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若爱命中注定 > 第229章 大结局
    是在海市最豪华的酒店,是东汇集团开发出来新项目的黄金地段,周边的配套设施以及商业街初见端倪。

    来参加周岁宴的宾客自是不用说,全都是海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对于怀音,她一个人都不认识,面对大家的赞美之词,她只是礼貌的微笑点头,没有太多的客套与交谈的意愿。

    这一点,陆时靖能够体谅她。

    她看朋友的眼光不怎么准,从前的几个,就是最好的证明。

    看人的好坏,自然是他比较擅长一些。

    怀音的心思全部放在了兜兜身上,她和其他女人不一样,她觉得不怎么需要私生活私人空间,她愿意把时间通通给兜兜,陪兜兜,她喜欢,就是这样而已。

    兜兜今天打扮的像个小王子,白衬衣,西装背心,三七分的头发,挺复古的,还有一个红色的小领结,奶胖奶胖的体型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小小年纪便出众的五官颜值,反而大眼睛突突,招人可爱。

    不知道为什么兜兜走路比较晚,他只会到处爬,开口也是。

    她一度很担心兜兜是不是比别的小朋友要发育迟钝一些,嚷嚷着去看医生。都说儿子的智商随妈妈,陆时靖那么出色的优良基因,难不成是被她拖了后腿?

    后来吧,全国各地的专家专门给兜兜会诊过了,得出的结论出乎意料的统一,孩子非常健康,智商也没问题,不用担心。

    虚惊一场之后,她倒没有再小题大作患得患失。

    兜兜健健康康的,更多的时候,小家伙其实是懒吧,吃完了睡,睡完了吃,所以把本来正常的身体,养得奶胖奶胖的。不是那种过分的胖,这个体重在临界点之间,因为从小个子高的优势展现出来,所以医生倒没有让家长刻意的限制小朋友的饮食。

    这个无肉不欢的小朋友,怀音是越来越爱不释手。

    兜兜喜欢让妈妈抱。

    宾客越来越多,基本来的都准备了礼物。陆时靖特意交代过,所以一辆豪车一套别墅这种类似惊人的礼物没有,就是一些小孩子的玩具,可也都是某国限量版等等。

    兜兜长得可爱,只要是个女的,看到他母爱自然而然的泛滥。大家轮流的抱着兜兜,和他玩耍,怀音尽管有些不放心,但分得清场合,就没阻拦。本来就是高兴的日子,更何况孩子没必要养得太金贵。

    兜兜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孩子,你抱下摸下,他不哭,还会配合的咯咯笑。

    “没事的,咱们的儿子讨人喜欢。”陆时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她的身边,搭上了她的肩膀。

    这么一来,她整个人往他的怀里带。

    她欲言又止的说:“儿子的脸不能捏多了,否则容易流口水。”

    陆时靖笑道:“哪里来的迷信……”

    怀音:“李阿姨说的,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她们没有亲兜兜,你放心吧,现在那么小就开始吃醋了,以后儿子要是交女朋友,你岂不是要泡在醋缸里?”

    “……”

    “其实,我觉得你可以把注意力放到我身上,亲爱的老婆。”

    陆时靖最近越来越擅长甜言蜜语的攻略了,两人的距离近了不少,还是在跃跃欲试的阶段,偶尔会亲吻,拥抱,但都是极尽克制,非常守分寸的。

    怀音脸色微微有些热。

    这种情话和亲昵,会让她害羞。

    “我们去跳舞。”

    陆时靖不由分说的把怀音拉到了一间幽暗的休息室里,里面有一搭没一搭的旋律响起,陆时靖带着她跳起了缠、绵的舞。

    他的手放在她身后,她也拥住他,踩在他的脚背上。没有什么章法的舞步,两个人抵着头相互依偎着,气氛十分的美好。他们呼吸交叠,心意渐渐相通,怀音觉得自己已经意乱情、迷,无法自拔。

    他的吻落下来,是那么的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他是爱她的,他们之间其实也没有那么多的矛盾,障碍。

    陆时靖是早有预谋的,亲着亲着就变了味道,他直接推她到了一张宽大的沙发上,手也开始不规矩了起来。

    里面的空调温度是不是打的太高了,或者根本没开?

    就在两个人最是浓情蜜意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陆总,夫人,不好了!”

    是王洋有些乱糟糟的声音。

    没眼色的东西,陆时靖勃然大怒,如此美妙的环境下,差点就要成功了,却被人拖了后腿。

    “陆总,你们在里面吗?”

    迟迟没有人答应,王洋用力的开始拍门。

    怀音推了一把身上肌肉硬梆梆的陆时靖,不可否认,他的肌肉练得是真好,胸肌腹肌壁垒分明,添一分则太多,少一分则太少,不瘦,不油腻……完全没有辜负他的这张脸。

    怀音有时候觉得陆时靖是故意的,故意用尽一切来诱、惑她。

    “不管他。”

    陆时靖再次想要攫住她的樱唇,结果被她的手挡在中间,亲了一个空,“万一有要紧的事儿呢……”

    “什么事能比我们现在的更重要。”

    “我们的事……晚上再说。”

    严丝合缝之中,她可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他的冲动,坚不……她羞红了脸,她的经验少的可怜,兜兜一周岁了,两人仍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也许是性格使然,在这方面,她没法坦然。

    陆时靖一听有戏,眼里的漆黑松了几分,两人各自整理好仪容仪态。

    王洋投下了一个重磅炸弹。

    兜兜不见了。

    准确的说是被人抱走的。

    至于抱走兜兜的那个人,在几分钟后的监控视频中,陆时靖和怀音确认了是陆小安。

    这段时间,陆小安没有出现过,陆家所有的人集体失忆了似的,选择遗忘他。怀音和陆时靖则是默契的不提。

    他们明白,整件事情里,他们没有对不起陆小安的地方。

    如果他自己没有走出心里的那一关,便没有人可以帮他,也没有人有义务去帮助他。

    陆小安这颗定时炸弹,终于还是炸了。

    现场乱成了一锅粥,吵吵嚷嚷。

    谁都没想到,他会做出如此偏激的事情来。怀音整个人三魂没了七魄,惴惴不安的说不出话来。

    陆时靖抱住她,马上拨打了陆小安的手机,没想到响铃了几秒钟之后,陆小安很顺利的接起了电话。

    “小安,你在哪里,你要把兜兜怎么样?”陆时靖的表情冷的如刀鞘。

    他此刻的状态,大家完全能够相信他下一秒能够把一个人撕碎。

    玲姐扶住昏昏欲坠的怀音,怀音捂住嘴巴,女人和男人不同,她现在是六神无主,泫然欲泣,更多的是担心害怕恐惧,浑身有些无力。

    陆小安报了一个地址。

    陆时靖一边挂掉电话,一边和王洋离开现场。

    “我要一起去。”刚才还柔弱的要倒下的怀音,坚定的拉住陆时靖。

    陆时靖犹豫着,眼中有几分不忍和宠溺:“你乖乖在家里等我,我保证把兜兜安全的带回来。”

    “不,我和你一起,小安的脾气我知道,我要去。”

    陆时靖拗不过怀音,只能拉着她一块儿走。刚刚怀音已经在电话里听见了兜兜的咿呀呀说话声。

    兜兜是她的全部,份量甚至超过了陆时靖,她怎么能允许有人伤害他,即便是小安也不可以,她怎么可能在家待得住。

    她知道陆时靖怕什么,无非是担心陆小安做出偏激的事情来,然后亲眼看到什么可怕的事情,所以还企图保护她。

    陆小安说的地方,是他的学校。

    教学楼的顶楼。

    怀音当然知道,这个顶楼,是曾经小安轻生的地方,就是因为他的这个举动,她才答应和他交往的。

    即便小安居心不良处心积虑,她对他恨不起来,说到底,他心里不好过,一次一次的失望。

    夜风袭袭,陆小安坐在护栏上,身体大半是朝里面的,他怀里抱着的赫然是怀音和陆时靖的儿子兜兜,兜兜不哭不闹,一双懵懂的眼睛望着陆小安,嘴里咿咿呀呀的听不清在说什么。

    对这个孩子,陆小安的心情十分复杂,如果不是他的出现,或许怀音姐还不会和二哥在一起,更不会相认。

    他喃喃道:“你是专门和我作对的克星吗?”他口中苦笑,小屁孩又怎么会听得懂呢。

    兜兜啊呜啊呜的,嘴里含糊不清。这么可爱的小孩子,很少有人能下得了手吧。

    “小安,你不要冲动,把兜兜放下来。”

    陆时靖和怀音匆匆赶到,对陆小安大声喝道。怀音看见眼前惊险的一幕,吓得双膝一软,差点就支撑不住。可她明白越是到了这个时候,越要冷静,坚强一点。

    陆小安的脸色骤变,声音却懒洋洋的,出奇的平静:“你们来了。”

    怀音拦住陆时靖,就是怕他冲动,自己往前走了几步,“小安,你把兜兜抱到这里来,干什么?把他给我,好不好?”

    声音里尽是哀求,她的心跟吊起来似的,没有个依附点。

    “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陆小安强迫自己不去看她焦虑的脸,他的生命中,再没有一个女人,如姐如母给他的印象如此深刻,她是很重要又最特别的女人。

    怀音道:“是我没有遵守承诺,是我对不起你。大人之间的事情,不要牵扯到小孩子好吗?兜兜他……他是你的侄子,他是你的亲人。小安,你不要做傻事,兜兜要是有什么意外,我也不可能独活,你知道的,他是我的全部!”

    “是你的全部吗,比我二哥还重要?”

    陆小安话落,陆时靖的脸变得无比阴沉,“小安,这件事情我已经不打算再追究了,你不要再挑战我的底线,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二哥,我劝你最好不要威胁我。我就是喜欢怀音姐姐,从懵懂到现在成年,我很清楚自己的感情。你们不要觉得我年纪小,不懂爱情。我告诉你,我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陆小安一副冥顽不灵的样子,着实让人青筋暴跳,陆时靖浑身的血液在涌动,恨不得狠狠的揍他一顿,大卸八块才好。

    怀音越走越近,却被小安给喝住了脚步,“别靠近了。”

    “小安,我求求你,不要伤害兜兜,你是看着他出生的……”

    “怀音姐姐,那我问你,如果我让你在兜兜和我二哥里,选一个,你选谁?”陆小安叹了一口气,“怎么办呢,我没那么伟大,本来我都已经和你订婚了,看见你们顺顺利利开开心心的在一起,我心里就是不舒服。”

    怀音快速的毫不犹豫的回答:“我选兜兜。”

    陆小安很清楚的看到陆时靖黑沉如锅底的脸,迸发出一块块的冰渣子。

    兜兜突然说话了:“蜀黍。”

    是对着陆小安说的。

    陆小安吃惊的看着他,那眼神清澈无比,笑容天真无邪,忽然觉得自己特别傻,他丧气般的道:“你这个小屁孩……”真是会懂得拿捏人的心。

    “兜兜……无……”

    小屁孩。

    陆小安说:“欧巴桑,你以前也是叫我小屁孩的。”

    怀音道:“我都忘记了。”

    陆时靖捏紧的拳头蓦地松开了,对着暗处的王洋打了一个手势。他们这次来并没有惊动警察,只是叫了几个身手比较好的可靠的手下。

    “如果我说,我从没想要伤害你和兜兜,你信吗?”陆小安给了怀音一个苍白无力的笑容。

    “我相信。”

    ……

    然而事情并没有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陆小安把兜兜安然无恙的抱了回来,怀音挺担心陆时靖会暴揍小安一顿,毕竟小安一声不响的带走兜兜,又到那么危险的地方来,简直是胡闹,如果说他们要追究的话,都能构成刑事罪了。

    陆时靖什么都没有说,没有做。

    过了一段时间,陆小安来了一次陆宅,告诉她,他要出国了。

    也好。

    兜兜似乎很喜欢陆小安,叔叔叔叔的叫个不停。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她和陆时靖成了真正的夫妻,可她仍旧没有想起什么来,但丝毫不妨碍他们幸福的生活。

    有些东西,不必去较真了,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