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二卷 时间 第15章 相思苦
    樟洞公寓虽然也有樟洞二字,但实际离樟洞河直线距离足有5公里。这处公寓总面积大小,较于现在的大宁市武林区,只能算得上是小型的商业住宅规模。由于建楼较早,楼房前后间距很宽,生活配套设施完善,加之乔木生长茁壮,几乎与楼层同高,其景观远看跟别墅一样。里面亭台、溪水、小路再加上物业尽责,很多有钱人都喜欢住这里。临近繁华又环境幽静,这样的公寓虽然年久,住上却很是舒心。

    拐角一栋鹅黄色房子的顶楼,阳台上摆满了马蹄莲和睡观音一类的水培植物,客厅里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孩正在心焦地乱转。

    “小琳姐,熏园姐跟到底怎么了嘛,太让人心疼了...”小欣扯着正在打转的小琳胳膊,焦急道。

    “这样下去不行的,我们必须让熏园姐吃点东西了。”小琳想了想对身边的小欣说道:“我也不太敢肯定!”

    “我记得之前,那个该死的家伙走掉以后,就看着熏园姐很难过,她这是...哎呀我也讲不清楚!”小欣愤愤不平。

    “你说的是那个...那个...哪个?”小琳的确不知道她说的是谁。

    “我也是胡乱推测的,你那天不在...”小欣看着井上熏园的房间心疼道。

    “或许,真是像你说的?”小琳歪着脑袋,也是拿捏不准。

    “那小琳姐,你说还有什么别的原因么?能是家里的事吗?”

    “别乱说,我们去问问熏园姐吧,等会她要是还不吃东西,不讲话...那你就威胁她...”小琳拉着小欣道。

    “啊,威胁?怎么威胁,熏园姐对我那么好,我不!”小欣坚定道。

    “你傻呀?”说着小琳凑在小欣的耳边说了一番,小欣连连点头称是。

    两人轻轻进了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的井上熏园心疼的不行,可又不知道怎么办,都是年轻女孩,生活经验严重缺乏。

    犹豫再三,小琳拉着井上熏园白皙的手,轻轻揉搓着问道:

    “姐姐,到底是怎么了?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跟小欣都急死了。”

    井上熏园怜惜地看着哭泣的两个丫头:“你们怎么了?哭花了脸不好看的。”

    “还管我们好不好看,看你都多长时间不吃东西了...”小欣哭着也拉起井上熏园的手,说道:“再这样下去,我们也不吃饭了,陪着熏园姐一起...”

    “原来是这样...对不起,是我的错,让你们难过了。”井上熏园点头致歉

    “熏园姐,有什么事能跟我们说吗?我跟小欣或许能替你分担一点。”小琳道。

    “是啊,熏园姐,你把我们当陌生人吗?”小欣焦急

    井上熏园看着两人,小琳和小欣是井上熏园的店内员工,说是员工,但从没把她们当员工看待。

    有天傍晚,熏园咖茶准备打烊关门。井上熏园看到一个女孩,蜷缩在熏园咖茶店墙角。询问才知道,这姑娘竟然两天没吃东西,还在店前坐了一天,她却不知道。井上熏园自责不已,慌忙把她扶进店里,准备些简单的茶点吃食。

    这倔丫头叫小欣,不顾家人劝阻,非要自己养活自己,她说想看看这个世界,还没下火车,钱被偷光,出了火车站没多久一声没吭,也没跟家人求救。

    后来,实在没办法,咬牙把奶奶送给她的一块玉佩在珠宝店当了三十块钱。说来可笑,这一顿饭就吃掉了来之不易的29块5,自尊心作崇,硬是坚持了两天没吃没喝...

    听完这她讲述,井上熏园很心疼这可怜的丫头,当即决定,收小欣当店员。小欣仰起脸,坚强的哭了。

    至于这小琳,井上熏园只知道她叫小琳,本地人,其余的就不知道了。想想也觉得可笑,这小琳每天开着高档车上下班,赚这三四千多一个月,都不一定够油钱,而且她毫无怨言,从没提过工资两字。每月发工资也都漠不关心,不晓得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许久,井上熏园抽回手,拍了拍小琳,柔声道:“叫点吃的...”

    “呀,好的,太好了,我去买!”小欣破涕为笑,奔出门外。

    小琳望着她出门,井上熏园沉默着想着心事。

    “熏园姐,你跟我说下,出什么事了?”小琳关心问道:“这段时间,你的精神状态不对,我从来没见你这样过!”

    “小琳,有些事,不便与人讲的...”熏园略羞涩。

    “嗯,如果是隐私的话,可以不用讲,但如果是麻烦,那小琳就非要听听了。”小琳语气认真。

    “...”

    “小琳,你知道...其实说起来挺难为情的...”井上熏园不好意思说道。

    “熏园姐,是因为男朋友吗?”小琳猜测。

    “是...也不是,我不知道从哪讲...”井上熏园踌躇。

    “姐,我晓得了...”厉小琳坏笑着道:“看你这表情就知道,肯定是因为男人。”

    “...”

    “其实,这都是我自己的原因,不怪别人...”熏园停顿了好久,像是在组织语言:“我...我可能喜欢上他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注意他,他来我们店都快一年了,每次都点一样的东西,一样的茶点,坐同一位置,连进店时间都一样,不多讲一个字,目不斜视...”

    井上熏园失神道:“我开始也没在意,就当他也是喜欢饮咖茶的顾客,时间久了以后,总是想往那个方向看一看...慢慢地,看着他认真忙碌做事的样子,看着他的侧脸...这或许,就是喜欢吧,我也说不出原因...”

    “所以,这几天你一直在跟自己过不去,就是因为他,对吧!熏园姐?” 小琳狡黠说道。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那天茶里加错了东西,冒犯了贺东君,才让他走开那天如此痛苦...”井上熏园自责道:“后来才知道,不是那样的...”

    井上熏园把与贺东对话的大致内容说了一遍,听得小琳一愣一愣的,暗叹道果然是单相思啊,自坠情网。

    “饭来咯!”小欣进门,清脆喊道。

    “先吃点东西吧,等会再给你讲。”小琳起身帮忙准备着带来的外卖。

    “讲什么呀,我也要知道!”小欣道。

    “先让熏园姐吃东西。”小琳扶着身体单薄的井上熏园落座。

    “哦,熏园姐,这是你爱吃的青笋混沌...”小欣高兴道。

    “谢谢,谢谢...”井上熏园弯腰致谢。

    两丫头赶忙回礼并请熏园姐吃饭,可算愿意吃点了。

    井上熏园吃东西很慢,一小口一小口的很仔细认真,别人看来好像食物有毒一样,不,不是那种感觉,那应该是对食物的尊重,才会吃那样用心和一丝不苟。

    都说女人有两丑,一是卸妆时,二是吃东西时。这两件事,最能让人感官受刺激,井上熏园的这种吃饭方式...看这两人就知道了,两个女孩捧着下巴呆呆地望着,可以说是,欣赏这位漂亮的店主优雅的吃饭姿态。她每一次张口,轻咬,下咽,那动作,表情...让两人恨不得鼓掌。

    “如果让那帮‘同盟’看到熏园姐吃饭的样子,我觉得,他们会疯掉的!”小琳赞叹。同样身为女孩,小琳一直都艳羡井上熏园的这种轻柔的性格。如果是天生的倒还好解释,那要是后天培养的,又将是怎样的家庭养成的?

    小欣也这样思考着,为什么每次她吃饭,明明速度够慢了,可还是觉得很快,很...很不...优雅,对,是优雅。

    吃完,收拾妥当,井上熏园恢复些力气,挪步到阳台茶几边落座。轻嗅着桂花香味,贝齿轻启,满足地闭上了双眼。小欣端来清茶,放在茶几上,坐在最里面,看着院子里的香樟树。

    “熏园姐,这个贺东你应该是有些了解的,大宁谷川集团的太子,那天贺老殡归...”小琳仔细措辞。

    “...”

    “谷川集团就不说了...这个贺东从小就不拘一格,额...应该说是性情古怪,从不与圈子的人来往,喜欢骑游和徒步远涉,总之就是不合群。别人看来他就是跟自己过不去,怎么累怎么折腾,怎么来...”小琳端起粗瓷茶杯,抿了一口,润了下嗓子继续道:

    “重要的一点是,他现在未婚,许多年前,他姐姐全家身亡,他更是不与人交流,越发的神秘了,好像是被送到了你们那里生活的,这些我也都是听堂姐说的,她在那里工作,也大概就知道这么多了。”

    “喔,太子,谷川集团啊!”小欣念叨。

    “哎?你什么情况?”小琳揉了揉小欣的头发笑道。

    “额,被吓到了!”小欣不好意思。

    “这样说来,贺东君挺孤独的呢...”井上熏园惜措道。

    “嗯,应该是这样...”说着小琳起身:“熏园姐,我还有点事,先走了...照顾好熏园姐哦,小欣!”

    “放心吧!”小欣把她送出门。回来坐在井上熏园对面,望着她,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

    “小欣,你想说什么吗?”井上熏园问道。

    “额!”小欣挠了挠鼻尖:“熏园姐...爱上那个二世祖了?”

    “小欣,没有礼貌。”井上熏园提醒道。

    “对不起!”小欣嘟囔着嘴。

    “人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出生地和家庭...但有权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要是能够让自己轻松快乐一些,那这样的方式就是幸福的,‘简洁是智慧的灵魂’...”

    “其实活着本身也是一种幸福的,小欣...”井上熏园怜爱对着小欣说道。院子里芬芳扑鼻,但她无心恋美,脑袋中响起电话里的内容...

    “熏园姐...”小欣上前,偎依在井上熏园的怀里:“从来没人教我这些...”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月光下,思绪混乱地井上熏园,看着照片背面工整的小楷陷入纠结...

    “贺东君,你也是这样吗?如果再见面照片要不要归还?要不要告诉你,照片里其实就是我,你难道真没有认出来?还是有什么苦衷?”

    ‘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