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二卷 时间 第09章 远方可期
    “陪我去钓鱼?”上午,书凉收拾妥当,对着院子里正在收拾木炭的纳兰花说道。

    “嗯?去哪?现在?”纳兰花停手,转身看向书凉,又看了看天气。书凉轻笑,倚在门边,抱着手臂不回答。

    “啊!我想起来了!”大花兴奋的跳起:“你真的...你答应我了!?”

    书凉看着又蹦又跳,跑过来拥抱他的大花,阻止:“离我远点!”

    “不!”纳兰花也不管那么多,跳着抱住了书凉,用染黑的手指捧着书凉的脸,亲了一口。

    气氛瞬间尴尬,等纳兰花回过神才发现,两人之间的温度骤降,与瓦檐下垂挂的冰棱同温。她身体有些僵直,红着脸,慢慢松开了环抱书凉的手臂,不敢再去看他。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书凉转身,把刀子收回袖口,走向屋里。纳兰花呆立当场,耳边嗡鸣,字字冰冷锥入心脏。

    书凉出门,背了一个黑色的双肩包,独自走出大门,又站定,回头看了眼还在呆立的纳兰花,轻轻歪了歪脑袋。纳兰花又像被春风浇灌的濒死老树,发出嫩芽。

    纳兰花不断地跟前来送别的邻居、雀友道别,看着熟悉的脸庞,熟悉的地方,没有一丝伤感。

    “回去吧,我不要鸡蛋...哎呀,这啥呀,纳兰康,你把你家狼皮裘拿来干啥,笑死人了!”

    “九婶,别放了,塞不下了,九叔还要吃呢...你看九叔都生气了,哈哈哈...”

    “朱婶,你...你把大黄牵来干啥?我不要鸡呀...”

    “哈哈哈...我走了,等我混好了接你们过去!”“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

    “你呀,别整天娘们唧唧的,哪去找老婆啊!”“三婶...我走了!”

    “呀!还锁什么门呐,都没东西让人偷...来贼倒还好了呢!”

    “别管了,指不定还回不来了呢...”“有什么好伤心的...哭什么呀!”

    “高兴点啊,巴不得我回来呐?!”“走了!”

    “...”

    这丫头本来出门背着一个包,就带两身衣服,现在两个大包都没装下。书凉站在远处,看着她与他们告别,渐渐转头看向了家的方向...

    纳兰花离开了屯子,终于离开了她的屯子,他们沿着狭窄的碎石子路,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

    傍晚,他们下了汽车,转乘火车...

    “要不要再回去待两天,趁着车还没开?”书凉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她说。这是半天来,他主动对纳兰花说的第一句话。

    纳兰花看了他一眼:“你要把我卖掉吗?”

    书凉不语。纳兰花又说道:“那就别劝我回头了...我终于鼓起勇气告别,鼓起勇气跟着你...就别劝我回去了!”

    书凉看着她的脸,伸手为她抹掉泪珠:“归来才是自由...”

    纳兰花拱进他的怀里,哭的很纠结。书凉没拒绝,揽着她消瘦的肩膀,轻轻拍打着。

    “你是一个勇敢的姑娘!”书凉看向车窗外,景色在倒退:“时间从不亏待勇敢的人!”

    “真的吗?”纳兰花仰起脸:“我真的会喜欢以后的自己吗?你怎么能确定?”

    “我不确定啊,你自己的路只能自己走,那是你自己选择的...你能做的,是守住清苦,往前,但别忘记了来时的自己。”书凉看着她:“别忘了窗外!”

    “你知道吗...”纳兰花看向车窗,看着映在上面他消瘦俊美的脸庞:“你像个成精的怪物,我沿着你指引的方向看过去...我不知道那里有什么,但我愿意去相信...”

    “我带走的是大花,纳兰花还在屯子里呢...The futu

    e of you waiti

    g fo

    you i

    the futu

    e(未来的你,在未来等你)...”书凉轻试掉她挂到腮上的泪痕。

    “什么意思啊...你怎么讲的话一直都这么远啊...远到,我看不见...”纳兰花迷茫。

    “谁又能看见呢,他也看不见啊,我们都看不见...”书凉看向远处...

    ... ...

    “谷川...为什么这么做,据了解,贺老不是这种为人,也做不出这样的事,二代顺位人贺克敌已故,同阶梯贺建民也不是这种人,那会是谁?”胡椒仔细回想着...

    “是谷川的第三代顺位接班人?”

    “没道理的,谷川不缺那点钱,什么理由呢?”不太能想通的胡椒将问题暂时搁置,此时的他正坐在距离伊万科夫家对面100米的楼里,这里视野开阔,也是涅瓦河边唯一一栋离他家最近的房子,胡椒非常认真谨慎地观察着查爱华口中的这个‘屠夫’。

    伊万科夫看上去一点也没有与实际年龄相符的老态。这家伙正在一楼的健身房里跑步,他与大多数苏俄老头不同,身上没有多余的赘肉,也没有满脸的酒精红,光着的上身显示他很精壮,也非常注重保持身材和健康。这样一个手段残忍又能克己的人是可怕的,胡椒认真地分析总结着,从他得到的情报显示,这个伊万科夫跟自己要找的那一部分人有非常深的联系。

    这个老狐狸把房子建在涅瓦河边。虽说游船上可以实施狙击,可那只是针对平缓的水流河面,想在这种常年水流量巨大的涅瓦河上实施狙杀,别开玩笑了。

    胡椒在这里观察了十几天,大致摸清楚了他的生活习性。那老头很克己,能让胡椒佩服的人不多,这家伙算半个。

    “如果你没有这个致命的弱点,那你就是个绝对难缠的对手...”

    “这样看来,得好好为你计划一下,选个好时间,送你上路了宝贝...”

    胡椒耐心的等待,等着伊万科夫离开他那座“城堡”。这老贼把他的房子打造的非常稳固,四周暗哨三处,最高层一直都有狙击手,这家伙这么费劲心思的把自己围在里面,除非他是情报机构的一员,而且位置不低...

    胡椒在盘算、计划,也一直在反复推演得手和得手后。其实不管得不得手,等待他的恐怕都是整个苏俄情报系统的疯狂报复。

    这就像丛林熊,想吃蜂蜜就不要怕被蛰,没那本事,就保持距离看着,要不然无法安然共处...

    老虎在丛林中是凶残的王者,一旦离开了丛林,它就是条花猫,其实还不如花猫。在很小的时候,胡椒就是这样对他三爷爷说的...

    现在,就看谁更有耐心了。胡椒自认他不是个优秀的刺客,但他绝对是个优秀的猎手。在滇省大山里的锤炼,磨成了一个有着变态的沉稳和冷静的猎手。

    他为了老头们交代的任务,能在一个地方连续趴上十七天,就为等一条森蚺回巢。扑杀后,扒掉蛇皮扛回住处,在三位老头的惊愕下,吃着烤熟的蛇肉。他那时并不知道,那是老头子们的激将法,那三个老头一直在他身后,防止发生意外。他却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方式,也喜欢看老头们惊诧的眼神。

    半个月后,圣堡阴沉的天空终于兜不住潮湿,滴垂着小雨。这让苏俄的深秋比其他国度更冷,黑夜也适时地拉下帷幕,笼罩着整片上空,配合着天气,作妖。

    伊万科夫的庭院里来了三辆越野车,清一色的奔驰G系,高大协调的黑色车身包裹着一颗暴躁的V8心脏,剧烈的跳动着。

    胡椒笑了:“你个棒槌,终于耐不住寂寞了,每天送来的佳丽都掩不住你那颗浪荡的心脏,我要亲口问问你。如果,答案合我意,或许,我会免费赏你一支舞...”

    夜晚,胡椒尾随离开的车队,在涅瓦河大桥的路口拐角处,往最后一辆车上钉入了一粒卫星定位装置,他收起弹射器,拆解,仍在了涅瓦河里。做完,弃车。

    他慢悠悠幌着身体,从背包里掏出一瓶烈度白酒,提在手里,在街道边拦车。这里的司机就喜欢载这类醉汉,最好是到车上就睡成醉熊一样,那样的话,乘客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是出租车司机的。这时司机已经在盘算着,得手后,大不了把他扔到下一条街区。

    胡椒歪着脖子,提着酒瓶上车,告诉司机往前开。司机兴奋应答,顺着他指引的方向,一会往东,一会往西,有时还在转圈圈。司机一点也不恼火,他已经不止一次地看着胡椒的背包,后视镜里满是贪婪地神态。他很有耐心的等待着,快了,快了,就快睡倒了,宝贝...

    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这个该死的‘蒙古佬’为什么还没醉倒?司机有些急躁,开车注意力越来越差。最后在这个‘蒙古佬’的指挥下,拐弯时撞到了一辆停在街道边的黑色豪华越野车。司机傻眼了,他必须停车,这条街道可是富人区,他惹不起,如果就这样跑掉,被查到追上的话,会被扔到雪林里喂熊的!他咒骂着熄火,气急败坏,摔门下车。

    听到车辆报警器响的车主出来了,不是一个,是一群。七个人,胡椒翻着醉眼,透过后车窗盯着他们。黑衣人出门后,站成两个叠加的菱形战术队形,两把苏反-恐-部队制-式Vityaz冲-锋枪,腰间各一把GSh-18手-枪。如果胡椒猜的没错,他们绑在右脚踝的刀鞘里,肯定还插着一把弹-道-式-军-刀。

    司机被他们吓了一跳,唯唯诺诺解释着,手指还指向车内。他被一个黑衣人单手提了起来,重重的摔在了他的前引擎盖上,又回弹到了马路地面。这个倒霉蛋叽歪一阵,没爬起来。另一个黑衣人把刚露出半个身子,还没完全下车的胡椒拽了出来,掐住了他的脖子,顶在车门边。胡椒手脚慌忙挣扎,左手的酒洒了对方一脸,趁着空隙,他反身挣脱后提挂着背包,撒腿就跑,背后一片笑骂声...

    “死毛子!劲还不小!”胡椒用手舒缓着疼痛的喉咙,抬头看了眼天色,低声骂道:“老子很记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