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合家欢 > 第二十四章、绕着走合理避税
    方明远张罗着给大伙开会,编队护卫,各自负责一摊,不要乱,真打起来,把自己的职责一摊事儿做好就行,别乱了阵型跟着添乱。

    下午,队形排面拉起来,方明远来回跑着调整,选出队长,嘱咐好每队职责。

    突击队从哪跑到哪,怎样快速集结。护卫队在突击队冲出去时,怎么向前排开,距离正好的护卫在粮车前后左右。

    再就是女人们,要看好孩子,别让孩子跟着乱跑,别呜嗷喊叫。

    大叔级别的,包括族长伯,做好后卫,拉扯住牲口,别因为牲口受惊,打散了队形。

    到晚上休息,女人们发现,真该多带水,牲口怎么这么能喝?

    别蒸馍,搅面汤了,对付吃干粮,弄点水润润嘴就行。

    族长和两位堂弟商量,“前头先走的几家,明儿儿还赶不上,让谁骑骡子往前追,别让前面的傻走了。”

    这会儿前面的钱账房已经让大伙歇着了,不能再走了。

    路上从战乱的县城,逃难出来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身上没带粮食,看见他们的车队,眼睛冒绿光。

    真让姑爷说着了,路上不太平啊!

    晚上,护卫队拿着武器巡逻。族长不时从粮车下面伸出头,抽冷子喊一声:“都精神儿,眼睛瞪大。”

    他喊完就睡了,护卫的小伙子们被吓了一跳,困劲儿全无。

    钱掌柜这边给大伙排班,把姑爷换的大刀片子拿出来,一个时辰换一拨。

    举着大刀守着车,困的很了,大刀片子咣啷一声掉地,还给自家吓一激灵。

    天不亮,方明远这边开始赶路,走到太阳顶头上时,闷子指着前面给方明远看,“棍上挑着三角旗的是串子叔不?”

    还真是,一帮汉子举着棍棒,拿着菜刀,钱串子一马当先举着大刀片子,太阳光下看着晃眼。

    他们周围聚着几十号人,眼冒绿光的看着粮车。

    方明远跳车辕上,扶着粮食站稳,冲着后面喊:“都有,护卫队警戒,突击队准备,预备队归位!”

    护卫队的小伙子们拿着棍棒,分两队护在粮车左右两边,突击队抄起大片刀,镰刀,粪叉子,柴刀冲到队伍最前方。

    预备队中,族长把锄头抗起,族里三叔抄起铁锹,族里四叔顺手抓了一个马勺。

    牛老太带着的老年预备队,人手一把菜刀,董晓莹带领的妇女预备队,人手一把......铁勺,铜勺,炒菜铲。

    两队汇合,警戒线拉开,人力拉着架子车汇入车流。

    “姑爷,咱不能走县城了,我昨儿听人说,城门要城门税,迁户也要交税,没钱就要给粮食。”

    方明远一听,啥玩意县官啊!咱都啥样了,迁户,俺们是响应朝廷号召,你还敢伸手要俺们的粮食?

    “停车,找块空地,停车。”

    族长正精神紧张呢!停车干啥?赶紧走,给这些人甩开呗!

    大伙儿聚堆,钱掌柜和先走的汉子们,跟大家把打听来的消息说了一遍。

    “府城南边,两位王爷干仗那块逃出来的难民,人能逃出命就不错了,粮食,水都没指望。”

    “可真惨,幸亏咱办迁户了,领了粮食,得了信儿逃出来的早。”族长后怕的拍拍心口。

    钱串子算是看明白了,方家村最胆小的就是这个老小子。

    “你还别说迁户,要不是小姐的东西拿出来够劲儿,县里都不能发咱粮食。

    你看见没,排队等着进府城的人,手里都有迁户文书。

    县里发了一人一斗粮食,让迁户民沿路拿迁户册,找官府补齐迁徒粮。

    府城黑心啊!排这老长队,领到手也就两斤糙粮。”

    小姐,姑爷对这些人有大恩,这里面可不止活命的恩情,还有救命的粮食。钱串子从小受董老爷教育,做好事咋能不让人知道?都不知道,谁能夸你是善人。

    “咱领了粮食了,不领他的粮食,咋还让咱交粮食呐!”族长恨恨的瞅着远处的城门。

    有钱掌柜在,方明远直接拉着媳妇一边去商量。

    这时候就知道,董老爷子太英明,太伟大,太厉害了。

    手札记录的太给力了,不就是去北边。董老爷子的手札里,有从这里去北边落雁山的路线。

    公主封地还不到落雁山呢!

    手札记载,公主所在的城池附近,有一处葫芦岭,那边有铁矿,还有盐井。

    小脚指头想也明白,外族疯了一样组队来抢,为啥,有重要的军用和生活物资吸引。

    手札上有路线,商道,能避开城池,让商人少交税,私盐贩子能避开检查,安全运送私盐的道路。

    方明远揣好手札,大声宣布:“咱们又要占便宜了,董老爷子留下的手札里有路线,能让咱们避开城池。

    这样咱就不用交过城的粮食,不用受各地府衙盘剥。

    但,有利有弊,这条路不好走,开始沿着山边走,咱还能找到水源,再往后就是荒原,说是很难遇到水源。

    最后要进山,走山路更难,有山匪。不过,咱开始说过,山匪怕个啥?

    咱几百号人,一人上去打一棍子,山贼窝给他端喽,正好劫富济贫,把山贼的贼赃拿来分分,咱好安家。”

    “还有啥说的,你说咋走,咱就咋走,凭啥给人交粮食,咱这点粮食,能不能吃到地方还不知道呐!”族长发言道。

    众人纷纷表示,方明远领队往哪里走,他们就跟着走呗!

    方明远咬牙道:“走,咱们走商道。城池不能过了,还不知道是啥样呢!万一哪个王爷闹起来,咱乱走遇上军队更完犊子。”

    会议结束,大家跟着绕开城池,走上董老爷子合理避税的道路。

    族长冲着方明远夫妻一通千恩万谢,被方明远催着去后面坐车。

    “哎呦,咱真是占大便宜了。

    你们小子不道占人家多大便宜,听我给你们说说,不是迁户就有粮......”

    老太太们听了,回去坐车上,跟走在车边的小媳妇们说:“都不道咱占了多大好处吧!听我说这粮食......”

    媳妇们放慢了脚步,等着跟护卫队的夫君汇合,“咋办?咱真是命搭给人家都还不清恩情呐!我给你说......”

    下晌停车时,董晓莹感觉大家看她的眼神很不对劲,像去庙里拜神像,又像是狂热粉看见偶像,咋说,眼神让她浑身鸡皮疙瘩冒一层。

    “都有,巡逻队听好了,检查各家用水,一刻钟把存水量上来。突击队上山,寻找水源。

    后勤队,把大锅,水桶,脸盆,能装水的都空出来,准备存水。”

    方明远喊完,各小队行动迅速,叫干啥干啥,没话说,就是干?

    为啥让山上找水?不用问,找就对了,为啥要把锅碗瓢盆都装上水,不用多话,装完了就有用,你不喝水吗?

    “准备出干粮,明儿进入齐王地界,暂时不要埋锅做饭了。”方明远特意嘱咐做饭的媳妇们。

    “为啥?”董晓莹是唯一问为什么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