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合家欢 > 第一百二十三章、名扬天下(两章合一)
    张猎户看了弓的样式,出来就看见一车热腾腾的饭菜运了进来,为了不让饭菜冷掉,铁桶下面还点着碳炉子保温。

    “好香啊!”张猎户不禁问出了声:“啥饭呐!”

    方明庸笑呵呵的告诉他,“鸡汤面条,放了菠薐菜,你来一碗不?”

    “不了,不了!”张猎户咽着口水跑了,心想,回去一定要告诉大伙儿,娃子们在学堂吃鸡汤面,里面还有菠薐菜。吃这么好,再不好好学,真该把屁股揍开花!

    下晌,胡老太到棚子外喊钱串子,“串子,一会儿我要杀猪,你下晌教完课,带人来家拉猪。”

    胡老太杀猪就是玩,猪肉送来做肉松了,花将军喜欢吃肉松饼,胡老太家的猪肉不要钱,就烤些了肉松饼送给花将军吃呗!

    钱串子知道媳妇的口味,每次胡老太杀猪,他带人过去拉死猪,回来好换肉松饼拿给媳妇吃。

    “好嘞!”钱串子答应一声。

    胡老太扭头就走,她琢磨着给大花好好补补,公主这个岁数都能怀上,大花一样能生。

    日子一晃过去,村里嫁娶都放在这两个月了,进入冬月就开始下雪,连天的下个不停,方悦出门踩雪里都拔不出腿,积雪到大人的小腿,她这样的小孩腿短,一脚踩进去,雪就没过腿弯了。

    方悦今天要学新的针法,她现在能绣出一片叶子了。艰难的走到石板路上,扑落腿上的雪,方悦蹦蹦跳跳往外跑。到胡奶奶家,要换身衣裳了。

    路过大食堂,方悦闻到一股鸡汤味儿,刚刚路过鸡精粉作坊,看到那边已经在烘烤鸡肉了,不用说了,今儿食堂又是鸡汤为主料的饭菜。

    烤房今年出了款新糕点,拿破仑蛋糕,老太太们给改名饼干蛋糕,卖的不错,所以,老妈一早就去烤房忙活做苏打饼干了。

    牛老太跟车回来,路上雪滑骡子车慢,走了晌午才到家。路过大屋时,喊了一声:“谁在里面呐!”

    钱串子跑出来,“婶儿,啥事儿啊!”

    “你又没课?得了,我也不问,卖不了的鸡精粉子给我装起来一些,铺子里定出去的货,这是订单。”牛老太把订单递给钱串子,吆喝一声:“长学,咱家去。”

    钱串子把订单揣怀里,回大屋还琢磨呢!牛婶儿有事儿啊!定是有啥大事儿!

    方明才盯着称,给人一百斤高高的称,“看好了,一百斤高高的,这就给你装筐,还散捆看看不?”

    采买笑着道:“别费那劲儿了,你们的菜干净的很,都给择出来了,还看啥啊!”

    送走大户人家的采买,方明才看钱串子皱眉摇头,问:“你干啥呐!”

    钱串子说:“牛婶儿回来了,昨儿才下了雪,路上不好走,这会儿还不到晌午,婶子回来干啥?定是有事儿。”

    方明才不在意道:“想回就回来呗!铺子里能有啥事儿?蛋糕不愁卖,花牛养的多,不用限量了,老太太们每次回来都乐呵的。再说,咱的铺子是郡主的陪嫁,牛婶儿又在乐平城,谁敢去郡主铺子闹事儿?”

    钱串子一拍脑门,咋忘了郡主了,“郡主是今年九月过的礼不?那时胡婶儿说,郡主成亲时啥时候?”

    方明才想想道:“早呐!说是明年八月成亲,五月初几发嫁来着?”

    “你给看着皮货哈!我把刚运来的皮子送家去。”钱串子推着手推车就走。

    “这人!急啥呐!”方明才哼哼着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伸手放铜盆里洗了洗,把手上的水珠甩菜叶子上,拉着椅子做火盆旁边烤火去了。

    屋门被推开,进来一名采买,“武子,听说你们有啥鸡精?我开始还以为,你们镇上的鸡都成精了呐!吓了一跳,问了才知道,原来是炒菜用的佐料,我来几回,你咋不跟我说呐!”

    方明武笑着道:“谁知道你们府上用啥不用啥,咱也不敢随便推销不是?鸡精就是鸡身上提取的精华,吃起来老鲜了,这一小坛子二百文,你闻闻鲜不鲜。”

    采买啧啧两声道:“外头酒楼往外卖,炒到一两银了一坛了,还有好些定不到的呐!我听说跑呐!你们这么卖太亏了。”

    方明武不在意道:“就这么点货,十来只鸡做这么一小罐,是鸡身上最鲜最有味儿的精华,你就说吧!咱这块有多少养鸡的?

    咱就是想多卖,芦花鸡就这么多,养不到三斤多四斤的芦花鸡咱还不能用,没原料!就是有人出十两,你得能给人拿出东西不是?”

    采买道:“那你们就别给酒楼那么老些货了呗!”

    明武道:“那可不中,酒楼的东家帮俺们不少,当初老太太们啥也不懂,拉着一车糕点进城,人家二话不说就留下了。就凭人家关照俺老娘,咱有好东西,只要人家需要,咱就没二话。”

    采买听的直点头,“冲你们的实在劲儿,鸡精给我来二十罐。蜂王浆还是一坛,蜂蜜要两坛。”

    方明武手一摊:“鸡精没有,一罐两罐能匀出来,多了真没有。”

    长凯塞给采买一把开口松子,笑着道:“你卖二十罐干啥啊?一罐就够用个把月了,炒一次菜只用一勺半勺的,买多了,回去放久变味了,或是受潮结块了,扔了多可惜。”

    方明武用木勺子舀了一点鸡精粉,抬手喂采买吃,“你尝尝,鲜的能吞了舌头,放多了真是浪费,你这一勺子下去,半只鸡没了。”

    其实现在村里人都知道,一只鸡就能做一罐鸡精粉。只是当初族长不知道,以为十来只鸡只能做一罐,谁让最开始试验,董晓莹祸害了不少芦花鸡呢!

    族长跟人说的邪乎,外面人都以为十来只鸡做出一罐鸡精粉,时间长了,大伙儿也就顺着这么说,毕竟鸡精粉不难做,说邪乎点,让人猜不到秘方就对了。

    采买尝了一口,说实话,不想盐粒子一样,放嘴里就化掉了,有点沙沙的口感,鲜的很,也有点咸味儿,是做菜的好佐料。

    “那就先给我匀两罐,下回来拉蜂蜜的时候,别忘给我留几罐。”采买结算了银钱,方明武带着侄子长凯,长辉帮忙给装车。

    送走采买就看见钱串子已经回来了。

    “你没打听啥事儿?”方明才问。

    钱串子笑着道:“不是坏事儿,郡主要成亲了,京城有陪嫁的铺子,想让咱家人接着过去开糕点铺,婶子回来挑人过去,满堂媳妇正嚷嚷着要去进城呐!”

    方明武呵呵笑道:“她可走不了,满堂大哥也不能答应。嗳?那边谁当大掌柜啊!不能是牛婶儿吧!”

    钱串子笑道:“牛婶儿正跟族长吵吵呐!她是糕点房的大管事,自然要过去安排,想选赵婶儿过去做大掌柜,族长嚷嚷着,赵婶儿整日不着家,再给一杆子指京城去,更见不到人了,赵婶儿不能去。”

    方明才嘿嘿笑道:“赵婶儿这是没在家,要是在家,你看族长敢不敢这么嚷嚷?”

    钱串子盘算道:“你们只想着大掌柜,咋不想想,烤房要跟去人,那头也要有人张罗卖货,算着一个铺子,烤房师傅至少要去四个,张罗卖货的媳妇要去三个,加上掌柜,十个人上下。”

    几人正发愁谁会跟去,牛老太会选谁呢!

    闷子冷着脸进来了,“学堂开饭了,你下晌有两节课。”

    钱串子一拍大腿道:“哦,是,是,我下晌有课,长辉守着别乱走,别收错了银钱。对了,做皮帽子的下晌要来,你收下别忘记账,免得月底跟人结算时说不清。”

    长辉道:“知道了,你快去吧!别敲钟了,你还让学生等着。送皮帽子来了,我给签字,记账让他按手印,快去教书去。”

    方明武呵呵笑着坐下烤火,“你串子叔就不是教书的材料,一天正经教书不干,有点空闲就钻这里卖货来,好掌柜啊!”

    “他能教出几个好掌柜才是正事儿。”方明才哼哼道。

    闷子想想觉得也对,教书干啥,串子叔还不如卖货呐!一天教孩子数小木棍,白耽误工夫,一个月还要从姑爷手里领二钱银,拿二钱银干啥?你媳妇都娶回家了,咋不想着早点生娃呐!

    闷子心里活动挺复杂,却一句话没说,下晌他也有课,跑步就算了,带着孩子们扫操场得了,反正就是让孩子出来放放风,干啥不一样?

    “忠姐夫!”闷子老不情愿的跟宁忠打招呼。

    宁忠娶的媳妇辈分高,跟方明远是一辈人,宁忠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好姨夫。

    “出去转转?孩子们都歇晌儿呢!”宁忠打了声招呼,自觉找铲子清理操场去了。

    此时的村里大食堂,关于去京城的事儿,董晓莹问明白了,不算郡主的陪嫁奴才,还是合伙开店。至于谁去谁不去,董晓莹就不管了,牛老太心里有成算。

    牛老太冷着脸,“别吵吵,谁说也没用,咱村里外嫁的闺女多了,谁家没有?”

    当然她就没有,她唯一的闺女就在眼前,但,咱不能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在那边,她也担心的日夜不安。

    “婶儿,我想跟去,俺家妮儿的婆子厉害,妮儿刚成亲,咱迁来前回来那一回,跟我说嫁过去就没吃过一顿饱饭。”满堂媳妇哭了起来。

    小花嘿嘿笑道:“婶儿这话说的,我都问了,村里嫁过来的嫂子们,来家头两年都吃不饱饭,不是不给吃,是不好意思放开了吃,怕婆家人笑话肚量大。”

    翠花道:“还是咱这样好,都在大食堂吃,不够的就去盛,谁也别笑话谁!”

    黄花拍了她一下,“就显出你能吃了!别多嘴。”

    牛老太眯着眼睛盘算,大掌柜李婆子最合适,她儿媳妇会做蛋糕,啥样的都会,蛋糕坯子也能烤好。她就一个儿子,明通也跟着去,还能帮忙看铺子,干力气活的事儿,有个男人更方便。

    明通家大闺女,二闺女都嫁到河中府那边了,正好路过去看看,儿子长磊就在村里呗!学认字,学算数,还能跟着学手艺。长静年纪小,正跟着学针线,做皮领子,披风啥的不少赚,等出嫁时,说不好已经自己攒够嫁妆银了呐!

    再就是长晔两口子,长晔媳妇会裱花。满堂媳妇跟去不行,但满仓两口子能过去,满仓媳妇除了不会裱花,听说帮忙烤蛋挞,也做的很好。

    还有老二媳妇,她要跟去,黄油只有她和老大媳妇会做,她过去,除了做黄油,店里订单多了,她啥活都能伸手做。现在老二媳妇也能简单裱花了,这就当是给京城发去一个才。

    卖货呢?牛老太发愁了,要去京城就得两口子都去,不能让人两口子两地分居,这是老四媳妇唯一提出要注意的事儿。

    “你别瞎琢磨了,啥时候走啊!”族长问。

    牛老太道:“快了,过了年,下了正月十五就走,郡主的管事嬷嬷要去打前站,咱们跟着郡主的管事嬷嬷一起走。”

    族长皱眉了,“也就个把月的事儿了,按说去京城是好事儿,咱都从河中府过来了,再去京城有啥呐!跟着郡主的人,一路上不受罪,到进城有吃有喝,还不发愁住……”

    “对!”牛老太道:“店里要盖烤房,这事儿要咋办?咱去这么多人,住哪?不能都住店里吧!京城寸土寸金,郡主的铺子有这边的铺子大么?要是住不下,咱住哪啊!”

    族长看向牛老太,合着你啥也没问清楚,急晃晃先回家来了?

    “薛嬷嬷上来就说,郡主还想跟咱合伙开铺子,说郡主京城的陪嫁铺子,到年底就不往外租赁了。打发我回来商量,京城开铺子不是小事儿,我不得先回来商量商量啊!”

    牛老太委屈上了,人家今儿来说一句合伙的事儿,咱要是同意去京城合伙开铺子,不得接着跟人商量具体事儿?

    族长被牛老太怼了几句,马上改了话音,“是,京城可不是这边城里,赶车两个时辰能到地方,千里遥远的,方方面面的事儿,咱们得细琢磨。老四媳妇啥看法啊!”

    董晓莹想说,我没看法!“这是族里的大事儿,长辈们和族老商议着定呗!方记进了京城,咱方氏一族的糕点就能闻名天下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