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传奇在继续 > 第0133 大殿的秘密......
    “这个......”

    面对符灵小龟接连的三个问题,符灵小兔为之语结,坦白讲,它还真的是无法保证,也保证不了。

    符灵小龟也没为难小兔,而是继续说道:

    “根据眼下的事实来推断,这里存有木行那家伙的遗褪,而这座大殿和后院,很可能就是为了存放遗褪而建造的。”

    “这些所谓被放逐的囚犯,是用来看守和守卫遗褪的。”

    “所以只能说大殿确实是出于小木之手,但是,这处小木的大殿,到底有没有被黑手发现,从而加以利用,就实在是很难讲了。”

    符灵小兔听到这里,说道:“可是我们都没听说过此事啊,再说木行那家伙整天疯疯癫癫的,也不太像是又如此心计的人,而且咱们兄弟在一起时,任何事情都会相互知道。”

    符灵小龟没好气的骂道:“蠢蛋,你是咱们之间最蠢的,也就你觉得小木最没心计,其实它是心思藏得最深的那个。”

    符灵小兔不爽的说道:“诶,我警告你啊,说话就好好的说话,不要搞灵生攻击啊!”

    实在懒得就符灵小兔蠢不蠢的问题纠缠,符灵小龟自顾自的说道:

    “这大殿是什么时候建成的,我无法判断,但是院子里的小家伙们,一定是咱们遇袭之后的事情。”

    符灵小兔问道:“为什么这么判断?”

    符灵小龟没好气的说道:“多动脑子!”

    不过它还是解释道:“你想啊,那些个小家伙张口闭口的,都是天庭来天庭去的,在咱们那个年代,可没有那么一个玩意儿。”

    “还有那公公,是专门用来收集香火念力的,而且听公公讲,还是成批量出现的,当时咱们也不过是参与讨论了这么一个概念,遇袭前,都没见过有这些出现。”

    符灵小龟提到的时间点非常重要,能够确定一些先后的顺序。

    “有道理,这么说相当有道理!”符灵小兔认可道。

    带着疑惑重重的口吻,符灵小龟说道:“我现在只是奇怪,小木那家伙,为什么要保存自己的遗褪呢?”

    “是呀,为什么呢?”符灵小兔问道。

    反正它的脑商不够的事实,已经被符灵小龟无情的给戳穿了,所以搞脑壳的事情,它就异常明智的,留给了符灵小龟。

    确实从来没在这方面,指望过小兔,符灵小龟也不介意,直接分析道:

    “照我想来,要么就是为了保留力量,想着以后东山再起时借用到,要么就是给咱们留有重要信息。”

    “不过无论我怎么设想,都说明一点,那就是小木必定是感受到了危机,才会悄悄的建这座大殿。”

    干脆利落的将自己定位为打手,符灵小兔问道:“咱们现在要怎么做?”

    符灵小龟说道:“都说了,就一个字,等。”

    “等到小木的这几个小弟动手,我就能够顺着它们的力量,去追踪,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这边脑海中,两位符灵商量妥当,大殿内,包括宝物们在内,所有的人都吓得尖叫的尖叫,惊恐的惊恐。

    因为他们身上的青烟,忽然就化成了烟罩,将他们分别笼住,然后一股力量蛮横的行他们袭来。

    紧接着,所有的宝物,包括公公在内,全都凄惨的叫了起来,它们被那股力量侵入到了体内,顿时痛不欲生。

    淼淼的水刺忽然恐慌起来,在那叫道:“我,我的力量,我的力量在流逝~”

    “我的也是,我自身的力量,在不断的被消弱。”那缕火种也跟着惊恐。

    白衬衣女生的一缕水气,猜测的说道:“难道这是在抽取我们的力量,真的将咱们当成了肥料?”

    玄冰重铁已经惨嚎着道:“这倒是怎么啦?我,我可以修炼了好久,才达到现在的境界啊,怎么说没就没了的,不行,我不要,快,快放我出去,我不要成为肥料。”

    玄峰说道:“不对,并没有抽取,我没有感觉力量流到体外,反倒是被抽取压缩......这,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还有,咱们的实力确实是下降了,但是境界却没有异常,这很奇怪,实力和境界应该是一起的,现在却......”

    还是玄峰镇定,它还能察觉到不同,并且产生了怀疑。

    风雷翅喊道:“那又有什么区别呀,不都是实力下跌吗?”

    这个时候,火气看来最为爆裂的,那面精巧的小镜子,此刻却在那提醒着那支道香:

    “不过只是帮它们压缩提炼力量,顺便洗筋伐髓,直接告诉它们这些小家伙不就得了,干嘛非得将这个场面,吵闹死了。”

    “还有道香,你可得小心一些,这里有好多可都是小蝼蚁,你别真的将人家给玩残了,倒时候破坏了计划,你知道后果的。”

    那支道香应道:“安啦,我心里有数。”

    “这个小家伙......没想到竟然会是他得到了那股力量,咦,竟然是天生的法力不耐受,还真奇怪?”

    “哪个小家伙?”金剑问道。

    “天生的法力不耐受体吗?”那块顽石也很震惊。

    毫无疑问,那支道香的话,显然是引发了在场其它三位的兴趣,纷纷问着的同时,一股股波动,已经覆盖了上去。

    精巧的小镜子说道:“耶,还真是诶,可是这样的小家伙,怎么可能会得到极生至死的力量?难道是那股力量眼瞎吗?”

    那支道香分析道:“不可能是眼瞎,再说计划那么周密,也不可能出错,所以只能说明这个小家伙,有咱们不知道的情况。”

    “不知道的情况吗......那好,就让我来探查一下。”

    精巧的小镜子说着的同时,身为行动派的它,镜面上已经泛起了一道微光,然后从镜面上浮起,透过王鹏所在的青烟罩,印了上去。。

    “还真的是诶,而且我看那极生至死力量的状态,显然是已经被驯服了,但怎么会这样?完全没理由啊?就算是咱们亲自去炼化,也绝对不可能这么快的呀?”

    过了片刻,那精巧的小镜子惊讶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