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褪粉梅梢青苔上 > 第二九章 谁一腔相思错付
    龚梦舒则涨红着脸胡乱整理好自己凌乱的衣裙,将松开的对襟布纽扣好,然后费劲而难堪从草地上翻起身来,动作迟缓地将一头散乱的乌发揽到胸前,用发颤的手指开始梳理起来。她低着头气息混乱,呼吸急促,胸口还在剧烈起伏,而身旁的程瑞凯则仰望着天空,眯缝着狭长的眼,一句话都不吭声。

    龚梦舒不用转过头也晓得程瑞凯这下是生气了,但是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劝慰他,她更担心一旦自己的态度服了软,他接着便又会像野兽一般覆压上来,所以梳理好头发之后,有些战战兢兢地想起身,逃离这种压抑而暧昧的氛围。

    她刚动了动,程瑞凯却突然坐起身来,把龚梦舒吓得全身发软,她头也不敢回地从草地上滚爬而起,纤细的腰肢却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用力搂住,“不许走!”程瑞凯的声音在此刻响起,带了几分暴戾和羞恼,“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为何咬我?真不爱我么,所以这样?”

    青梅竹马的初恋情人就这般冷漠无情地拒绝了他,少年的自尊被严重刺伤,恼羞成怒的性子让他抱紧了龚梦舒,就是不肯让她起身。

    龚梦舒重新跌回到了程瑞凯坚硬而充满阳刚的躯体上,她惊慌地连话都说不全,“放……放开……”

    “不放!”程瑞凯赌了气,声音嘶哑重申道,“难道你不爱我么?”见龚梦舒垂着头,他用粗糙的手掌捏起她的下巴,让她抬起眼直视他。

    “我……”龚梦舒与程瑞凯四目相对,看着他隐蕴着怒意的俊脸,她的心头纵然有千般委屈万种思索,却也不敢在此刻完全都表露出来。自小到大随着程瑞凯长大,她是知晓他易怒而暴躁的习性的,他平日里一直被教养成彬彬有礼的小绅士少爷,即使去军校当兵学习回来也还是一副优雅内敛的模样,但其实他犹如一只隐藏了自己锐利爪牙的猎豹,只待有机会便会窜出来将敌人撕个粉碎。

    记得在她十二岁那年,因为被邻家富绅的胖孩子取笑成被程瑞凯养的童养媳和小妾而羞怯委屈地哭泣,程瑞凯知道后,没过多久,那富绅的孩子的脸莫名其妙地被虫子蛰肿得老大,肿得甚至连嘴都张不开,头大如斗,家里人慌忙请了很多个大夫,总算把那肿毒逼出来,但纵然那样,到最后也还是落了个嘴歪话说不清楚的后遗症。

    那富绅家无论怎么问孩子,胖孩子都不敢透露实情,只有龚梦舒知道那天是程瑞凯将那胖孩子约出来谈判,胖孩子依旧趾高气昂,死不收口。程瑞凯随身带了一个面粉口袋,便手脚灵活地爬上树摘了个马蜂窝放进面粉袋里,趁着那胖孩子不注意,将面粉口袋往他头上一罩,然后使劲踢打着那个富绅孩子,无论龚梦舒怎么求情他都不肯松手,直到富绅孩子被蛰得鬼哭狼嚎,几乎没气跪在地上求饶,程瑞凯才松了面粉口袋。龚梦舒那时看程瑞凯的神色,似若胖孩子不求饶,那日他决计要取那富绅孩子的性命一般阴冷。

    那一年,程瑞凯和她一样,都是十二岁。所以龚梦舒对于程瑞凯,除了那种血浓于水亲情一般的依赖感之外,还多了几分畏惧。对于程瑞凯此刻在梅花树下的问话,龚梦舒心中是有肯定答案的,虽然程瑞凯霸道而冷酷,但她是从心眼里喜欢程瑞凯的,这一点其实程瑞凯不用多心的。

    “我……我喜欢你……”龚梦舒的下巴被程瑞凯紧紧捏住,他用的力气有些过大,几乎将她的下颚骨给捏碎,她颤抖着唇回答着他,“一直,一直都喜欢……”

    “那为什么总要避开我,不让我碰你?”听闻龚梦舒这么说,程瑞凯森冷的脸色总算稍微好转了一些,他的手稍稍松开了龚梦舒:“那为何要拒绝我?你明知道我想要你……”

    “我,我不习惯这样……”龚梦舒垂下了眼帘,不敢和程瑞凯深邃而明锐的眼神对视:“母亲说过,好,好女孩……要,要把自己留给……自己的夫婿……”

    “你的意思是要等我们结婚了才能把你自己给我么?”程瑞凯的手劲又松了些,捏着龚梦舒下巴的手指变成了轻抚她的脸颊,“龚梦舒,你总是那么理智,而且进退自如……”他的嘴角有轻微的笑意,但深邃的眼眸却没有笑,“你从来就不肯为我神/魂/颠/倒,丧失自我……你也从来不会真正承认你爱我,我也捕捉不到你的真心……”他一句句说着,温柔的动作一顿,接着蓦地放开了捏着她下巴的手!

    “你这么精明冷静也好,让我也清醒了些,免得我被你迷昏了头,也和别的男人一样成了你的裙下之臣!”程瑞凯站起身来,系好腰/带,然后整了整仪表,然后站在原地看着依旧坐在草地上的龚梦舒,说:“今天就这样吧,虽然扫兴,但是总归是带你看风景来了,既然你不是太喜欢,我们就走吧——”说完,也不等龚梦舒从草地上站起身,便自顾自往树林外头走去。

    龚梦舒抬起头看着程瑞凯的背影,他的背影颀长而孤傲,带着几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和冷淡,他话中的弦外之音她不是不清楚,但却也无法反驳他。龚梦舒站起来,在草地上摸索到了那只丢失的绣花鞋,穿好后她站在梅花树下,用她纤细的手,触碰一朵开得最艳的梅花,被碰到的花瓣轻轻地掉下,仿佛是一颗粉红的雨珠静静地落在了她的肩头。

    龚梦舒伫立半晌,终于忍不住,泪滑落下来,她用双手掩住脸,柔弱的肩头在无声耸动。

    晴朗的天渐渐变了,春日的风开始迅猛起来,随着狂风,梅花林中有无数粉红的花瓣洒落下来,随风飘舞,纷纷扬扬,飞满了空中,落满了树林,抖落了龚梦舒一头的红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