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合家欢 > 第八十章:感谢神一样的董老爷子 (二合一章)
    烤房有了打蛋机,本来是可以提高效率的,但,大伙儿要凭手打鸡蛋的基本功考上蛋糕师傅,所以,打蛋器现在放在小烤房里,董晓莹自己用来试验新品。

    “嫂子,弟妹要加把劲儿了,咱准备开铺子,这几样糕点撑不起一间铺子啊!新品出来,就要有更多的糕点师。”董晓莹笑呵呵的宣布了开铺子的事儿,在嫂子们中间转了一圈,微微皱眉去了做黄油的套间。

    “弟妹回来了?”张氏给打开门,董晓莹进来就迅速关上了。

    赵氏眼睛盯着锅熬黄油,“弟妹,黄油用量太大,熬出来都攒不住。”

    董晓莹郁闷了,“奶油蛋糕那么贵,六两银子呐!当初明远在县衙抄写,一个月才挣二钱银,到县学教书好一点,那是因为学生给送腊肉啥的,加上县学一年省下的点心钱,一年下来有五两银就不错了。

    六两银啊!我还以为没多少人买,咋就奶油蛋糕比便宜的蘑菇蛋糕,卖的还多呢?”

    赵氏笑着道:“咱穷了八辈子,还以为外头都跟咱一样,穷的啥也不舍得吃呐!你听听老太太们回来说,有钱人都不在家吃饭,整天在酒楼吃,晚上还去青楼,银子都不当钱花,比咱地里的石子还不当回事儿。”

    张氏笑道:“那也是这边比咱那边富裕,你看咱家分了多少地,再是荒地,养几年也算中等田,咱家分了八十多亩地呐!搁以前都不敢想。”

    “你说,那些有钱人,家里得趁多少田地?都是上好的良田呗?一年能挣多少?至少一二百两,要不舍不得吃六两银的奶油蛋糕。”赵氏开始往坛子里铲黄油。

    董晓莹很是无语,“六两的定的不多吧!咱三层的蛋糕二十七两一个,老太太们给订出去多少了?二十七两啊!一家子一年的吃喝用度,怎么就舍得一顿吃没了呢?”

    张氏看了看牛奶分层,把木桶盖子扣好,蹲下抱着木桶摇晃起来。

    “弟妹家一年用二十七两,已经不少了,咱们一大家子在村里,一年花用十二三两,娘都心疼的骂人。”

    赵氏是次子媳妇,家用轮不到她知道,听说一年花十二三两,撇嘴道:“咱家有粮食,种的有豆子,有芝麻,请油坊榨油,顶多给留下几斤豆子芝麻,也就是买个盐,针头线脑,咋就花十几两银了?”

    董晓莹不说话了,董小姐在县城,有家里送来的粮食,有学生家长送来的腊肉,蔬菜,鸡蛋,一年还花用二三十两银钱呢!

    张氏喘着气道:“你别吵吵,你昨儿分了多少?别小气,各家都买棉花,布料做新衣裳,你别让二弟穿的破破烂烂的。”

    赵氏笑着道:“我也让弟妹给稍回来布料了,赵婶儿从萦县回来,就给带棉花来了,我晚上赶着做出来,搬新家,一水新铺盖。”

    要搬进新房了,族长特意让赵婶儿找人算的日子,听说是摆卦摊的先生,花了十文钱给算了两个好日子,先头盖好房子的十户,重阳节搬家。后头十户九月十八搬家。

    现在第二拨盖的两排房子,已经开始上瓦片了,若不是最近总是断断续续下雨,早就盖好了。

    他们的房子是用了以前营房的地基,后头还有两排房,已经准备给一层上梁了,这个月要是好天气多些,也能在十月前盖出来。

    方悦跑来喊:“娘,你快来帮我,真像你说的,手都让水泡浮馕了。”

    “干啥?”董晓莹隔着门问。

    方悦跺脚喊:“洗头,洗澡啊!你忘了虱子的事儿了?别给虱子蹦你蛋糕里,让人吃出来才恶心呢!”

    糕点房里的媳妇们吓的头往后撤,仔细看蛋糕上有没有虱子。

    董晓莹开门出来,“对,对,要洗,咱卖吃食一定要干净,老太太们也要好好洗,别给人送蛋糕,身上干干净净,低头让人看见头发里趴着虱子。”

    “咦!别说了,真恶心。”方悦对着套间门喊:“大伯娘,二伯娘,快出来洗头洗澡,水热乎着呢!”

    赵氏先冲了出来,洗头,洗澡,给身上搓秃噜皮也要洗干净。

    董晓莹喊窝棚里多烧水,今儿,村里人都要洗澡,咱糕点房里的人洗干净了,大家在一块儿,有谁没去了虱子,再给蹦身上传染回来。

    方悦拉着老妈,替老妈智商捉急,“娘诶!你说我干啥今儿要搓香皂水?还不是新房在烧炕,灶上的水用不完嘛!”

    “叫你哥来,赶紧的,咱一起搓。”董晓莹回自己新家,找了个小板凳坐下,手一翻两块带着包装的香皂拿出来了。

    方明远正搓的满手香皂泡,看媳妇变戏法,手一滑,香皂掉桶里了,“你别给包装拿出来,拆了包装再取出来啊!”

    董晓莹正拆香皂,闷子提着一桶热水进来了,“好了吗?”

    方明远伸手在水桶里画圈,“香皂掉里了,还捞不上来了。”

    方悦交代,“就让用这个纯香皂水洗,别兑水了,太稀了没效果。闷子哥,快给奶拎过去,跟奶说,别省着用,不要把剩下的水给别人。”

    闷子提着水桶走了,方明远道:“我看你白嘱咐了,还不如你亲自跑一趟,你奶指定舍不得祸害东西。”

    长安慢吞吞下楼,脑子里还琢磨着地图,被老妈塞了一把硬纸盒,本能的手一翻给扔空间家里去了。

    方明远刚抓着香皂,手又抖了一下,香皂滑走了,“你娘俩太邪乎,以后小心点,别在外面整这套。”

    钱串子给拎来热水,等着提姑爷的水桶,“洗澡的浴桶不够,就打出六个,还有两个漏水的。小姐买了两个浴桶,老太太舍不得给外人用,怕给用腌臜喽!”

    方明远道:“那是不能给外人用,咱自家洗还要排队呐!你和闷子有浴桶没?”

    钱串子红着脸,瞟了一眼小姐,道:“俺俩好办,洗衣裳的大木盆,一会儿腾出来了,俺俩轮流用。”

    各家都等着浴桶和大木盆用,烧的水够多,洗好头发的用新帕子包着,蹲在正在用浴桶的家门外等着。

    牛老太最先洗完,好心过来帮忙,“来,我给你们帮忙搓,小妞啊!闻闻奶身上香不香?喷香,打鼻子的香呐!”

    董晓莹不是舍不得给大伙直接用香皂,闺女已经做出精油皂了,现代的香皂本来就不稀罕。不过,她和方明远就是觉得,只有现代的香皂才能去虱子,给家里的香皂全搓了,万一还去不干净呢?

    直接给村民用,去不干净虱子,回头闺女给刷新不出来,那不就白瞎了嘛!

    “可不用您,快进屋歇着,刚洗完澡,别受了风。”董晓莹把香皂放一边,在水桶里涮涮手,搂着老太太就走。

    “我有件灰鼠皮的披风,你早上出门冷,赶车一路吹冷风不行,我给找出来了,你来试试,要是不合身,我给你改出来。”

    牛老太习惯了被老四媳妇搂着走,抬头说:“你这记性真不成,你忘了,之前给我两包袱衣裳,里面有斗篷,一件墨蓝色毡,一件皮毛里,还有一件古铜色夹棉的,我这两日出门,穿的是那件夹棉的斗篷,冷不着我。”

    “你坐炕上围着被子,可别出去乱逛,着凉打喷嚏你就出不了门了。”董晓莹把老太太按东屋炕上,拉被子要给老太太披上。

    “炕烧的烫腚,别给我披被子了,快给铺上褥子,这炕今晚儿不能睡,烫皮。”牛老太低头看青砖大炕,心道,真是过上好日子了,这辈子再不睡,滚一身土的土炕了。

    董晓莹找了一块棕垫子,这是给客厅充作沙发的小炕准备的,“坐这个上。今儿指定不能住进来,窗户纸还没贴,只给大门按上了,里面没门,要装门帘!”

    牛老太心说,哪这么多事儿,你们一家子关上大门睡觉,有没有门帘子,谁还能来看你们是咋?

    “俩孩子睡二楼?”牛老太问了一声,起身去了客厅。

    “是俩孩子住楼上,长安住东屋,悦悦住西屋。”董晓莹应了一句,“老太太在屋里别出去,我去给香皂搓出来。”

    牛老太摆手让儿媳妇去忙活,嘴里啧啧的看着老四家的房。

    建的房子都一样,进了自家就知道别人家啥样,唯独老四家要作妖,好好的堂屋西墙不要,立两根柱子,一楼愣是少了一间西屋住人。

    各家一样三间房宽,一样两间屋子深。东屋朝南,盘着大炕,东屋后面是灶房,各家都不把灶房放院里了,给直接盖屋子里,灶房连着炕,顺便给东面的火墙烧上。

    每一排房子,住两头的吃亏。为了省事儿,两家共用一座东墙,老四家的东墙正好是族长家的西墙。

    老四家的西墙,正好是她家的东墙,两边山墙都烧起来,四儿家就冷不着。

    中间堂屋和西屋是打通的,一根柱子在西屋盘的炕尾,小炕正对着挡住楼梯的一面墙,老四让人给墙上镶了木头边,说是要挂字画。

    楼梯在堂屋后半截,也就是厨房的门正对着楼梯。楼梯和厨房中间是堂屋后半截,老四在这里摆上桌子,一家人围着吃饭用。

    牛老太撇撇嘴看向楼梯下面的净房,你家就比别人玩的稀奇,守着茅房们摆饭桌,吃饭指定有味儿。

    各家净房都一样,进门右手就是洗手盆,直接用青砖泥灰垒的四方池子,下面是铁管子,洗了脸拔开下面的木塞,水就流进阴沟里去了,真省事儿啊!

    楼梯下是一个大的储水池子,从墙外接进来的水道,因为用铁管子太贵,便用青砖泥灰做了个水槽,现在几口井都换上了手压出水的压井,把压水井口接上水槽,就能往这一排房子的蓄水池里压水。

    就是麻烦,要留人看着水房,别让水满出来淹了屋子。还要一家车满了水,把进入自家的水道堵上。下一家才能开始蓄水。

    老太太慢慢爬着楼梯,想着老四说了,楼梯两边都是墙也不中,要给墙上装扶手,免得她上楼没扶手抓着,这是有孝心呐!

    一楼净房上面的位置是一个小房间,现在空着,估计以后也没啥用。上来楼,走廊北边两间屋子是书房,朝南的三间,中间的屋子能去阳台。

    长安的房间是东屋,东炕上摆着小桌,长安刚刚在楼上看书呐!还是自己孙子用功,从来不跑出去傻玩。东墙这会儿烧的热乎乎的。

    楼上中间的屋子空着,没门一眼就能看到二楼的阳台。西屋是小妞的屋子,牛老太本想劝劝儿媳妇,小妞还小,你俩口子搂着孩子睡呗!

    没敢多嘴,老四想咋教孩子,咱可不管喽!一辈人不管一辈人的事儿。

    西屋的火墙烧的比东屋热乎,牛老太无声的笑了,家里老大、老二轮流回来烧火墙,灶上还烧着热水,洗澡用,是要比四儿家烧的热乎。

    老太太溜达着下楼,厨房里还忙着呢!四口人忙着搓香皂沫,闷子回来给灶里添柴,提着水桶就走。

    老太太还没走下楼梯,嘴里就唠叨上了,“各家都有你做的香皂,肥皂,还要给香皂水干啥?”

    董晓莹手在水桶里揉着香皂,回话说:“我这个香皂跟咱自己做的不一样,我这个更好些,再说,放着没用,赶紧用了,免得老收着碍事儿。”

    “你就是不心疼东西,去虱子用这个干啥?王老头刚说,会做虱子药油,摸头皮上就能去掉。用一点洗澡,洗衣裳……”

    方悦惊呼,“奶,你说啥?”

    牛老太吓了一跳,我说啥让你一惊一乍的?

    “虱子药油?王爷爷会做?”方悦丢开香皂问。

    牛老太嫌弃道:“嗯呐!王老头子会制药,祖上是啥炮制药材的师傅,咱也不懂。虱子药油应该不是啥难配的药,他刚念叨,我听了一耳朵。”

    长安把香皂一扔,“不干了,有药油还折腾啥,快用药油吧!指定比香皂水顶事儿。”

    方明远举着一手沫子伸了个懒腰,“艾玛!老王头人才啊!不干了,各家发的都有香皂,用自家的洗澡去,不给搓了。”

    方悦其实已经教过香皂的用法了,但,大家对香皂水印象太深,从开始接触就是小妞给的香皂水,有香皂了,大家也是搓一盆香皂水放着洗手用。

    今儿洗澡,明远一家给搓香皂水,大伙儿觉得,一定是咱们忙着干活,明远兄弟才张罗着帮忙给搓香皂水。

    美丽的误会产生后,直到方悦长大了,发现各家还在用香皂水洗手,努力让大家改正,并严肃的说:这样洗浪费,直接用香皂能省很多,大伙才慢慢改了错误的习惯。

    族长头上缠着一个包袱皮,溜达着进来,“明远啊!”

    方明远抬头就笑了,包的跟阿拉丁神灯里的灯神一样,你来干啥?让我许三个愿望啊!

    “我掉的是金斧子,银斧子,铁斧子!”方明远突然说。

    长安噗嗤笑了起来,“灯神啊!我想金榜题名,中状元!”

    董晓莹和方悦很不厚道的笑了。可惜牛老太和族长不明白,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牛老太问:“你来干啥?”

    族长奇怪了,“啥意思?明远啊!咱搬家要先给祖先安排上啊!能不能把烤房旁边的库房腾出来,让祖先暂时委屈几日?祠堂还没上瓦片呐!咱搬家祠堂盖不出来啊!”

    我们把香皂作坊腾出来,祖先只能算对付着用?对了,祠堂是最先动工,以前营房操练场边上的军械库,老大的房子,要不是急着盖会议室,急着盖烤房,祠堂应该早竣工了。

    牛老太嘀咕道:“合着给祖先比咱赚钱重要呗!净整没用的,祖先要是保佑,先让咱赚了大钱,到时候给祖先盖座塔都中。”

    “咦!这老太太咋胡说八道的呐!”族长气的跺脚。

    方悦倒是很爽快,“那就搬出来呗!各家把香皂拿家去做,完了摆炕上,能快些干了出模。”

    “咦!”牛老太忙给拦住,“可不中,这都是秘方,秘方!你姥爷一辈子累哈哈的倒腾来的方子,你娘俩咋就不当回事?”

    神一样的姥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