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今天摸到主角小手了么 > 38.幻梦十一(三章合一)
    仙历七万四千二百一十七年, 各仙门发动了第十次剿魔行动,立志剿灭魔宫势力,为各宗失踪的精英弟子报仇。

    洛行止面色平静地跟随在天玄剑宗前往魔界的大部队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风清远绕着他飘了两圈, 心情复杂。

    魔界一别后, 洛行止便再也没有与当年的自己见过面。当初说是要他帮忙, 可是从那以后,风清远却再也没有主动寻过他。

    得知仙门失踪弟子乃是风清远所掳,洛行止始终不肯相信。他曾偷偷前去那座魔界的小木屋之中寻他, 可风清远当初并未传授他穿过结界之法, 因此他转悠了好几圈依旧不得其门而入, 无奈之下只能回返。

    直至昨日, 一只羽翼洁白的传信鸟落在和光殿的玉阶上,口中衔了一份魔宫地图。

    洛行止却只是默默将地图背熟后收了起来, 并未上交宗门, 也未与任何人提起。

    自从那位战神将人魔两界一剑劈分后,人界与魔界唯一的通路便只剩下了北陆洲最北端的九幽林。

    此地玄异, 受了天地规则加成,无论人族还是魔族, 但凡金丹以下的修士均无法进入,若要强行闯林,便会被此处的玄力碾的粉碎。

    虽然这只是林子入口的石碑之上所言, 可谁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做尝试, 因此但凡前来之人皆已是金丹境以上的水准。

    鉴于前九次围剿的失败, 各大仙门也不再藏拙,因此三宗两家一城这一次均派了自家的尊者共十位前来,而天玄剑宗派遣的便是妙音与云极这二位尊者。

    洛行止在听到二人的名号时松了口气,妙音师叔与云极师叔,在五位峰主之中可谓是与风清远关系最好的二人了。

    因风清远那一张惯会讨好人的巧嘴,妙音师叔从小就喜欢他,而云极师叔,则是他坚定不移的“酒友”。在通行玉令被没收后,不知有多少次风清远溜下山是得了他的帮助,就为了让他顺道给自己也带回几坛好酒来。

    若是这两位师叔的话……洛行止便能确定有七成把握可以将风清远成功从魔宫带回去。

    十位分神尊者集合后一同施展秘法,平日里仅容一人通过的两界之门倏然扩大数十倍,各家弟子便有秩序地成队进入。

    洛行止抬头望了一眼此处同时悬于天阙之上的日月,身为掌门首徒,他理所当然是剑宗弟子的领队者。见上一波人进的差不多了,他便当先一步,领着身后弟子入了界门。

    众人眼前倏然一暗,四野霎时转变为暗红色,就在大部分人仍在适应此界与人界截然不同的天色时,黑压压的魔兵已然在此时压了过来。

    兵刃相交之声霎时响彻四野,洛行止召出归离,一道剑光便扫出一片空地,几位尊者也在此时对上了魔界前来支援的数名魔族大能。

    他抵挡了一会,确认此处杂兵对剑宗弟子几乎完全构成不了威胁之后,便虚晃几招,人却越飞越远,最后飞到了战圈边缘。

    确认无人跟着自己了,他便给自己施了个匿踪术,往魔宫凌风而去。

    ——昨日那张地图中,风清远还另外夹了一张字条,让他明日到了便先往魔宫正殿去。

    洛行止明白,他是准备好动手了。

    魔界比起人界来说大不大,说小也确实算不得小。他飞了小半日,才窥到暗红色宫殿的一角。

    但见魔宫高逾百尺,头顶却不知何时堆起了道道劫云。紫金雷光氤氲其中,威压隔得如此远都能令他感觉到气滞。

    洛行止心道不妙,如此威势,分明是合体末期的修士渡劫才会有的!

    他心中焦急,便下意识催了灵力。愈靠近魔宫,雷云的威势便愈发浩大,顷刻间簌簌落了七八道雷霆。

    洛行止速度不减,可就在他一只脚刚刚踏上魔宫门前石砖的一刹,一股近乎渡劫期的威压骤然扑面而来。

    被似有万钧的威压迫得飞身后退数丈,他俊脸立时沉了下来——若让魔君成离顺利晋升渡劫期,恐怕再想杀他就难了!

    思及此,蜿蜒电光开始由体内溢出,盘绕上了洛行止全身。

    白衣青丝无风自舞,他召出归离,握紧剑柄便要出招,却见那层层乌云骤然一阵轰鸣震动,却再无雷霆降下,而是缓缓散了,速度之快,仿佛从未聚拢过一般。

    “这……?”

    洛行止眉头一拧,归离飞速挥动,数道剑光便在顷刻之间轰向了魔宫外围的屏障。

    本就被那道雷劫轰得七零八落的光障丝毫不能抵挡夹杂着对其有绝对克制之效的雷属性剑光,颤抖着挣扎了一阵,便如雪片般轰然碎裂。

    洛行止一刻也等不及,脚下一动,整个人便消失于原地。

    风清远给的地图格外详细,连机关暗道都标了个清清楚楚,因此他几乎是不废吹灰之力便将此处机关暗阵全数破坏了,却也花了些时间。

    愈靠近正殿,反而愈发空旷起来,洛行止的脚步也渐渐变缓,而前方数十步处,高逾数丈的厚重石雕殿门已然进入了他的视线。

    不得不说,风清远准备得简直是万无一失。

    他一路行来,这座宫殿之中所有的魔族已然全数没了生息,唯有面前大殿之中能感应到还有两人存活。

    而当洛行止走到殿门面前时,便只剩一个了。

    他下意识握紧手中归离,然后左手发力,缓缓推开了殿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玄衣背影。

    他背脊笔直,身形消瘦,手中灵剑清辉熠熠,未染丝毫血污。而就在他脚下,一具没了头颅的红衣尸体被另一把冰凌一般的凡剑钉在地上,已然死透了。

    洛行止向前进了一步,那人便转回头来,暗沉沉的眸中陡然亮起了微光。

    “洛行止……”

    对方的眼角有些红,却还是对他绽了个笑:“你来啦?”

    似乎终于卸下的肩上的重担,风清远的笑容竟带上了些少年时的影子,却又带着浅淡的茫然。

    “嗯,”洛行止收回归离,快步走向了他,轻声道,“我来了。”

    风清远点点头,又捏了捏自己的脸,摇头道:“你出现的一刻,我还以为是在做梦。”

    谁知手还未放下,便被洛行止一捉,紧紧攥住了。他吓了一跳,下意识望过去,便险些溺入那双澄澈的双眸之中。

    “不是做梦,”洛行止耳尖有些红,可还是有些笨拙地将风清远的手按在了自己胸口,“是真的。”

    从未见他如此主动,风清远有些呆滞地感受着掌心传来急促有力的律动,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洛行止攥住他的手又紧了紧,轻声道:“清远……我来带你走。”

    前者音量虽轻,轻得只有二人能听到,却字字千钧,压在了风清远的心头。他终于回了神,笑道:“敢来劫持魔宫圣子,胆子不小。”

    洛行止定定望着他,认真道:“上刀山,下火海,亦无不可。”

    风清远面上笑意更盛,从他手中将手抽回,转身将钉在成离心口的沉雪拔出,又掏出一块丝帕将其仔仔细细拭净,而后往前者面前一递:“那就罚你来将师尊的佩剑完好无损地带回剑宗好了。”

    洛行止点点头,郑重接过,刚把剑收好,手腕便被风清远一把握住:“跟我来,走这边。”

    殿外已然传来人声,大约是仙门众人终于杀到了魔宫之前。洛行止来时已将障碍拔除,因此众人前来时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不出片刻便已来到了正殿。

    甫一踏入殿门,成离身首异处的尸体与殿后一道大开的角门便映入众人眼帘。

    妙音与云极对视一眼,二人便要向那角门而去,却被一身玄衣的贺天行伸手拦住了:“二位,贵宗的洛行止呢?”

    其余几大仙门都只是派遣了自家两位分神尊者,不知为何寒州贺氏却是家主与一位尊者一同前往。

    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可妙音一直不大喜欢这位贺家主,因此不愿理他,云极便冷冷道:“不劳贺家主担心。”

    “哦?”贺天行笑得狡黠,眸中却透着精明,如同一只狐狸,“别是与这魔宫圣子一同跑了吧?”

    “贺家主!”妙音冷然道,“若无凭据,还请不要空口捏造!而且行止如何,也与你无关!!”

    前者微微蹙眉,面上的笑意却更盛:“可我怎么听闻,这圣子也是出身自你天玄剑宗啊——”

    见二人脸色一变,贺天行向与自己一同前来的□□尊者招了招手,后者便会了意,领着人便向角门而去:“贺某还是觉得两位尊者需要避嫌,不如与我一同留在这殿中检查一下魔君尸身吧。”

    而此时,天魔崖上。

    洛行止被风清远拉着一路上了崖,心中却愈发感到疑惑,按理说回人界不该是走这个方向才对。可风清远却一脸笃定,他便忍住了没有开口发问。

    天魔崖顶,二人并肩而立,狂风将他们的发丝交织纠缠在一起,又倏然分开,仿若一只拨弄命运的大手。

    今夜是朔月之夜,少了皎洁的月光,单凭星子几乎无法将阴暗的夜间照亮。

    也正因如此,才使得二人脚下已然在各处燃起了大火的魔宫更为显眼,而更远处,随着仙门弟子一路的厮杀,点点火光仿若一条照亮暗夜的大路,尽头则是遥不可及的人间。

    风清远望了一会,突然开了口,崖顶的狂风几乎将他的声音撕碎:“洛行止,已经一百年了啊。”

    洛行止有些担忧地望向前者的侧脸,他还是不爱束发,面色却苍白更胜从前,整个人消瘦无比,被崖风刮得摇摇欲坠。

    风清远笑了笑:“你知道这一百年间,我奉成离的命令,杀了多少人吗?”

    未待对方回答,他再度开口道:“其实我也不记得了……太多了,我一心只记得要为师尊报仇,要骗取成离的信任,而等我清醒过来,他却已然死在了我的剑下。”

    “……都结束了。”洛行止与他交握的手紧了紧。

    “是啊,都结束了,”风清远转头望向他,笑得却格外虚幻,“人人都知道魔宫圣子名唤折羽,是魔君手下的一把利剑。而今日,他们也会知道另一件事。”

    洛行止拧起了眉:“什么?”

    风清远不说话了。

    二人身后倏然亮起剑光,洛行止下意识望过去,竟是仙门之人顺着他们来时之路上了崖。一阵陡然袭来的危机感令他猛然回头,却刚好对上迎面劈来的一道冰寒剑光。

    常年面对突发事件的经验让他下意识便召出归离挡下了这一招,两剑交击的铿锵厉音甚至盖过了呼啸的风声。

    洛行止不可置信地望向风清远的双眸,却见他目光清明坚定,丝毫没有被魔气控制的迹象。

    “清远!”他格开来自风清远的攻击,却拼命克制自己不对其出招,“你要做什么?!”

    风清远却出手越来越狠,每一剑都直逼洛行止要害,大声喝道:“再不出手,我就不跟你走了!!”

    洛行止的动作顿了顿,手中剑便险些被风清远挑飞。后者嗤笑一声:“这么久没过招了,别告诉我你已经弱成这样了!”

    “清远!!”

    洛行止一侧身,折羽剑锋便险险从他腹部擦过,一道浅淡的血痕瞬间晕开,染透了撕裂的白绸。

    “出招!!”

    风清远又是一剑,剑气擦过洛行止的颊边,又落下了一道血痕:“我叫你出招!!!”

    洛行止一头雾水,却下意识觉得风清远要做一些不好的事,听到他不断要求自己出招,心中疑惑更甚:“你究竟要做什么!!”

    前者咧嘴一笑:“我入魔了!我要杀了你!!”

    剑光荡开,那双黑沉瞳孔之中竟满是冰冷杀意。

    折羽再度夹着无匹灵力直扫而来,洛行止心头一惊,忙将剑尖一抬,想要将折羽荡开,却好似刺中了什么,发出了一阵沉闷的声响。

    身后,已然有仙门尊者到了崖顶,见到二人立刻失声道:“行止真君!!这……这是,清远真君???”

    没有人回答他,风清远是疼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而洛行止是吓得根本忘记说话了。

    看似含着无匹灵力的剑刃完全没有落到他身上,他下意识想将其挑飞,却不知怎的,就刺中了风清远的胸膛。

    洛行止愣愣地顺着归离向前望去,却见剑刃没入的地方已然开始溢出鲜血和丝丝黑气来。

    风清远喘了好几下,才勉强提起一口气来,对着前者断断续续道:“真是个傻子……这么多年了,用剑的套路还是那些……一骗就中……”

    归离果然是把诛魔的好剑,这一点他从第一次见到此剑便已然明了,感受着体内飞快流逝的魔气、灵力与神魂深处撕裂的剧痛,风清远咳了咳,突然顶着剑尖上前,伸出手,像是想要摸一摸洛行止的脸。

    “为什么……”

    洛行止再傻,也看得出风清远是自己撞上来的了,他抬眸,眼圈却霎时红了,往日里沉稳的声音也带了颤抖:“为什么?”

    风清远垂下手,苦笑了一声:“因为我没别的选择了……”

    “洛行止……你还有大好的前途,不能因我而受人诟病……”他咳了两声,笑着道,“魔宫圣子,就应该死在……正道第一天才的手上……”

    “不!”

    洛行止摇摇头:“我不要前途……清远,我……”

    “嘘。”风清远竖起手指,将他的话打断,另一只手却突然用尽全力打向了他的胸口。

    两度偷袭,两度得手。

    洛行止猝不及防,竟被他一掌打得后退数尺,手中抓着的归离剑忘了松手,被他带出了对方的身体。

    “清远!!!”

    二人距离拉开,少了洛行止的阻挡,后方的仙门众人终于看清了风清远的模样,还有他眉心那道殷红的魔纹。

    “竟,竟是堕魔之人!!!”

    “原来所谓的魔宫圣子竟是仙门叛徒!!!”

    “真是该杀!该杀!!!”

    风清远好似没有听见被崖风卷来的骂声,只望着险些跌坐在地的洛行止,眸中似乎亮起了点点星光:“洛行止……如果有来生……”

    他张了张嘴,却又自嘲一笑,没有说下去。

    鲜血已然在他脚下堆起了一汪小潭,风清远剧烈地咳了起来,随后控制不住地向后踉跄两步,却一脚踩空,整个人直直向后倒去。

    洛行止瞳孔紧缩,俊脸“唰”地一下变得惨白。

    脚下使力扑过来,却正好与风清远的手交错而过,只差毫厘,却无论如何也抓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人消失在崖下的黑暗之中,唯有罡风卷来一句几乎破碎的话。

    “罢了……还是不要有来生的好……”

    待妙音与云极拨开人群赶到之时,就见到白衣青年近乎神色木然地跪倒在崖边,修长手指向下虚抓了抓,却什么都没有抓到。

    妙音犹豫了一下,刚要开口唤人,便见洛行止骤然起身,毫不犹豫地便跳了崖。

    “行止!!!”

    二人心中一揪,忙追了过去。

    天魔崖下罡风比无际崖的还要猛烈十数倍,连妙音二人都要以灵力护体小心地御剑而下,可洛行止一心求速,愣是硬顶着利刃般的风刀直接跳了。

    因此待二人到达崖底之时,洛行止已然浑身是伤地将一个人抱进了怀里。

    那人一身黑衣,手边躺着已然失了灵光的折羽剑,浑身是血,几乎快要看不出面貌来,可二人从他身上残留的气息认得出,那是风清远。

    洛行止紧紧抱着风清远的尸身,仿佛要将他揉进自己的骨血之中。鲜血染透了青年的衣襟,他却毫无感觉,抬手便将一道灵力输入了怀中的身体。

    然而得到的反馈却令他本就煞白的脸更加褪了血色——神魂破碎,几乎飞散。

    “好一个诛魔伐魄……”

    洛行止垂头,望向怀中人残缺的面貌,轻声道:“是不是从一开始……你就想好了?”

    ——没有任何回音。

    洛行止的声音哽咽起来:“你怎么能……对我这么残忍?”

    他垂着头,束发的玉冠不知被天魔崖下的罡风卷去了何处,青丝有些杂乱地散落在地上,与风清远的交织在一起,难分你我。

    妙音有些不忍地别开了头。

    “我不会让你死的……”

    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响起,而与此同时,崖底的灵力骤然暴动起来。

    罡风以洛行止为中心平地而起,夹杂着滋滋作响的电光,妙音二人猛然抬头,却在看清洛行止动作时大惊失色。

    “行止!!!”

    妙音大喊道:“快住手!!强行凝聚飞散的魂魄会耗尽你的修为和精魄之力!你不要命了!!!”

    洛行止闻言,却只是抬眸向这边望了一眼,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师叔,我只想让他活着。”

    云极也急了:“可就算你这么做了,他也未必能醒来啊!!!”

    他这一招太过冒险,即便成功了,洛行止也会枯竭而死!

    “……总比让我看着他这样好。”

    洛行止垂眸,极为轻柔地为风清远拭去脸上的血迹,指尖拂过那双线条飞扬却紧紧闭合的眉眼时顿了顿,声音嘶哑却无比坚定:“只要他活着,怎样都好。”

    “唉……!”云极痛心道,“心魔,心魔啊!!!”

    他这法术一旦开始便不可被轻易打断,否则极易经脉尽断而死。妙音与云极虽已是分神尊者,却毫无把握在不伤到洛行止的情况下将其阻止,一下子便犯了难。

    而罡风中心的洛行止,已然开始变化。

    一头鸦羽般的青丝从发根开始褪了颜色,仿若被霜雪侵染,不过片刻之间,那头几乎及膝的黑发便全数化为银丝。

    作为风暴中心的二人,却丝毫没有受到狂风侵扰,黑白发丝交缠在一起,对比强烈,甚至有些刺眼。

    洛行止手下动作轻柔地摸着风清远的脸,修长的五指之上,原本白皙光滑的皮肤竟开始浮现出细密的皱纹来。

    银丝无法全部将他的面部挡住,妙音二人心急如焚地在外面急得团团转,便见到洛行止的面容已然开始渐渐变化,显出了垂垂老态。

    “行止……”

    二人第一时间便传了信,可此刻却只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妙音神色哀切地望向云极:“掌门师兄怎么还没来!!!”

    “哎哎哎,来了——”

    一道慵懒的声音乍然凭空响起,二人猛然转头,便见两名白衣人从天而降,分明是洛幽尘与风逍遥!

    “掌门师兄!风……风前辈?!”

    风逍遥摆摆手:“刚巧路上碰到,就一同过来了~”

    洛幽尘点点头,一见罡风内部的二人立刻脸色变了,忙转头对着风逍遥道:“风前辈,还请您施救!!”

    “嘶——”风逍遥脸色也黑了黑,“这小子,怎么这么拼命!”

    他口中说着,手上却立马动作起来。一道结界瞬间将整个崖底笼罩,风逍遥转头,对着洛幽尘快速道:“洛掌教,你速速绕去洛行止背后,向他百会穴注入一道灵力!”

    洛幽尘点点头,身型一闪便出现在洛行止身后,后者似有所查,刚要抬头对他说什么,便因头顶灵力的注入霎时失去了意识。

    洛行止的身体向后仰倒,洛幽尘立刻蹲下,让他倒在了自己怀中。

    罡风骤停,风逍遥那边也没闲着,却见他指尖蕴起白色灵光,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光迹来。

    随着他的动作,众人身周的空气之中倏然浮现出微小的光点来,且愈来愈多,又开始缓缓各自汇聚起来。

    几人有些吃惊地望着那些细微光点随着他不停重复捏起、放下的动作而逐渐向他手心靠拢,心中惊讶不已,直到后者将动作重复了几百次后,一直虚握的左拳张开。

    一个勉强能看出些长相的小人便缓缓悬浮其上。

    云极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道:“这是……小清远?”

    “没错,”风逍遥点点头,无奈道,“就是魂魄为归离所创,怕是要重新投入轮回才行。”

    话音未落,他手一旋,将手中残魂收回,又望向了倒在洛幽尘怀中的洛行止。

    上次见面还是俊朗清正的青年,此刻却面容枯槁,与耄耋老人无异,一头青丝也变作花白,看起来甚至比抱着他的洛幽尘还要老上不少。

    “也是多亏了他,不然那小子的残魂估计早不知道飘去哪里了,”风逍遥上前几步,探了探洛行止脉后向洛幽尘道,“洛掌教,他的情况我只能尽力施救,至于能救回多少便是他的命数了。”

    洛幽尘虽心痛,却也只好应道:“还请前辈尽力施为!”

    事情的发展如同脱缰野马,颠覆了一直默默旁观的风清远心中曾冒出的无数种推测。

    当年真相竟是自己寻死的,而重生后一直被他认为是杀死自己元凶的洛行止却为了救他险些丢了性命!

    观现在的情形,洛行止白发之症的成因他心中便也明白了七八分。

    神色复杂地看着洛幽尘怀中他几乎认不出来的洛行止,又望向他一直紧紧抱着不肯松手的自己的尸身,风清远一时间竟有些恍然。

    【宿主大人……】

    系统有些犹豫地开口:【您还要继续看吗?】

    风清远垂在身侧的双拳紧了又松,双眸却似黏在了洛行止身上一般。沉默了良久,他终于摇了摇头。

    “不看了,我们出去。”

    昏暗的山洞之中,风清远睁开双眼,先是望着头顶的黑暗发了会呆,随后一转头,望向了仍在昏迷之中的洛行止。

    风清远眉头微微蹙起,随后翻了个身,更肆无忌惮地打量起他来。

    系统的提示音在脑海之中响起:【宿主大人,我们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那个……开启一下任务?】

    风清远不作声。

    可原本放在身侧的手却缓缓抬了起来,移向了洛行止攥住自己袖角的手上。

    三寸……两寸……一寸……

    触手的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微凉,而是微微发着热,也不是幻境之中最后所见到的那样干褶枯槁,而是与当年一同学艺时一般,骨节分明,肌肉饱满。

    系统简直要高兴得尖叫出来:【恭喜宿主大人!现在为您启动任务!!】

    风清远抓着洛行止的手,使了几分力,不知是否是感受到了他手的温度,紧紧攥着自己袖角的手指终于被他一点点掰开。

    风清远指尖摩挲着洛行止的掌纹:“系统,还没好么?”

    【宿主大人请稍候,任务启动中……】

    他叹了口气,深谙系统一贯的不靠谱,刚要开口吐槽,洛行止的手指却骤然动了动。

    “!!!”

    风清远忙抽回手,才匆忙坐起来,便见洛行止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睛。

    “你醒啦?”

    他单手托着腮,另一只手百无聊赖地绕着胸前的长发,眉眼格外清雅温润,眸中却含着熠熠光彩。洛行止有些怔愣地望了他一会,复移开视线,单手撑起身子来:“嗯。”

    风清远还想说些什么,系统却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呜呜呜呜宿主大人!!系统判定要主角清醒时触摸才能开启任务!!!】

    风清远额头青筋一跳,险些喷出一口血来:“你怎么不早说??!”

    系统委屈道:【我也才知道……】

    洛行止似乎还未完全从幻境之中脱离出来,此刻望着地洞之中的一角出神,风清远有些无言地望着他,心里微微发苦。

    他现在要以怎样的面貌来面对洛行止?

    许是前者的视线太过直白,一直被他盯着看的人终于回了神,起了身便向他这边望过来:“你无恙否?”

    风清远摇了摇头,伸手便抓起一旁被他插入地上的树枝,勉力站了起来:“倒是你,已然出窍境了,怎么还会中招入了幻境?”

    洛行止不说话了。

    点点微光由他身上溢出,萤火一般,将这不大的地穴照亮。却见四周逼仄得紧,唯有一条像是树根镂空一般的小洞,仅能容一人弯腰通过。

    洛行止转头望过来,却在看清风清远面貌的时候皱了皱眉。

    “?”

    后者被他这一眼望得有些茫然,却见洛行止先是抬手摸了摸头发,随后伸手施术,身上的浮土及脏污便顷刻之间消失不见。

    “……”

    见他又从袖中掏出一枚玉冠束起发来,风清远彻底无言了——他差点忘了,洛行止是个极爱干净的人,几乎不能忍受自己身上有一丝脏污。见他一身清爽了,风清远刚想着二人要不要顺着那洞口探一探,浑身上下便骤然一凉。

    他记得,是清洁术施加于身的感觉。

    看着自己月白锦袍之上的泥污刹那消失干净,风清远终于转过弯来了,合着方才那莫名其妙的一眼是嫌他身上脏!

    他抽了抽嘴角,抬手指指那洞口,没好气道:“去看看?”

    洛行止又点了点头。

    风清远面色古怪地抬了脚,他怎么觉得洛行止醒来以后变得比闷葫芦还要闷了???

    这树洞比他想象之中更为狭窄,不过弓着腰走了片刻,他这身子骨便已有些撑不住了,刚想扶着一侧的洞壁歇一歇,手扶的位置却骤然一空,整个人瞬间向一侧倒去。

    “清远!”

    洞穴仅容一人通过,洛行止伸手却抓了个空,忙汇集灵力,将人牢牢托住。风清远趴在灵力凝成的云团上喘了一会,终于有空抬起双眼来。却见洞壁后方竟是一块极为巨大的空间,向上一眼望不到尽头。

    洛行止也转到了洞壁碎裂出,琉璃眸中现出惊叹神色来:“这是……何处?”

    【根据数据,此处为古树村巨树内部。】

    听着系统的分析,风清远轻轻咳了几声,低声道:“看来这古树村……确实有蹊跷。”

    话音未落,似是察觉到了二人的存在,阵阵低吼远远响起。巨树之中太过空旷,风清远一时之间竟分辨不出声源从何而来。

    洛行止下意识召出了归离,玄黑长剑甫一出现,便感应到了风清远的气息,开始嗡鸣起来。

    风清远盯着它端详了一会,突然嘴角一勾,屈起手指弹了弹剑身:“你这家伙,还挺猖狂。”

    归离低鸣一声,似是有些不甘,可风清远现在的身体是凡人,若洛行止不允,剑气根本无法伤及他分毫。

    “死在你剑下的人又活了,不甘心?”风清远使坏,又弹了两下,“不甘心也没用,哈哈哈哈!!”

    风清远格外得意,似乎丝毫没觉得自己和一把剑较劲有哪里不对,洛行止却看得无奈,摇了摇头:“此地多有蹊跷,先找出口吧。”

    树干之中别有洞天,洛行止带头顺着其中走势向下飞去,风清远便乐得悠闲,老老实实地趴在了前者灵气凝结的云团之上。

    “洛行止,”望着前方出尘的笔直背影,风清远再度想起了他最在意的话题,“你的白发……治不好了么?”

    洛行止没有回头,只低低应了一声:“嗯。”

    话音未落,他又补充了一句:“这样很好。”

    风清远有点摸不着头脑:“啊?”

    洛行止回了头,目光坚定地望着他:“你还活着……这样很好。”

    前者立刻有些不自然地别开了视线,挠了挠后脑勺:“哦,哈哈,额……那个,你刚刚是怎么从幻境脱身的?可有施术之人的线索?”

    洛行止又转了回去:“……没有。”

    风清远一噎:“哦……”

    二人之间陷入诡异的沉默之中。

    【宿主大人,您还好吧……】

    系统担忧道:【您的心律数值好高啊……】

    “你闭嘴!!”

    风清远咳了两声,不知为何,脱离幻境后他发现自己居然无法与洛行止独处了,他那眼神实在太过纯粹,以至于自己只要稍微与他一个对视就会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窘迫感!

    “……我不想杀你。”

    清冷的声音飘入耳中,风清远下意识望向前方修长的背影,却闻对方又道:“我苏醒时,你就站在我面前,说是风前辈复活了你。”

    “……可我记得,你没有。”

    风清远心头一揪。

    洛行止的声音顿了顿:“我意识到是幻境,因此自刎了。”

    “……”

    听到这里,风清远恨不得一拳头锤上洛行止的脑壳!

    “自刎?!”

    他气急败坏道:“你是不是傻子!你不知道幻境之中自刎有可能影响到现实之中的身体和神魂吗?!肉体受伤还则罢了,万一神识受创怎么办???你就不想想吗!!”

    洛行止似乎也怔了怔,二人悬停在半空之中,气氛再度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意识到自己话说重了,风清远立刻有点后悔,揉了揉太阳穴:“那个……我不是……”

    他本意不是这样的……

    话未说完,洛行止便回了身,面上虽看着平静,可风清远一眼就看出他眼圈有些泛红,活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今生今世,我再也不会对你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