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万古邪仙 > 第三卷 枭帝传说,魔域战场 第二章 仙冢的秘密
    凌雨之回到蜀山,他想起在众仙阁外遇见的一个人,他的气度乍看令他感到一惊,仿佛是仙帝重现,可是再仔细看,他竟然和自己有几分相似,他立即带着几名蜀山弟子回到了蜀山,他回想起那个意思,那不是说自己是仙帝吗?

    虽然那个人看见他就立刻转身离开了,凌雨之猜想他想众仙阁的人。

    他的样子有些受惊,到了众仙阁门口都没有进去。

    这一幕只有凌雨之和几个蜀山弟子知道,他们感到很是奇怪。

    是否,在仙帝转生这件事情上,还存在着另一个命运,和意思。

    凌雨之甚至听说杨汉亭去了那个村子,他后来也跟着偷偷去了一趟,而且得到了比杨汉亭更加真实的发现,他亲眼目睹了恶人村的那个离奇秘密。

    他心想,杨汉亭可能最后登不了仙帝之位,仙帝另有其人,这令他感到一阵忐忑。

    然而,杨汉亭在小镇的人告诉他那个秘密之后,他强行进入了村子,看到了那令他惊讶的一幕,村子里有一个仙冢,传说就是仙帝的,恶人村世代守护,不准任何外人进入村子的原因就是这个。

    若是仙帝殒命于此,那为什么凌境云会从幻象中看到仙帝转生到了夕暗之子的身上呢,原因是杨汉亭的前世和仙帝太像了,以至于他搞混淆。

    寒魔、炎兽也只不过是夕暗之子天生携带的,和仙帝没有关系。

    众仙阁的人打算隐藏这个秘密,说不定最后登上仙帝之位的还会是杨汉亭。

    杨汉亭知趣的没有再回众仙阁,他对自己的人生感到一阵失望,其程度不亚于任何惊世骇俗的事。

    …………………………

    杨汉亭只能去蜀山,现在只有那里才能令他感到一丝安全感,山下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令他感到害怕。

    他宁可发现这个秘密的是蜀山的人,至少他们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聚众闹事,传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或许,这个事情是因为他们的失误而造成的,理论上他们应该保密,不让杨汉亭陷入危机之中。

    跟随凌雨之去的弟子中,却有一个人在想,会不会,村子里的那个才只是一个普通的修仙者,一时间,到底哪个是仙帝,都令知道的人感到扑朔迷离。

    杨汉亭自己是不再指望这件事情了,天天和墨蝉纠缠在一起,他甚至害怕自己再和这件事情牵扯上,他必须想一个彻底了结的方法。

    他来到广场上,走进人群,告诉大家自己到过那个村子的事,他说那里有一个仙冢,看起来冢中之人和仙帝很像,其实,他发觉了一个可疑之处,可以确定那只是一个普通的修仙者,不是仙帝本人,自己才是真正的仙帝。

    凌雨之听见这话感到一阵惊悚,这一切都是一个笑话和闹剧,他就是仙帝,其他人谁都不是。

    这话一说出来,像是权威极了,凌雨之尽管相信也始终不服,你是什么仙帝?

    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待着,不想引起大家的怀疑。

    凌雨之说话的分量还是蛮重的,而且这个时候,只要有一个人说他不是,那他就不是,一切全都在群众的一张嘴上了。

    ………………………………

    至少他是那么没有出息的,天天只知道缠着墨蝉,凌雨之把这些事情联系起来,真是有些苦笑不得。

    他从此都很少踏入玉霞峰,不想变得和他一样。

    有时候,杨汉亭和他说话,他也只是只笑不语,再不理会。

    这发生的一切,虽然没有对杨汉亭造成什么影响,他也无所谓,可是,这直接影响到了众仙阁的地位,他们感到惴惴不安,开始想着从中作梗,扭转局面,奠定自己在仙界的地位。

    他们想要告诉众人,他们就是追随仙帝下凡而来,他们说谁是仙帝,谁就是仙帝。

    杨汉亭这天在玉霞峰,有些意兴阑珊,一个人在那里发呆,等到墨蝉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他更是觉得没有一丝劲在身上,墨蝉更不理他,离得远远的,二人虽然在一个屋子里,却让杨汉亭感到空前的孤寂,他一阵失落,始终没有说话。

    墨蝉永远感觉不到的他的暴怒,在别人看来,其实是十分可怕的,感觉他随时可能冲出来,随手杀几个人。

    墨蝉只是觉得好笑,并不怕他,幸好她十分懂得隐藏自己的喜悦,不让他发觉。

    杨汉亭也不想知道她到底是喜是怒,如果她选择不理自己的话,一切都没有追究的意义,不如静静的待着,反而省心。

    他待了一会,一个人出去走走,看着玉霞峰迷人的竹景,无边无际的,有些遐想联翩,外面的世界太大,多少人连栖身之所都没有,想到这,他一阵感慰,自己还是挺幸运的。

    没有多久,他就决定回去,外面呆着久了,令人感到害怕,那种空空茫茫,从脚底凉到了头顶,杨汉亭很快回到墨蝉的屋子,看见他回来,墨蝉只是一笑,也不问他去了哪里。

    这蜀山太大了,七个峰加起来总共几千人,前所未有的浩大,有时候,一个峰发生点什么,其他峰的人是不会怎么理会的,特别是这些小打小闹,他们更不关心,多数人还是把视线集中在凌境云的身上,他是历代掌门中年纪最轻的,能不能管理好蜀山,实在让人感到怀疑。

    他随时闹一个笑话,都会让所有人笑掉大牙。

    那些天天聚集在别苑外的峰门弟子,不是来看笑话的,就是来闹事的。

    凌境云自然不去理会这些蜚短流长,自己安稳的处理事务,其他不想,他甚至感到时光有一些漫长,过于闲静,在这淡淡的感伤中,他飞快的度过每一天。

    他自己知道,他或许会在某一天,突然给大家一个意想不到的发作,让这翻腾了许久的滚水,恢复到往日的平静,他们在他眼里也就是无理取闹而已,影响不到什么。

    他的心思竟然没有一个人察觉到,依然个个我行我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