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合家欢 > 第七章:网络延迟
    长安拍拍妹妹的肩,出了二门跟闷子打招呼。

    方悦跑回正房找老妈,“妈,你快想想,这里没有离婚,和离好像很麻烦,你……”

    董晓莹皱眉,翻手把一盒酸奶塞给女儿,“我知道,我再想想办法,不行先分居呗!”

    “艾玛,这是掌握新技能了?”方悦几口喝光了酸奶,把盒子递给老妈,“送回去吧!”

    董晓莹咣当倒床上了,头磕在瓷枕上,吓的方悦连忙查看,别给瓷枕磕碎喽!这瓷碰的......

    过了一会儿,董晓莹坐起来揉着脑袋,低头看着另一只手里的酸奶盒……好像还没掌握送回去的技能!

    “完了,完了,送不回去了,咋整?”董晓莹瞪着女儿,“咋这么嘴馋,不喝酸奶能咋?这可咋办?这里没塑料,盒子还印着图,让人看见了,咋说?”

    方悦眼珠一转,道:“妈,灶上不是烧着热水?等会儿咱们打水洗漱的时候,你把这个塞灶膛里烧了完事儿。”

    “塑料烧起来有味!”董晓莹皱眉看着酸奶盒子。

    “后院就咱们娘仨,有味就有味呗!”方悦满不在乎。

    长安喊着闷子:“忙一天了,别倒头就睡,灶上有热水,洗洗解乏。”

    “嗯!”闷子抬眼看看小少爷,今儿的少爷说话热乎,对他不一样,像是对自家人一样,咋回事儿?

    听说少爷被骡子车砸闭过气儿,差点没能缓过来。这是我的错啊!没坚持给小少爷赶车去乡下,要是小姐,小少爷都没了,我死一百次也不能赎罪。

    “小少爷,奴才错了,奴才……”

    长安左右瞅了瞅,“奴才,谁?哪来的奴才?”

    “呃……”闷子低头不吱声了,小少爷这是在跟他闹着玩?

    长安拍拍闷子的胳膊,本来想拍肩膀,无奈十岁孩子个头不够,“以后不准一口一个奴才的称呼自己,我当你是哥哥,闷子哥!”

    啥?你娘说,当我是兄弟,你当我是哥?辈份咋这么乱呐!

    “去打水洗漱,用热水泡泡脚。”长安嘱咐了一句,转身回去西厢房。

    老妈挺有少女心啊!手机里下载的全是偶像剧。

    嗯!女主长的还行!这小脸盘子,小身材,啧啧!男主什么玩意,娘炮!

    等会儿跟老妈说,把太阳能充电宝拿出来,至少支撑我刷完偶像剧。古代夜生活太无聊了,烤串、啤酒没有,网络、微信也没有,好在没加班。

    闷子洗漱后,给缸里打满了水,又烧了一锅热水才回去。

    董晓莹握着酸奶盒,带着女儿,鬼鬼祟祟去了灶房。

    方悦转身出去,再回来就闻到烧塑料的刺鼻气味。这样不行啊!拿出来送不回去,酸奶盒子烧了还好,手机不能烧了吧!

    嗳?手机呢?方悦不管正忙活洗头的老妈了,跑着去找哥哥,老妈手机里有好些言情小说,都是她无聊下载的。

    “哥,你干啥?”

    长安吓了一跳,手机音量调到最低了,怎么还把这个缠人精引来了?

    董晓莹洗完头发,又开始发愁了,洗发水拿出来,一大瓶子,送不回去咋整?要不,倒罐子里,把瓶子塞灶膛里烧了?

    包好头发,正准备去找罐子,西厢房惊叫一声:“哥!哥!”

    董晓莹冲进西厢房,女儿正哭着摇晕倒的儿子,“咋地了?安安,安安呐!这是晕了?”

    方悦使劲儿掐哥哥的人中,鼻子下这点地方,别管哪里了,掐就对了。

    “别动,别动了。”董晓莹突然福至心灵,看着女儿道:“我是不是回家里的时候,也是这样式儿?”

    方悦哭花了小脸,眨着大眼睛,委屈道:“凭啥你们都能回去,我不能啊!”

    “我回去看看。”

    咣!老妈这回砸哥哥身上了。

    长安正站在自己卧室里,嫌弃的看着垃圾桶里的呕吐物,太味儿,老妈怎么不打扫?

    我怎么也回来了?原来我也有这个技能吗?之前没发现,是网络延迟?

    “安安?”董晓莹站在洗手间里,步子没迈出去就喊上了。

    “妈!我在!”长安走出卧室,跟老妈大眼瞪小眼对视了一分钟,两人同时笑出了声。

    “走,咱快出去,你妹妹一个人在外面,我不放心。”

    长安转身去卧室,把垃圾桶里的垃圾袋拎手里,“妈,把屋里收拾一下,太难闻了。”

    方悦就看着老妈手上突然出现几个黑垃圾袋,心想,老妈真是玩的一手好聊斋。

    “你是不知道,屋里那个味儿。”长安坐起来,看了一圈,“我拿的垃圾呢?”

    董晓莹打算出去把这些塞灶膛里烧了,转头看见儿子什么也没带出来,“这是啥毛病?”

    “哥,手机呢?”刚刚两人抢手机,她不小心把手按在了哥哥有伤的肩膀上,以为哥哥疼晕过去了呢!

    娘仨守着酸臭的垃圾袋一阵研究,老妈现阶段的技能是往外拿,奉献型,老哥是往里送,贡献型。

    “那我是什么技能?”方悦四下看了看,把门栓取了下来,“哥,给我来一棍,敲晕试试能不能回去。”

    “别闹了,无非是网络延迟,不着急,咱们能拿出来,能送回去,你还想怎样?”长安夺过门栓,安抚妹妹道。

    方悦干嚎:“我差点啥?我为什么就不能回去?屁的网络延迟,能取,能送,还要我干啥啊!”

    董晓莹笑着道:“行了,咱家就你最会享受,这事儿就不麻烦你了,要啥跟妈说,用剩下的垃圾让你哥送回去,多好!”

    合着我是享受型呗!

    来古代第一个夜晚,娘仨一人捧着一部手机,看偶像剧,看言情小说,看多年前存在手机里的大电影,论文。一点没身在古代的自觉。

    王婶子做好早饭,董晓莹才去西里间摇醒女儿,“快起,一会儿咱们去逛街,这里没电饭锅,早饭凉了还得去灶上再热一火。”

    方悦揉着眼睛,“才几点就要起床?”拿起手机一看,我的天,刚早上六点,天怎么这么亮?

    “妈,我觉得应该安窗帘,你看电视剧里,用手指头一桶,窗户纸就捅开个小洞,多吓人呐!”

    董晓莹给闺女把衣裳放枕头边,抱着昨日的脏衣服,道:“是,我也觉得应该有窗帘。不过,今儿穿一回小内内,明儿别穿了,这边洗了不好拿出去晒,王嫂子看见咋说?

    还有你天鹅绒的袜子,想着里面穿没人看见,洗的时候咋整?搁哪晾晒?”

    方悦研究着衣裳怎么穿,嘟囔着:“也不知道手机送回去,能不能充电,妈,别忘了让哥把太阳能充电宝拿出来。你手机还有电没?”

    董晓莹抱着衣裳出去了,瞎操心,那玩意看一会儿就没电了,白瞎花那么多钱。

    饭桌上,长安盯着碗里的鸡蛋,“你洗手了没?刷牙洗脸了没?”

    “哥,我觉得程序不对,吃了饭,嘴里又脏了,应该先吃饭,然后再洗脸刷牙!”方悦接着剥鸡蛋,再给老妈剥一个,手就干净了。

    董晓莹听了多少年女儿的怪理论了,懒得理会,抱着脏衣服跟王嫂子说:“等会儿麻烦嫂子送出去浆洗。”

    抬头看见闷子,“哎哟,快进屋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