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合家欢 > 第一百一十五章:女孩该学针线
    因方明远进城开会被人欺负了,村里人都莫名的变乖了,说话小声,背地里却跟人说,当官的不好,欺负咱们明远,反正,在董晓莹看来,方明远受气的事儿,转眼就上了十里八村的头条,热搜榜排名第一。

    估计谁家炕头都议论的是,方明远被当官的合伙欺负了。成功树立了方明远受气包的形象。

    村民再开送菜都老实了许多,看方明远的眼神充满了怜悯,歉疚。

    方明远却是发了火后,日子就恢复了平静,该咋过还咋过,这两天正带着男人们收活鸡,准备过了年开个鸡精厂。

    腊月二十六,村里的姑娘们牵着手进城了,没敢去乐平城,听说乐平城卖啥都贵,她们跟在运糕点的车后,走着去了上阳县。

    晚上方悦就收到很多礼物,有糖葫芦,捏面人,红红绿绿的头花,各色头绳,还有一方手帕,是大妞姐姐送的,上面绣着蝴蝶。

    “我想好了,我要学绣花!”方悦在客厅拍着桌子道。

    董晓莹扶额了,“祖宗,你要学绣花,咱上哪找人教你?这里又不是咱们那时候,想学啥,满街都是学习班。”

    方明远马上道:“没事儿,闺女想学必须安排上,跟娘说说,薛嬷嬷不是跟糕点铺子常来常往嘛!让她帮忙寻一个刺绣师傅来。”

    “来了住家里?”董晓莹看着方明远问。

    方明远看看家里格局,当初没预备客房,抓瞎了!

    “妹妹,现在天寒地冻,学刺绣冻手,等开春了再学不迟。”长安放下手里的律法书,“妹妹怎么想起要学刺绣?”

    方悦靠在垫子上说:“整天不让出门,无聊嘛!再说,我总要学一样,做衣服太没挑战,我想把现代学的素描,立体画法融入刺绣。”

    长安想想道:“估计不容易,现在的染料有限,不可能有颜色齐的丝线,若是无聊,妹妹可以自制染料,画画玩呗。”

    “我不要,太麻烦了。”方悦在炕上滚了滚,“哎呀!琴棋书画其实没用,也就是刺绣有点闺秀的风范,你们说,我还能干啥?”

    方明远对女儿没要求,“干啥?玩呗!咋好玩咋玩,前一阵儿闹着要滑梯,咋没做出来?”

    方悦嘟着嘴道:“三个木匠都没空,手里的活排到明年下半年了,滑梯是没指望了。”

    “我去跟明江说,咋能不给孩子做滑梯呐!”方明远笑着哄女儿。

    董晓莹拍了他一下,“忙着做香皂模具,后面要做学馆的桌椅,黑板,沙板,还有各家要柜子,桌子,你说,哪个不比滑梯重要?”

    方明远却道:“学馆的桌椅,沙板都包出去做了,咱都付了手工费的,各家桌子,柜子慢慢做呗,反正没有也过了。”

    “你别找事儿,没有滑梯也没挡住孩子们玩。”董晓莹拍了闺女一下,“你闺女都溜到河上玩冰了,吓人不?河上凿的是冰窟窿,你说掉进去一个咋整?”

    “那是不能去,闺女啊!冰上危险,咱不去哈!”方明远接着哄闺女。

    长安看了一眼妹妹,“你一个人看孩子太累,到冰上更难管束,不如玩别的,你能省心些。”

    方悦拉着哥哥的手道:“哥,理解万岁啊!别看我年纪小,真没少操心。”

    董晓莹伸头看看灶房,“行了,我听着水开了,别闹腾了,洗漱睡觉。”

    “啊!才几点啊!现在吃晚饭的时间越来越早了,四点半就开吃,这会儿才五点多,要洗漱睡觉,我睡不着啊!”方悦在炕上打滚。

    客厅的炕小,方明远伸手拦着炕沿,生怕闺女一使劲儿掉下炕。

    长安拿起律法书递给妹妹,“你可以看看书,古代律法很有意思,没有扰乱社会治安罪,也没有官员渎职,不作为这一项。”

    方明远见闺女眼睛亮亮的去看书,心里就纳闷了,这是随了谁?我为啥一看书就犯困呐?真是,看书比吃安眠片都好使。

    董晓莹从灶膛里扒拉出烤红薯,“别看书了,睡不着来吃烤红薯!”

    方明远盯着红薯足足看了一分钟,“媳妇,你……咱有红薯?”

    “嗯,十块钱五斤的时候我就买了,后来十块钱八斤,我买了不少,就在南阳台堆着,你没看见?”董晓莹撕开红薯皮,有点遗憾不能把红薯拿烤房去烤,毕竟这里没有,拿出去不好解释。

    方明远激动道:“你忘了,我会用红薯酿酒,红薯还能做酒精,咱……”

    “你怎么解释?红薯种子从哪里来的?”董晓莹歪头看着他问。

    方明远抓抓脑袋,“这是有点麻烦,怎么说呐!”

    方悦笑嘻嘻的说:“不行就说姥爷弄回来的呗!”

    长安摇摇头,“不能把人当傻子,董老爷子去世好些年了,红薯种子存不了这么多年。再说,我们怎么知道种法?”

    方明远在屋里转圈踱步,“没事儿,办法总比困难多,我想招,想招!必须要种红薯,这玩意高产,抗饿,还能晒干了磨面粉,用途多了去了,红薯粉条炖猪肉最好吃了。”

    “艾玛,爹,我想吃猪肉炖粉条了,我就说哪里不对,原来缺了粉条,过年咋能没粉条?涮火锅宽粉必须有啊!”方悦吹凉了红薯啃了一口。

    长安很是无奈,那就想办法呗!妹妹想吃。

    方悦睡一觉起来,蹦蹦跳跳去找姐姐们玩了。

    “大姐,我要学针线,你教教我吧!”

    大妞放下手里的活儿,笑着道:“小妞啊!跟姐说,想做什么啊!姐帮你做,你还小,别让针尖子扎了手。”

    方明亮的孙女大丫,领着方明光的孙子黑小子找来,“小妞姑姑,咱们今儿玩啥?”

    方悦捏了捏黑小子的胖脸,“咱今儿跟姐姐们学针线活呗!”

    大妞忙拦着道:“可不中,针扎了手疼。”

    大丫看着针,摇摇头道:“不中,我不敢玩。”

    长静问:“小妞,咱今儿还做香皂不?要不,咱去帮哥哥们捞鱼吧!”

    长宝在后面拍着巴掌,“捞鱼喽!捞大鱼去喽!”

    方悦翻了个白眼道:“不去河边玩,多冷啊!冻的脸疼,我要学做针线了,我是女孩子,就要学这个,你们去玩吧!”

    长喜在外面喊:“快点吧!第一网鱼都拉上来了,咱快过去帮忙捡鱼。”

    长宝跑了,大丫纠结着拉着黑小子,她也是女孩,应该学针线。

    长静觉得她长大了,应该学着做针线了,“姐姐,教我做衣裳呗!”

    “滚!闲着没事儿,跟捡石头的上山捡柴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