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二卷 时间 第04章 英雄凋零
    2001年秋,帝国江省大宁市。

    春明华侨医院,坐落于大宁市偏东的一个山脉中,是江省最大的特甲级疗养医院。这里绿植茂盛,目及之处竹林层叠。轻风拂过,大片竹林同时扭动着曼妙腰姿,竹叶相互摩擦,发出美妙的莎莎声,像踩在松软的沙滩上。

    春明华侨医院一间特护病房内,贺东眼睛红肿,跪坐在病床前已经一晚,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病床上躺着的枯槁老人叫贺东川,贺东的爷爷,谷川集团的创始人。老嗯微睁着双眼,嘴唇因激动有些颤抖。许久,他终于叹声,摸索着,握住了贺东迎伸上去的双手做出决定,老人艰难地晃动了两下。

    贺东悲痛涕泪,连连点头解释:

    “爷爷,请放心,我并不会杀他,就让他用余生去忏悔...至于姐姐,我会尽一切办法找到她!我绝不相信她会亡故,不管寻到哪里,我都会带姐姐来您身边,亲自为您奉茶!”

    老伴离世、昔日袍泽又相继撒手...让精神无法慰藉的他倍感孤独,身体也每况愈下。卧床后,老大夫妇又双亡,孙女失踪,是死是亡还是了杳无音讯...

    临老,贺家生出这么多变故,这让他非常痛心,早早地就脱手集团事务,养在此处不见客,不说话...

    可能是老人心中有一个心愿未了,迟迟不肯放下...

    贺东望着病床上慈祥的老人,有种无法言明的伤感。他很早就知道贺东川有个心愿,回国后转了大半个帝国,没有找到一丝的痕迹。这也让他非常愧疚。

    出门下楼,贺东整理一下情绪,慢慢松开因为太过用力而颤抖的拳头,坐上车离开医院。

    在即将出医院大门时,他的车子与一辆黑色吉普车交汇,后者进门,缓缓绕过南门的大片人工湖,一路向竹林深处驶去...

    阳光透过几净的窗户玻璃,倾洒在洁白的床铺上,让原本冷清宽大的特护病房里增添了一些生机。

    一个笔直站立的身体,遮住了本该照在贺东川脸上的光亮。刚开始贺东川以为贺东去而复返,但半晌察觉不大对劲,他竭力想看清来人相貌,由于逆光原因,只能隐约看见他左面颊上有道疤,其余看不太清楚。

    贺东川的病床被升起,他上半身慢慢仰坐,半眯着眼睛看着那人。疤脸男人固定好病床升降把手,又把会客用的小桌搬放在老人床脚,解下背包放在一边,掏出手套仔细戴好,恭敬地从包里取出一个陈旧的黑檀匣子,打开。

    病床上的贺东川吃力地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年轻人。他的一举一动一丝不苟,那么恭敬,过分小心谨慎显得有些滑稽可笑。老人颤抖着深壑皱纹,算是回敬。

    疤脸男人双手平摊,靠近,贺东川视野逐渐清晰...

    手套上躺着一枚略有旧色的金属物体,图案周边的黄色光芒分为三层,外层最大,第二层白色八角星被第三层黄色光芒对角覆盖,白色八角星最上三个角里又各嵌有一个暗红色的五角星,它们层层围绕中心一个圆圈,圆圈的中心一杆杏黄大旗直耸云霄...

    贺东川再也无法平静,身体因为过分激动而不自主地颤抖,脸上竟然有了红润色泽,嘴唇蠕动发音不清,瞪着双眼,死死盯着这枚勋章。

    贺东川想伸出手去抚摸一番,疤脸男人很善解人意的把这块勋章放在老人的手里。随后郑重地退后两步,整了整仪表,八字站直,脚后跟‘碰’的一声用力合在一起,同一时间右手掌斜翻,置于太阳穴前方,一个标准的旧军军礼。

    贺东川自看清这块勋章那一瞬,已无法遏制失控的情绪。随着那人脚后跟的碰响,声音像枪膛里子弹的底火,炸响在脑海。他颤抖着伸出手,想拉住眼前那一位位从弥漫着硝烟里走出的亲切的面容...

    阳光,终于毫无阻碍洒向老人周身,轻抚他清榷的面容,又直透心脏,温暖了他一生都不曾遗弃的孤冷...

    疤脸男人走了,他悄悄地来,留下一枚勋章,没说一个字,或许他明白,说什么都是多余、无力的,那就索性保持着敬重和缄默。或许贺东川明白来人,又或许是两人找到了那一刻的默契,只属于荣誉的默契。

    秋风萧瑟,英雄迟暮,那是一份用几十年,更是用生命去坚守,去执着的荣誉,它虽然来的有点晚,但终究是到了,这对贺东川而言,到了就是到了,没有什么早晚...

    云麾到了,贺东川抱着它痛快的大哭了一场,许是唤起了深埋心底的悲伤,许是割舍不下远方的袍泽,许是忆起年轻时的英勇,许是悔恨未能再尽一分薄力...

    深夜,这位单薄的老人起身下床,艰难地翻出了衣柜底下一个斑驳褪色的木箱,将里面一应物事仔细摆放在书桌上,然后转身,去洗浴间...

    他把云麾挂在胸口,用手抚了又抚,摸了又摸。这一刻,他的手上竟没有皱纹,只是有几块褐色的斑点昭示着岁月的霸道。

    贺东川做完这一切已是拂晓。穿戴整齐的他慢慢坐在病房的会客沙发上,双手轻按扶手,左右望了望空位上不存在的身影:“老伙计们,东川来了...”

    窗外风起,带起如诉悲歌...

    次日清晨,谷川集团接到噩耗,原谷川集团董事长贺东川贺老仙逝。最早接到消息的贺家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春明华侨医院...

    贺东在病房门口,看到老人笔直坐在病房正中间沙发上,微笑正视前方。朝阳初上,鲜红的光辉透过斜窗,映射在老人安详的遗容上,让人肃然...

    贺东再也忍不住悲痛,双膝一软跪在地板上,哽咽的发不出声音...

    贺建民阻止其他人上前,步履沉重,到老人面前跪倒,泪如雨下...

    两天后,秉承着老人遗愿,葬礼十分简单,这么个超级商业巨头,办这么简单的葬礼与其身份地位严重不符,简单匆忙到在普通人看来略显寒酸。但是贺东坚持老人遗愿,在这件事上谁都不敢向其建言。

    遗体告别那天整个大宁市震动,参与告别仪式的有退休及在位政要、各商会、民间协会,与谷川有商业往来的各集团总裁、董事,还有受贺东川恩惠及扶持的中小型企业家们...

    大宁市最大的殡仪馆广场前,站满了前来吊唁的人,谷川集团现任董事长贺建民宣读老人遗言:

    “东川生川蜀于帝国12年,弱冠前考入北河讲武堂随正雄公研习复国强兵之道。次年边关失守,东川不学无术,随茂公戎马驰聘大半华地未建寸功,所经之处满目疮痍,民不聊生...恨东川未尽其力,故而毙刀于左臂以醒志!不驱尽倭蛮誓不生还...

    帝国31年,东川随茂远公千里西征抗倭,苦战数月,吾十数万袍泽去其半,终惨胜而返...哀哉!吾之余众转战滇缅又...半数不存,西夷享乐有余,征战不济污毁乃其长...

    出瘴地,余不尽千...东川心如刀绞,此乃大华之悲...

    帝国33年秋,吾辈终不辱先祖,不辱大华军人之荣耀,滇缅荡寇尽...整饬归国百余人...

    东川归途所触,疮痍遍地,几次欲追随袍泽而去,恨未能力竭裹尸,亦无颜面见袍泽,剩勇空殆,躲蛮风劲刻,蜷川河乡壤,避冬露沁衾,残躯苟活至此,乃东川之耻!

    东川游荡千里,孤魂野魄摇曳异乡,魄不得案魂亦无眠,而乡亦无所栖而恨...

    袍泽痛劝,东川亦痛思,又值国寡民贫之际,不敢妄死,留残躯再报家国。而后,撵转商地,东川莫不以大华军人自律!

    东川憨直愚钝,所幸得帝国政要友人相助,才有小成,皆友人所助之功,东川力歹,莫不敢贪。

    苟活之年,得望家国昌盛,民强兵精,甚感欣慰。硝火无心,灼咄无情,夺吾袍泽日久终不得见,然同袍韶华依旧,清尘终伴,欢慰东川弥,此乃东川至荣!

    时将凝,过往固,筛分霄小,笑则泪,痛则疤,数十载已逝,可谅,不可疏!

    东川只求吾后辈,不辱大华先祖之威,助大华稷往永盛!切切!”

    ... ...

    殡仪馆广场一片哀鸣。各家媒体记者声音颤抖,含泪播送这位可爱的、伟大的、谦卑老人的自白:

    “今日帝国失去了一位战功显赫,忧国忧民的英雄!商海损失了一位呕心沥血数十载的英灵!社会失去了一位可爱老人!江省更是折损了一块伟人丰碑!愿英魂永葆,帝国之魂不再哀伤...”

    ... ...

    熏园咖茶店内,硕大的液晶屏里播放着贺东川老人葬礼的画面。他们也都受这位战功显赫却谦卑自律的老人感染,双目通红。接着他们看到一个身影,一个非常熟悉的陌生人。

    那个一直默不作声,在熏园咖茶屋饮茶吃点心的谷川集团太子贺东。他一身黑色无领中山装走在最前,抱着黑白色相框步履沉重,悲痛之情隔着屏幕都能受到熏染...

    井上熏园安静地站在一边,盯着大屏幕里这个让他心动的男人。他消瘦了,憔悴了,悲伤的脸庞莫名地也让她心碎,炽热的泪水无声滑落,洇湿了衣领。

    井上熏园串联起贺东匆忙离开的身影,联想到自己还因此埋怨,抱怨他许久不曾现身...

    “你有这么一个伟大的爷爷,让熏园真的自惭形秽...”

    “大华因为有这样一个英雄群体,让人感动...”

    井上熏园感受到了一个老军人的毕生荣耀与光辉,串接起了一页页不曾清晰的历史...

    井上熏园整理了一下衣容,对着大屏幕里贺东川老人的遗像,深深地鞠了一躬,长久不起...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熏园店里饮茶的众人也都起身肃-穆-而立...

    情不知起时已起,于不知所踪时最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