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合家欢 > 第一百零二章:娶媳妇高兴嫁女心酸
    定亲礼的规矩,晌午不留饭,不能留宿。胡老太热热闹闹的来,又呼呼啦啦带着东西回去。

    带来的跟吃食有关的,全部退还,还带回府一箱红豆蛋糕。

    花将军捏着蛋糕吃,还不忘吐槽:“不够折腾的,去一趟,大雁折腾打蔫了,五谷一样留下一斗,早知就用一斗,带去这么老些干啥?也就送出去一对镯子,几匹布!”

    胡老太反驳道:“咋没用了?送去的檀香,进门就给送祠堂点上了,鞭炮也崩没了。有响动,敬告了祖先,这就成事儿了,你还想干啥?”

    花将军哼哼道:“那啥,那边给咱过礼也这样?”

    胡老太大笑起来,“你真看上那个掌柜的了?那人有点滑头,还比你大几岁,听说前面有个媳妇难产死了。眼尖的很,当初就是他一眼相中方明远,

    方明远才中童生,他就给看榜的明远拉董家去了。你直楞性子,人家跟你都不用玩心眼,你往人跟前站下,人家就把你看透透的了。”

    花将军跺脚道:“就是我傻,才要找个精明人,总不能两口子傻一对吧!我觉得跟他说话挺有意思。”

    胡老太靠着软枕,眯着眼睛不说话,大花她舍不得外嫁,可也不能一直留在身边呐!大花看上了钱串子,嫁到那伙人中间,不怕她受气,那伙人心眼好,没花花肠子,大花嫁过去日子能好过。

    “小花……你问了没?”胡老太半晌才悠悠开口,“长乐那孩子不错,乡下孩子里算是白净的,个头也不算矮,就是家里哥仨,没分家,不知道以后妯娌啥样。”

    不说钱串子,花将军又恢复憨样了,“苏二嫂子跟我说了,过了年开春盖房子,给长乐盖一处,不让儿媳妇跟她一块挤着住。”

    胡老太又问:“今儿花儿们有看上的小子没?都到年纪了,赶紧嫁出去省心。”

    大花不了解胡老太的心酸,憨笑道:“嘿嘿,翠花看上长铁了,黄花看上长连了,正好她俩做妯娌。”

    胡老太看着房顶烦恼,怎么就不知道害羞,去一趟就给自己踅摸回女婿了,咋就不能矜持一点?

    村里一下仨闺女下了定礼,总算让担心女儿因迁户砸手里的村户们心定了不少。私下里还议论呐,宁小子们都是官,都比咱明远的官还大,不枉咱迁户一回,千里遥远走来,给闺女寻了个好郎君。

    老太太们忙活一日,转天又回城里去了。还是去做大掌柜过瘾,在家一日觉得烧头。

    丰谷镇下了官道,挨着路边搭了很大的一个棚子,里面阶梯货架上摆满了各村送来寄售的货物。

    或许习惯了三九大集,平日没什么人来棚子采购。方明远便想了法子,准备一叠纸,写宣传广告。长安、钱串子和族长帮忙抄写,忙了三天,方明远抱着宣传页,带着穿着衙役服,腰挂大刀的村里五个小子出门了。

    先去乐平城,给酒楼,茶馆结账的柜台放一摞,接着让崔头陪着,各府门房发一张。

    驸马爷拿着长史送来的宣传页,很是满意的点头,道:“这才是真正做事的官,你等着看,明年丰谷镇的税收一定比别的地方多,而且,会一户不少。”

    长史笑道:“如此为百姓办事,有官身还能亲力亲为,百姓怎会不买账?我只是想知道,十九个村子,只有方明远一个读书人,他要怎么把学堂办起来?”

    驸马挑眉一笑,“是啊!乐平城读书人不少,你觉得有人能做到方明远这样吗?等着看吧!我觉得他有办法。”

    是有办法,方明远在书肆门外贴了张告示,聘请读书人做老师,写的很明白,聘用制,来了先考试,有本事教几年级,就给分配到几年级教学。

    另外酒楼掌柜和胖掌柜都在帮忙宣传,丰谷镇学堂请账房先生去教书,教孩子算学,管吃管住,还给银钱,最重要一点,糕点管够,随便吃,随便拿!

    整个九月里,下了二十天的雨,接着雨水变成了雪粒子,下了半天雪粒子,晴了半日。

    丰谷镇的马车出动,方明才打头,赶车把订好的木炭送出去,这是最后一批,以后不接木炭的订单了。

    河边泥泞不能再去烧木炭了,下雨进不去山,烧炭的活已经处于半停工状态,家里攒了不少木炭,够烤房用就中了,一个多月忙活,单木炭一项挣了一千零五十两银钱,这就不孬了!

    烤房的师傅已经固定下来,有一台打蛋器,可以打蛋,打发牛奶,不需要媳妇们来帮忙了,而且,没进烤房的媳妇也很忙。

    各家要在炕上种菜,家里要留人照看。再说,三百口人吃饭,单洗菜切菜就要忙半晌午。族长挑出九个小媳妇,干活麻利做饭好吃,专门负责做饭,给做饭的小媳妇们评了六工分。

    再有就是做香皂肥皂了,做出一块,不管是香皂还是肥皂,一样提成一文钱,不算在公家支出里,做皂的提成都比工分拿的多。

    一天嘟着嘴干活,没工分,没提成的姑娘们也有钱赚了,把收上来的烂皮子对着纹路拼一下,做成好看的坎肩,大氅,披风,靴子,一件成品最少提成二百文钱,两三个人分,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最让她们高兴的是,小妞找明远叔说了,她们赚的钱可以自己拿着,想买脂粉,买花布,自己攒着当嫁妆都行,不用上交家里。

    现在谁也不会反驳方明远的话,各家都忙着赚钱,没空管闺女缝缝补补的赚了几个钱。不过,后来发现的时候,倒是给各位家长吓了一跳。

    天上开始飘雪时,方明远去各县宣传回来,便每天坐在棚子里跟大伙聊天,把地道战改编成古代版,还教大伙儿唱歌。

    地道战,嘿,地道战,撒下了神兵千千万……

    “快,开头曲儿唱完了,咱接着讲。”族长催促道。

    方明远愣了愣,不好意思道:“上回讲道哪了?”

    守着火盆剥松子吃的花将军接茬道:“就是敲钟的大钟伯被敌军射死了,快说,咱得去报仇!娘的,咋给大钟伯射死了呐!”

    族长拍着大腿道:“瞧瞧,怪不得敌军要祸害他们村呐!有钱啊!那村子指定有钱,铸一口钟不少钱呐!我是知道,大部分村子召集人都是敲锣,敲钟的少见,村里哪有多余的银钱铸钟?”

    三叔笑着道:“咱现在村里有钱了,你去铸口钟不?”

    “呸!庙里才敲钟,咱有锣,我溜达着就能敲锣!”族长心说,真来敌军了,敲锣比敲钟方便。

    方明才拍巴掌道:“族长伯,三叔,别吵吵了,让明远兄弟快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