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合家欢 > 第一百零三章:您吃了吗?
    这回讲到一箭射敌军屁股上,棚子里来人了,五甲村的老吴头来了,他儿子不是在边防营做伙夫长嘛!村里养的鸡鸭鹅狗猪都能送去军营,就是每回结账费劲了些。

    老吴头进来先站火盆边烤火,手脸搓软和了,笑着道:“这回营里要的鸡鸭送去了,按咱写的表,人家痛快给结算了银钱,还夸咱们总算能干明白事儿了呐!

    外头车上是分装好的鸡毛,鸭毛,鹅毛,按你们说的,只留了最绒的部分。”

    钱串子伸头问:“你真给鸡鸭鹅杀了,褪干净毛送去营里了?”

    老吴头笑道:“那可不,营里都说好。平常咱送去活鸡,活鸭鹅,人家还要费心养着,还要费事儿杀了褪毛,咱帮忙杀了洗干净,省他们多少事儿!”

    儿子的下属们都高兴,儿子也有面子不是?而且,拿出单据上写的明明白白,收的是鸡鸭鹅去了毛的银钱,咱可没占营里一文钱便宜。

    方明远起身谢过道:“中了,现在不知道能不能卖出去,若是能成,咱羽绒服卖的好,以后就长期收鸭绒,鹅绒,按斤收。”

    老吴头嘿嘿笑道:“主事儿老爷客气了,鸡鸭鹅的毛不值钱,真卖出去了,就留着给娃子念书用呗!”

    方明远笑道:“也中,没几个钱的事儿,真卖出去了,除了给娃子们读书的银钱,剩下的给你们村抵税收了。”

    “你看你,客气了不是,咱们村还能交不起税?”后面又在心里补了一句,能交的起是一方面,交了家里银钱吃紧也是真的。

    丰登村今儿送牧草到营里,用草绳捆好的牧草,分的很明白,上好的牧草,拌上豆子就能喂马,在家都给切好整理明白了,一点碎渣子没有。

    还有增值服务,你要是需要,咱也能把牧草拌上豆子送来,价钱都写表上了。

    牧草上中下三等的定价表送上去,没一会儿马棚伙长就给带回来一袋银钱,夸了又夸,总算不用跟上官废话,交上单据,直接就给结算了。

    丰登村送牧草的回来,拐弯来了棚子,老吴头还没走,听说丰登村也有送货的表,跟着又是一通夸。

    “是这里招教书先生吗?”书生穿着单薄的夹衣进了棚子。

    方明远忙起身躬手让书生先烤火,暖暖身子再说话。

    “在下蔡昆,字明达,苦读多年,不曾有机会下场应试,此番前来想应试此处教书先生,不知要在哪里考试?”蔡昆道。

    方明远随口问了几个考童生的问题,蔡坤对答如流,接着又问了考秀才的题目,蔡昆依然能很流利的回答。

    “至于策论一项,我这里有个题目,蔡先生可回去写好了送来,按蔡先生的学识,教授四年级学生没问题。”

    蔡昆不解道:“何为四年级?”

    方明远趁机向大伙儿解释他的办学理念。

    六岁以下,就是过六个整生日的,不能算虚岁。这里的虚岁不知道虚了多少,年龄太小,学习费劲儿。

    六岁以下,跟嬷嬷学规矩,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有规矩,不能因为咱是村户就能没规矩。

    六岁以上,凭考试进入年级,一年级学习百家姓,一年学会写一百字就中,会认会读,背会三字经。

    二年级学习千字文和三字经,一年里要学会二百个字,三年级要熟练掌握千字文的一千字。四年级开始学论语,有能走科举之路的孩子,重点培养学习考童生必须的书目。

    四年级要学会写简单的文书,还有就是简单的策论。为何要让孩子们学写文书呐?

    因为咱们老百姓识字的少,很容易在文书上受骗。

    比如咱知道的,卖儿卖女,本来说好是活契,拿手里的确实死契。还有地契,房产,家里买卖大件,能写,能看懂文书是很重要的生存技能。

    老吴头合掌道:“对,说的对啊!俺们村就有一个,明明是借出去银钱,人家笔尖一拐,成了他借人家钱了,打官司都没用,白纸黑字写的明白,按了手印,官老爷也没招啊!平白又赔出去一笔银钱。”

    方明远点点头,接着说,就是这个意思,不能借出去钱,成了借钱的人。

    我计划小学六年毕业,出去的孩子没有废物。读书了就要有用,不能做百无一用的书生。

    所以,咱的学堂要有咱老百姓的特色,一年级就开始让孩子们学算账,即便考不出名堂,小学出去能算明白账,也能给村里做贡献。

    还要开设武课,咱们这里靠山,射箭要学,习武即便不成,孩子也能强身健体。

    花将军接话道:“你们这边的村民有福了,方秀才的娘,牛老太求了郡主身边的薛嬷嬷。从公主府里请了一位早年跟在公主身边,从宫里出来的老嬷嬷,教你们孩子,那都是大材小用。

    告诉你们,公主府的嬷嬷,有人捧着重金来请,公主都没点头。多少当官的想给子女请位嬷嬷教导,有钱都请不来人。”

    “宫里的嬷嬷?教啥?咱家娃学会了宫里规矩,还能赶着牛下地不?”老何头苦恼了。

    老吴头一个巴掌拍过去,“我滴娘唻,看给你能的吧!还发愁上了,没听人说,请都请不家去的宫里嬷嬷,能来指点咱孙子一句,一辈子受用无穷,你懂个屁,瞎咧咧啥!

    咱也就是借光,你当人家宫里嬷嬷为啥来?人知道你孙子是哪块地里的草不?

    人家是冲着方家,咱主事儿家里的老夫人厉害的很,跟郡主合伙开铺子呐!”

    老何头有点尴尬,后悔不该把心里话秃噜出来。

    花将军爽朗一笑道:“没啥好犯愁的,人家来主要教女娃,男娃就是知道个眉眼高低,免得以后啥也不懂,出门给家里惹事儿!”

    钱串子马上赞同道:“那是,那是,看不出个眉眼高低,出门行走遇上个当官的,遇上衙内,冲撞了可不是小事儿。老何啊!你村里跟营里有来往,孩子们早晚要出来历练,你别拘着孩子,从小见世面,长大了才能有出息不是?”

    蔡昆站在火盆边,很是奇怪,丰谷镇上究竟要办何等学馆?我真的能在这里教书吗?若是能考进来,或许我能学到很多苦读学不到的知识。

    “跑题啦!”方明远赶紧往回拉话题,“蔡先生回去准备,咱们定了十月初三,所有来应聘的先生集体考试,除了你要交上的策论,还要回答百姓一些问题,先告诉你,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老何头看向老吴头,没听说咱们要来考教书先生啊。

    “哦!两位回去就知道了,这两日衙役去各村通知,凡是有学生送来学馆的家长,都可来为招考老师出题。”方明远笑着跟两位说。

    让俺们出题,俺们会问啥?吃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