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木叶之影流 > 第五十七章 解决矛盾的方法契机
    终于,羽生四人走进了一个周围无人、黑布隆冬的窄巷。

    “位置这边已经帮忙找好了,到了这个时候,敌人也该出手了吧。”羽生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一边这么想到。这里已经是一个绝佳的动手位置了,如果换做羽生来干这种事情的话,他肯定会选择在这出手。

    但暗中的人似乎有着出人意料的耐心,羽生几人紧不慢,可等他们就要把这条路走到尽头了,然而敌人还是没有选择动手。

    “难道我想错了,对方仅仅是个变态LOLI控?没道理啊,木叶小女孩那么多,干嘛非挑最危险的一个?”正当羽生这么想着的时候,他感知中的那个敌人骤然提速,身形突兀的消失在了原地。

    看来,这还是个喜欢追求刺激的LOLI控,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羽生的双手早就端在自己的胸前了,在对方突然动手的时候,他手里的最后一个印紧跟着完成,微弱的电弧在幽深的小巷里持续不断的闪烁了起来。

    那个敌人的第一个目标是自来也,而且他酝酿的迅雷一击是必杀之技……除去最重要的目标之外,显然对方并不想多留下任何一个活口。

    只见他的右臂往前轻轻一挥,尖锐的破空声就随之传了出来,那人甩出了一根苦无径直奔向了自来也的面门。在这样的夜色之中,金属利刃并没有反射出任何的色泽,刺杀的轨迹被完全的隐藏了起来。

    但自来也并不是一般的孩子,凭借空气中传来的声响,他判断出了敌人刺杀的来向,然后迅速的一个偏头,那苦无就擦着他的脸颊钉入了他身后的墙壁之中。

    这样生死一线的战斗,让自来也的精神昂扬了起来,过量的肾上腺素甚至让他有些极度亢奋,然而就在他企图向着敌人发动反冲的时候,却突兀的被身后踢过来的一脚给蹬了个趔趄。

    这一脚之下,自来也的身形让开了原来站着的位置,而与此同时他的身后紧接着传来了另一只苦无钉入面墙的声响……

    “影手里剑?!”

    瞬间,自来也明白了刚刚发生了什么。尽管从敌人出手的动作看来,其人只发动了一次攻击,然而实质上那人却是甩出了两支苦无,一前一后的刺向了自来也……尽管不同于把一只手里剑藏到另一只手里剑的影子里那样的技巧,但勉强说起来,隐藏在夜色之中的这种攻击方式,也算是影手里剑了。

    刚刚把自来也一脚踢开的人,自然就是羽生了。

    酝酿好的刺杀没有成功,那敌人当然登时明白了过来,在更早的时候自己其实就已经被发现了,然而既然他已经选择了动手,这时候就无路可退了。于是他舍弃了自来也,直奔羽生和纲手而来。

    羽生刚刚的反应速度值得称道,他救下了自来也,但敌人还是有些误判了他的实力……这么微弱的雷遁,能有个什么用?

    众所周知,真正的雷遁都是一路火花带闪电的。

    这个敌人,显然不明白什么叫做内敛的力量。

    见对方直奔自己而来,纲手既不紧张也不客气,她已经握掌成拳,准备战斗了。转瞬之间,敌人来到眼前,对方一手握苦无刺向羽生的心脏,另一手空空握爪,直接掳向了纲手。

    纲手握拳,毫不含糊,满脑子想的都是要一拳头砸烂对方的脑门。

    但这两位未免太不把夹在中间的羽生当人了,只见他手臂一抬,架住了敌人刺向自己的那只手,接着另一只手在纲手肩膀上一按,而后手腕一翻,纲手就感觉自己眼前景物变换,她身体转了一圈之后就跑到羽生身体另外一侧去了。

    羽生一方面担心纲手被敌人伤到,这样他没法跟三筱交代;另一方面,他也有点害怕纲手真的一不小心把好不容易送上门的舌头给砸死了……谁知道这个小女孩究竟有多大的力气?受限于对纲手的固有印象,羽生不想冒险。

    这一击又没成功,敌人皱起眉头,重新调整身形位置,在继续攻击羽生的同时再次抓向了纲手。

    接着就见羽生又是按住纲手的脑袋给她调了个位置。

    再抓,再调。

    此时,纲手就像是个要列队出操的小学生,羽生则是她的班主任,不停的给她换位置。而近距离看的话更有点不雅,这孩子就像在抱着羽生的大腿转圈一样。

    这一会的工夫,纲手就已经满脸通红了,她是想打敌人打不到,想摆脱羽生的手却老被按住,被拨弄的原地乱转还被“上下其手”,所以不由的又羞又怒,还无从发泄。

    “敲一下,给我敲一下脑袋就行,顶多高位截瘫,一个忍者怕这点小事?有什么好怕的?!”一会的工夫,纲手满脑子就只剩下这样的想法了。

    这时候,羽生也知道不能这么继续下去了,他猛地单手发力,甩开了敌人不停刺来刺去的手臂,接着扬起手掌,啪的一声拍在了对方的脸上。

    先前说过,作为一个两条查克拉线路在体内双循环的忍者,羽生的体能与力量都得到了相应的增益,他的力量或许没有纲手那么夸张,但也勉强称得上是力量型忍者。

    因此敌人被他这一下抽的脑仁乱晃,变得有些懵了……

    真是成何体统,哪有忍者交战的时候抽人耳光的?

    羽生又抬起单腿,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和角度,将那敌人一脚踢飞了出去。

    在敌人倒飞出去的方向上,大蛇丸正等在了那里。

    “忍法·潜影蛇手。”

    大蛇丸也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术,只见从他的衣袖之中探出了数条湿滑湿滑的各色长蛇,接着那些蛇瞬间就将那个敌人缠了个结结实实。

    同时一条蛇张开嘴巴,里面的尖牙瞬间刺穿了敌人的肩头,而后其分泌的麻痹毒素渗入了对方的身体——这种内外相加的控制方式,让这个敌人连自杀都做不到了。

    “干的漂亮。”羽生对着大蛇丸称赞道。

    事实证明他先前有点过于谨慎了,这个忍者的实力只能算是一般,怪不得非要等纲手单独行动的时候他才敢伺机出手。只以为敢于袭击木叶重要人物的忍者会是个阿卡丽,结果来的却只是个阿卡林。

    将敌人彻底的控制住之后,羽生等人凑近观察。

    “感觉不像是宇智波的忍者。”

    “嗯,气质不太一样。”大蛇丸说道……在同龄人连自己的气质是什么都搞不清楚的时候,这孩子已经开始研究别人的气质了。

    “不管他的身份、动机和目的如何,接下来就不关我们的事情了,有人会让他开口的……把这人交给志村团藏,他肯定喜欢这个礼物的。”想了想之后,羽生这么说道。

    他自己并不擅长拷问,也不热衷于拷问,但木叶不可能没有这方面的专门人才。

    …………

    PS:以下字数有点多,计入了正文,但肯定不收费

    同人作者的通性问题就不说了,有设定方面的纠结的话,望多查原作。发现有一部分朋友对前面的章节某个情节处理有些疑惑,想了想还是觉得解释一下吧。

    忍村是军事集团,更是利益集团,他们讲的一切平等、规则、秩序与交换都是局限在自己圈子里的,谁都不能指望木叶忍者会对一个普通人讲什么好心有好报,我觉得那是把忍者想的太美好了。

    或许有人觉得作为把重要消息带回木叶的主角,他是应该得到尊重和友善对待的,那只能说大家理解事情的角度不同——外来的普通人,在忍者手里只能个提线木偶,很多时候反抗是会读作死亡的,表达自己的反对意见?当时的他应该没有那样的资格。

    如果主角是要成为木叶的平民的话,那某些要求他当然是可以提出的,但事实上在进入木叶的同时,因为身上发生的特殊情况,他已经在往忍者的方向走了,所以他必须融入到忍者的体系之中。

    实际上,我觉得事情应该还算比较容易理解吧,考虑到“三筱”与主角的身份上的差异,她给出一个难题,然后要求主角有所表现——如果他死了,那不好意思,死了也就死了,即不值得忧伤更不会觉得可惜;可如果活下来了,那她拿他当亲儿子……这还不够等价交换吗?

    反过来说,如果是那种多么简单的考验的话,主角没有那样的才能,她凭什么真正的把他当做嫡系弟子?就因为带回了一个消息?

    无缘无故的好意比稍显压抑的氛围更不容易让人接受,我是这样认为的。

    在设定上主角是两世为人的穿越者,这样的道理我觉得他应该理解的很清楚,年轻的读者朋友不一定能理解,但是主角本人懂什么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因此他最多郁闷但肯定不会怨恨,成年人都是讲利益的。木叶的不友善,难道让他暴起反抗?还是那句话,他得适应世界,而不是让世界适应他。

    因此虽然被“摆弄”,但主角并没有觉得这是木叶的恶,因为忍村就是这样的——不要说在故事里了,就算搁在现实里头,如果你是什么新人的话,那办公室里端茶倒水,擦桌子抹地的额外工作,不是你的吗。

    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对火影里的师生传承有比较独特的理解,因为这样的主观因素,已经把担当老师角色的“三筱”这个人物往“极善”的方向去写了,如果有人觉得她是可恶,那还请联系前后文理解一下。

    而如果觉得主角因为初期的遭遇就应该对木叶植下反抗的心思,倒不是说情节上主角非得是木叶派,可即使他是反木叶派,可因为那样的理由就反木叶的话,是不是有点肤浅了。

    尽管我知道睚眦必报、快意恩仇、说杀全家就杀全家才是快餐式网文最应该的套路,大家都知道这叫爽点……但我还是希望把故事当故事来写。

    希望通过这样的解释,能让大家明白我的逻辑方式。

    开书到现在,新书期已经过去了一大半,感谢一部分读者朋友对我的大力支持,不管是章评、书评,收藏增加的每个数字,每一次的打赏,以及每一张推荐票都会显示在我的后台上,我能看的到。

    所以再次感谢,并祈祷大家继续支持,多多活跃,只有我们一起努力,才能让这本新书变得更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