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二卷 时间 第16章 蛇毒与蛇肉
    贺东很忙,非常忙。贺老殡逝给他的打击很大,所以他请来了帮手。让忙碌去欺骗心里的痛苦,让脑袋没有空余的时间,去渲染那处柔软。

    贺东接手谷川后,用了三个月时间理顺了集团的财务,又用两个月进行人员调配和资产重组...

    这是一个高效勤奋的人,让很多窥探的同行深表遗憾。原本他们以为,趁着谷川摇摇欲坠的空档,尽量多咬下一块肉。没成想,这个年轻人竟比昔日的贺老还果决狠辣,做事极有主次,且清晰、沉稳。

    这是他主持的第三次董事会议,会场上,基本都是股东在抱怨股市下跌,资产缩水,强烈建议收回控股权,并进行资产重组。

    集团首席秘书长胜男,坐在助理席气的双手紧攥,她终于看清了这帮人的嘴脸。打着贺老旧部的幌子,打着辅佐幼主的感情牌,扩大自己的口袋。她盯着贺东的侧脸,几次忍不住想起身,都被贺东眼神按住。背地里贺东递给她一张纸条,憋的她很辛苦。

    “我认为,集团再这样内耗下去肯定会动摇根基,损害在座利益不说...当然,这是小事,我担心会让贺老辛苦攒下的诺大产业付诸东流啊...”常远科技园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兼股东沙海,红光满面,说完惋惜地摇头与周围眼神交流。

    “我认为沙总说的有道理!还是沙总对我好!”贺东点头,不着痕迹地看向胜男,后者紧憋着嘴巴,脸色涨红。

    “是呀,再这样的时候,虎视我们的同行都恨不得我们紧缩开支,那剩下的市场份额肯定溢出,到头来我们是自缚手脚啊!所以我建议,集团不能这样盲目定价呀!”信远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兼股东张少厅,听着贺东狗屁不通的乱拍马屁,面露鄙夷,双手放在会议桌上轻跳。

    “张总有远见啊!感谢张总提醒,要不说这姜还是老的辣!”贺东差点鼓掌。胜男咧嘴,用手捂住。

    “这段时间,我公司被南部地方公司打压的敢怒不敢言,那帮人趁着我们集团不稳,持续侵扰,更过分的是有些都提出了吞并信远!这时候提出转移定价,我看,喝西北风吧!”信远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兼股东李卫民,大声咆哮。

    “李总说的是,这帮人太刁钻!太...”贺东拉长音再想着措辞。“太幼稚!”李卫民提醒。

    “对!是幼稚!”贺东瞅了眼李卫民鼓掌,阴笑。‘你这话,是说给我听呀!’

    “贺东啊!”信远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兼股东林有良,故意轻声最后那个‘董’字,语重心长:“你还年轻啊,有些事看不到没关系,你可以问我们嘛,在座的都是你叔叔伯伯辈的...”他点了根烟指着贺东又说:“年轻可以学,学不会没关系,咱们家大业大的怕过谁?咱是帝国排名最靠前的地产公司,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关系网织遍华东...谁还敢反了不成!”

    “是呀!我怎么没想到,林叔叔有气魄,我要多学学,多学学!”贺东起身,抱拳。胜男低头耸肩。

    “唉!也不怪你,现在的年轻人啊,太轻浮!就说下面,你管理幅度小了吧,就反弹...你稍微管理幅度大点,欸!好了,集团多年重金辛苦培养的储备人才,就这么平白流失掉了!难呀!”谷川集团副总经理兼股东张超,起身比划着,唉声叹气:“现在有多少同行盯着咱们,挖我们的人!”

    “是难呀!你说怎么办呀张伯伯,贺建...我爸是真累呀!”贺东面露痛苦,咬牙启齿:“哪能让他们走掉啊,人才,一定要留住的!”

    “是呀!可怎么留呀!没钱啊,难办呀!”

    “是呀!不能这么定价啊,旅游公司不景气呀!”

    “你旅游公司不景气,我科技公司就景气了!谁都知道这是吃钱的公司呀! ”

    “哼!说的好像我公司有钱似的!上一任总裁...净亏钱了!”

    “...”

    贺东扫视着诺达的会议室,本着脸,沉思。那帮股东一直在观察着他的脸色。

    “这小子还是太嫩了点,比他老子都嫩...”

    “夺权,你倒是会打理呀...”

    “夺你老子可以,夺我们?哼!”

    “小子!你老子都被我们架空多少年了,你...”

    “就是!一个月开三次董事会,很闲啊!”

    “我们都很忙啊,下面的人都闹着要罢工呢!”

    “董事会说开就开,拽着我们玩啊,我们才没时间陪你个二世祖呢!”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呗!”

    “欸?老李,这话说你自己可以啊,可别带着我!”

    “哈哈哈...”

    看着嘈杂的董事会,玄月基金理事,蓝田轻轻摇头叹息:‘这孩子真不知道这里的深浅啊,可惜了贺老和陆老了,两位老人辛苦创立的家业恐怕真要毁在贺东的手上了...’

    “对了,王总,你们银行那边...还能抽出多少资金?”贺东像想起什么事一样,拍着额头对着右边一个斯文白净的中年人问道。

    “贺董有所不知啊,LPR持续调整,BD增高,帝国又在逐步转变金融的宽松度...我们是出多进少,再考虑避税效应...真是艰难度日啊!好几家跟我们合作的银行也都不跟我们拆借了...唉!”贝加发展股份银行总经理兼股东王期硕,捶胸顿足。

    “终于还是想到钱了吗,你小子可别想从我这拿走一分。”

    “是呀!前几年,光前任贺董...”贝加发展股份银行副总兼财务总监赵康,看了眼贺东变黑的脸色又道:“坏账都是那个时期的,天地良心呀,我们做梦都想让集团好!只有她好了,我们才能好嘛!大家说是不是!”

    “大家静一静吧!听听小贺董有什么想法,他还没说完呢!”东川信托创投有限公司总经理兼股东南海,实在是看不下去,这帮人真是越来越过分了。贺建民在的时候就极尽所能地下黑手,挖坑,现在换了贺东,他们还这样:“贺老尸骨未寒,克敌兄又早逝,建民不太了解商业运作,那总得给小贺东一点时间吧,你们这样步步紧逼...能对起自己的位置吗!?”

    “南伯伯,别生气,他们也是为我好,为集团好嘛!”贺东当起了和事佬:“和气生财,生财!”

    东川信托创投总经理南海刚想起身,边上的副总乾军气的暴走:“你小子,真是对不起这个姓氏!贺老英明一世...怎么...你在怕什么?你是不学无术还是游手好闲?贺家就剩你一个了!再这样下去,产业没了!没了!懂吗?!我们想帮你都没法着手啊!”

    “你小心点说话!什么意思?谁还能偷集团不成!”

    “就是!我看都是你搞的鬼!创投盈利那么多钱,钱呐?”

    “每次集团资金调度不开,你都推辞,我很怀疑你们创投的动机呀!”

    “我看,集团资金都是被他们挥霍光了...创投,投哪去了?”

    “投他亲戚家了呗!”

    “...”

    “你!”创投两位老总被气的差点脑溢血,支支吾吾说不出完整的话。好汉难敌四手啊,况且这一屋子人基本都是同一阵营的。有句话说的好,利益让人紧紧相拥。

    董事会开到这份上也是一种奇迹,虽说商场是最讲民主和自由的地方,也是最讲言论自由的地方,可那是有前提的。没有足够的实力,没有强大的资金作后盾,一切都是扯淡!信誉,有时会有,但跟利益相比,它还在,只是沉默了。

    贺东耸搭着脑袋,在他们看来就是软弱,就是不学无术,就是无能的表现。这更激起了他们的贪婪,也更变本加厉。贺东川在时,他们虽然也过分,那也是有圈的,出不了那条线。贺克敌在时,他们夹起尾巴扮演着老好人。贺建民没被夺位前,他们被压抑着的欲望和不甘就表现了出来,一步步试探,一步步紧逼,终于形成了今天的规模。

    家业是需要一代人的牺牲,二代人的勤恳,三代人的坚守共同完成的,这是三代人的努力结果。同样的,窥探产业的人也是,他们也在极尽一切办法去撼动,去掠取。两方人都是辛勤、执着的。

    贺东看着他们,想起了贺东川小时候给他讲的养蛇者的故事,结果注定是要剥离彼此的。蛇毒与蛇肉的价值,在某些时刻很难区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