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一卷 命运 第10章 英雄回归
    优越的地理环境,名扬海外的历史人文,让多数对帝国有点了解的外国政要们趋之若鹜,以慰仰慕之情。政商环境协和,国际商务往来也更加频繁,令当地经济强劲崛起...

    事情是两面性的。有繁荣自然有阴暗,各行业的残酷竞食与人性的丑陋,都极力依附隐藏在背后,它们扮演着自然法则非常生动的一面,弱肉强食!各种五花八门的手段尽出,让人眼花缭乱。

    贺东川的做法是极具战略眼光的。显然他们不知道,当时他的决定对以后有什么影响,但这不妨碍他们对老三的信任。他们虽然土,他们虽然没有文化,但他们知道信任,勇于承担,这也和他们强大的自信(战斗力)有关。有袍泽,心底有慰藉。

    袁西山自那晚被敲打一番后,很快又被巨大的信任带来的满足感塞满,前所未有的感动,一洗淡漠鄙视地情感,全身心地投入到大宁共扛这个土拉吧唧的‘公司’事务中。

    前期的商业规划,人员的招配,业务定制,往来客户的梳理等等。他用了6年时间把大宁共扛变成了大宁共航,又把大宁共航变成了东亚远洋贸易。业务从最初单纯的港口货物转运变成了小型物资进口、变成了小型物资进、出口,又变成了中型物资进出口。后来,完成了属于东远自己的,远洋物资货轮运输的转变...

    袁西山在贺东川的大力支持下,当初决定试一试。这一试,就把大宁共扛货运公司这个大土鳖,硬生生地给拖进了太平洋深海,带进了帝国百强企业里--她叫东亚远洋贸易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东远。

    袁西山有几个元老的支持,又有充足地资金去扩张,去招纳储备大量的人才、还有帝国的东风...还缺什么?

    膨胀归膨胀,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贪图享受。离开大山时,他们的誓言并没有丢掉,这几个人除了坚决不学认字,学其他的什么东西都行。

    他们现在还搞不懂,贺东川那么大把年纪了,还要去学那些龟鳖一样,扁平的文字做啥子。用他们的话说,看见字就瞌睡,再看...嘿,眼睛疼,他西孃的,真邪乎...

    贺东川弃笔从戎这么多年,还是觉得闻着书香的味道能让他心安,比握枪踏实多了,重新迈进校门,是需要大勇气,也需要极强的坚韧毅力,更有着能挺胸走出来的强大自信。

    贺东川用了两年啃完了高中前的全部知识,又用了两年完成了大学学业,还是两年专攻经贸专业并研究生毕业。人的潜能一旦被激发,是可怕的。他进校时,是最大的笑话,以40多岁的高龄入校,还以捐赠的形式。这让很多人费解,也有很多‘小’同学嘲笑并一致认定,这人恐怕是个棒槌,还是铁做的,疯了的铁棒槌!

    最后看着他以这样的恐怖速度完成结业,令大宁全体师职惊掉下巴,省经济学顾问,校长先生都不好意思挽留这样的人,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他贺东川竟然做到了...

    学校专门为他举办了一场毕业欢送会,贺东川站在台上只字未语,对着全体校职深深鞠躬,以廖表心意。大悲无声,大爱亦无言,可能那时的他根本就不需要说什么,他相信他们是能看懂自己的。

    震惊的还有贺东川自己的圈子,但不包括曾经那一帮黑脸汉,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概念,在他们眼里,就是东川闲的跑去进了学堂,又出来了,嗯,时间还有点长呢,这不是撑的吗,学那让人眼疼头晕的劳什子...

    接到通知的袁西山整个人都被震的头皮发麻,一直到见他,还是觉得浑身轻飘飘的。他知道,自己曾经费了那么大的精力和那么多的时间,也就是个新坡的普通公立大学结业,虽然有海外鎏金外衣加持,显得光鲜,但他最清楚等价交换,投入什么样的付出,换回什么样的回报...有时,付出还不一定能得到回报。

    袁西山原本骄傲地想着,等着贺东川回来,让他好好见识一下自己的成绩,好能拥有更多、更有力的话语权在这帮土鳖群里。当再见到贺东川后,他不敢了,那是一种发自心底地彻骨冰冷,一种可怕的直觉...这个男人,自那晚开始到以后,恐怕都是他一生过不去的山了。

    在东远总部,贺东川见到了久未蒙面的老兄弟们很激动。看到他们白净了不少,也胖了许多,很开心。他们笑着打闹,笑着流泪,很长时间不肯放手。

    傍晚,他们为贺东川摆宴庆祝凯旋。贺东川把妻子陆玄月介绍给他们,他们突然变得扭捏了起来...

    可能,这群汉子,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差距了吧。这些年所有的事物都在变,变的越来越快,越来越让人跟不上步伐,即使是光着脚追赶也不行。脑袋里是空的,是追不上的...

    他们突然变得没有那么随便了,这种突然的转变,让贺东川很不习惯,他试着去勾引他们的方言,引诱他们说话的频率,事实证明,效果不大好。终于,贺东川知道了原因。

    “到现在...还没找到吗?”贺东川摔碎了酒杯,他额头青筋暴起,指节攥的发白,浑身颤抖...

    “我们出来的那一年,他们就搬走了...我们会再找的!”

    “我们没喝酒...”

    “我们6年多来谨遵军令!”

    “我们...”

    “我们那晚...陪老二他们说了一夜...”

    “对不起!”贺东川起身,跪在几人身前:“东川让你们受委屈了!”

    “三哥!”几人也离席,对着贺东川跪下:“我们...我们...”

    “嫂子...我们出去吧。”西孃轻轻扯了下玄月,后者含泪转身出门。

    “三哥!我们把路上的兄弟都找到了...”

    “都...带回来了...11个...”

    “东川...感谢你们!”

    “三哥!我们难受啊!”

    “东川明白...”

    “三哥,别再走了,我们...”

    “...”

    “我也不想再走啊...那边...”贺东川指着西南方向:“还有那么多兄弟...总得带回来啊!”

    “我一闭上眼...全是他们,我怎么办啊...”

    “我这些年...没有他们陪着,能出来吗...”

    “我想他们!做梦都想哇!”贺东川弯着肩膀:“我放不下啊...”

    “我要把他们...都请回家!需要钱呀,凭我们能带回几个...赚钱,我没本事啊,怎么办,我得去学呀...”

    “不去学谁帮我们...我们连饭都吃不饱...那十多个兄弟是...”

    “是东川的错...等我...把他们都请回来,赎罪!”

    “三哥!怎么能怪你咧...”

    “我们都是自愿滴!从出川开始...”

    “从远征时...”

    “从加入番号时...”

    “我们不亏欠自己!我们亏欠袍泽...”

    “我们跟你比,你才最苦哇!我们从现在起,保管好身体...陪着你...”

    “我们以后都不会再喝酒了!一件衣服都不买!”

    “我们以后自己去挖...自己去请...”

    “感谢你们!袍泽!”

    “感谢你啊!三哥!”

    “...”

    门口外的几人再也忍不住。陆玄月在学校任教时,观察贺东川好久,大概也猜出了他的悲苦经历,但怎么都想不到,他的过往是这样的铁血、忠勇...悲壮,真实到让她心痛,发颤...

    西孃是知道一点的,只是知道那17个人只剩下六个到这里。她不知道什么是远征...她伤心,她一直想让老九忘掉过去,用她的方式。可是,那老九只是没在她跟前表露出来...

    几位家属都哭了,她们都心疼,心疼这一帮汉子...

    袁西山,跪下了,隔着墙,对着屋里的他们。他低下了自以为是的高傲,低下了狭隘的头颅。他羞愧,他无地自容,为之前的无知、荒唐想法、可笑的行为道歉。这一次,他心甘情愿...他在心底发誓,自今日起,全心全意协助,任劳任怨,永不叛离!这一刻,他是轻松的,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信仰和坚持。

    一个礼拜后,贺东川带着妻子离开。几位老兄弟送出老远,可终究是要分别。那分别是离愁,是苦涩,没有任何的情趣可言;那分别是悲壮,是割舍,是撕裂,没有任何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