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合家欢 > 第一百一十九章:丰谷小学开学啦!
    董晓莹看中了一盏火红公鸡的灯笼,方明远只好硬着头皮去猜灯谜。

    “媳妇,咱不跟孩子们争灯笼哈!”方明远皱眉拿起灯谜,祈祷上面千万别是猜农作物,低头一看字,放心了。

    一家十一口,打一字。

    方明远捏着字条问:“你们找蔡书生写的灯谜?”

    五甲村的农户笑着道:“是啊!主事儿大人刚来不知道,咱每年都找人写灯谜,蔡书生仁义,意思意思收两三个铜板就给写一堆。去年咱村去了城里摆摊,都夸咱的灯谜写的好呐!”

    方明远笑着点头,指着灯谜道:“我还猜吗?要不给你放着,不说出答案,你还能接着用。”

    农户道:“猜,大人快猜,咱们就是图个乐呵,快猜,猜对了才让拿走灯。”

    族长呵呵笑道:“小子够胆,敢跟主事儿官这么说话。”

    “嘿!咱的主事儿官不一样,他还蹲我家院里薅鸭毛呐!”农户想起方明远被鸭子啄了手,忍不住笑了起来。

    方明远干咳一声,他想看看鸭绒长在哪里,谁知道那鸭子凶的很,给他的手背啄了几下,生疼!

    “谜底是吉字,对不对!”

    农户双手把公鸡灯递给方明远,“对,就是吉利的吉。”又大声喊:“咱主事儿大人猜中了,吉利,吉祥啊!”

    长安的灯谜也是字谜,上面写着,四张嘴没头没尾。

    “谜底是田地的田字。”长安接过走马灯递给妹妹。

    方明才把长安拉到火杨村的摊位前,“你给瞧瞧,这是啥意思?”

    长安笑着道:“帮人砍柴,不就是拔刀相助嘛!”

    不断有人猜出灯谜,长力喊着,谜底是麻!那边长金喊着,收不起的伞,是蘑菇,蘑菇!

    大妞笑着指着元宝灯笼,“我知道,像元宝两头翘,是菱角!”

    族长拿着灯谜,伸手要灯笼,“你这谜面不中,一眼就看出来了,八月飘香做糖糕,不就是桂花嘛!”

    三叔说:“你们这里不种棉花,你知道青桃长白毛是啥样不?”

    灯谜猜了一拨,接着便是丰登村先开始放烟花,五甲村的烟花最多,二道沟村的烟花摆上墙头,农户骑墙上点火,下来时差点摔了。

    热闹到半夜,镇上的人群才逐渐散去,各村结伴回去,遗憾有花灯没送出去,明年不准备这个灯谜了,让人猜不出,花灯砸手里了吧!

    正月二十二,族长找人算的吉利日子,学堂动工了。鞭炮声中,方明远亲自把丰谷小学的牌子种进地里。

    族长和三叔带着人下地干活,只见地头一字排开,族长,三叔,四叔,族叔,方明章,方明贤,方明贵,方明山,方明泽,方明中,方明耀,方明庸,郭家满堂,满仓兄弟,赵生,张家三旺,大有,二彪子兄弟三人,弯腰开始除草工作。

    张奶奶坐在地头,拿菜刀剁着一根杂草,念叨着:草死,苗长!

    族长干活还不忘嘱咐:“本来苗就不咋地,再长草,还让不让咱吃自家新粮食呐?都给我看清楚,一根草不许留下!”

    棚子里钱串子带着方明才,方明武,方明乡的儿子长凯,明文长子长辉,在张罗买卖。

    二哥方明管着鸡精房,带着方明山的儿子长飞,方明石和他儿子长斌,方明通的儿子长磊,堂兄方明光的儿子长堤,忙活杀鸡,褪毛,蒸锅里还蒸着整鸡。

    本来鸡精房有十五人,这不是开春要盖房子嘛!张老爹嚷嚷着人不够,只能从鸡精房抽人手去帮忙。

    孩子们又开始烧木炭了,闷子着七八个人上山打猎,抗木头下山,给烧木炭的让孩子砍下成段的木头。

    方明远要帮忙盖房子,还要去鸡精房帮忙,加上各村来送货,鸡蛋,活鸡,寄卖的蜂蜜啥的,一天忙的脚不沾地。

    学堂工地一天喊方明远好几遍,送来的沙板放哪里,做好的桌椅要找地方存放,还要问,为啥要打床,垒炕不行吗?

    丰谷镇上的人又忙的一个闲人没有,就这样,满堂嫂子还抽时间,去二道沟一趟,跟着苏二嫂子给春红下聘礼。

    三月初六,大忠子乐的跟二傻子一样,骑着高头大马来接新媳妇了,见谁都抱拳说恭喜。,他也跟着红了眼眶。

    张奶奶拍着大忠子说:“你可不行哭,闺女出门哭嫁,让婆家更兴旺,娘家更富足。你哭就是不想娶俺家闺女了。”

    大忠子马上笑着喊:“想娶,我想娶媳妇!”

    张奶奶犯愁了,“你家没个老人给张罗,你小子傻乎乎的,咋过日子啊!以后有啥事就来村里,年轻人不懂的,回来问。”

    因为大忠子娶的是明字辈的明兰,小一辈不能在长辈出阁前后成亲,宁强,宁站只能在接亲的队伍里冒酸水。

    官府发放的安民粮,从这个月就不再发给迁户民了,族长每天琢磨着,收多少粮食够吃,而且,今年的收成是白瞎了,着急忙慌种下,田地里下的功夫不够,地里能产出能有五成已经不错了。

    四月初二,学堂正式开学了,都是一年级,却因为年龄差距,要分在不同的班,其中十到十二岁的就有两个班。

    体三百二十二名学生跪地,方明远手托朱砂盒,一个个为学生在额心点上红点,朱砂开智!

    “神操作啊!”方悦站在后面围观,跟哥哥小声道:“爹今儿一定累的抬不起手。”

    长安指了指蔡书生,“那是啥复杂表情,就不能有点深沉劲儿?”

    董晓莹皱眉看着一排排学生,“咋这么老些人?都免费上学?”

    “各村有二百多孩子,加上咱村的三十多个,还有跟咱有商业合作的村子,卖石锅的村,边防营的军户村是硬塞人进来的,边防营给了二百两银子。”长安小声道。

    董晓莹撇嘴道:“二百两够干啥?一天孩子吃喝,一个月一个孩子就要四钱银子的午饭钱。”

    看热闹的丰登村妇人惊呼道:“啥?给他们吃啥?四钱银吃一个月?见天给肉吃啊!”

    方悦指着外面的墙说:“外墙上写着呐!今儿中午吃鸡汤面,擀面条都给婶子,嫂子们累坏了,还有一顿点心,每人一个蘑菇蛋糕。”

    “给他们吃那么好干啥?他……”

    张奶奶笑呵呵的说:“叫唤啥啊!娃子们念书费脑子,要好好补,别抠唆的,再穷不能穷教育,再省不能搁孩子身上省。”

    方悦得意道:“瞧!太奶奶多有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