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来搜一下魂 > 第5章 记名弟子
    清晨的阳光照料在林肖的身上,林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呼出了一口浊气。

    “灵之气2段了吗。”

    林肖握了握拳头,感觉力量更充盈了一点,似乎肌肉,骨骼也更为强悍了一点。

    “修为越高也会不断改善人的体质吗。”

    林肖的脑海里多了一门灵技,那是黄阶中级灵技焰玄爆。

    灵域的功法等级分为天地玄黄,而灵技等级也分为天地玄黄。

    每一阶都有低,中,高三个等级。

    不过火属性的要求,直接让林肖只能干瞪眼这门功法。

    当那漂亮的女子走后,林肖便用搜魂大法把那头黑色的担担熊给搜了一下魂,不仅得到了焰玄爆这门灵技,也知道了这头黑色担担熊为什么在他交出蜂蜜果的情况下也对他穷追不舍。

    有个修士曾经以一记风刃给它的脸上留下了这道伤疤,并且还弄瞎了一只眼睛,它发誓要杀光他所看见的修士。在林肖之前,已将有5个倒霉的修士惨遭毒手。

    而那粒蜂蜜果也是落在那担担熊的旁边,成功被林肖发现,助林肖成功晋级灵之气2段。

    七天后,林肖停住了脚步,前方山峰秀丽,远远望去,一条瀑布正从一座高山垂落而下,白色匹练如银河倒挂,隆隆声响如万马奔腾,壮观而又瑰丽,曲径通幽,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直通山顶。古木参天,枝杈苍劲如虬龙,可以看到不少殿宇,掩映在草木间。

    林肖深呼了一口气,这里的灵气果然充沛啊,跟一路上来的地方根本不能比啊。

    “站住,你鬼鬼祟祟的在那边干什么呢?”

    “我吗?”

    “没错说的就是你。”眼前有两个一胖一瘦的弟子正指着林肖

    “胖师兄,瘦师兄,我想拜入青阳宗。”林肖说道。

    “谁跟你胖师兄,瘦师兄。我叫大雷,而他叫二雷,我们俩是亲兄弟。”

    林肖心里想到确实挺二的。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哦,大雷师兄,二雷师兄,我是来拜入青阳宗的。”

    “嗯,”似乎对季浩的态度非常的满意。

    “不过你很不巧,招收弟子在上个月已经结束了。”

    “是吗。”原来还想省下一块青阳宗令的。看来是不用不行了、

    当林肖拿出了青阳宗令。俩兄弟大吃一惊,“青阳宗令,真的假的啊?”

    “我看是真的,要不我去通报一下长老。”

    “什么事?正当大雷准备去通报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个外门长老。

    “拜见虎崖长老。”那两兄弟立即恭敬地说到。

    “这不是青阳宗令吗?”虎崖长老闪烁的眼神暴露了他心中的小九九。

    林肖脸色一沉,自从修行了搜魂大法,他对情绪的感知也更加了敏锐了。

    他分明从那位虎崖长老身上感受到一股贪婪的味道。

    “长老,持青阳宗令的任何人可直接成为外门弟子,这件事要不要请示一下掌门。”

    虎崖长老回头盯了一眼那个多嘴的胖弟子,眼神里的不满不言而喻,而那个胖弟子却傻乎乎的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很不巧啊,外门弟子的人数已经满了,现在只有记名弟子有空缺了,不知小友意下如何?”虎崖长老一脸遗憾地说到。

    “外门弟子人还缺着呢?虎崖长老,你是不是记错了?”这次说话的是那个二雷。

    “小友是想当记名弟子呢?还是记名弟子呢?”那虎崖长老仿佛快到了崩溃的边缘,语气中隐隐带着一股威胁。

    过了一会儿林肖腰间挂着一块记名弟子的木质令牌,手里拿一本气灵决和一瓶丹药前往了记名弟子处报到。

    林肖虽然早已从那两个白痴弟子透露出的信息里得知那虎崖长老不坏好意,大概也能猜出那虎崖长老看上了我手中的青阳宗令,应该是为了家族中的小辈能够直接当上外门弟子。可林肖却不能拒绝,得罪了这个外门长老就算他当上了外门弟子处境也是相当的难受。

    而那个倒霉的大雷,二雷两兄弟事后则是被虎崖长老给逐出了青阳宗。

    况且当记名弟子还是有机会成为外门弟子的,林肖权衡利弊之下,不仅笑盈盈送上了青阳宗令,还拍了一下虎崖长老的马屁才得到了一瓶赏赐的丹药。

    这本发放的气灵决只有薄薄的几页,林肖很快就看完了,不过却是如同给林肖打开了新的一扇门。

    这气灵决讲述的是使用灵气的办法,这正是林肖所迫切需要的。熟练掌握灵气才能真正发挥的修士的力量,就像之前只靠单纯的肉身力量搬不动的石头,动用灵气就能够搬动。而之后晋级灵士,灵气转化为灵力,学习了属性功法,想要掌握高深的灵技那对灵力的熟练掌握要求更高。

    所以这本气灵决是基础的重中之重。

    正当林肖想得出神的时候,那领路的弟子淡淡地说到:“到了,这就是你干活的地方,你每天的任务就是挑满那一缸水和那一堆木头,记住早饭和中饭是免费提供的,不过你要是玩不成任务就别想吃晚饭了,还有三次完不成任务,会被逐出青阳宗。”

    林肖望着那足有一人高的大水缸和那一大堆散乱的木头。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而场地上早已有六人在干活了,只不过其中一个光头都没怎么干活,仿佛是其他5个人帮他把活给完成了,还对他很惧怕的样子。

    林肖暗暗地记下了这件事。

    水缸里的水要去山脚下的泉水,一来一回一公里的路程。

    “哎,这好端端的非要去山脚下打水去,才几次林肖就感觉双腿像是灌满了铅,脚底板被一路上的小石子膈的生疼,而手臂也渐渐感觉酸麻发胀,使不上力气。

    而木桶的水看似很多但是倒进水缸里才薄薄的一层。

    时间也渐渐到了中午,烈日当空,林肖不知已经倒了多少桶的水进去,水缸里才满了仅仅满了三分之二。

    而其他的5个人却已经开始在劈木头了,林肖瞄了一眼躺在树阴下的光头,而那个光头仿佛也注意到了林肖的目光,笑盈盈地看着他。

    林肖收回了目光,这样可不行,估计晚饭都吃不上,呼了一口气,回想着刚才气灵决里教的方法,丹田释放出灵气,再由心神控制灵气的走向。

    丹田确实释放出了灵气,不过林肖却有不好的预感。

    “额,额,你这是往哪里走啊。”

    这灵气果然跟上次一样一会跑到东,一会儿跑到西。

    “你这个问题儿童,我非要把你的劣根性给扳回来。”

    此时的林肖蹲坐在木桶旁,一会儿叫嚣,一会儿叹气,总之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不知道的人以为发了羊癫疯。

    “你给我安分点。”

    “嗯?”停住了。灵气开始往四肢流淌。

    “这是。”那是跟上次搬石头一模一样的感觉。

    维持住这种感觉,提起木桶果然轻松了很多。

    但仅仅维持了来回一趟,灵气开始消散。这木桶陡然往下一沉。

    当林肖想再次调用灵气时,发现灵气怎么也控制不了,也找不到刚才那种感觉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林肖不断的尝试,尽量让自己愤怒,焦躁,达到一种无意识状态,在失败了十几次之后,林肖又达到了那种状态。

    林肖抓紧时间,仔细观察。

    “那是什么?”林肖发现那些灵气似乎被什么东西包裹着。仿佛有一条细线链接着大脑。

    “原来如此,是灵魂力啊,原来心神就是指灵魂力。”自己一激动灵魂力就稍稍的散发出来而上次也是这么误打误撞的。

    找对了方法之后,林肖很快就将灵气灌注到双手双脚上。虽然很不熟练。但也勉强够用了。

    最后一桶,总算完成了,林肖擦了擦汗,松开了木桶的提手。

    可以看见手柄上有着一丝丝的血迹,林肖手上的皮肤早已因为木桶的重量加上摩擦有点破碎,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肉,一丝丝的鲜血流了下来。

    “蹦蹦,咔咔。”林肖砍柴倒是熟悉,只不过头一次砍那么多的柴,却是给林肖不小的负担,在不断反作用力下,林肖手上的伤口早已崩裂开来,鲜血都浸染了整个斧头柄。

    林肖忍着手上火辣辣的疼痛感,继续砍柴,时而跳动,时而扭曲的眉毛显示着林肖可并不好受。

    夕阳西下。

    “咔擦。”最后一块木头也砍完了。

    “嘶啦。”想扔掉斧头的林肖却没有注意,长时间的血水浸泡,手上的皮肤都已经粘在斧头柄上,这一仍直接带去了手上一大块皮,林肖眉头紧锁,却闭着嘴巴一声不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