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神魂之有我无敌 > 第88章 邪物
    朗月明、李长天、玉凌三人也是如同潘允一样大吃一惊。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三人也是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他们是知道小师叔厉害,可是没想到叶不语厉害到了这般地步,一巴掌就可以将一名筑基修士撂倒在地,哪怕是与郝大通同阶的修士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做到。

    叶不语走过去揪住郝大通的头发,就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直接又是一记重拳,轰击在郝大通的小腹上,郝大通全身气息顷刻打乱血液沸腾,一口和着胃酸的血液喷吐了一地。

    晏碧春看到叶不语如此惨然的模样,也是双眼发光,她突然很喜欢叶不语揪人头发的样子,想来自己日后也该多学着点。

    “我不是个很有耐性的人,现在我们好好谈谈,你为什么要把这些骗来这里,那禁止通道通向哪里,你又有什么阴谋。”叶不语冷冷地问道。

    “你……到底……是……谁!”郝大通瞪大了眼睛支支吾吾地说道,显然他也没想到叶不语看似炼气修士的模样,居然如此厉害,自己还没来得急反应就被打成了这样。

    “看你这语气,似乎没有放弃抵抗的意思,是不是在你身后有什么仪仗呀,叫出来看看吧!”叶不语嘴角划出一道诡异的弧度,似乎并没有把郝大通的依仗放在一起。

    郝大通闻言这才意识到,对方早就看穿了他们的布置,所谓一直极力的掩饰,不过是一场闹剧罢了。

    “哈哈哈!知道老夫有依仗,你还敢如此嚣张!你死定了,看之后我如何炮制你!”郝大通被打得凄惨,可是依然气焰不减,那双充血的眼睛,充满着对叶不语的仇恨。

    “叫出来吧,也让我好好见识见识。”叶不语也发出了自己的挑战,因为事情走到这一部,横竖都得硬碰硬的,叶不语敢来就敢战,如果事事都趋吉避凶,什么好东西自己都会撞不见。

    “老祖宗,快来救我!”郝大通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大喊。

    随着他的这一声悲鸣,整个地下大厅开始颤动起来,并伴随着剧烈的轰鸣声。

    叶不语等人仿佛置身在一艘巨浪中的小船,任海浪摆布摇曳。

    郎月明三人已经剧烈的震动已经明显站不稳,玉凌跟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分不清东南西北地乱转。

    好在晏碧春和潘允修为已经不如筑基境界,全身的扩充气穴同时发力下,这样的失重倒是对他们没什么影响。

    这样的震颤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地下大厅内又平静下来。

    只是那冒着绿光的漩涡通道中,开始冒出一团团的绿气。

    这些绿气带着股子腥臭的味道,它们就像是虫子互相纠缠乱窜,翻转间隐约能听到凄厉的惨嚎,仿佛每一团绿气都像是一个人的头颅,而且还不断在变幻着模糊的相貌。

    “郎月明、李长天、玉凌,你们可看清了这些邪物。”叶不语厉声喝道。

    “禀小师叔,我等皆已经看清这邪物。”三人齐声应道。

    “好!既然知道是邪物,我等正派岂可坐视不理,自古正邪不两立,终身博斗至死不休,你们修为尚浅在一旁观战即可,且看我降妖除魔,如果等一下我战败,我等一同赴死便是,妖魔邪道面前我天剑修士胆敢后退一步者,以叛宗论处处以极刑。听明白了吗。”叶不语这一番没经过大脑的牛皮,直接就吹出了口。

    “尊师叔法旨!”三名齐齐应诺,并恭敬地向叶不语躬身行礼,脸上都带着决然之色。

    叶不语看着晏碧春说道:“还请妹妹多为照顾我这几个晚辈,如果我打不过这东西,你可以自行离去,千万别犹豫。”

    “姐姐哪里话,我怎么可能扔下姐姐呢,我隐刀门也是正派大宗,风头怎可只让天剑门占了,如若不敌战死便是。”晏碧春笑盈盈地说出了一番,她以前绝不可能说出的话。

    潘允看呆了,先前叶不语展现的强大已经让她没了分寸,眼下天剑门就要与即将出现的东西死磕,还发下了那种大无畏的决死誓言,她在混乱中仿佛都看到了,叶不语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视死如归的浩然正气,眼下隐刀门又要站出来誓死相依。

    难道这些宗门修士都疯了吗?

    叶不语看到自己烘托的气氛已经很完美了,自己终于有了那种英雄无畏的体验感,顿时也觉得自己高大尚起来,对自己都开始有点小崇拜了。

    眼下那些从漩涡中冒出了的绿气团已经开始汇聚在一起,看起来就像一张长满腐烂脓疮的鬼脸,狰狞恐怖加恶心!

    “哈哈哈!”鬼脸阴测测地大小出声,从嘴里喷出一口口让人觉得悲痛绝望的死气。

    修为较低的玉凌,直接不寒而栗唇齿打颤,全身发抖不能自已。

    “老祖宗,快来救我!”还在被叶不语抓在手里的郝大通,兴奋地大喊出声。

    “不用它来救你,我把你送还给它!”叶不语脸色一寒,拎着郝大通就朝鬼脸丢去。

    郝大通就跟个皮球似的,打着转就飞到了鬼脸近前。

    可那鬼脸显然没有把郝大通放在眼里,直接一口腥红的死气就喷到了郝大通身上,在空中打着跟斗的郝大通还没来得及能清怎么一回事,就已经爆出了一阵血雾。

    “这东西如此邪门,潘姐姐,想来那进入禁止通道里面的散修们已经完了,你还是尽快离去吧。”叶不语看到鬼脸出手就是如此狠辣,连自己人都不放过,已经能确定是个嗜血残忍没有理智的邪物了,所以他急忙劝潘允离开。

    “不语妹子,姐姐还是留下来助你一臂之力吧,如果我这样走了岂不是没有义气。”潘允战战兢兢地说道,她修道以来不是没有经历过对阵强敌,但是如此让人全身心颤栗的还是第一次,她已经经不住害怕有些发抖了。

    叶不语乐了,一个女人讲义气不奇怪,奇怪的是一边抖着腿一边讲义气那就很难得了。

    “潘姐姐要留下来,不语也不阻拦你,如果事有万一之时,切莫犹豫,一定要先逃出生天。”叶不语倒是越来越喜欢潘允了,想来她爱打扮成男子的装束,估计是为了隐藏自己的小女儿的怯懦,也不知道潘允有什么故事把她逼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