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今天摸到主角小手了么 > 30.幻梦其三
    天玄剑宗弟子成年后, 便可以根据各自的等级接下任务出门历练。

    多数弟子都是接了中洲附近的小任务, 也有少数会接前往其他大洲的任务,而离开人界的任务,却唯有两名弟子敢接。

    正阳峰虽为弟子峰,可平日里的宗门任务却也是由此处的掌事安排。然而今日,整座正阳峰却无往日的平静——因为人人皆在传, 洛师兄与风师兄要回来了!

    自从百年之前这两位师兄拜入剑宗门下, 变成了所有弟子心中的神话。而整个剑宗之中, 也唯有这两位师兄敢接前往魔界的除魔任务, 因此各峰弟子都期盼着能一睹这两位师兄尊容, 早早便来到了正阳峰主殿。

    就在此时,一抹松竹一般的挺拔身影出现在了殿外。

    原本人声鼎沸的大殿骤然安静下来。

    早就听说天枢峰洛师兄是不可多得的俊美,今日一见,果真好看得令人忍不住屏气凝神, 仿若一出声,便会从梦中醒来, 再也不能得见如此美好之人。

    洛行止将手中玉简放在桌上, 四下环顾,却没见到希冀中那张神采飞扬的脸。

    “师叔,”他对着桌后的掌事行了一礼, “清远呢?”

    与此同时, 数千里外。

    茂密的丛林之中, 两道身影正坐在一颗大树下休憩, 二人面上均有一方玉质面具将半边脸遮住, 只露出线条优美的下巴来。

    不同的是右侧略高些的男子一头长发十分规矩地用玉冠束起,白衣外面还罩了件浅青色外袍,而左侧个头稍矮了些的青年却只是将长发拿一根浅青发带草草一束,一派洒脱随意。

    ——这正是在魔界历练结束后欲折返宗门的成越与风清远。

    “阿远,”成越转头望着青年,声音中夹着淡淡无奈,“此去历练三年,你这顽劣的性子还是未改。”

    后者闻言,却满不在乎道:“哎呀师尊,我不就临走之前烧了那老太婆的头发吗?谁叫她不知天高地厚,还想掳师尊去双修……”他本是满眼嫌弃,却在提到最后两字时故意打了个哆嗦,一副受了极大惊吓的样子。

    成越摇头失笑:“乐轻烟号称魔界第一美女,最重容貌。你烧了人家的头发,不怕她寻仇寻上门吗?”

    “自然是不怕的,”风清远笑嘻嘻道,“想吃天鹅肉,还不想付出代价,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要不是师尊拦着,我烧的可就不止是头发了。”

    “再说了,要不是师尊先把她打残,我哪有机会烧一个分神期魔修的头发?”他又眨了眨眼,墨眸间全是笑意,柔柔软软地,清风朗月一般,“可见您啊,也是没有怜香惜玉之心的。”

    成越轻叹一声,神色之间却满是纵容:“你这孩子……”

    二人这厢交谈着,明亮的天光却乍然黑暗下来,仿若从白天一下子跳入了黑夜。浓重的魔气遮天蔽日,朝这对师徒笼罩而来。所过之处,竟连植物都纷纷枯萎。

    风清远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甚至隐隐现出苍白之色来。

    这个场景他简直太熟悉了,熟悉到几乎刻在了骨子里——因为这一战后,他便要永远失去最敬爱的师尊!

    成越神色一凛,手中却已然现出一把长剑来。该剑通体银白,似有冰棱敷于其上,正是“沉雪”。

    剑宗共七脉,各有各的剑法及剑道,而成越这一脉,则修的是寒冰道。

    作为副掌门,成越已然分神末期,只待一道天劫便可进阶合体大能,当得上“尊者”一称。一手沉雪剑法出神入化,加上此人实是冰魂雪魄,翩翩君子一名,故而众修者便取了其佩剑之名,尊他为“沉雪尊者”。

    只是待他身故后,唯一的弟子风清远也堕了魔,这一脉算是断了,故而剑宗之内如今只剩了六脉而已。

    “阿远,你还未得本命佩剑,一会为师为你打开一条通路,你先回宗。”成越手一提,摆出了剑诀起手式,而后沉声向风清远道。

    本命剑于剑修来说格外重要,若无本命剑的加持,一名剑修的实力便会骤降许多。

    “可我不能将师尊一个人留在此地!”后者神色凝重地摇摇头,也召出一柄灵剑来,显然已做好了与他同生共死的准备。

    风清远抿着唇,心如刀绞,上一世便是因为他的离去导致师尊陨落,这一次,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走!

    “胡闹!”从未对他有任何疾言厉色的成越神色一紧,急声道,“这几人俱是分神期,你如今刚刚结婴,如何与之相抗?!”

    风清远不甘地摇摇头,焦急道:“师尊!!”

    “听话!”他还未说完,便被成越打断,却听他语气又严肃了几分,喝道,“如若不走,为师便与你断绝师徒关系!!!”

    风清远被恩师一句话吼得愣了愣,这句话并不在他的记忆之中!当年师尊明明说的是“你不走为师反而会因顾忌你无法全力御敌”!

    ——可这却是他最怕的事情,若无师尊,他接下来的人生以何支撑???

    风清远嘴唇抖了几次,还是咬牙点了头。

    见他妥协,成越终于放缓了声音道:“若是不放心,出了结界便喊师叔们来助我,可好?”

    风清远轻应了一声,面上却仍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前者回望他一眼,细长眉眼中再度漾起几丝无奈笑意。

    二人都不再作声,待天色全然转黑,五道身影带着强大威压突然凭空出现在二人前方,竟是五位分神期的魔修!

    “既来了,何不肯以真面目示人?”成越将手中长剑竖起,曲指在剑身上一弹。一声剑吟带着清寒剑气向前扑去,瞬间逼散了几人身上缭绕的魔气,露出了他们真容来。

    “老太婆,果然有你。”风清远怒道,“看来不该只烧光你头发,早知道就直接将你老巢连带着男宠全都烧掉!!”

    五人中唯一一名女子、也是实力最弱一人瞬间脸色一白,另四人闻言,不由得齐齐将目光转到了她今日裹了整个头部的暗红罩纱之上,面色奇异。

    乐轻烟受着或嘲讽或玩味的目光,朝着青年恨恨道:“臭小子,看老娘今日不扒了你这身皮!”

    “乐岛主,要动成某之徒,怕是要先胜了我才好。”成越剑一横,唇角却带着笑。只见他向斜前方上了一步,几人之间的局势瞬间从五对二,变成了一对五。

    “沉雪尊者……”乐轻烟面上的罩纱被风一吹,掀起了少许,露出一张媚态天成的脸来。她腰肢款摆,上前两步,软声道,“你虽拒绝了我,可人家心里还是有你的。只要你亲手将这臭小子杀了,我们便能做一对鸳鸯眷侣……”

    “呵。”成越轻笑一声,“最难消受美人恩,此事……”

    他突然扬手,一道剑诀打出:“还是罢了。”

    离他最近的乐轻烟猝不及防被一招打飞,而她身后四人似是也没想到一向君子的成越竟会搞突袭,正巧站在前者后方的一名男子便被她一砸,而后二人一同朝后倒去,骨碌碌滚作了一团。

    “就是此时!”成越抬手再攻,却是伸出了左掌。

    快而飘忽的三道掌风分别向仍在惊讶当中还未缓神的另外三人打去,而与此同时,右手则握着沉雪再运一诀,一道小臂粗细的剑光便朝着二人身后漆黑的天际极速而去。

    几乎是瞬间,他又出了第三招——将剑换至左手,抬剑格下后三人被掌风击中时打出的回击,右掌却一击拍向风清远肩膀:“走!!”

    青年借了这一掌的势,竟如一道流星,转眼间便朝被成越打出一道缺口的天空飞去,随即消失于天际。

    风清远几乎记不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记得自己捏碎宗门传信符后便一直神情恍惚地跪在地上,直到被洛行止摇醒。

    待他灵台恢复清明,原先覆盖着整片天空的魔云已然散尽。

    妙音所在摇光峰主修速度,因此便带着洛行止先行,赶了过来。

    见魔云已散,三人均明了是成越胜了,可就在闯入结界寻找他时,却被远处两个人影勾去了视线。

    “妙音师叔,那是师……!”风清远眼眸一亮,刚要挣开洛行止的手冲过去,却被妙音一把抓了回来。

    “清远,别去!!”妙音声音中带着轻微的颤抖,涩声道,“那是魔君,成离……”

    她话音未落,却见成越身形一僵,而后浅青色的背影之中突兀地现出一抹红来,而后那一点红色如蔷薇绽放般迅速扩大,直到流入了焦黑的土壤之中。

    风清远早在成离现身那一刻便扑了过来,却在数十尺外再度被洛行止死死抱住:“清远!不能去!!”

    风清远嘶声道:“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