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二卷 时间 第03章 樱花绽放
    江省大宁市历史可追溯至秦,距今已有2千多年历史,也是古迹保存较完整的地方之一;这里气候适宜,参天古树不胜数,水乡景色醇美,也是帝国著名的旅游胜地之一。

    大宁市,位于帝国东南沿海中部,是长江三角经济圈中心城市之一,经济、金融、物流、文化中心...帝国东南重要交通枢钮交织之地。

    武林区孝陵街道边有条河,叫樟桐河,河水清澈徐缓,又因此河一岸种植清一色香樟树,另一岸种植清一色梧桐树,两岸树木挺拔枝叶郁葱茂盛,树干一个成年人围抱不拢,树行里点缀几种花草,木栏围绕,景色说不上绝美惊艳,但当得上舒适安逸。

    樟洞河尾连接公园的第一座暗涵,在暗涵一侧有颗倾斜的梧桐树,树后有一个屋,筑两层,占地约80个平方,黑瓦下房前的黄杨木牌上,漆写着‘熏园咖茶’墨绿色四字楷匾。

    咖茶屋不大,胜在室内装饰简洁、素雅,不失精致。

    这个茶屋店老板是个女留学生,外国人,名叫井上熏园。这店从选址、硬件装饰、茶座配套摆设、食物器具风格、食材选用搭配等,基本都是她一个人做的。这个外表看上去文弱的丫头,内心倔强坚韧这般也极属罕见。

    这家店有个很奇特的现象,生意火爆的有些诡异。还有个很畸形的状况,来这里饮茶小坐的都是清一色的男人,偶尔有不知情的女性入店,也是被那炽热的眼神浇淋的迅速逃离。

    他们的相处也是出奇的很,明明彼此都心知肚明来意,也都怨恨对方之入骨,但表现依然斯文,以彰显自己的独特,尽可能的礼人温和,待人宽厚,或许以求能博得店主的良好印象吧。

    今天井上熏园早于店员一小时,在店内归置日常营业所用。她环顾了一下归置整洁的一切,抬手看了眼腕上的手表。满意的点点头,狭长清澈的眸子眨了眨,想着,似乎少了点什么...对了,音乐。

    纤柔白皙的指头在键盘上轻跳。博士吸顶音响即时传出沙拉.布莱曼的特有魅惑嗓音,分散在店内各个角落。

    井上熏园沉醉在她优美声线中,像被软软的薄纱包裹着。店内的氛围非常舒适,她正在闭目享受,被闻声而来的‘儒雅郎君’们打断。有时,井上熏园都怀疑他们是不是就候在旁边的公园里...

    招待完毕,她回到吧台,耸拉着脑袋,下巴叠在手背上,忽闪着眼睛,望着门口。

    当她看到熟悉的身影轻推进门,站在齐胸茶台后的她,紧张招呼:

    “哦哈吆,寇恩尼七哇!”

    “嗯...嗯?”贺东漫不经心进门,听到招呼楞了一下,用扶桑语问:“你...”

    “哦,对不起先生!”井上熏园满脸尴尬赔礼。

    “你是...没太见过!”贺东疑惑问道。

    “对不起先生,我几乎每天都在!先生会扶桑语?”井上熏园望着他俊秀的脸庞略显慌乱。

    “哦,我在扶桑待过一些年,你可以叫我贺东!”贺东说道。

    “谢谢贺东君,我叫熏园,姓井上。”井上熏园强自镇定解释。

    “哦,你好!”贺东点点头,夹着笔记本走向熟悉的角落坐下。

    “请问,是跟以前一样嘛?”井上熏园轻声问道。

    “嗯..这你也知道?!”贺东打开笔记本,抬眼问。

    “贺东君请稍等!”熏园略微歪着脑袋走回茶台,准备他需要的茶点。

    贺东抬手半捂着嘴巴,注视着玻璃上映着的模糊的身影。他在犹豫着,要不要请教一下店主,这‘怪味咖茶’到底是哪个地方的产物。

    “请慢用,贺东君!”井上熏园动作轻缓,把灰色的粗瓷茶杯和精致的茶点摆在贺东茶桌上,双手扣立着紫檀托盘点头致意。

    “那个...谢谢!”贺东转过身欲言又止。

    “请问,贺东君有什么不妥么?”井上熏园略微不安问。

    “当然没有...我能请教个问题吗,哦,请坐!”贺东伸手示意。

    “请问,是什么问题呢?”井上熏园坐在贺东对面。

    “是这样的,我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一直很喜欢熏园...”贺东觉得有些不妥,又改口:“对不起,你不要误会,我是说我一直喜欢熏园的味道!”

    “贺东君...喜欢就好!”井上熏园有些不好意思,‘喜欢熏园和喜欢熏园的味道有什么区别呢。’她暗想着,偷偷嗅着自己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味道不妥。

    “不好意思!”贺东察觉出了一丝尴尬,解释道:“是这样的,井上小姐,我小时候喝过这种茶,但当时不知道,奇怪的是,喝了一次后就再也忘不掉,为此又偷偷喝了好几次,还被姐姐训斥了一顿,后来听姐姐说,那是她专门跟伯母学来,煮给爷爷的一种茶...”

    “贺东君意思是?”井上熏园疑惑问道。

    “请恕我直言,你的这茶跟我姐姐煮的味道很像,我也尝试着试验了很多次,都没成功...这也是我来你这的主要原因,恕我冒昧了!”贺东诚恳致歉道。

    “贺东君...想知道煮这道茶,还是想知道这道煮茶的方法?”井上熏园问道。

    “请问有什么不一样吗?”贺东问。

    “不一样的贺东君!”井上熏园回答。

    “...”

    ‘不一样,哪里不一样呢,煮这道茶和这道煮茶...这明明一样嘛,那是什么?环境?还是饮茶人的心境...’贺东略一思肘,恍然明悟,并致歉道:

    “谢谢了,是我冒昧了!”

    “贺东君,请慢用!”井上熏园起身,点头回道。

    “哦,对了,熏园咖茶...熏园...这是井上小姐的名字,这店是井上小姐开的吗?”贺东问。

    “是的,贺东君,一年前开始营业的!”井上熏园答道。

    “再次致谢,谢谢!”贺东道。

    “嘶...这...”几个来得早的男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简直是瞠目欲裂,集体犯了红眼病一样。

    “这哥们不要脸啊?”

    “还有这样‘别出心裁’的勾搭方式?”

    几人相互找寻着安慰,神情交流着。

    “是不是我们之前太绅士(怂)?”

    “太...额,太端着(自以为是)了?”

    “本来店主‘樱花’对大家都一般‘热情’,虽然偶尔送茶点时只是说句‘谢谢关照,请慢用!’但好歹大家都是一样的字,不多不少,连标点符号都一样的。”

    “就是,凭什么你一上来就恬不知耻地巴巴一大堆废话,连爷爷都搬出来了,这还隔代炫富?”

    “看你那可恶的嘴脸,店主‘樱花’还报以颜色?难道店主没发现这家伙动机不纯吗?”

    “这不行,这绝对不行的!”在追求平等的帝国公民眼里,这厮就是公然挑战他们‘同盟’的底线。

    不管是寻求感官刺激,还是抚慰纯洁地心灵‘创伤’,他们已经开始默默达成一致,决定共同伐之。将这胆敢亵渎心中女神的卑鄙家伙,用实力清除出去。

    这男人的战火从来不轻易燃烧,但又会莫名燃烧。这是不是与女人生气一样的,让人难以捉摸。

    井上熏园回到茶台后,看着他对着笔记本屏幕,久久不动,心中泛出丝丝酸涩。

    ‘近一年来才有这第一次良好的对话开端,就这样碍于自己的自尊心...不免有些怅然,但毕竟还是对话了不是吗,还知道了他的名字。’这样想着,她心情又高涨了一点,以至于身边店员打招呼都没听到。

    店员小欣放下包,小手轻轻拍了拍井上熏园的胳膊,示意她看一下那边发生的事。井上熏园回过神,转过脸,不由莞尔一笑。这一笑,让两个恰巧还没排上‘正义’队伍的‘同盟’呆立当场,不甚灵光的嘴巴低语:樱花绽放了...

    前来肃清的小股势力,吃瘪离开。因为贺东的长久沉默让他们想发火又找不到个立得住的由头。泼妇骂街还得有个理由呢,呸!呸!不对,两国交战还不得挥起正义之师大旗,站在道义之峰顶?!

    “以后慢慢接触嘛!”他们都强行压住火气。整了整衣容,保持着不甚自然的微笑,重重坐到到自己的茶座。

    贺东莫名其妙地用沉默赶走前来骚-扰的人,摇摇头,取出夹在手边记录本子里的照片,笑容逐渐温和。

    四年前的一个下午,夕阳藏在高大的榕树丛,光点透过宽大的芭蕉叶子间隙薄薄洒在身上,暖暖的。微风轻缓,大樟树上泛了红尖的叶子悄然片落在他的肩头,有的旋转着,落在水里压出一圈圈涟漪。正在附近骑游的贺东,在驻车休息时,不经意间被街道转角的一道身影吸引。那一身淡蓝色素雅长裙,脚底一双白色平底鞋,刚好转过街角的那一抹从容会心的笑脸...

    那一瞬,贺东心乱了,乱的像被狠锤了一下,可以清晰的听见那不规则的颤音,在胸腔里激荡。许久,慢慢回过神的他哪里还能再找到这惊鸿一瞥。

    找寻了几天无果,沮丧之下归来,食不甘味,如此数月。

    再次出发骑游之前,他惯例进行整理骑行电子设备、电池状态、内存状况并写巡游日志。

    贺东每次骑行准备都很细致,更换完前后轮胎,忙活一身汗的他原本正在擦脸。电脑屏幕上的画面,像扶桑爱情战争片一样吸引着他。贺东双眼瞬间明亮,那惊鸿一瞥早就被自行车上的记录仪录制下来。

    他扔掉手头事情,慌忙检索画面,即使只有短暂的一秒,这对于他来讲,那就是一个世纪。欣喜若狂的他,抱着自行车记录仪狠亲几口,又蹦又跳。平复一会后,开始处理影像,专注细致地像个修复古字画的专家。最后,终于打印出一帧清晰的定格照。照片摆放在桌子上,摆放在了心里,每当看到照片,他的心脏就会被牵动。

    再后来又几次前往滇南苦寻,一点踪迹都没有,现在手里捏着的这张照片,就是时刻拨乱贺东心脏的琴弦。只要一看见她,就会激荡的不知所以。

    贺东抽回神,开始继续往日的梳理,眉头也开始拧在一起。他用三年的时间查到了姐姐死亡的真正原因,又用一年时间来证明自己的结论,而残忍的是,他所搜集的,所有的线索和证据都显示出结论的正确性。

    这一年他的心理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当所有线索再一次指向明确时,他深埋着头,肩膀轻颤,不住地小声低吟:“对不起,对不起...”他脸上爱怜,痛惜,悲忿,痛恨如川谱颜色不断变换,双手紧握,指甲深陷出血滴滴落在身下的地板上,混合着泪珠...

    “贺东君...你...哪里不舒服吗?”井上熏园不安地站在贺东侧面,看着他痛苦的样子,轻声问道。

    贺东没有回答她,或许没有听到她声音。

    “贺东君...贺东君!”井上熏园有些焦急。

    “没事,我没事...”贺东低着头,迅速收拾东西离开。

    井上熏园捡起贺东仓促滑落的白色卡片,起步追赶不上,望着他的背影,默默祈祷。

    她转过眼,看清卡片背后的图像,脑袋嗡的一下变成空白...

    她不断地回味着贺东脸上悲痛的表情,渐渐地迷离着双眸,戚戚婉婉...

    情不知所起,藏于不知处,发觉时已遍地春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