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月之国之青青子衿 > 第八章 生活(4)
    她们住的屋子里摆放着两张单人床,东西各一张,薇姐以前来的时候都住在西边的那一张,所以子衿就睡在了东边的。两个人决定今晚早睡,明天一大早去收齐了剩下的两家欠款,她们就回家。子衿怕薇姐看到自己的头发颜色,所以整晚就带着帽子入睡了。

    房间外面风呼呼的吹着,风将积云吹散,露出了皎洁的月光,莹白的月光从窗户上透过,将屋里照的微微有些亮光。

    子衿晚上睡得迷迷糊糊的,转身的时候貌似看到在薇姐的床的方向出现一团小小的白色影子,等她脑子反应过来,睁开眼睛仔细看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于是闭上眼睛,又不知不觉中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薇姐和子衿早早的就醒了,村长给她们准备了早餐。吃完早餐,那两个欠债的人家将剩下的钱补齐了,薇姐便去后院叫上车夫,三个人回到了镇上。

    等回到了店里,其他人还没有来。薇姐对子衿说道:“昨天陪了我一天,辛苦了,今天你先回家休息,明天再过来上工。”

    “谢谢薇姐,那我先走了。”

    “那你路上小心。”

    回到家的子衿碰到了正要出门的执。

    “你回来了?这么早。”

    “是啊,薇姐今天还给我放了假,我可以在家休息一天。”

    “那你今天出门买个菜,我晚上直接回来。”

    “好的没问题。你作品做的怎么样了?”

    “我还是没想好,不说了,我要迟到了,走了。”说完执向店的方向跑去。

    子衿将门关好,走回了自己房间。子归在里面坐着,看见了子衿回来,站了起来。

    “你回来了,辛苦了!”

    “我回来了!”子衿看到子归,微笑着说道。

    “累吗?”子归问。

    “不累,去的地方有休息的地儿。我有好好睡觉。”

    “那我给你倒茶喝,等我一会儿。”

    “好!”

    子衿躺到床上,思考着昨天晚上一闪而过的画面,想着难道真是自己睡迷糊眼花了?应该不会吧!自己明明看见了有一只像猫的白团子。

    子归端着沏好的茶,回到了屋中。子归将茶杯递给子衿,子衿接过茶杯,问道:“子归,你说,这世上有能被人看见的灵体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世上连松鼠都能发生说话,其它的什么也或许存在。”

    “也是,这世上连像你这样能动能说话交流的人偶都有,一定还存在些其它我们没见过的。”

    “看来昨天你是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了?是你说的灵体吗?”

    “可能吧,我也不确定,有可能是我睡的眼花多心了。”说完子衿喝起了茶水。

    今天的午饭由于家中只有自己,所以子衿决定出去吃,顺便再把晚饭用的材料买回家。

    下午在家,子衿陪着小乖玩了一会儿后,又和子归练了练咒语法术,法术使用出来依旧和之前是一个样的。接受了自己目前水平就是很弱之后子衿将买到的材料进行清洗,不一会儿执就回来了。

    晚饭过后,执准备再回屋子思考他的比赛作品,子衿拉住了执,说:“执,我和你说件事,你可能会不相信。”

    “什么事情?”

    “我觉得我貌似知道了是谁昨天弄伤了黄公子?

    “谁呀?不是薇姐?”

    “你觉得是薇姐伤的人?”

    “不觉得,但是薇姐离得最近,可能性最大。”

    “不是薇姐,我问过她了。要是薇姐伤的,她不会不承认的。而且我跟你说,我昨天晚上和薇姐在一个屋子里睡觉时看见有一只白色的小猫守在薇姐身边。”

    “猫?哪来的猫?我们都没看见过薇姐身后跟着猫呀!”

    “不是真的猫,是一个像猫一样的灵体,白色的。”

    “怎么会有灵体出现?”

    “我也是昨天听魏姐说起她在那个村子里埋过一只受伤而死的白猫,薇姐给她起名叫茉莉。昨天我睡的迷糊,看的不真切,所以也不敢确定,只看见白色的一团,样子特别像只猫。而且你仔细回想黄公子手上受的伤,像不像两颗尖牙咬的?”

    执回忆了一下昨天的情景,说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些像牙咬的,不过你说这是白猫灵体所为,有些太玄幻了吧!”

    “你想想小乖的事,松鼠都可以开口说话,我想白猫的灵体现身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这两天我们先观察观察再做结论。”

    “怎么观察?”

    “你和薇姐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你多留心一下,看看薇姐周围还有没有其它比较奇怪的事情发生。”

    “行,我留意一下。”

    执回到屋里,原本打算继续研究比赛的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脑子里一直在思考着子衿说的关于白猫和薇姐的事。想了半天,没想明白,自己自嘲的说:“看来,今天又干不了正事了。”

    第二天两个人来到店里,他们没有在门口碰到薇姐,执直接去了工作室,子衿也来到了账房,开始结算昨天的账目。今天薇姐来的有些晚,一进门看见子衿就说:“你说奇不奇怪,我今天又收到了一朵花。”

    “那你怎么处理的那朵花?”

    “你前天不是跟我说不是黄公子送的嘛,所以我没扔,插到了摆在我屋里的花瓶中。”

    “那你昨天回家有没有收到花?”

    “昨天我在店里弄完村里的账,下午才回去的,家里没人跟我说有人送花,我想昨天应该是没有的吧。”

    “哦,是嘛~是不是没来的及摘?”子衿小声嘀咕了两句。

    “你说了什么,我没听清。看这样子,你是知道谁送的花了?”

    “我不知道,就是没事干瞎念叨了几句。”

    “你要是知道一定要告诉我呀!”

    “我要是知道了,肯定和你说。”。

    “行,那咱们干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