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光隔日就见到了“出关”的白珩。

    他此番出现, 不论是外形还是精气神都略显颓靡, 看起来仿佛十天半月没闭眼,虽然到了妖尊境, 即使三年五载不休息也无妨。

    摇光下意识认为他还沉浸在几日前发生的事, 谁知他开口第一句话却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不知《太玄录》可在仙子手里?”

    “你是指,上古太玄门的那册《太玄录》?”她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太玄录》是件记载上古太玄门宗门历史的法器,事实上, 这种法器在宗门里十分常见,甚至不少家族也有类似记录族史的法器。

    太玄门在招摇山重新建宗后,炼制了新的《太玄录》,方便记录宗门发生的重大事件。

    龙玄纳戒里除了龙玄尊者本人的收藏,还有上古太玄门的许多神通秘典, 《太玄录》也在其中。只是比起伟光正的“正史”,摇光对那些无法记载在“正史”的辛密比较感兴趣, 因此并未多留意《太玄录》。

    而且最重要的是,《太玄录》需要特殊的法门才能打开,一般这类法器若是强力打开有极大可能损毁, 因此她一直没有打开过它, 反正龙玄尊者也有不少类似的手札和玉简。

    “是。”白珩听她的语气, 脸色略有些凝重。

    摇光觑见他的神色,心思微转, 从小世界取出《太玄录》。

    既是记录宗史的载体, 它的外形不出所料炼制成书册的模样。这件书册形状的法器有成年男子手掌大小, 通体由紫金砂混合秘银所制,泛着淡淡紫光的书封撰有“太玄录”三字。

    白珩接过递过来的《太玄录》,脸上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神色,“你没打开过它?”

    “它应该需要修炼《太玄道典》的人才能打开,我便没有动它。”摇光见状眉梢微挑,她口中的《太玄道典》正是上古太玄门的根本道法。

    “若是没有用太玄灵力打开,《太玄录》的暗册便会立即被摧毁。”白珩指尖轻点封面,一道灵力注入其中,顿时他指下的《太玄录》如湖面般泛起圈圈涟漪,接着书册侧面闪过一束紫光,《太玄录》脱离了他的手,悬浮在半空。

    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打开了紧紧阖上的《太玄录》,银白书页“哗啦啦”不停翻动。

    “暗册?”摇光听见这个名字若有所思,暗册暗册,莫非这个暗册记载着《太玄录》明面上不便记录的东西?

    白珩掐了十几个复杂又奇怪的手诀,书页不停抖动,几息之后银白书页化为暗金色,“打开暗册的手诀由历代掌门掌握,其中记载着太玄门建宗以来不可外传的辛密。”

    果然是不能见诸“正史”的秘闻,不过,“既然由掌门掌握,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听见摇光的疑问,白珩目光一黯,接着嘴角微勾,眼神变得悠远,“幼时我顽劣,常常跑去太阿殿玩,曾有一次无意间撞见掌门打开暗册,便暗中记下了手诀。”

    见他脸上的神情,摇光眼眸微动,没有再问下去,目光转到翻开的书上。

    仿佛有风吹动书页,暗金书页一页页翻过,然而令她意外的是,上面却没有出现一个字。

    “没有字?”

    看来想看到暗册上的内容,还需要另外的法门。

    白珩剑眉轻拧没有吱声,思虑片刻,他抬手在掌心轻轻一划,有殷红的鲜血渗出,滴在书上。

    《太玄录》霎时华光大盛,紧接着空白书页蓦地现出一行行字。

    没等摇光询问,他半是解释半是思忖道:“《太玄录》当年由家父炼制而成,我尝试以精血激发,如今看来有些效果。”

    说着他指尖轻划,书页不停翻动,停在其中一页。

    “果然如此。”目光扫完书上的字,他神色一凛,叹道。

    摇光闻言眼眸微动,凑上前观看暗册上的内容。令她有些意外的是,白珩翻到的这页赫然与佛陀有关。

    第一段写着:新坤纪四九七五年,佛陀遇一小儿,又三日,云洲九城尽空,佛陀始归清净寺不出,疑入魔。

    后面有不同的字迹补充道:新坤纪一八七九六年,佛陀涅槃,同日魔渊生有异变,魔树震动!

    最后一段写道:佛门分宗,佛陀三弟子伽诺入魔,投身血魔族,后为佛陀大弟子斩杀。

    龙凤之争后进入上古,当时以八卦为基,五十万年为一轮回,新坤纪也就是上古时期的第二个五十万年。

    看完上面的内容,摇光蹙起的眉皱得更紧。先不说前面两条,血魔皇族已陨的伽诺魔皇竟然曾是佛陀的嫡传弟子,这个消息实在太令人意外了,外界竟然从未泄露过风声,难道是佛门将此事压了下去?

    如果她没记错,伽诺魔皇正是紫濯魔君的父亲,也就是伽叶的祖父。伽叶是何许人?翡涟御的父亲离焰妖尊的一株烂桃花,正是因为她在青羡妖尊身上种下湮心和魔火,兜兜转转才令翡涟御被魔祖真灵缠上。

    “你可知佛陀的来历?”一句话打断陷入沉思的摇光,她勉强回过神,看向忽然出声的白珩。

    “佛陀的来历?”她蹙眉想了想,答道:“相传佛陀本是凡人,一日顿悟境界直追妖王,不到三年便开创了佛修一道……”

    她说的这些,都是天曜界耳熟能详的关于佛陀的事迹。如果说上古时期有哪些风云际会的大人物,佛陀定然占据着一席之地。整个上古早期,佛陀独占风头,佛门也因此成为当时最鼎盛的宗派势力。

    “但凡这些引动天下局势的人,其身世都不同寻常,佛陀的来历看似普通,实际却另有隐情。”

    白珩面色肃然,骤然凝滞的气氛让摇光心间一跳,她想起暗册上写的东西,感觉呼吸都重了几分。

    “佛门大兴之际,恰好是魔族实力最低谷的时候,不仅是因为当时魔族四分五裂,更是因为佛门神通克制魔族,此消彼长。”

    “所谓阴极必阳,阳极生阴,相克未必不同源。”

    “魔祖合道时,被剥离的另一面,转生成了佛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