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二卷 时间 第02章 丛林杀机
    十八在十进制中,是唯一一个组成数字之和是自身的一半的数;邪恶的纳粹希特勒的代号;氩的原子序数;十八种人格;大部分国家法定,具备完全刑事能力的成人等等。

    十八只是一个数字,数字不用过分解读,它只是在那里,只是发生的事件与之吻合,如此而已!

    在这里,等于一代新生!等于花季!等于华丽的开始!这个数字如此的迷人。

    东亚南国气候湿热,多雨,连成线的细雨斜扫在窗玻璃上,在窗檐灯光映射下,扭曲着屋内的一切。

    一个身穿草绿色军装的机要警卫匆忙进入,对着宽大办公桌后方敬礼,朝那人递过一个电码本。

    那人接过,只看了一眼就扬手而出。被甩飞的电码本翻飞着,划出一道抛物线,撞在了墙边的档案柜上。柜门上的玻璃被硬质的电码本夹击中,啪啦一声碎成几半。玻璃失去支撑又跌落水泥地面,又是一阵稀里哗啦的嘈杂。

    机要警卫不敢抬头,谨慎走到柜角,仔细清理杂物...

    跳动的火苗烧红咬在嘴里的烟草,办公桌后,一个留着偏分,满目凶光的军官制服汉子,把玩着手里嵌着一颗弹头的银制ZOOP煤油火机,抽动着嘴角面色阴沉。

    他重重地拍了一下实木大桌,压抑的气氛没有维持多久,被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接通电话,他大声的咆哮着,像那破铜烂铁同时敲击,揉和在一起的怪异腔调,叽哩啦呱哩的响起,严重地破坏了人类语言的美感与听觉享受。

    他歪着脑袋,腔调很快,那毫无韵律可言的破铜烂铁敲击声更明显。已经很不畅快的屋内氛围,更显得异常迟滞,差点能拧出水来...

    军官用力断掉电话,抬头对站在门边,身穿丛林迷彩的作战参谋命令,作战参谋点头,快速出门。

    打完一个电话的机要警卫对歪头军官点了点头,做着一个虚划脖子的动作,又指了指上方的天花板,敬礼后,带着命令的机要警卫也匆忙坐车离去。

    黑暗中的雨林像个迷失在地球上的黑洞,吞噬着一切光亮。胡椒快速奔跑在雨林中,向东北部方向隐没。

    许久,他经过的方向,有一大队黑色人影晃动,脚步嘈杂,踩在泥泞的丛林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队伍前方两只军犬疯狂躁动着...

    胡椒的身影在一颗芭蕉树下一晃而过,他仿佛察觉到了前方的危险,迅速调转方向,又之字型迂回...

    帝国边境线往西南10公里一处山角,一个四人的队伍菱形分散,安静地伏在阔叶林里。卡嵌在凯夫拉头盔上的夜视仪后面,冰冷的眼睛死死盯着南方丛林,恨不得把这黑色的丛林给看穿...

    追踪丢了的大队荷枪军人与这四人队汇合。他们一路追捕,始终没有发现逃窜的“疑犯”踪影。带队的头目与四人小队用手语交流着,很快他们大队分成两支倒三角队形原路返回,继续搜寻...

    四人小队也在用手语无声的交流着,最后,他们分散成双人组。两个小组相互交错一百米,往大华边境线靠近。他们想继续堵住胡椒的退路,力求击毙这个对友军造成创伤的邪恶来犯者!

    热带雨林上空的天气多变。这雨也是想下就下,非常任性。初时几滴预警,接着就断断续续的泼洒,根本不能用常人的眼光去衡度。那贼老天,精神不好。

    两组人,分左右谨慎前行,他们避开小型雷区前后错开200米。

    右组意图绕过雷区边的泥泽,后方一人的右脚,刚踏上泥泽边缘还没落稳,被一柄闪着寒芒的长军-刺,斜着插进他的右下肋间。受创者如遭电击,颤抖着发不出声响。胡椒持刀的手瞬间转动,刀身在体内搅动着,直到确定对方没有了一丝还手之力,才抽出-军-刺。带血的刀身,在那人身上擦了一下,将他轻轻放倒在地上。

    胡椒自递出一刀,眼睛紧盯前面一人背后。走在前面的武装人员刚察觉到一丝异样,身体还没有完全转过来的时候,他套在扳机环内的手指失去控制。他只来得及感觉脑袋里瞬间出现的一阵凉意,就失去了知觉。胡椒手中的一柄长条军-刺从他下巴插入了脑袋,又从他天灵盖洞穿,顶在了头盔上发出轻响。

    胡椒迅速拔出他们身上携带的军械,把它们收挂在自己的身上,又把尸体移动到阔叶树下,制造‘G雷’,等待着对方另一小组的支援。布置好一切,掏出一颗防-御-S雷拔掉栓环,伏在‘诡、雷’10米外的泥泽里只露出半个身子,安静的狩猎。

    离开的两人组很久都没有听到军用通讯耳麦传来‘应答’,他们快速返回。两人交替前行,不时地敲击着耳麦。每次走在前面的人都用手语回应着。胡椒平静的看着他们用这种无声的方式交流着。

    “肢体的传递效率肯定没有声音快,而且他们敲击耳麦会发出轻微的声响,在战场上或许不容易被发现,可这是丛林,安静的丛林,难道他们不知道?”

    容不得分神,胡椒看他们被自己设置的人形‘G雷’迷惑,右手捏着的S雷在等待着他们失误的机会。左组赶到,前面的半蹲,呈进攻姿态,给背后手语指示‘掩护’。后面得到指令的人迅速停止,半蹲。红外线枪瞄小幅度地来回扫视。被掩护的人用腰部抵着-枪-托,双手平端步抢,谨慎靠近...

    胡椒紧盯着前面的人步伐,在距离‘G雷’还有十米远的时候,他出错了。那人左脚被一截干枯的棕榈纤维缠绊了一下。这时,胡椒动了,他把准备在手里,早就拔掉卡环的S雷滚向对方脚边。那人感觉军靴底传来一丝牵绊,还没等他调整好步伐重心,就被炽烈的爆炸掀起,身体分成两段倒飞出去。胡椒趁着另一人的夜视仪被爆炸火焰闪晃的瞬间,持刀扑出。

    但被对方的军事闪避给化解了。

    后方掩护的那人,在火光闪起的瞬间,下意识地握紧枪身向左后方一个翻滚,同时扣动扳机。一阵急促的步枪速射,弹道呈扇面洒出,逼退了进攻中的胡椒。

    胡椒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的反应实在是顶尖的。夸赞之余,他紧紧地伏在地上,匍匐倒退着向身后的棕榈树,寻找下一次出手的机会。对方能在瞬间做出最正确的规避动作,但子弹终究有限。胡椒藏在树后,屈身半蹲,取出绑在右腿上的柯尔特M2000-型-手-枪,调整着呼吸,只露出眼睛盯着开枪的方向。他在等,等他换D夹...

    ‘咔咔’两声撞针脆响,开枪的那人突然停火,在停火的瞬间扔掉长枪,又是向后一个翻滚,躲到阔叶树下。同时,他左手拔出斜挂肋间枪套里的同样是柯尔特M2000-型-手-枪,右手拽出斜挂在左肩刀鞘里的-伞-兵-刀-反手刀刃向前,同样露出半边身体谨慎戒备着。

    藏在树后的胡椒又一次惊叹其漂亮的反应和规避动作。他勾了勾嘴角,这可是真是遇到硬点子了。这一身精良装备,再配合这种意识和身手,绝对不是一般的特种兵能做到的。

    “怪不得来的时候那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这么强烈,看来,南越陆军真被自己打疼了。”这也激起了胡椒强烈的战意,不过他可不打算跟对方硬碰硬,书凉会生气的。

    他咬咬牙,心疼的拔出一枚步兵-防-御-型手-雷,非常缓慢的拔出拉环,尽量不发出声响。保险栓松开,铁球划着线,向那人躲避的位置拥抱。

    “乖乖,给你个惊喜噻!”

    雨点忽然变大,谨慎戒备在阔叶树下的军人一动不动,那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他需要绝对专注,因为他现在都不知道对方的进攻轨迹,耳麦里死寂,这有可能其余一组人已经被对方袭杀。他的眼角颤动了一下,不太确定有什么金属碰撞的声响,身体快速转身纵跃,抱住了身后一颗棕榈树,想滑到树后。

    一阵灼热爆腾,HG85-防-御S雷的爆炸散射出的几千块杀伤弹片,将刚跳到树上还没来得及有效躲避的他击中,腰部以下惨不忍睹。巨大的疼痛让他只来得及发出两声类似干呕一样的,极度压抑声响,人体的保护机制瞬间强制他晕死了过去。

    胡椒之字形快速的移动到他们身前,补刀,直至确定他们全部毙命。才迅速搜集着他们的装备,把能带走的尽量带走,带不走的就在他们身下或装备下面压一颗拔出保险销头的SOHG-手-雷。

    胡椒蹲在尸体边歪着脑袋思考着:

    “不能太多,太多了他们不上当...更何况他们也不值这个价...两颗吧!”他像下定了决心一样,咬着牙放了两颗。

    胡椒背着军用背包,一步两回头的望着被炸烂的两具尸体非常纠结,又非常兴奋...

    “一个四队,丛林精英啊!”他感叹着:“乖乖!四目夜视仪啊!”

    胡椒通过整理他们的携带装备发现,这四人全部为美特制式装备,最亮眼的就是人手一套GPNVG-18四目夜视仪和便携式军用GPS...

    “美利坚的海豹也没有这么铺张吧?”胡椒放下手里的三-棱-军-刺,一边咋舌又一边搜集另外两人组...随着惊喜越来越多,他心底也越来越震惊。

    “这是他孃的,南越的王牌特勤都出动了!”

    胡椒赶忙换成了他们的大军用背包,重新整理好装备,携着满当当的两大包,绕过几片熟悉的雷区,越过国境线,钻进山林。

    正在滇南山林里奔爬的胡椒,听到国境线外传来两声SOHG-手-雷-释放出温压弹特有的的闷响。这声音在远处的他听起来,更像是一个胖子在泳池里放了个响屁,让潜在近处的人头皮发麻,一阵的恶寒...

    他加快脚步,否则帝国边军马上就部署完毕,想回去都没机会...

    连续的枪声和爆炸声响,无疑会惊动本就高度敏感的帝国边军。

    帝国境内,边境军人出营,迅速增派援军就位加强执勤哨卡...

    守护国境线执勤哨卡岗亭上方的探照灯,点亮了帝国界碑...

    高处暗哨的各暗卡观察手和狙击手全部就位...

    得到命令的高炮营、野炮营全部就位...

    他们在无-声-肃-穆-中-庄-严-地守卫帝国的每一寸国土,用行动,用血肉捍卫着帝国尊严!

    早已进入滇南山林的胡椒攀爬着一处不甚陡峭的岩壁,远远避过几个暗哨,没入山林深处不见,如不知处来,往不知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