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二卷 时间 第14章 仗剑
    安妮办公室内,花纹把买的饭菜摆在会客的长几上,每取出一道菜他都能说出它的名字、烹饪手法和所用的食材、配料、产地,听的安妮一阵气结:

    “我说这些年你的钱都花哪里去了,都拿去喂狗了!”

    “也不能这么说吧,好歹我能品尝出八大菜系和两百多种食材呢!”花纹伸出手指头骄傲道:“我还能烧出56种菜品...”

    “嗯...你还认识56个姑娘呢!这是一个公司头领该干的事吗?你怎么不上天呢?怎么说来着...”安妮吃着饭菜又一顿挖苦。

    “我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花纹提醒道。

    “...你呀!真是不知廉耻!”安妮真是哭笑不得。

    “谢谢夸奖!”花纹丝毫不在乎,在自己老婆面前要什么面子,要面子是傻、逼,他认为自己不是。

    “你可赶紧说事吧啦!”安妮嗔道,真是什么脾气都能被磨没了。

    “我想...这样的,小光学习成绩已经下降到全年级倒数了,只要...”花纹转身看了看门外又小声说道:

    “那个倒数第一不请假,他就是第二!你看...”

    “我看什么呀?你教他什么了这么多年?公司公司没干好...”安妮刚发作,被花纹打断。

    “哎哎~~!别又重复了,认真点,说小光呢!”花纹敲着桌子提醒道。

    “不吃了!尼玛!我这肺都要被你爷俩给气炸了!”安妮把筷子仍在碗里,靠在沙发上无力道:“你说我安妮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能遇到你这样的奇葩!怒放的大奇葩呀!那么大的一朵!”安妮说着用两只胳膊环抱比划着。

    “好歹也是朵花呀...”花纹饿坏了,这都是他喜欢吃的菜。

    “你是不是照着你自己的口味买的?吃的那么欢畅?”安妮看他吃的那么香,生气。

    “嗯...当然...不是了,我是专门给你买的嘛!”花纹吃的正香,突然意识到不对,抬头改口道。

    “那怎么都是你吃的呢!?”安妮盯着他问道。

    “是你...生气不吃的嘛!”花纹嘟囔着辩解。

    “谁说我不吃了!你给我留点!”安妮把一盘红烧鲍鱼抢过去。

    “唉!我这艰难的人生呀!”花纹用纸巾擦着嘴唇嘀咕。

    “哈!你是在讽刺我吗?”安妮瞪着眼睛,用手制止道:

    “不准抽烟!”

    “啧...”花纹把香烟仍在长几上说道:“我打算带他出去走走,尽一尽做父亲的责任...”

    “吆!感动死我了!”安妮恶心道:“你用什么名义给他办的休学?”

    “...你听我说完好不啦...这样下去肯定是要出问题的我跟你讲...”花纹坐到安妮身侧:“那个...精神...”

    “你给我离远点,别把你的傻、逼气息传染给我...”安妮用筷子指着他。

    “我想着,先给他休学一年,带他到处去走走,看看现在社会的发展变革,顺便长长见识,也不能老是没人陪...”花纹挪着屁股投降道:“我知道你陪他了,我说我自己的!不能老是窝在城市里看钢筋混泥土吧,得有十年没带他出去了...”

    “这还像点人话,你的良心总算还没酸透...打算去哪?”安妮问道。

    “陕北、大疆、古蒙、闽南、云...”花纹轻松的说着。

    “我明白了,你是想为自己出去浪荡找个合理的借口吧!?”安妮扭头盯着他的眼睛道:

    “去可以,用你自己的钱!”

    “呀!我这皴皱的心呀!果然是...不能讲道理呀...”花纹捂着心口无奈道。

    “你说去的这么些地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还没说完吧?是不是还有川蜀、两广和南海啊?”安妮降着声调温柔的问道:“最好再去东南亚转转?”

    “那...也不是不行嘛,主要是别让我太辛苦,你知道开车很累的...”

    “再给你,配个司机你看怎么样?”安妮笑眯眯问道。

    “那肯定...”花纹看着自己漂亮的老婆一时差点脱口而出。

    “把你美的!花纹,我告诉你,你最好给我正经一点,这不是在跟你开玩笑!公司垮了我可以不计较,钱没了我也不计较,如果儿子要是有什么幺蛾子,哼!”安妮拿着碗正色道:“到时候可不是现在这个样了!我能把你花家给拆咯,再翻过来你信不信...”

    女人啊,真是不能讲道理呀!不能讲,不能讲!花纹默念着,平复自己的情绪。钱还没要来呢,怎么能泄气呢。

    “对了,我想起来了,你给小光办休学什么名义?精神...什么?”安妮被气糊涂了。

    “呃...那教导主任非要个能站得住脚的理由...我...精神不正常!别怪我啊,姜南给开的!”花纹小声回答。

    “该死的!你才精神不正常,你全家精神都不正常...还有那个姜南!”安妮发作,揪着花纹耳朵。

    “欸,全家过分了啊,说我就行了...”花纹看着安妮提醒。

    “哇!这该死的命运啊...是和时间苟合生出了个生活呀!”安妮气发颤。

    “你知道现在消费也高,我哪还有钱啊,我加油都是刷的信用卡!”花纹纠结道。

    “你...”安妮把筷子扔到花纹身上:“两百多万呐,花完了?哦,叫败完了?找你初恋去啊?”

    “哪跟哪呀,你是我老婆,我找她干什么呀,再说了,人家都有老公了...”

    “没老公你就去了?谁让你叫我老婆的!”安妮恨不得咬死这男人。

    “谁让我爱你的呢!”花纹也不生气。他自认为不是那啥。

    “你...”安妮深吸一口气,起身踱步:“自己想办法!”

    “那你得给小光点吧,我可以不花的,我一天可以吃一顿,我可以一天吃一个馒头的,这都可以呀,对吧...”花纹使出杀手锏。

    “给根烟,我冷静一下!”安妮伸手道:

    “火呢!?”

    “谁让你抽烟的!你怎么不上天呢!”花纹大声道:“给你烟让你消消气,还火?”

    “有种别点啊?”安妮盯着花纹得意道。

    “呐,这是原则!”花纹把点着的烟又掐灭,说道:“我可以惯着你,我也可以给你点烟,但不准你吸!”

    “你...”安妮拿掉被掐掉的烟头楞了一下,这家伙长能耐了,从来没跟自己大声说过这些的:“算你有点良心,不过,钱没有!还是那句话,自己想办法!”

    “可以,但绝不允许你抽烟!”花纹说完起身开门,还没出去就被安妮叫住。

    ......

    花纹看着后视镜里,躺着玩手机的花光,一阵无语,他耳朵现在还在嗡嗡响,这两天,他真是被挖苦到了墙角,墙角的石头都被撬出了缝。父母的再三警告,安妮的约法三章,一直炸响在耳边...

    可是,出来了不是吗,出来就应该开心不是吗...

    “小光,你妈说了,不去北边,让我们先去南边,而且你也听到了,让你每3个小时报平安一次,这我可管不了啊!”开车的花纹对着后视镜道。

    “你自己老婆你管不了,让谁管?难怪爷爷说你没出息!”花光讽刺道。

    “你个小兔崽子,怎么跟你爹说话的?再说了,你爷爷在家地位很高了?”花纹盯着前方。

    “哼!反正比你好多了,我从上初中,你们在家连续呆过三天吗?我家长会你们来过吗?我比赛时你们知道吗?知道我为什么和别人打架吗?知道我喜欢什么吗?知道我在想什么吗?知道我在乎什么吗?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我妈就会给我钱,我要钱有什么用!”花光反驳道。

    “别这么说你妈妈,她容易吗...”

    “她是不容易,但我能理解她,她得赚钱给你赔呀!要不然你哪来的钱去浪的!?”

    “他孃的,你越说越离谱了啊!警告你一次!”花纹指着后视镜恶狠狠说道。

    “嘁!你看你穿的那样,比我穿的都骚!懒得理你!”花光其实咽下了“废物”两个字。

    “这叫时尚!我要不是正开车,看我怎么捶你,都能把你屎给捶出来,糊你满脸,让你爷爷都认不出来,你信不信!”

    “...”

    “我跟你说,你现在就是不知道时间的重要性!我跟你这么大的时候,那可是全年级组数的着的哇!不是我跟你吹,我那一身白衣飘飘的潇洒模样...啧啧...”

    “...”

    “唉~你在听吗?”

    “...”

    “臭小子!有你后悔的时候!别到时候哭着喊着说知识不够用,到时候就晚了,你知不知道什么是书到用时方恨少...”

    “...”

    花光睡着了,喔,也可能故意不回复,反正自打一上高速,就说那几句,其余时间要么玩游戏,要么就戴耳机打盹,就是不理花纹。就一个原则,只要不说话,怎么都行。

    “父子俩到了这种程度,真是一言难尽。孩子的成长是离不开父母的陪伴,孩子被需要的那种感受,会越来越觉得远离,心理对父母的感情也会越来越稀薄,直至逐渐冰冷。”

    “孩子的行为叛逆,主要来源于父母的忽视,他们作天作地,都是为了能引起关注,为了能引起他们心里重要的人关注,他们的世界没成年人的复杂,单纯就是想多一些关心和关怀,仅此而已!”

    “我还知道,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还会有段时期看不起自己的父亲...”

    “可知道归知道,又能怎么办呢。谁都想让孩子生活条件能稍微好一点,为此都在努力着,打拼着...而这又是矛盾的来源!好难呀!比和太阳肩并肩都难!”

    花纹开着他红色的吉普车奔驰在高速公路上,他的心里此时更不平静,他把所有的苦涩和无奈全部深深下咽,吞到肚子里。面对父母的指责,老婆的挖苦,儿子的讽刺,他能怎么办,跟他们争论?怎么争?本来就是自己做错了,做错没事,没失去信念就行,只要信念还在,只要他们都在,骂几句算什么...

    他把音乐打开,随着舞曲渲染,他身体在跟着节奏蠕动,像身上有好几条蛇趴在上面...

    花光偶尔瞥了眼驾车的花纹嘀咕“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