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合家欢 > 第七十章:曾经的伤痛
    两位老太太就唠上了,痛说革命家史,我男人,我儿,我儿媳都没了。

    大房就剩聆哥儿他叔,二房一个不剩啊!说到伤心处,还拉着手痛哭,互相安慰。

    廖聆听说长安来了,匆忙从学馆跑回来,带着长安和方悦去逛花园了。

    可怜董晓莹听着两个老太太说古话,还插不上嘴,没有共同语言啊!

    “我曾经最恨的就是他大伯娘,刘桂枝!要不是她捣乱,我就给家里的地卖了,有了银钱,我三儿就能买药,说不定能保住命啊!

    她跟我歪缠,跟买地的闹,说量的不对,说分家时,她的地在这边,一下给我的地划去两地垄,我能愿意?

    闹起来,买地的就不买了。那年景能有人买地就不错了,闹一回两回,谁还来买我的地?

    折腾半个多月,我那三儿熬不住去了,呜呜呜……”

    胡老太赶紧安慰,“我明白,明白,丧子之痛啊!”

    牛老太哭着说:“后来,他大伯也没了,俺们两个更是天天闹,她怨我骂大伯黑心,给大伯骂死了,我怨她拦着不让卖田地,呜呜……日子别提多闹心了。”

    胡老太说:“我只有一子,如今也没了,怨谁?不管夫君是三品将军,还是曾经的六品偏将,敌军来了,都是一样的迎战。

    为了夺回咱失去的土地,咱以前的家,拼了命也要把外族赶走。

    大伯,二伯,我男人都死了,我就带着女眷往上冲。

    她大伯娘曾经看不起咱们,整日仰着下巴看人。人家儿子考中状元了嘛,咱是比不了。

    可人家就是有本事,我佩服她啊!她背着伤兵往下跑,一趟趟背,累晕了,醒了爬起来接着去背,去抬伤兵。

    她没大本事,敌军破营时,她守着伤兵自尽了。”

    董晓莹想象着那个场景,跟两位老太太一起哭。

    “我二嫂子是举人家的小姐,俺们一家,只有二伯有本事,娶了位小姐回来。

    二嫂那时站在战车上,给咱们敲战鼓,被箭射中了后心,忍着疼还站着,到死都握着鼓锤!”胡老太失声痛哭。

    牛老太拉着手,哭着安慰,“都过去了,过去了。”

    胡老太哭着道:“我忘不了,没人说话,我闷的很,跟你说说,哭出来痛快。”

    “哭出来也好,别哭很了,伤了身子就不好了,聆哥儿还要你看着,以后娶孙媳妇,你还得好好挑呐!”牛老太尽量往好的地方说。

    胡老太哭着道:“说到聆哥儿,就想起我那狠心的儿媳妇,咋就舍得把孩子扔下走了啊!

    聆哥儿她娘是将门之女,拉弓射箭准头好的很,一杆长枪舞的密不透风,她是不想活了。

    亲手挑了杀死聆哥儿他爹的头领,就没打算冲进敌阵再回来。

    我眼看着她疯了一样冲破敌阵,眼看着她身上插着箭,铠甲都被砍烂了,拼了命咬牙枪挑敌军头领……”

    胡老太哭的说不出话了,不说出来闷在心里难受,说出来是血淋淋的伤口在滴血。

    她眼看着儿媳妇坠落马下,看着战马护卫儿媳尸身,被砍死倒下。

    她去给儿媳收尸时,儿媳已经马踏成泥,连马革裹尸都做不到了。

    国公爵位,护国夫人她不稀罕,不想要。她要的只是一家人整整齐齐,在这样的节日里,能坐在一起吃饭,说说话,哪怕吵架也行啊!

    “快别哭了,往后,往后都是好日子,聆哥儿还小,你看着他一点点长大,给他娶了媳妇,抱上曾孙才乐呵呐!”牛老太抹着眼泪,挤出一丝勉强到不能再勉强的笑容。

    快晌午了,廖聆邀请他们留下吃饭,牛老太想起花婆子了,不能给亲家母扔外头。

    董晓莹婉拒了留下用餐的邀请,回去路远,走晚了天黑到不了家了。

    回去时花婆子赶车,想跟亲近母分享一下推销出去蛋糕的喜悦,谁知亲家母一路抹眼泪,不知遇上啥事了。

    侄儿媳妇也不说话,红着眼眶,她啥也不知道,也不敢问。

    方明远不知媳妇回来,怎么情绪不对,问长安也不知道,去找老娘,正听老娘跟人说呢!

    那一条街都是她家,正门不让进,那门上一个个金钉子,有拳头那么大。

    房子老多了,我眼睛都不够看,走在画山水的廊子底下,远处还有小亭子,周围全是花,家里有桥,有水,还有假山。

    你们别瞅着人家享福,那都是一条条人命换来的……就数儿媳最惨……

    好了,方明远知道媳妇为啥情绪低落了,胡老太家人太惨了,听听一帮老太太集体痛哭,他心里也压抑的不行。

    花婆子擦干眼泪,默默的掏出一叠订单。

    牛老太看了看订单,与方明远一样的心情,看的直发懵,“这是啥?”

    啥?今晚加班干活的符纸!

    董晓莹没法子,只好给花婆子单独画了一个订货表,这老太太真能干。

    没时间睡觉了,烤蛋糕坯子吧!

    走进临时搭了一圈烤炉的烤房,一排各种型号的蛋糕坯子,各种调好颜色的奶油,董晓莹惊喜的捂住了嘴巴。

    目前能简单裱花的,只有赵大嫂,董晓莹自己要做,还要分神教赵大嫂给蛋糕围边,除了裱花还要写字,这个赵大嫂更做不来。

    牛老太围着营房一路溜达着,满脑子的多赚钱,有了多多的银钱。她也给子孙留珍珠链子,到时候谁孝顺就给谁。

    等到她躺炕上哼哼着,动不了的时候,手里握着银钱,谁伺候就赏谁,享福!哈哈……想想就舒坦。

    方明远是围着营房跑了小半圈才找到老娘,目前糕点厂的大股东之一,很多决策需要老太太定呐!

    商量啥?自然是扩大销售范围的事儿。

    新的烤房明日就能盖好,烤炉搭出来也就一两天的事儿,大烤房旁边正盖的是糕点仓库。

    就连牛棚子都准备给盖成青砖瓦房。花牛值钱呐!再说,咱不是收了不少晦气砖头嘛!

    大窝棚里,糕点厂第一次股东大会开始了,族长,族叔,明字辈的老大明章,方明远和董晓莹,牛老太都坐下了。

    方明远把糕点厂的股份划分,详细的给大家讲了一遍。然后,把站在外围的钱串子叫来,再给大家细说一遍。

    牛老太听了个半懂不懂,转头看窝棚外的人,扫了两遍,终于找到老太太们围着的长安了。

    “那啥,你们等等,我有事儿,有事。”牛老太站起身就走,十分精准的薅住长安的衣领,一路拉拽着去营门外。

    牛老太盯着孙子问:“长安,你爹说的,你听懂了没?”

    “懂了。”

    “那你跟奶说说,这样的话,我还能赚钱不?是不是我赚的钱要分出去了?是不是我那两成就没那么多了?”牛老太最关心的不是集体制,也不是全村股份制,她最关心的是,钱!

    长安想了想,道:“如果……其实……奶,咱自家人干不大,大伙一起干,本来能赚一百两,说不定就能赚一千两,一百两能分二十两,一千两你就分二百两了。”

    “你别跟我说那个,我是问,不打鸡蛋,不烤蛋糕,就是盖房子种地的那些人,凭啥分糕点的钱?这样我是不是要少分钱了?”牛老太盯着大孙子问,她明白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