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二卷 时间 第08章 妖精书凉
    北国的冬天,壮美于冰雪千里的圣洁,厚重。

    北冬,虽然没有了南春的芬芳,但有桌上浓郁的高汤;有伸出墙外的烟囱;有桌边的人;有温暖的炕;有山...都会让人沉醉其中。味道也都不比春的差。

    房间里纳兰花坐在桌边看着书凉,她发现,面前的这个男人也像北国的冬一样,不可直视。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安静时,像能看穿一切,让她有种赤条的在雪地里裸、奔的荒诞感,微笑时,则会有种让她迷失方向的矛盾情绪...

    她分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复杂感情,她凭着女人的可怕直觉发现,他对她讲的每句话都是深邃的,像他的眼睛一样,好久之后才会理解。随着他的描绘指引,她更愿意去相信,去触摸那处未知,她想看看那里是怎样的新奇。这是她的生活里从不曾有的,从不曾听说过的。

    就像克里斯托弗.哥伦布说,大海为每个人带来新的希望,正如睡眠带来的梦境。纳兰花,当时可不这么认为。

    她像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缠着他,矜持地表露。初爱,或许就是这样的...深陷,而不自知。

    “‘在人生的海洋上,最痛快的事就是独断独航,但是最悲惨的却是回头无岸。’你确定你真的要这样做吗?”书凉看着纳兰花的眼睛问。

    “有什么可怕的呢...我的人生是没有希望的,也就无所谓失望,可悲的是,我梦境里都不曾发现自己有过不一样,幻想过改变,改变成什么样...这才可悲啊!”纳兰花沮丧,但她不知道怎样才能说服他,带她离开这里,她抬起脸望向书凉:“你也告诉我说,当不了放风筝的人,又挣脱不了命运的绳子,那就听它摆布一次好了,还能糟到哪去呢...而且,我觉得这世上我也就两件事不会啊!”

    书凉看着纳兰花弯起嘴角,挂笑:“哪两件?”

    纳兰花口终于为自己无遮拦的性格找到了去处,难堪之角。她扭捏不肯说,在书凉眼神的坚持下,她红着脸低头,小声道:“就...这也不会...那也不会呀。”

    书凉莞尔,撇过脸,艰难忍笑。他发现这个丫头,比自己想象的乐观,或许也不是坏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谁也不会保证一定能按既定的,喜欢的方式一直生活下去,不是吗。

    “书凉,我能问你个问题吗?”纳兰花鼓起勇气。

    “你什么时候这么扭捏过?”书凉看向窗外挥撒的大雪,怔怔道。

    “你爱他吗?”纳兰花勇气用光,低头看向自己的脚尖。

    “爱?”书凉重复了一下,眼神飘忽:“你知道我一直在拖累他吗...”

    “啊?”纳兰花动容,她真的想不到书凉说出这么惊人的话:“你...已经让我仰望到...”

    “你还是不懂啊...”书凉打断她,转脸望着她:“等你遇到了这样的人,就会懂了...”

    “我有这荣幸吗?”纳兰花小声重复:“我有这荣幸...能拥有这个吗。”

    “会有的,时间最吸引人的地方你知道是什么吗?”书凉问她。

    “它哪里吸引人了?我一点都没发现。”纳兰花摩挲着手指。

    “活着就是最美的事,因为能遇到他...因为时间就是未知的,它带来的也是!”书凉又说道:“大花,抬起脸,看着我...”

    “哦...”书凉看着她抬起的漂亮脸蛋,轻笑:“不负韶华!不负卿!”

    “什么...意思?”纳兰花不理解。

    “人之贵,在于情;情之重,在于人。”书凉舔了下干涩的嘴唇:“这么说,能懂吗?”

    “不太懂...我只知道,爱不爱,爱与被爱...”纳兰花懵懂。

    “人们的思维会随着潜意识需求的转变,产生新的审视机制,改革旧有的传统的思维模式,形成新的认知。我们最后看到的,就是它让我们看到的,想到的,就是它让我们想到的...”书凉揉捏着左手腕的手串,继续说道:“情绪会让人迷失掉自己,坠入刻意渲染的世界里。什么样的情绪塑造什么样的世界,正如那里潜伏的故事...”

    纳兰花痴醉,她想不通,比自己只大几岁的人,怎么就能明白这么多道理,怎么就会把道理说的这么有情感。在他嘴里,他说出的每件事都是‘活的’,都带着它们自己的性格。这是不可想象的,这是让她迷惑的。

    “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你就比我大不到5岁,而且...”书凉替她说了后半句:“而且,还没进过学校!”

    “我没这么说...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表达不那么如意。”纳兰花搜刮组织着语句。“没有啊,我觉得挺好,这也没错,发现问题,正视问题,审视问题从而解决问题嘛...”书凉见她不太理解,指着自己的脑袋解释道:“弥补不足,强大自己...”

    “读书真的能明智吗?你看了多少书?”纳兰花动心了,一个模糊的想法逐渐形成:“我要怎么做才能显得不那么...”

    “首先你做的不是给别人看的,这是非常确定的,你不能为了迎合他人而丢掉原本的自己,最后剩下的那个人肯定不是你原本喜欢的样子...”书凉喝了口姜茶,放下杯子又说:“人之贵,在于情,情之重,在于人...同意吗?”

    “同意!懂了!”纳兰花点头。书凉满意的接着说道:“又说回来了,你想要什么?”

    “嗯...我想要自己喜欢的生活,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纳兰花抬头看了眼书凉的眼睛,又随即看向别处。

    “不对,那不是你想要的...”书凉看着紧张的纳兰花:“你要非常明确自己的需求,才能正面跟它沟通!”

    “我...我想无束,自在...心灵上的自由!真正的自由!”纳兰花迎上书凉的目光,坚定点头道。

    书凉笑了,伸出手,示意纳兰花。

    纳兰花迟疑,木讷伸出手,两人手掌相触,轻笑。

    “喂,不奖励一顿饭吗?”书凉看着渐暗的天色,笑着。

    “啊...好,好...”纳兰花后知后觉,起身,她发现真的没什么好招待的:“对不起,让你吃了这么久的‘海鲜’,我...”

    “你做的...”书凉指着她:“什么都行!”

    纳兰花转身,一滴泪珠坠下,砸在脚尖,泪珠里包裹了往昔的她...在告别。

    “沏泪,煮相思,残躯,煎清苦,束不住自由啊...大花!”书凉看着她的背影,在心底为她高兴。

    他像个在地球上生活了100多年,成了精的物种一样,把纳兰花指引到她自己的路上,虽然,她还不确定属于她的路口在哪。但,方向明确了。

    那晚,他们说到很晚,说累到睡着。纳兰花起身,为他盖好被子,轻脚走到院子里,在拐角啜泣。书凉翻过身,盯着窗口陷入沉思...

    “他还好吗,在做什么,有没有受伤,吃的什么...”

    “其实...我很自卑啊大花,每次看到他,我都觉得自己的勇气逐渐在消耗...爱?我有资格吗,你真的把我问住了...”

    “我挺羡慕你大花...”

    深夜,磨人。磨的恰恰是这相思之人。

    黑暗里,孤独也会嗅着味道前来,拥抱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