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二卷 时间 第11章 忙碌的人生
    苏莉娅老实了,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身边这个“贱”男人出手太快了,已经连续放到了六个人。再这样下去,恐怕这间屋子,都会拥挤。她挪动着脚步,不小心踩到了横在地板上的尸体。她很庆幸,那个贱、人没有对自己出手。可能是自己长的太漂亮了,苏莉娅摸了下自己的脸庞想着。嗯,一定是这样的,果然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她...算了,不说她了...

    接二连三毫无声响的,屋内的保镖少了四个,伊万科夫再也无法淡定,这是有人搞鬼。他指着自己剩余的人手,画着圈指着楼上:“全部给我上去,把人给我提下来。”

    胡椒很忙,都没有时间去想其他的细节。保镖像苍蝇一样一波波的袭来,他很认真的重复着。对,是重复着,这几个人里,刚开始第一拨和第二拨都是先伸头,接着在黑暗里瞎摸,然后就摸到了胡椒,摸到了惊喜...

    第三拨和第四拨有点技术含量。他们提着刀开着手电筒大模大样的先进来,分两个方向快速扫视一圈,过程中,被胡椒捶倒。锤的方式很精准,他先用刀子插进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的左眼,拔出,同时矮身半蹲,快速滑到第二个人身下,持刀的手臂斜向上递出45度,由对方的最下方脊椎和肋骨之间刺入,转动手腕。这样被刺的对方会瞬间失去抵抗力,左边往上是肾脏,脾脏和胃,主要器官;右侧往上是肾脏,胆囊,肝脏,主要器官。

    因为传导神经系统网络、效应系统动脉、效应器官突然被锋利的金属物刺入并迅速切断分离,传导神经网络的中枢神经会瞬间失去对他们的控制反馈,大脑突然出现宕机,心脏也会不自然的收缩从而失血,血压急速下降。由此,被伤者会瞬间失去战斗力,而且发不出声音,这是胡椒选择这种进攻方式的主要原因。当然最重要的原因,不想开枪。

    做完这些,胡椒从窗口跳出...他侧着身子,单手抓住绳索,挂在了窗边。苏莉娅紧紧跟着,生怕这个贱-人跑掉...

    房间又来了四人,他们分成四个方向,谨慎地巡视...有两个人往窗户这里走来,他们又是一左一右分别看向两边,唯独不看眼皮子最下边。胡椒持刀的手臂再次递出,从口中进入,磨着令人倒牙的声音,刀尖从后脑探出,搅动...接着脚尖用力抵着墙壁,借力弹起,扑向另一个人。被扑杀的人身体仰躺在房间内,惊动了房间的另外两人,他们快速的拔出GSh-18手-枪-速射。胡椒反转着扑杀的尸体作为掩护,默默数着已击发的子弹数量...

    两声清脆的金属撞针声响起时,胡椒动了。他屈身仰躺,双脚用力蹬着身前的尸体向前抛起,同时快速滚动向一边。一个人避无可避被砸了正着,另一人双腿被胡椒栖身绞锁缠绕摔倒,他往绊倒的人胸口连戳了三刀后再借力,蹬着双腿扑杀被尸体压倒的最后一个人...

    苏莉娅爬上窗台,露出半个脑袋,蹬着大眼睛呆呆的看着,她似乎是忘记了自己所处的位置,忍不住为他鼓掌喝彩。松开手,还没来的及拍响,就听见一声惊呼...

    胡椒扭过头愣了一下,他突然感觉很舒畅,浑身舒畅...

    ... ...

    宽大奢华的餐厅里只剩伊万科夫和家主,那个配合着“弹钢琴”的老头。他们瞪着不敢置信的牛眼,盯着坐在他们中间吃烤鹿肉的“蒙古佬”和对面的一个非常漂亮的红发美女。这两个人吃饭的样子,真是惨不忍睹,伊万科夫都皱起了眉头。一点素质都没有,不请自来,毫无礼仪...

    最可气的是,他们一边吃一边评价,还不时的问家主。但是回答的一直是苏丽雅。

    “酱油呢?”胡椒问。

    “不要加酱油,会影响口感,亲爱的!”苏丽雅提醒。

    “盐呢?”胡椒又问。

    “这个口味很合适呀,我觉得就像专门招待我一样...”苏丽雅赞美。

    “怎么没有辣椒?”胡椒不满。

    “哦,天呐,你见过谁吃烤鹿肉还加辣椒的?!”苏丽雅惊讶。

    “他孃的,这什么东西这么甜?”胡椒生气。

    “亲爱的!那是精糖!少放点!”苏丽雅解释。

    “这酒跟尿一样,太难下咽!”胡椒吐掉口中的伏特加,骂道。

    “哈哈哈...我太爱你了宝贝!说的好像你喝过一样!哈哈哈...”苏丽雅笑的花枝乱颤。

    “我受够了!”胡椒左手掂着餐刀,没事找事,坐在左边的伊万科夫毫无征兆地又挨了一刀。而胡椒又像没发生过什么事一样,扭头对着右边的家主轻声说道:

    “请帮我找胡椒瓶子?麻烦你了,你他吗的!

    “...”家主真想揍他,非常想。可他不敢,因为跟这个恶魔动手的都躺在了地上。

    伊万科夫捂着伤口疼的咧嘴,右腋下夹着一颗拔掉了保险的苏制、式步兵防-御-型-手-雷。他浑身都在轻颤,额头冒出了一片水渍,在眉头的皱纹里汇聚,滑落。他在想,这种手段好像在哪用过...在哪呢?

    伊万科夫感觉胃疼!不!浑身都疼,这个邪恶的红发女人,不知道给他打一针什么东西...

    “这不是胡椒!”胡椒看也不看,反手扔掉,佐料瓶子在桌子打着转,接着伊万科夫左腿又让插了一刀...

    “胡椒在这...”他微笑小声提醒着。

    家主哭了,真哭了,连着鼻涕一起。他从来没见过这种人,太无耻了,这明明是胡椒调味瓶,非说不是,还说自己才是!而且还不断地伤害着自己的老朋友,哦,我亲爱的朋友...

    “放我走吧,我都是被他们胁迫的...他们是搞情报工作的...我一个正经商人...是被逼的啊...”这老头太可怜了,说了他最想说的话。

    伊万科夫蹬着他,额头青筋暴露...

    “喔!贱-人,你该问他话了!”苏莉娅看了一眼伊万科夫,对着胡椒认真说道。

    “...”

    “对了,Madam!你喜欢什么舞步?”胡椒忙完,问苏莉雅。

    “嗯?你要邀请我跳舞吗?太棒了,亲爱的贱-人!”苏莉娅眼睛明亮,很高兴的问道,不过听到后面的Madam,苏莉娅咬牙切齿:

    “我想再重申一遍,最后一次!如果...你要是再敢叫我女士,我会杀了你的!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我根本就没打算邀请你...”胡椒转身,拎着家主仍在楼梯口柔声道:“我劝你最好坐这里...不要乱动!请你,认真的看着,你他-妈的!”说完他就去拨弄着一架墙角的老式黑胶唱片机,取下墙上挂着的黑胶唱片,也没看名字直接放上卡座,拽着伸缩唱臂,把上面的唱头对准唱片,接触,声音传出...

    “我抗议!你把几首名曲连续的听下去,我认为这是一种亵渎!是一种巨大的奢侈!”苏莉娅气呼呼地指着跳舞的胡椒,大声喝道。

    “而且,你跳的那根本就不是舞蹈...那就是条该死的毛毛虫掉在了水里,在那濒死挣扎!天呐,我从来没见过哪个人能把腰肢扭动的看上去这么痛苦!”苏莉娅捂着额头,痛苦的嘲讽着。

    “这是我的事...我答应过他的。”胡椒沉浸在自己营造的氛围中。

    “谁?”苏莉雅翻看着文件问道。

    “他!”胡椒指着伊万科夫。

    “什么时候?你们见过?”苏莉雅放下文件,转身。

    “不,我在心里说的!”胡椒认真回答。

    “哈哈哈...你这个混蛋!”苏莉娅笑道。

    家主老头,早就受不这两人的心理折磨,心脏病发。

    伊万科夫浑身都是血洞,也即将死去。他蹬着双眼,抖动着嘴唇不甘心,‘这两该死的,什么都不问,就在那时不时的来一下子,你他孃的倒是问几个问题呀,没准老子就说了呢?谁说搞情报的都是硬骨头?如果有可能,能不能说一下,哪里得罪你们了?不知道哪里招来的这对狗-男女!天杀的煞星!’这时,药效已过,他都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

    ……

    “亲爱的,其实每一首曲子呢,都有它背后感人的故事,有的凄凉,有的悲伤,有的苦涩,有的是创作者的生活经历和感悟...你要学会去感受,去聆听...”苏莉娅起身,温馨解释。

    “不是在聆听吗?”胡椒疑惑道。

    “你要用这里去听...”苏莉娅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位置:“用心去聆听,去感受,你懂吗?”

    说完她走到胡椒身前,静立,闭上了眼睛,随着旋律缓慢舞动:

    “像这样...你看到了吗...”

    她跳的很认真,她的舞步很轻快,跳的也很高兴,很投入...

    一曲终了,她对着胡椒站立的位置优雅地点头弯腰,轻轻挥动着手臂,抬头微笑,睁开眼睛,没了那人的身影...

    “你这个该死的!贱-人!混蛋!”苏莉娅愤怒,她愤怒于某人根本就不懂得欣赏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