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来搜一下魂 > 第26章 抢夺
    在内门弟子洞府坐落的那座山峰上,下班腰都是普通的黄金洞府,上半腰则大部分是紫金洞府,此刻在山峰的上部分坐落的一处紫金洞府内,一处倩影正盘膝打坐着,此人正是暮宁雪,她收回了修炼的手势,站了起来,最近的修炼她总是有点心绪不宁。

    她抬头望了望旁边那空落落的鸟笼架,楠楠地说道:“小红你在哪里啊”。暮宁雪移步出了洞府,眺望远方,那俏丽的脸上也是有着一丝的愁云。

    这时内门广场上的一阵骚动也是成功吸引了暮宁雪的目光,虽然看的不真切,但是暮宁雪还是一眼从那脸部轮廓认出了林肖,“是他,他来内门做什么,跟他对面的人是松明”暮宁雪感觉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家伙有麻烦了,虽然平时她都不管这些闲事的,但暮宁雪今天还是出乎意料地想去内门广场看一下。

    此时林肖慢悠悠地打开看包裹,露出了一只脆鸣鸟,那小红此时因为要求不能动,不能出声,此时直接睡着了,那松明一看是只脆鸣鸟,顿时就失望透顶,浪费了老子半天时间,看到的居然是一只脆鸣鸟,不过,等等,很快在场的内门弟子和松明都反应过来了,这不是暮宁雪师姐的脆鸣鸟小红吗?一时间在场的人眼睛都开始绿茫茫的,都不坏好意地的打量着周围的人。

    这脆鸣鸟意味着什么,玄阶高级灵技啊,就凭这一点足以勾起人性当中掩藏的贪婪,那松明眼睛咕噜一转也是计上心来,“好啊,林肖原来你就是偷暮宁雪师姐脆鸣鸟的贼,你现在一定是对暮宁雪提出的悬赏感兴趣,所以才想把脆鸣鸟给还回去换取暮宁雪师姐的玄阶高级灵技,要不是我把你的计谋给识破,早就被你这个小人给得逞了。”

    林肖不怒反笑:“那你是不是再骂暮宁雪师姐蠢,因为按照你的逻辑是不是暮宁雪师姐看见我把小红给找到了,就开心地把高级玄阶灵技给我了,而不是像你一样慧眼识人,一下就认出我就是那个偷鸟贼,既然你这个傻子都能看出的道理,暮宁雪师姐这么能看不出呢?”

    林肖的一番嘲讽让那阴柔男子脸色一阵变幻。

    “你找死,你个偷鸟贼还敢骂我。”说完那阴柔男子体内修为爆发,一股灵将初期的威压顿时向林肖袭来,林肖感觉到一阵呼吸困难,双腿也是感觉往下一沉,这就是等级高的修为对等级低修为的压迫吗,但也不是压制得特别厉害,林肖感觉自己还是能够正常移动,但还是会受到点影响。

    而那阴柔男子却是一个瞬步来到了林肖的面前,林肖一惊,好快的速度,急忙双手护在自己面前,那阴柔男子却是动了真怒,手下丝毫不留力的一掌劈向林肖那格挡的双臂,林肖只感觉一阵大力传来,周围仿佛产生了气浪向周围四散开来,而林肖却如一只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直接在地上擦出了一道白痕,林肖之前的伤跟本就没有好,现在伤上加伤,林肖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好强,这就是内门弟子的实力吗?自己完全不是对手。那阴柔男子又是一个箭步赶来,一脚直接朝着林肖的面门踹来,林肖感觉着这一脚传来的气压,也是当即把那包着脆鸣鸟的包裹往那内门弟子的人群里一扔,这就如同有人在人群里撒毛爷爷一样,仿佛能听到人群发出咽口水的声音,但却没有人敢上前,都似乎在敬畏这那阴柔男子。

    那阴柔男子只是回头瞄了一眼,冷哼了一声,“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吗,你做梦。”那一脚的威势不减反增,林肖望着那一脚,糟了,托大了,早知道不该挑衅这个阴柔男子,眼看那一脚在林肖的视野里越来越大。

    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既然别人怕你袁义,但我华雄可不怕,那脆鸣鸟我就笑纳了,这是一个瘦高杆子,一双小眼,鼻子很高耸,嘴巴却又很小的男人发出的,此时那脆鸣鸟小红在空中还在熟睡着,流着哈喇子,翅膀下意识地一抹,感觉空落落的,还没等反应过来,只听“噗通”一声,那脆鸣鸟小红直接摔了个倒栽葱,那小红的脑袋上夜市直接鼓起了一个大包,吃痛的小红也是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望见那么多人,也是吓了一跳,呆愣愣地呆在场地中央。

    那袁义也是瞬间收了力,那脚直愣愣地停在了林肖的面前,林肖感觉自己的冷汗都出来了,想咽一口口水,却发现嘴里干的很。

    “华雄,你敢?”

    “哈哈,有何不敢。”那华雄也是一股不输于袁义的修为爆发,同样是灵将初期的修为,不等袁义还有什么话说,直接一个闪身就把那处于一脸懵逼状态的脆鸣鸟给抓在了手中,那小红想要奋力地挣扎出来,却发现是徒劳无用。

    那袁义也是放下了抛下了林肖,本来他就没有把林肖放在眼里,袁义转身对着华雄,脸色显得很阴沉,“把脆鸣鸟交给我,我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那华雄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到了这时候你还想妄想让我脆鸣鸟交给你,我看你袁义是睡糊涂了,还是傻得可爱。”

    那袁义之前就被林肖给嘲讽了一下傻,现在又轮到那华雄说自己是傻,那剧烈起伏的胸口表明着袁义心中的暴怒。“好好,既然你不肯给我,那你就好好拿着,我看你倒是有没有这个实力。”

    说完袁义直接从背后拔出了那把剑,林肖只是感觉眼前白光一闪,一把剑柄为一条金色龙雕之案,整个剑身为通体银白色的宝剑赫然握在了袁义的手中。

    林肖望着那把宝剑透着淡淡的寒光,显得威严无比,就算是外行人来看,也能看出这把剑的剑刃锋利无比,是真正的刃如秋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