一想到雏田那有如神助的学习速度,自来也就感受到了人与人的差距,所以他认为日足上辈子估计是拯救了全世界所以才有这么好的运气吧。

    “那也不是这么说,虽然女儿是他生的,但有一大半可以说是我培养出来的。”

    “是毒舌、满脑子古怪画面、性格恶劣的那一半吗?”

    “......要不是打不过你的话我现在就动手了你信么?”

    哈哈哈!看到了御行那一脸蛋疼的表情后,自来也不由得笑了出来,但他马上严肃地说道:“说点正事儿吧,大蛇丸来过这里的事雏田已经跟你说了吧?”

    “说了,不过这点事你应该应付得来,不用我来操心吧?”

    提起这件事时,御行倒是显得没怎么紧张,毕竟他可是清楚地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自己是能应付大蛇丸......但是纲手那边却让人不省心啊。”

    叹了口气后,自来也缓缓将他知道的,关于纲手的那些过往说了一遍,然后接着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蛇丸那家伙应该会用之前在和老头子交战时用过的“秽土转生”来作为交易的筹码,这对于纲手而言吸引力可是很大的。”

    “嗯,那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就先别离开,如果大蛇丸再来的话就由我们两个过去把他悄悄地处理掉,不要再让他有机会接近纲手。”

    什么嘛,就这点事啊。听了自来也的话后御行不由得叹了口气,笑着说道:“本来我就是这么打算的,虽然你可能不太知道,但我和那只蛇也有点恩怨没解决,他现在手不好使,我可不打算这么放过他。”

    没错,现在是大蛇丸那家伙非常衰弱的时期,既然来都来了这里那么御行肯定不会放过这个痛打落水蛇的机会,而且本来就有自来也在这里,那就更有底气了。

    还有什么比在一个影级强者的撑腰下去痛打另一个状态不佳的影级强者更愉快的事呢?嘿嘿嘿。想到这里,御行的脸上出现了下流的笑容。

    我是不是拜托错人了?这家伙满脸都是想要搞事的表情啊。这时,自来也却隐约皱了皱眉,似乎感觉到了那股不太靠谱的气息。

    不过即便如此,六天的时间也很快地如约过去,就在明天清晨,则是纲手与大蛇丸约定好的日子。

    而在这六天的日子里,日向兄妹却是罕见的连门都没怎么出,雏田是迅速地从新老师那里如饥似渴地学习着医疗忍术相关的知识,而御行则是不断地在调整着自己的状态,以求能在接下来的事件里发挥出百分之两百的力量。

    “咳咳,你应该差不多考虑好了吧,要不要跟我一起回木叶呢?”

    第六天晚上,自来也和纲手在外头的小酒馆里喝着御行送过来的好酒,一边喝着小酒一边聊着天。

    “......再说吧,我今天不想聊这个。”看着杯中那清澈的酒浆,纲手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犹豫。

    没有直接答应,但至少也没有像刚开始那样直接拒绝了,看来她的心态的确在雏田的影响下起了一定的变化。听到了纲手的话后,自来也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

    会出现这种情况其实是他早就预料到的,毕竟在和那位大小姐相处的这段时间里纲手的笑容也比之前多了很多,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有这么个可爱又聪明的徒弟跟在身边,谁又会成天苦着个脸呢?

    不过或许也是因为有些兴奋的关系,自来也并未发现,旁边这位女子不知何时在他的酒杯里加了一点料......嗯,应该是某种连大象都能药倒的东西。

    而且因为自来也最近几天饮酒过量的关系,纲手下的药会比想象中更有效,或者说是有效很多,应该足以让他睡到明天晚上吧。

    与此同时,正当自来也莫名其妙地倒在了小酒馆里头的时候,御行却正在旅馆的房间里头乐呵呵的准备着明天的应用之物。

    “哥哥,你笑得有点恶心。”这时,正用医疗忍术帮他舒缓筋骨的雏田突然冷不丁说到,似乎不明白这家伙有什么好乐的。

    “咳咳,你这就不懂了吧?人生啊最舒服的事情就是有个大腿可以抱,而且还是非常粗的大腿,然后你只需要跟着锤上去就行了,这打起架来我都不知道怎么输。”

    一想到明天可以美滋滋地跟在自来也后头去殴打大蛇丸,御行就感觉无比兴奋,并且非常期待明天早上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