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合家欢 > 第五十七章:幸福在荒凉中萌发
    营房东南角,老太太们看好的种菜的位置,以前应该是营房的马棚,这里有口井,还有搭棚子用的石头柱子,石头凿的马槽。

    此时大伙儿挥动铁锹,卖力的挖地基,要在这里盖房子烤点心。这是急活儿,明远兄弟说了,咱暂时要先靠着这个赚钱,以后慢慢的再添赚钱的营生。

    别管以后,现在有个赚钱的营生,咱要先干起来。

    能赚钱,谁还有闲工夫睡觉?一晚上地基挖好,天不亮就开始咚咚咚的砸地基了。

    方明远揉着酸痛的胳膊,“这不行,啥时候都是机械生产最有效率,手打,还不给人胳膊累断喽!”

    董晓莹翻了个身,完了真心律不齐了,这要砸到什么时候。起来看看奶油分层了没,要做西点必须要从牛奶中提炼黄油。

    方悦睡的早,开始打夯的时候,她就爬起来不睡了,木炭定出去了,她要抓紧干活。

    长安打着哈欠给妹妹打水,“悦悦,你说压水井好弄不?提水太累了,再说,咱要是有压水井,以后房子储水就省力多了。”

    方悦给脸上,脖子里揉洗面奶,“哥,加油,画出图让老爸找人做出来,压水井算啥,你的能量大了去了。”

    又是画图?我现在看见绘图笔就头晕,眼花,犯恶心。你知道我这几天画了多少图了不?

    “你等会儿别急着走,回去空间家里一趟,橡皮用完了,给你刷新一下。”长安叮嘱妹妹。

    “知道了。”方悦洗完脸,掏出古代白瓷画桃花的小圆盒,打开盖子,挖出一点凡士林,年纪小,护肤品啥的不敢用,也不能用,对付着用这个吧!

    “哥,唔!我就是觉得,咱爹有猫饼,你嗦……”

    长安端着妹妹用过的水盆,说了这一句,“你抹完脸再说话。”给妹妹把洗脸水倒了,回来问:“你想说啥?”

    “就是哪个工分制,我感觉不行,太复杂,不如谁干活,谁拿工钱。”方悦掀开草帘子就要走。

    长安闷声问:“可有人要种地,有人盖房子,这些不是赚钱的活。”

    方悦背身挥挥手,“这个不归我管,我就是觉得,开会开早了,应该缓缓。”

    长安追着妹妹,“你别忙走啊!这事儿咱商量商量,跟爹说说。”

    方悦回头瞪哥哥一眼,“他要做领导,就要慢慢培养做领导的能力,我可不懂,从上学就没当过小队长。要烧炭了,忙着呢!”

    长安回去画图了,家里的电动打蛋器都让他给拆了,还没画明白怎么手动呢!没时间操心老爸怎么管理一个村。

    董晓莹发愁啊!四头奶牛,吃了草就要挤奶,一天天的,没别的事儿,光是挤奶就要半晌午。

    这些牛奶不能放着不用吧!木桶还要腾出来给老太太们做饭,盛粥呢!

    当初怎么就不买个充电的打蛋器,干啥要连着电线的,充电的多方便,拿着能到处走,想……想也没有,这里没电,空间家里也没电,全靠人力!

    哎呦!这么多奶,我要打到什么时候啊!方明远个混蛋,说这是轻省活,他要去忙干重活。啥重活能用他一个书生,不就是在工地上帮忙递砖头。

    “老四家的,就这么挤啊!每个都要挤?”王婆子闲着没事儿,今儿看孩子的活,她不用干了,村里的半大孩子都在那边,忙着给交了定钱的烧木炭。

    董晓莹忙说:“王奶奶,快别伸手了,您歇着吧!”

    “我不闲着,这活累不着,我帮你干。”王婆子特意洗了手,找了块木墩垫着坐下,试了两下,挤奶比董晓莹还顺溜。

    “妮子啊!早起老四来灶上打热水,是你要洗头不?洗头可不能在外头,下回去灶台旁边洗,一早一晚凉,别给冻着了。”王婆子想说,下回别让你男人来打热水,不好看。

    董晓莹忙着挤奶,没想太多,说:“不是洗头,我就说洗脸用井水就成,凉水洗脸精神,他爹非要热水,就她事儿多。”

    王婆子抬眼看看董晓莹,咧嘴嘿嘿笑了两声,心道:城里的富家小姐就是厉害,瞅瞅,男人要用点热水,她还嫌事儿多,搁咱家,男人要干啥,你敢顶嘴?

    村里的女人们,老太太,不盖房子的半大老头,十四岁以上的大部分男娃都下田了,挥着镰刀割草,今儿一天咋也要给田里的草割干净。

    烤房那边,一早上开始砸地基,现在已经干完了,准备吃了早饭,开始往起盖了。

    方悦带着一群孩子,抬着,抱着什么东西往工地上跑。

    “张爷爷,你看,我们做出了泥灰。”方悦把篓子里烧出来的水泥给张老爹看。

    长安激动坏了,妹妹真能干!

    更激动还不知道含蓄的方明远,看着张老爹研究水泥,嘴里不住的夸闺女。

    “我闺女脑子就是灵,咋就这么聪明呐!累着没有?你还小,干不动别逞强,让叔叔、伯伯帮忙。不行去找哥哥姐姐的,别累着哈!”

    两块青砖,中间的水泥已经干了,张老爹用脚没揣开,用铁锹拍了几下,又用泥瓦刀砍,青砖粘的牢牢的,怎么都弄不开。

    “试试这个,这里面掺了石灰,黏土,沙子,不是纯水泥。”方悦从小朋友怀里拿出两块转头。

    这次还是一样,弄不开,但是,能看出来,再多砸几下,水泥就会酥掉,但青砖也完了,这会儿青砖已经裂缝了,有水泥粘着才没断开两半。

    张老爹给方悦一把抱起,“这可真是个金娃娃,是老天眷顾的福娃!这泥灰咋弄出来?有多少啊!”

    方悦得意道:“那是,我聪明的很呐!这种泥灰不多,要把石灰石粉碎,俺们力气小,干不动,泥灰就攒了这些,张爷爷让三旺伯,大有伯帮俺们呗!”

    张老爹一看,孩子们用油布兜着抬来,用篓子装着一个背,一个给后面托着,真弄来不少,小娃子们跟蚂蚁搬家似的,一眼看不住,给干了大事儿啊!

    张老爹喊人来看稀奇,对着大伙一通猛夸,把小妞夸的张着嘴笑,都能看见嗓子眼了。

    方明远帮闺女掩饰,“我开始说帮忙弄,不知道能不能成,小妞闹着玩做出来了,孩子听一遍就记住了,是不是聪明?就是我拉回来那些东西,别让孩子们捣鼓了,他们能弄出多少?分几个人去专门烧这个呗!”

    这是好东西,一问啥材料,方明远解释,要用石灰石,废掉的铁矿石渣,还要用黏土,几人一合计,帮忙砸石灰石的分一拨,去找金铁匠拉铁矿石渣的分一拨。

    去砍树的先分成几个人,给挖黏土回来,本来工地上准备的黏土也给拉河边,凑着孩子们烧木炭的窑,多烧点泥灰出来。

    牛奶太多,挤出来不能倒掉,给孩子分出一些,留着一半等分层了,做黄油用。

    放下饭碗,该干啥的都去忙活了,董晓莹自觉自发的去洗碗,被嫂子们挤着,可不能用你干。

    “你们不让我干,我闲着干啥?快,说好了不能客道,洗碗累不着我。”

    媳妇们不说话了,昨晚族里才跟她们交代完,明远兄弟一家说啥是啥,别磨叨。

    每家心里都有成算,欠着人家的恩情不说,就是明远兄弟一家人的脾气,她们只要跟着好好干,人家也不能让咱吃亏。

    真给咱分了银钱,咱就拿着,大伙凑一凑,先给董家的传家宝赚回来。

    “收大缸的,来送大缸了。”

    “你们昨天说要棉花,还要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