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来搜一下魂 > 第11章 楚笑笑的眼泪
    黄阶初级功法火云决吗,看到这个功法等级林肖便是叹了一口气,果然外门弟子免费领的连大白菜都算不上,只能是白菜跟。

    受到暮宁雪的刺激,林肖也懒得去外门广场闲逛了,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但只是个黄铜级别,里面有个小型的聚灵阵,但也明显让洞府里的灵气质量上升了一点,这让林肖对黄铜之上白银洞府,黄金洞府,紫金洞府更加向往了。

    “算了,先修炼吧。”林肖运转着黄阶初级火云决,感觉很快就完成了灵力属性的转化,头一次灵力的转化很容易,不过以后要多修几种属性的时候则会一次比一次困难,林肖心念一动,淡淡的黄色灵力浮现出来,似乎有点温暖。

    “一点红色都没有达到吗?”林肖撇了撇嘴。灵力的颜色代表着灵力的精纯度,就拿火灵力来说,正红色就差不多是很精纯的灵力,而这种不仅红色没有达到,连黄色都没有达到的火灵力精纯度可想而知。

    林肖不由得想起暮宁雪的灵气运用,那可是真正的第三阶段大成,将自身灵力自由操控成各种各样的形状。而且她明显手下留情了,没有动用她的冰属性,不然,林肖一想起那个冻成冰雕的担担熊就不寒而栗。

    “不行吗。”林肖尝试了很多次,虽然有些进步,但是第三阶段大成还不是那么容易的。

    林肖一拍储物袋,换上了一身崭新的外门弟子服饰,这个储物袋昨天林肖看了一下并且设置了一个灵力印记,只有与自己相匹配的灵力才能打开,虽然里面只有一立方米的空间,但对于现在的林肖也是够用了,里面还有一张功劳点卡那是专门用来兑换东西用的,而这外门弟子的服饰也算是林肖最能拿的出手的衣服。腰间的外门弟子令牌材质也不似记名弟子那种木质材质,而是一块温润的玉,手感很好,扫视了一番洞府,林肖决定去外门广场转悠转悠,放松一下心情。

    外门广场由一大片的白玉组成,广场周围绿树成荫,红墙黄瓦,尽显雍容华贵。

    林肖望着来来往往青春美貌的女弟子,心情也是大感舒畅,似乎也有一些女弟子注意到了林肖这个新来的外门弟子,在偷偷讨论,“这个新来的外门弟子不错哦。”

    但林肖的心思却是被另一处地方给吸引了。

    远处一片广场上盘坐着密密麻麻的人,而端坐在正上方的是蔡长老,林肖还发到了一本外门弟子手册,里面不仅有诸多事宜,还有一份长老名单,所以林肖一眼便认出来了。

    林肖也是随便找了一块蒲团坐了下来。那蔡长老似乎也是注意到了林肖这个新来的弟子,转而咳嗽了一下说道:“今天我们讲一讲灵力的运用。”

    “啊,不是以前讲过吗?”顿时人群一阵骚动。

    蔡长老皱了一下眉头,“肃静。”

    大伙看蔡长老似乎要动怒了,都赶紧闭上了嘴,不触这个霉头。

    “如果你们当中有人是百强榜上有名的,有资格说这种话,不过我看大部分的人好像不是吧。”

    蔡长劳这一席话一棍子打死了很多人,大部分人都低下了头。

    蔡长老继续说道:“今天我们讲讲高深的灵气运用,形态变化和性质变化。”

    只见蔡长老的手里灵力涌动。直接化为了三只箭,射向远处的一块岩石,只见那岩石瞬间多出了三个窟窿。

    其他人反应平平,只有林肖不由得说道:“厉害。”

    当林肖说出这句话时,旁边的一位女弟子也是把目光放到了林肖身上,但很快就收了回去。

    “而灵力的运用要像自己的手脚一样灵活。”蔡长老直接将灵力化作了一只巨大的手掌直接将那快岩石给举了起来。

    林肖听的静静有味,眼睛发亮。

    “而性质变化则是将自身对应属性的灵力化为对应实物。”蔡长老一个响指,那红色的灵力涌动直接变成了一团火焰。

    “我靠,还可以这样吗。“林肖感叹到。

    “而灵技就是就是形态变化和性质变化的结合。”

    “黄阶初级火球术。”

    蔡长老一只手上瞬间形成了一个大火球,如同一个小太阳一样,林肖隔得老远都能看见旁边扭曲的空气,虽然离的很远,但还是能感觉到那个大火球所散发出热量。

    “黄阶中级灵技地火术。”

    蔡长老一脚躲在了地面上,一阵波动传入地下,过了半响,地面一阵震动,一道火柱直接破土窜出,冲天而起。

    “这地火术讲究的就是出其不意,再给你们看看黄阶高级灵技火龙术。”

    一条龙的虚影慢慢凝练成形,还散发着淡淡的威压,足有10多丈。

    “去。“蔡长老喝了一声。

    那条火龙直接盘了个身子,一头冲向了旁边的水潭中,“轰隆”一声,一道巨大的水柱冲天而起,在空中化作了漫天的雨点笔直地落向了广场上的正在听讲的弟子们。

    林肖看见离的最近的蔡长老早已撑起了一个灵力防护罩,把自身防护的严严实实的,没有一丝雨点落在自己身上。

    而其他弟子大多数都跟蔡长老一样撑起了一个灵气防护罩,而那些刚才叫嚣最凶的弟子却是一阵手忙脚乱,要么不回,要么只能撑起一半,最终还是一个个变成了落汤鸡。

    弟子之间的水平立马就能分断出高下,这样的话,林肖可不愿输给其他人,望着快要逼近的瓢泼大水,林肖气定神闲,之前的训练在加上看了一遍蔡长老的演示,就是现在,林肖全身涌起大量灵气,渐渐的化作了一个鸡蛋壳,果然灵力不是那么好控制啊,那在经脉里乱窜的灵力如同脱缰的野马,眼看水就要到头顶了,林肖也是灵魂力大量涌出,很巧妙达到了一个平衡,那鸡蛋壳的防护罩逐渐凝实,那雨点噼里啪啦地落在了防护罩上,林肖身上一点水滴都没有。

    灵力防护罩散去,林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只是坚持了几秒,就这么吃力吗,我还差的远呢。

    “呵呵。”虽然声音被极力给压制了,但是林肖还是听见了,转过头去,就看见一了一位少女。

    可爱的娃娃脸上,有着一双又大又可爱的黑色眼睛,眼睛清澈明亮。小巧的鼻子和嘴巴,更添加了一份可爱。身穿着粉色的上衣,衣服上有着一条紫色的丝带,随风飘扬。上面嵌着三颗粉色琥珀,下衣是淡紫色的短裙,裙摆在风中摇曳,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清纯可爱。

    “卡哇伊啊,老夫的少女心啊。”林肖心里暗暗地说道。

    那可爱的女弟子笑着说道:“新来的,不错哦,居然第一次就能成功把灵力防护早施展了出来,你叫什么名字?”

    林肖连忙说道:“我叫林肖。”心里却是暗暗的将这位可爱的女弟子和暮宁雪比较了起来,一个冰山美人,一个青春美少女。

    “哎,好难抉择啊。”林肖脑海里的一个白色小人说道。

    “小孩子才做选择,我两个都要。”脑海里的另一个黑色小人说道。

    林肖嘴角一扬,似乎很满意这个黑色小人的回答。

    刚想开口问一下这可爱少女叫什么名字时,林肖突然感觉周围好多男弟子的视线要把自己给活活戳死。

    引起众怒可不好啊,林肖苦笑了一下,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

    那可爱的女弟子看见林肖这个样子发出了“咯咯”的笑声。而蔡长老好像也把视线给投了过来。

    林肖这时才明白什么叫红颜祸水了,这么多视线看着,让林肖感觉如坐针毡。

    正当林肖感觉比较尴尬的时候,一位尖嘴猴腮的弟子却冲了过来,大声喊道:“你们在这里还干嘛,听说文聂和沈三要在竞技台打起来了。”

    在座听讲的一群人顿时有点骚动。

    “听说文聂要和沈三争夺第56名看来是真的。“

    “文聂是百强榜上第57名,沈三是百强榜上第56名,2人实力都在伯仲之间,这下有好戏看了。“

    在座听讲的弟子都有些坐立不安,但都没有起身离开,眼巴巴地看着蔡长老。

    “看我干嘛,我也要去看比赛,反正你们也已经没心思听讲了。“说完蔡长老便腾空而起。

    得到了蔡长老的默认,一群人直接哄堂而散,林肖也是跟着大部队,很快就来到了竞技场。

    还没走进去,林肖就感觉被这高涨的气氛所感染,空气中弥漫着男人荷尔蒙和汗水的味道。

    竞技场内人头攒动,此时竞技台上站着的正是文聂和沈三,文聂一副书生模样,而沈三则是长这一副国字脸。还有一小撮山羊胡。

    “这一次我一定战胜你。“文聂充满战意地说道。

    “哼,你以为说句一定战胜我,就一定战胜了我吗?真是可笑。“沈三也是嘴上不饶人。

    而这竞技场内的人隐隐分成了2派。

    “文聂,文聂......“

    “沈三,沈三......“

    林肖没想到这么热闹,感觉像是演唱会现场一样,不知道还以为是哪个大明星在开演唱会,而一些女弟子则像小迷妹一样为自己心仪的选手呐喊助威。

    竞技场上的席位除了普通的席位之外还有最前面的100个席位那是强者席,只有百强榜前100的人才有资格坐的席位。

    林肖随便选了个偏辟的普通位子坐下。而那个可爱的女弟子却是跟林肖走散了,林肖四下在普通观众席上搜寻着那可爱女弟子的身影。

    没有,难道她没来这竞技场吗?林肖心里暗暗嘀咕道。

    林肖眼睛的余光扫向了前面的强者席,林肖吃惊地发现那个可爱的女弟子正坐在强者席第12位上。

    林肖猛地看向那块纪录百强榜名字的石碑。“第12位,楚笑笑。“

    原来她叫楚笑笑吗,没想到她这么强,林肖不由得感觉心里酸酸的。

    而此刻楚笑笑正一脸复杂地看向另一个方向,林肖顺着那视线看去。那是一位端坐在强者席一号的男人,有着俊美孤傲的脸庞,带笑的瞳眸,透着一股高贵但又让人忍不住亲近的感觉,而其他的女弟子也是时不时向那一号位投向爱慕的眼神。

    林肖感觉很不爽,论气质,论容貌那家伙都比我差了一点。望向那石碑,“第一名,苏黎。“

    “苏黎吗。“林肖已经暗暗跟苏黎较上了劲。

    “比赛开始。“随着虎崖长老的一声令下。场内的气氛瞬间达到了高潮。

    两道人影瞬间冲出,短短十几秒便交手了不下几十次。

    望着那快速移动的身影,林肖不由得暗暗感叹好快的速度。

    那不断的龟裂的场地和拳头发出的碰撞声音让场内的气氛不断升温,连林肖都感觉浑身热血沸腾。

    文聂好像掌握了一种以柔克刚的拳法不断的化解着沈三的攻势。那沈三的拳头如同打在棉花上每次都要被卸去一大部分的力气。

    “哼,雕虫小技。”沈三拳变爪,一记钩抓带着风属性形成的利刃直接抓向了文聂的胸口。

    文聂闪避不及,手臂上留下了三道抓痕,鲜血很快从伤口渗了出来。沈三不给文聂喘息的机会再次逼向了文聂,又在文聂身上留下了数到抓痕。

    “看来你还不是我的对手啊。”场内的沈三的欢呼声盖过了文聂欢呼声。

    文聂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那可不一定。”说着便再次作好了架势。

    冥顽不灵。”当沈三的爪子准备再一次在文聂的身上留下抓痕的时候,文聂却意外的打飞了沈三的爪子。

    “喂,我好想看到文聂刚才把沈三的爪子给破解了。”

    “我也是。”场外的议论声让沈三很不爽,“不要以为侥幸弹开了我一次风撕爪就沾沾自喜。”

    很快沈三发现了不对劲,文聂的气势越来越强,林肖感觉文聂的身上仿佛有一种大海波涛的感觉,一浪比一浪强。

    文聂的拳头越来越重,沈三有点招架不住“你这是什么拳法?”

    “叠浪拳法。”随着文聂道出那拳法的名字,也是一拳轰在了沈三的胸口上,沈三直接到退了几步,単膝跪在了地上,这一击叠加的效果着实让沈三不好受,强力压制着翻涌的气血。

    “文聂,文聂。”此时场上的欢呼声再次转变。

    沈三不怒反笑,“我承认现在近身战斗不是你的对手,不过只要不跟你近身搏动,你那叠浪拳法便发挥不了作用。”

    不得不说,沈三的眼光很毒辣。

    “风斩术。”沈三直接改用灵技,三道巨大的风刃形成,向着三个刁钻的角度射来。

    “卸力水镜。”文聂直接在手中变化成一面水镜,阻挡了一道风刃,又阻挡了右边的那道风刃。而身后那道风刃却是来不及阻挡,风刃直接在文聂的背上划出一道血痕,削去了一大块肉。

    文聂眉头一皱,显然非常的疼痛。而沈三也是不给文聂喘息的机会。

    “风刃脚。”直接身体高速旋转,脚上带着一道风的气旋。

    避不开了,文聂直接用灵力化作了一个水之防护罩,但是没用,那防护罩直接摧枯拉朽的破碎了,这一次水的以柔克刚的效果仿佛在风的撕裂面前失效了。

    沈三这一脚直接揣在了文聂的肩膀上,如果在安静的坏境下,绝对能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文聂也是发了狠。

    “水铁炮。”由于在近距离,这一记压缩水炮直接贯穿了沈三的右肩的琵琶骨,而淡淡的“双丁”从文聂的嘴里传出。另一记水铁炮直接贯穿了沈三的左肩琵琶骨。

    两人都瘫倒在地,居然是两败俱伤。

    “还没玩呢。”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只见文聂和沈三都是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

    “黄阶高级水龙术。”一条10丈的水龙在文聂头顶盘旋。

    “黄阶高级风鹰术。”一只展翅15丈的风鹰在沈三头顶翱翔。

    两人都抽干了自己的灵力发动最后一击。水龙嘶吼,风鹰鸣叫,只见空中两道灵技在不断地吞噬消融,隐隐空间都承受不了。

    一声爆炸,巨大的水汽夹杂着暴风直接掩盖了文聂和沈三。

    “结果到底怎么样了。”在场的弟子都在焦急地等待着这水汽和暴风散去。

    两人都勉强支撑站着,大口地喘着粗气,随即两人相视一笑,都倒下昏迷了过去。

    场外一阵唏嘘,“居然打成了平手了。”

    最后主持比赛的虎崖长老宣布2人平手,并列百强榜56名。

    这时,一道黑影却出现了竞技台上,此人正是林肖。

    林肖扶起沈三说道:“沈三师兄你这么样了?”

    “这家伙是谁,新来的外门弟子吗?”一位男弟子说道。

    “这新来的男弟子好帅啊,叫什么名字?”很快林肖引来了一批女弟子的关注。

    而在场的男弟子则是不屑地说道:“这新来的小白脸是谁啊。”

    而苏黎则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在他眼里林肖只不过是个刚晋级灵士的外门弟子而已。

    而林肖却在人们大跌眼镜情况下,直接抛开了沈三师兄,像扔垃圾一样。

    转而跑向了文聂师兄,林肖扶起也是说道:“文聂师兄你怎么样了?”

    让在场的弟子也是一脸懵逼这家伙到底是站在那边的。

    楚笑笑看见这一幕,头顶上也飞过一群乌鸦,“这家伙在搞什么,丢死人了,嗯?他丢人跟我有什么关系,莫名其妙。”

    那主持比赛的虎崖长老却是一下子认出了林肖,有点吃惊这家伙这么那么快就成了外门弟子。

    “这位新来的弟子你叫什么名字?”虎崖长老问道。

    林肖抱拳回答到:“林肖。”

    虎崖长老,还是在场的男弟子和女弟子都是在心里说道:“原来这货叫林肖。”

    林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不管还在昏迷的文聂和沈三,转身离开了,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想要的东西已经得到了。

    林肖这就想打道回府,却发现有个身影跟着自己。

    林肖猛地回头发现是楚笑笑跟着自己。

    但楚笑笑明显精神状态不好,她抬头说道:“林肖吗?陪我走走。”

    楚笑笑就这么走在前面,而林肖就这么在后面跟着。

    走在幽暗的小路上,楚笑笑对林肖说道:“把肩膀给我靠一下。”

    “啊?。”虽然林肖感觉很意外,但还是把肩膀给楚笑笑靠了。

    楚笑笑靠在林肖的肩膀上仿佛有什么伤心事,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

    林肖沉默。

    楚笑笑开始哽咽了起来,眼泪都沾湿了林肖的衣襟。

    林肖有心安慰楚笑笑一下,却不知道说什么。

    楚笑笑女弟子仿佛打开了自己泪水的阀门,直接靠在林肖的胸膛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靠这搞那门子。“林肖紧张地望着四周看看有没有人过来。

    看着哭的暴雨梨花的楚笑笑,林肖也有些动容,他伸出手来轻轻的抚摸着楚笑笑的头,林肖原本也没想什么其他的事情,不过搜魂大法却自动运转了起来,大量的信息充斥到林肖的脑海中。

    她居然是蔡长老的女儿,林肖督了一眼她腰间的荷包,上面绣着一个楚字。

    那是她母亲的姓氏,她一出生的时候她母亲就难产而死了。原本他父亲给她取名为蔡楚玲,因为她母亲的缘故,蔡长老感觉亏欠她们母女俩很多,所以用她娘的姓氏重新取名为叫楚笑笑,希望她每天都开心快乐。但是宗门里的人却很少有弟子知道楚笑笑的身份,知道只有几位当时在场的长老。

    楚笑笑五行齐全之外,还拥有风,雷两种变异属性,现在已经熟练掌握了火,风,雷三种属性。她所学的功法和灵技也是一股脑进入了林肖的脑海里。

    苏黎现在的外门第一人,他曾经靠着不错的天资和楚笑笑的帮助才走到这一步,不过当苏黎当上外门第一人之后,他的野心更大。

    他进入内门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为了能让他在内门站稳脚跟,他抛弃了楚笑笑,跟内门弟子官凝虹搞在了一起,要知道内门弟子跟外门长老是平级的,而且从潜力上来看,内门弟子比外门长老更尊贵。而且官凝虹还是内门百强榜的第45名。

    而楚笑笑就是看自己长的跟苏黎有几分相像,都是俊美型,在加上蔡长老演示灵技时,林肖都是练练称赞,更是添加了几分对自己的好感。

    发泄玩了,楚笑笑的心情似乎也好转了很多,望着林肖衣服上一大片的湿迹,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软玉脱身让林肖有种再度把那软玉搂进怀里好好温存一下的冲动,林肖胆子也变的大了一些,“就这么哭完了,我还想多抱一下呢。“

    楚笑笑望着林肖那炽热的目光,还带着红晕的脸却一变,冷冰冰地说道:“别以为给你占了点便宜,就以为我们俩的关系有多好,想追我你还不够格,除非。“

    “除非什么?“林肖没有被楚笑笑突然转变的态度吓到,反而反问道。

    楚笑笑却沉默了。

    林肖笑着说道:“不知道我打败苏黎,当上外门第一人够不够。“

    “你。“楚笑笑盯着林肖,面若寒霜。

    林肖有点心虚,眼神往其他地方瞄。

    “好啊。“楚笑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如果你能当上外门第一人我会考虑我们俩的关系的。“

    “此话当真。“

    “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