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来搜一下魂 > 第51章 世道险恶
    很快那新鲜出炉的烤寒冰狼腿和雷鸣豹尾率先做好,被抬了上来,那“滋滋”的滴着油,冒着热气,青的葱,红的辣椒,在撒上秘制酱料,撒上孜然粉和芝麻,一看就让人有种大快朵颐的冲动。

    “嗯,嗯,真香啊。”那寒冰狼腿松软,入口即化,那雷鸣豹尾厚实有嚼劲,很快其他菜也陆陆续续地端了上来。

    林肖味蕾大开,一人独干十六道菜。

    周围吃饭的人也都放下了筷子,虽然他们平时也点过一些妖兽做的菜肴,但是像林肖点了一桌实属罕见,因为每一道菜都是由妖兽制成的,价格不菲,就算是一些经常来醉茗楼吃饭的富家子弟也是会稍稍克制一下。

    且那林肖那吃相也是不敢恭维,两只手同时开工,一手拿着烤寒冰狼腿,一手拿着烤雷鸣豹尾,吃得满嘴是油。

    那寒冰狼腿和雷鸣豹尾巴很快就被林肖啃的只剩下了两根大骨头,那干锅水灵蛙也是被林肖一口一个,连骨头都没吐,那水煮飞卢鱼经过林肖嘴巴一过就只剩下鱼的骨架了。

    很快这一桌子的菜就在林肖的风卷残云之下就只剩下一堆骨头和空盘子了。

    林肖一口干了那店家免费送的50年珍藏的女儿红,爽,自从晋升到灵士,林肖就没有这么吃过饭了,肚子早就没油水了,林肖才不管吃饭对修行有什么影响。香,真是香,一种一年没吃饭攒在一起的香。

    “哇,这家伙还是人吗?”

    “恶鬼投胎啊。”

    那些吃饭看客议论道。

    林肖松了松肚子上的衣带,斜靠在窗边,望着远处的风景,感觉人生好不惬意啊,内心当中也是萌生出一种我干嘛还要拼命修炼地想法,吃了那么多苦只是为了变强吗,这种安乐的舒适很快让林肖动摇了修炼之前想要变成天下第一强者的想法。

    吃也吃饱了,躺也躺够了,林肖的储物袋里现在安详得躺着一座小山般的灵石,估计怎么也得有两万多块灵石吧,当然林肖也没有仔细清点。林肖一拍储物袋付了1300块下品灵石后,拍了拍肚子,就大摇大摆地出了醉茗楼。

    “嗝。”林肖打了个饱嗝,这妖兽的肉蕴含着灵气,吃起来格外的肥美,不贵,不贵,才花了1300快灵石。

    那女儿红的酒劲道也是渐渐上来了,林肖摇摇晃晃地进了一家名叫灵宝阁的炼器阁,那招待的侍女一看林肖一身酒气原本想要将林肖赶出去,但看到林肖长得英俊不凡,衣着华丽,也是没有阻拦。

    林肖跌跌撞撞走到了一柄三尺长剑前面。

    林肖有些傻愣愣地报着下面的文字,“一品灵器,重土剑。价格1600块灵石。”

    林肖随口说出:“便宜,跟我吃的饭差不多价格。”

    那林肖一开始就吵吵闹闹地性格让这灵宝阁的其他人有些不满。

    那侍女也是急忙跑到楼上去请示上层的人,而此刻在这炼器阁的二楼盘坐着一位身穿灰衣灵将大圆满的老者,他之前就发觉了那醉酒的林肖,只不过按照他原本的性格一定会将这大声喧哗的林肖赶出他的灵宝阁不过这次他却没有迟迟没有行动。

    而老者旁边有着一位穿着红色宫装少妇也是在等待那老者发话。

    那老者沉思了几秒,“虽然修为只有灵士后期,但是你可知他身上那件衣服的来历?”

    那少妇摇了摇头,“还请先生告知。”

    “那可是三阶妖兽冰蚕吐出的丝制成,刀枪不入,一品灵器根本破不开这件衣服的防御。”

    那少妇看了一眼那老者,“”先生是想……”。那少妇做了个抹脖的动作。

    那老者有些动怒,“你啊这样处理事情,我怎么放心把这灵宝阁交给你经营。”

    “那三阶妖兽冰蚕对应的可是灵帅啊,连我都不是它的对手,这个小毛孩如何能搞来,你想过这个问题没有。”

    那少妇经过那老者一点拨也是恍然大悟,那娇媚的眼神里也是写满了歉意。

    “具体如何处理让我先会会这青年再说。”那老者说完便起身下楼。

    而那林肖感觉自己有些飘飘欲仙,那些灵器左看看右玩玩,还不停得大声喧哗。

    “小子,你不知道这灵宝阁不得大声喧哗吗?”一个灵士大圆满的彪形大汉瞪着眼睛恶狠狠地说到。

    而林肖确实是喝多了,完全无视那旁边的大汉,依旧我行我素。

    大汉那个憋屈啊,要不是在这灵宝阁内不得动手,他早就想一个大耳瓜子甩在林肖的脸上,不过一旦动手,这灵宝阁内大大小小的灵器势必会受到波及。等会那灵宝阁的主人还不得把自己给生吞活剥。

    而这是那灰衣老者却从阁楼的二楼处缓缓地走了下来,他走在楼梯上,但步伐却很轻,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就在那大汉心里咒骂林肖的时候,那老者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林肖和那大汉中间。

    那大汉瞬间反应过来,浑身一个激灵,当即抱拳一个90度的鞠躬。

    那林肖也是越发得醉醺醺,嘴里还说着:“谁啊?”但是那林肖自身的生物钟却是以大分贝的音量警告这自己。

    如果说之前的大汉虽然有灵士后期修为,但是却没有任何身体的反应,但这老者不一样,虽然他把修为气息掩藏得很好,但林肖还是感觉到若有若无的威压。

    林肖的酒一下子醒了大半,脑子也清醒了很多 ,只是林肖学过这“搜魂大法”之后,对人的情感也更加敏锐了,尤其是恶意,而林肖则是感觉到哪灰衣老者浓浓的贪婪,总之肯定是不怀好意。

    “果然喝酒误事啊。”林肖心里有点懊恼,但表面上还是装着一副醉醺醺的样子。

    “咦,怎么多了一个老头?找小爷我什么事?”那林肖趾高气扬地说到。

    而那旁边的大汉则是心里咯噔一下,“我的天哪,你想死别拉上我,你说这灵宝阁阁主是个老头是不是不要命了。”

    那灰衣老者也是不生气,笑眯眯地说到:“我看公子是哪个世家的公子吧?”

    “不是,是我师傅带我来的。”林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那你身上这件衣服看起来样式挺好看的,好像是火苗猫的皮毛制成的,不知小友是在哪里买到的?”那老者继续问道。

    “你说这衣服,哦,那是我师傅送我的,说他早年穿这衣服战无不胜,现在把它送给我了,至于它是什么做的我就不清楚了。”林肖一脸追忆神色地说到。

    “那你师傅现在人呢?”那老者继续问道。

    “我师傅?估计哪儿去喝花酒了,这老不正经的东西。”那林肖一脸愤恨地说到。

    那老者神色闪烁间继续问道,“不知小友看上了我们灵宝阁那件灵器。”

    “灵宝阁?”林肖有点发懵,“不是丹药阁吗?哎,真是喝酒误事啊,师傅都叮嘱我不要喝酒,不要喝酒了。”说着一副懊恼的样子走出了灵宝阁。

    “阁主,你怎么看。”那红色宫装少妇从后面出来对着那灰衣老者说到。

    “如果这小伙不是醉酒状态下,他的话我段然不会信,但是他一副醉得不省人事的样子却让我不得不相信,而且他如果跟风我说是火苗猫的皮毛制成的,那我也不会信他。”

    那灰衣老者心底也是有着另一种想法那就是这个青年一开始是真醉,后面酒醒了,在跟自己装疯卖傻,不过那件冰蚕丝的衣服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在那青年手里真是暴殄天物。

    那宫装少妇见那灰衣老者内心也是有着犹豫,再次开口说到:“要不我派人去盯着那青年,如果没有那所谓的师傅,那我就结果了他。”

    “不用了,我既然能放他走,就是相信他有那个所谓的师傅,如果一旦跟踪他徒儿被发现,势必会导致他师傅的怒火,而能打败冰蚕弄到它的丝起码要灵帅大圆满甚至灵王的修为。”说到这里那灰衣老者沉默了。

    如果一个灵帅大圆满甚至灵王修为的人想要覆灭自己灵宝阁那只是弹指一挥间,那灰衣老者望向远方,“记住,像我们这种小阁不像那些大阁,想要求生存,求发展,黑吃黑是避免不了的,但是也要避免踢到铁板给自己找来灭顶之灾。”

    而出了门的林肖此刻酒完全醒了,林肖时不时地回头看一下有没有跟踪他的人,在绕了好几圈,甚至在一个茶馆停下喝茶在确定确实没有人跟踪之后。

    林肖才拐进一个走廊里,看了看自己身上这件衣服,除了摸上去十分的光滑柔软,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刚才那灰衣老者说是火苗猫的皮毛制成的 ,这明显是套我的话。

    因为火苗猫的皮毛是火红色,而这件衣服是冰蓝色的,而且火苗猫的皮毛制成的衣服只能算是普通,根本算不得佳品,那灰衣老者还欺负我不懂,殊不知那晋安王的记忆里正好有这一点。

    不过这件衣服是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林肖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