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今天摸到主角小手了么 > 7.不语其四
    天玄剑宗副掌门首徒堕入魔道,距今已然过了百年有余。

    风清远偷偷抬眼看了看知微温和的侧脸,可当年的人,却好似没有丝毫改变。这位当年的师叔更是好似一点都没有变化,还是这般好脾气的样子。

    他双目微阙,突然忆起幼时打群架挂了彩都是这位师叔医治的,那种无奈却又细致的微笑,几乎贯穿了他整个童年。而那时,师尊总会在一旁调笑,却又会在调笑后更为认真地教他剑术,告诉他只有自身强大,才不会被人欺侮。

    只可惜,斯人已逝。

    “系统,希望你没骗我,任务完成后真的能依我意愿复活一个人。”

    系统无奈道:【本系统并没有欺骗功能,您还是先想办法开启任务吧……】

    “行止啊,”知微收起灵力摇了摇头,对着门口喊道,“你可是误会这名少年了,他体内灵力属寒州贺氏,却是没有丝毫魔气的。”

    “可归离对他有反应,”洛行止似是仍不甘心,“知微师叔……”

    “行止!”不知何故,知微突然严肃起来,“你莫再执着了,事实如何,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不是么?”

    洛行止薄唇抿了起来,尽管他面上无甚波动,可一直盯着他的风清远却看得出,他生气了。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东西。

    洛行止沉默良久,终于对着知微行了个弟子礼,低声道:“弟子冒犯。”语毕,扭头就走。

    风清远突然回神,抬腿便追了出去:“哎哎哎,你走了我怎么办啊!!”

    洛行止脚步不停:“自己下去。”

    前者脸一黑:“玉衡峰高逾百丈,你让一个不会御剑的人自己下去???”

    洛行止突然不走了。

    风清远毫无准备,险些撞上他:“你这人怎么回事?!”

    白衣男子却似没听到他的话,冷眸直直盯着他,似是要从他眼中发掘出什么东西一般:“你不会御剑?”

    被询问的人理直气壮:“我贺氏子弟何时学过御剑?”

    “寒州贺氏虽不御剑,却有御风咒,”洛行止眸光又冷了几分,“你不会?”

    风清远一卡:“不会!”

    察觉到浑身上下的冷意,他梗着脖子道:“没学,不会!”

    敏感地接收到来自洛行止眼中的怀疑,他的声音又高了一度:“我们这些才筑基的弟子是不能学习御风咒的!”

    “……好。”

    风清远险些以为自己幻听了:“你说什么??”

    “好,”洛行止又重复了一遍,眸中冷光却令前者结结实实地抖了三抖,“我送你下山。”

    “系统……我这么瘆得慌……”风清远忍不住在脑海中喊了一声,“他不会直接把我扔下去吧???”

    系统诡异地顿了顿:【……根据分析,很有可能。】

    ……

    天外晴空孤卧,瘦石撑空疑堕。

    占据了中洲最高山脉群的天玄剑宗,七峰高耸入云,各有风景。而七峰之中,属玉衡峰地势相对缓和,因此成了代代新剑宗弟子学习御剑的绝佳场所。

    摇光峰首徒宁月百无聊赖地坐在一块巨石之上,望着才入门不久的新弟子。这些孩子天资参差不齐,却无一能将手中剑移动分毫。世间求道者亿亿万,天才却少的可怜。她心中明白这个道理,可仍是长叹了一口气。

    剑宗规定,新弟子的御剑及基本修习由各峰精英弟子负责,今日刚好轮到摇光峰教授御剑,可这日子赶得却是不巧——听说洛师兄今日回宗,几乎所有女弟子们都想去看看,可偏偏她被抽中来执教,真是愁煞人!

    “你,手臂抬高一点!”

    她手指一弹,一道劲气将不远处一名弟子手臂一敲,后者便不由自主抬高了不少。

    “还有你……”

    宁月目光一转,望向另一侧的少年。谁知话未说完,一阵叫声却突然从天而降,顿时响彻整座山谷。

    “啊啊啊啊啊啊啊洛行止你给我等着啊啊啊啊啊!!!”

    对于有人竟敢高呼洛师兄名号还扬言挑衅这件事,宁月表示非常不可思议。抬头一望,却刚好瞧见一个黑点穿过玉衡峰朵朵层云飞速下坠。凝神看去,竟是一个布衣少年,周身却无任何护体灵光,乍一看竟只有筑基修为。

    下方同样目瞪口呆的新弟子们顿时炸了锅。

    “宁师姐!有人掉下来了!!”

    “宁师姐我们要不要救他??”

    “宁师姐他要摔死了!!!”

    “闭嘴!!”

    宁月高喝一声,眉头紧拧,手中掐诀,正要御剑去接,却见那少年突然在空中虽毫无借力点,却极为刁钻地翻了个身。

    她的动作一顿。

    “啊,我的剑!!”

    耳边传来一名弟子的惊呼,她却未去看,而视野中那名从天而降的少年却剑指一并,一道寒光霎时飞来,将其稳稳拖住,正是那名弟子脱手的灵剑。

    下方霎时传来一阵惊叹。

    而这从天而降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被洛行止由玉衡峰顶丢了下来的风清远。

    “这个混球!别让我在遇到他!!”

    风清远喘了好几口气,忿忿道:“幸好小爷的御剑功夫还没还给师傅他老人家,不然真要被他活活摔死!”

    比起这个……

    系统瑟瑟发抖道:【宿主……你往上看……】

    风清远闻言,下意识仰起了头。

    “靠!!他什么时候来的!!!”

    头顶不到五尺处,一道白衣人影凭空而立。银丝纷飞,星眸冰冷,姿容绝世,不是洛行止又能是哪位?

    “……不会御剑?”

    洛行止微微眯着眼,冷声道:“你的话,可有一句是真?”

    【根据分析,目前最佳方案……】

    “分析个锤子!”

    风清远有些心虚地笑了两声,霎时手印一动:“走为上策啊!!!!”

    脑海之中话音未落,一人一剑便瞬间化为一道流光,倏然远去。

    下方仰头围观的人群中终于有人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叹:“哇……”

    洛行止垂眸一望。

    世人皆言容貌与仙资挂钩,这一点在洛行止身上简直体现得淋漓尽致——这张脸当真是极为俊美,可配上他那双能将人冻个七分硬的冷眸却又是另一种效果了。

    他冷声道:“都学会了?”

    下方人群霎时安静如鸡。

    洛行止收回视线,只扔下一句话,便向着风清远逃跑的方向疾飞而去。

    “日落前练不成他那般,晚上便去抄经吧。”

    啊??!!!

    “宁师姐……”少年们哭丧着脸向宁月求助,御剑哪有一天学会的?这不是刁难人吗!

    况且天玄剑宗的经书比起功法秘籍可是只多不少,没有一万也有九千,要抄到什么时候啊?!

    “闭嘴!”宁月直勾勾盯着洛行止离去的方向,“洛师兄既说了,你们照做就是了!”

    不愧是洛师兄!白了头也这么好看!!

    天枢峰,和光殿。

    作为掌门座下首徒的寝殿,尤其这首徒还是个冰疙瘩,和光殿不可谓不冷清。可今日,这座已然冷清死寂了近百年的大殿却突然有了人气,热闹了起来。

    “哎哟!你能不能轻点!!”

    追逐游戏的结果毫无悬念,再度被洛行止以定身咒挂在身后捉了回来并丟到殿前玉阶上的风清远简直想骂娘。

    “有没有搞错!”风清远气急,对着系统道,“我是抢他媳妇了吗!!”

    【很遗憾,没有。】

    “遗憾个香蕉皮啊!是这回事吗?!”风清远险些一口气没上来,“你赶紧告诉我他这是什么情况,这小子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还我的冷面小白花!!!

    【很抱歉,您没有查看此类资料的权限。】

    “……岂有此理!”风清远忍不住抬起左手揉了揉太阳穴。

    洛行止眸光摄人,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你究竟是何人?”

    “好人!”前者决定装傻,对着他就掰起手指头来,“在被你抓回来之前,小爷帮一个小姐姐追回了钱袋,还帮一个小妹妹捡回了风筝,还……”

    “锃——”

    一道极为熟悉的剑鸣之声乍响。

    风清远抬眼望去,却见一把长剑已然现于洛行止手中。

    此剑通体玄黑,不只是何种金属所制,剑格处以秘银篆了古体的“归离”二字,而在此二字向下,一道贯穿整个剑身的银色符文隐隐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正是将他捅穿过两次的归离剑。

    “油嘴滑舌,”洛行止眯了眯眼,“你若非魔,归离何故因你躁动不止?”

    风清远揉了揉腰,望着剑身符文满不在乎道:“那谁知道……也许它认识我呢?”

    “……”

    洛行止突然沉默了。

    前者不敢乱动,生怕他一时手滑又将自己捅个对穿,谁知过了半晌,他却抬手收剑,扭头便向外走去。

    风清远一时没反应过来:“哎?你就这样走了?”

    洛行止脚下一顿:“你还想再被扔一次?”

    风清远顿时直起了腰:“……慢走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