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今天摸到主角小手了么 > 8.不语其五
    目送那抹修竹般的身影消失于门外,风清远瞬间松了口气,随即疑惑道:“他这是什么意思?留我住这儿了?”

    【根据分析,是的。】

    风清远一僵:“他认出我了?不会要杀人灭口吧!”

    【根据分析,没有。】

    “……”

    风清远叹了口气,却不起身,只顺势躺在了和光殿门前的玉阶上。

    天枢峰不分四季,连花儿们也常开不败。与其他各峰各殿不同,和光殿前的园子里并没有任何多余的颜色,唯有十余株四季盛放的白梅。

    这些梅树年岁少说百年,颗颗都有两人合抱那么粗,花却开得极为茂盛。一眼望去,满目玉树琼葩堆雪,又带了馥郁幽香,清正雅致,格外赏心悦目。

    风清远看了一会,突然侧过身来。

    他单手托腮,另一只手却接了一片枝头飘落的花瓣,捏在指尖摩挲起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宿主,您似乎对此处很熟悉?】

    能不熟悉么?

    风清远轻吹一口气,手中花瓣受了力打着旋飞出,而后飘摇着落在地面之上。

    “这一院子的梅树,都是我种的,你信么?”

    【根据资料,宿主您五岁被成越尊者收养,拜入天玄剑宗,仅比主角洛行止晚了一年……】

    风清远嘴角微勾:“知道的不少啊?”

    【也不是很多……】

    前者冷哼一声,正欲开口,园外回廊处却倏然传来一声轻唤。

    “小……额,小兄弟?”

    循声望去,却见一名面若冠玉的青年站在回廊处,一身校服极为整洁,连鬓边碎发都被他梳得服服帖帖,一看便是个一丝不苟之人。

    “你喊我?”他故作茫然地指了指自己,见来人点头,风清远又疑惑道,“这位师兄有什么事吗?”

    “在下是掌门座下二弟子,也是这天枢峰的主事,越鸿,”即便年龄差距悬殊,来人仍是十分有礼地向他一揖,“奉师兄之命,带小兄弟前去沐浴更衣,并为你安排住处。”

    风清远一愣:“冰疙瘩有这么好心?”

    他起身回了一礼:“多谢师兄,只是洛行止为何要留我于此?还要沐浴更衣?”

    越鸿一愣,旋即转头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极小声道:“师兄他说……怕你弄脏他的和光殿……”

    “……这个混球!!!”

    十日后。

    和光殿的玉阶上,一身白衣的风清远正百无聊赖地进行着每日一次的刻记号行动。

    自从洛行止将他揪回来,已然过了九日。而第二个“正”字的最后一笔,昭示着第十日的今天,风清远依旧没能再见到他一面。

    微风拂来,雪白的花瓣落到他铺陈一地的白衣青丝之上,竟也好似染上了淡淡的谪仙之气,令人一望便移不开眼睛。

    他这几日过得很是舒坦,不仅和越鸿打好了关系,还几乎与天枢峰所有的女弟子打好了关系,技术之娴熟让系统几乎叹为观止。

    然而,他不急不代表系统不急。见风清远这样子是又要出门晃荡去了,系统终于忍不住出了声。

    【宿主大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您要想办法开启任务啊!】

    “我都不知道他去哪了,怎么开启?”风清远收起手中匕首,语重心长道,“我跟你说,现在的洛行止和以前的洛行止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们不能用以前的方法对付他。”

    以前的方法?谁知道你以前用什么方法了??

    系统有点懵:【本系统对此并无数据记录。】

    “你有数据也派不上用场。”

    风清远翻了个身,仰面望天叹了一声:“能叫一个从前十天半个月都能足不出户的人消失这么久,他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木质檐角与斜斜伸出一枝来的白梅将头顶这方澄蓝天空衬托得格外明净,他眯着眼,正欲起身,一张令人惊为天人的俊脸便突然出现于视野之中。

    风清远吓得心脏险些停跳,却见那俊脸的主人薄唇微启,淡漠道:“你在做甚?”

    日光透过他额前柔软的银丝在那高挺精致的鼻梁上印下浅淡阴影,见风清远一个打滚爬了起来,洛行止也跟着抬起了头。眸中一点极为浅淡的蓝,如星屑凝聚般,在阳光下竟折射出瑰丽的色彩来。

    “你这人怎么回事!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吗?!”风清远终于后知后觉,方才那句感叹定是让洛行止听去了。

    后者直接将他的话忽略:“你想见我。”

    风清远被他一噎,突然不知该说些什么了:“你怎么这么自作多情?”

    洛行止眉头微皱,再一次将他的话忽略:“你叫什么?”

    “咳……贺子凌!”风清远险些一个“风”字脱口而出,急忙咳了一声,赶忙改口,“你不是知道我是谁么!”

    “哼,”洛行止冷哼一声,向他这边靠了一步:“现在交代,还不算晚。”

    我是想交代啊!!我要是知道早就交代了好吗!!!

    风清远欲哭无泪,只好一扭身,干脆有样学样,将前者的话抛在了脑后。

    “……冥顽不灵。”

    风清远不做声,等了一会,却没再听到任何动静,不由偷偷转头望了望,谁知那抹挺拔身影却已然离去。

    “见鬼了!”他下意识伸手拍了拍双颊,“我刚刚是出现幻觉了?”

    【很遗憾,没有。】

    系统顿了顿:【主角刚刚进了殿中,请宿主把握时机!把握时机啊!!】

    “……知道了知道了!”风清远揉了揉太阳穴,抬脚便向殿中走去。

    不就是摸一下吗,有什么好催的!

    洛行止的和光殿与其余人的不同。

    他人的寝殿不管主人怎样刻苦,一些彰显主人品味的装饰还是要有的。比如越鸿的飞羽殿,花花草草,古董壁画,几乎应有尽有,瞧着雅致的很。

    而洛行止这座和光殿,风清远不论再看多少次,能评价的也就只有两个字:

    寒酸!

    没有花花草草就算了!连个多余的桌子都没有!

    偌大的房子就当中一张榻,若想看别的,没了!

    风清远心情复杂地迈进殿门,却见洛行止刚好在更换外袍。

    天玄剑宗的校服比较特殊,与其他仙门的一件长袍走天下不同。这座本应最简单直接的剑修宗门,校服却是从里到外的一套。

    剑宗四季如春,校服更是丝绸质地。内衫是窄袖长衫,外袍却是广袖大氅。也不知当初创立剑宗的老祖是怎么想的,搞得明明该是人界最暴力的宗门,一个个穿得却好似道士公子,谪仙一般。

    洛行止不避讳他,风清远自然也就无所谓。束腰内衫简直将洛行止身上所有的优点都放大了,挺拔修长的身形,劲瘦的腰身,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恰到好处。他放肆地打量着前者,脚下却在一步步靠近。

    似是猜到了他要做什么,系统格外兴奋:【干得漂亮宿主大人!这个时候就应该走过去然后出其不意地抓他小手!!】

    而事实上,风清远也是这么想的。

    二人之间距离仅剩下一个箭步,他咽了口口水,刚要伸手抓上洛行止的手臂,一股危机感突然油然而生,迫得他急忙后撤两步。

    而就在他收手的瞬间,一柄闪着寒光的长剑便倏然出现,剑上符咒微微作闪,正是归离。

    风清远下意识捏了捏五指——很明显,若是刚刚他没有收手,恐怕此时他的手和手腕就已然分家了。

    洛行止转身,冰眸静静盯着他:“你干什么?”

    “我……”

    风清远大脑飞速运转,面上却一本正经地胡扯道:“我看你肩上有东西!”

    洛行止挑眉,明显是不信:“内衫之上,能有何物?”

    “真的有!不信你看!”前者继续一脸正直地胡说八道。

    洛行止终于半信半疑地扭头望向自己的左肩。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风清远扭头就要往外跑,谁知脚下还未迈出两步,身形便陡然停滞,双脚霎时离开了地面。

    他僵着身子欲哭无泪:“你有没有点新意啊!怎么每次都是这一招!!”

    洛行止操控着他翻了个身面对自己,一脸正直道:“百试百灵。”

    “……你会有报应的!”风清远愤然道。

    “我不会。”

    洛行止立刻否认,施术的手指却忽而一扬,前者整个人瞬间大头朝下被吊了起来:“你会。”

    眼前一阵天旋地转,风清远目瞪口呆,这还是他认识的洛行止吗!怎么感觉心都黑了!!

    “好好反省,日落后我会再来。”洛行止语毕,也不再看他,头也不回地便出了和光殿。

    系统终于忍不住了:【……宿主,您不会真的抢过主角媳妇吧???】

    只是摸个小手,有这么难吗???

    风清远闻言,霎时脸一黑:“当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