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二卷 时间 第18章 毒蛇
    贺东起身,盯着窗外的秋雨面色阴晴不定。他有意识地看向身边,玻璃窗上渐渐出现一个影子,那个熟悉的身影...

    生气!是真生气,这帮养不熟的白眼狼啊,把所有的脏水都泼到了贺建民的头上不说,还想诱骗贺东‘变卖’集团产业。他贺东傻吗,傻人能夺权?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行那么多的人员调配?贺建民也不傻,贺东自问,他贺建民肯定是发现了端倪的,就是不知道他在妥协着什么。

    再说贺建民,虽然贺东可以侮辱他,但不代表外人可以侮辱他,这是挑衅,明目张胆到这一步了。贺家被他们拿来当成了笑柄,本来还想着怎么着也得留几个大佬,这帮人用来周旋外人,也省过全部启用新人磨合的快...

    “烂了!烂透了!”贺东使劲拍着窗户,转身摇头:“本来...我还念着老一辈的交情,还想着各位元老,这么多年风雨无阻的支持、扶持着贺家,现在看来,我贺东还是太年轻了!”

    “你怎么说话呐...”

    “你给我闭嘴!姓林的!”贺东指着信远地产的总经理爆喝:“35年了,集团对你照顾有加,你反而变本加厉!看看你自己做的好事!”

    突然的转变,让在场的所有人惊掉了下巴,就像一直软巴巴的眼镜蛇,突然昂起了脑袋,直起了身子,让人惊悚。胜男看着贺东,他终于爆发了,忍了5个多月的时间...

    贺东让会议室外站着的一群人进门,示意助理把捧着的文件下发。在座众人摸不着头脑,哄乱一团。

    “贺东川与陆玄月辛苦近40年,费劲心思才保住谷川的饭碗,好容易吃几顿饱饭,想着...”贺东在会议室踱步高声数落:“想着能让跟着他们的弟兄吃好,能把家里照顾好,为此,他们老人家每天只睡4个小时...”

    “我奶奶陆玄月更是累到病重直至去世...你们摸着胸口回答我,有谁为她老人掉过一滴泪?!”贺东指着在座的众人,红着眼睛。

    “没有!好...我爷爷贺东川,得罪过你们吗?你们哪家的事不是他亲自办的?哪个节日没有他老人家的贺词?你们再扪心自问,要不是他老人家念旧,以你们的那点本事,能坐现在的位置?开玩笑!人贵有自知之明...你们里,哪个不是跑到他老人家办公室哭着要升职的?!”贺东拍着几个正在看文件,先前耀武扬威的老总肩膀:

    “真是替你们害臊!不要脸!”

    “...成立集团后,人手支不开,分支杂乱众多,你们就趁着组织机构复杂管理链长,大捞特捞哇!唉吆,真肥吆!看看你们做的脏事吆!”贺东点了根烟继续道:“看仔细点,别说我年轻太嫩,黄毛小子空口白牙冤枉你们!”

    “你们排挤异心,我才能有机会安插人手;你们贪婪,我才有着手的空档;你们无耻,我才有看到的机会...”

    “8个子公司(包括股份公司)十多家合作股份公司,只有2家没参与你们...你们的手伸的也太长了!”

    “连我私下培养的三家公司,都差点被你们用谷川这面大旗给挤兑垮掉啊!真是了不起!了不起!真以为这谷川是你们的?你们眼里还有贺东川吗!还有陆玄月吗!”

    “裙带关系!真是强大...我都得用一个公司的人手,花2个月去理顺你们那些破事!浪费我一个月的营业额!你知道那是什么概念吗!”

    “什么副总勾引老总小三、什么老总的小姨子勾搭另一公司的老总、谁家的表姐又S诱上位...唉吆,光这事,我都能让人说一年不重样啊!”

    “各子公司财务部我他孃的竟然油泼不进!不是小老婆就是小姨子!不是小姨子就是亲戚、干女儿!”贺东扫视着低头的众人。

    “竟然还有谁家老婆跑去勾引贺建民!把我贺家当什么了!”贺东忍不住,踹向征远物流公司的总经理潘泉:“忘了告诉你,你老婆的尸体上有你好兄弟的...啧啧!”潘泉愤怒起身,抓着贺东的领口,迎上贺东的目光,又缓缓低下头。

    “别急啊,还没说完呢,更气人的还在后头呢...”贺东贴着他的耳朵:“有两个保洁证人说,是你亲手杀了你老婆呢!”潘泉愤怒,但仅仅是愤怒,他拳头紧攥,终究不敢动手。

    “真怂!脓包!”贺东鄙夷,转身:“我保证不还手...怎么,还不敢?”

    贺东摇头,踱步到他旁边,弯腰贴着张少厅耳边:“真当没人治得了你们了?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这些我还都可以不去计较...可好歹你们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有点像样的手段也行!”贺东把手搭在股份银行总经理肩膀,轻拍。

    “...你说你们抱团就抱团嘛,怎么你们抱团了还非得分好几派?好玩?也是...要不然我也没机会嘛,是不是?谢谢你!”贺东盯着地产公司总经理笑道。后者大气都不敢喘,不住点头。

    “好!翻篇!说好的可以不计较前面那些事!”众人慌忙松了一口气,有的偷偷摸了把额头沁出的汗珠,但随后又被拽到深渊:“就单说你们凭什么看不起我?!”贺东对着科技公司总经理问。众人又满头大汗,双腿抖动。

    “是不是嫌我年轻啊?给我降低难度是吧?好啊!看不起我可以...我贺东平生,最恨别人看不起我!”贺东咬牙:

    “实话告诉你们,我7年前就回国了!我观察了你们7年!你们手里拿着的资料都是不全的,有些事我没让写,丢人!孃希匹!”

    “吃相难看还又吃里扒外!勾结外部公司侵吞集团财产...浪费我一个公司的精力!损失掉我七千万还不算营业额!就为了查你们!”

    “活干的最少,拿钱最多不说,打压人才,欺凌弱小,间接因为你们而死的就有三条人命!”

    “...用来用去就这些手段,都没有新鲜的,你们加起来都过千岁了!想不出来对付我的好点子?还是不屑于跟我这个毛头小子一般见识?”

    “就这点本事还想抢饭碗,抢我的谷川!”贺东指着自己,气笑:“我贺东真是白活了,竟然跟你们这帮智、障玩了这么久!我总是期待着还有更新鲜的呢,于是左等右等...等到我都受不了了你们知道吗?”

    “有句话说,‘不能跟智、障讲道理,因为他会把你的智商拉到跟他同一水平面...’你猜怎么着....‘然后再用丰富的经验去打败你你啊!’真有辱我的智商啊!就这么点东西,这么大群人在那勾心斗角,你争我夺...格局呐?”

    “但凡少去点干女儿那、小三、小四、小姨子,亲戚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留点时间给自己那猪脑袋思考,那都是能想通的!”

    贺东重重摔掉烟头,转身指着胜男:“给玄月基金蓝姨和创投两位伯伯沏茶!”

    “他们三位呀,真是高人,纵容他们的从犯!”贺东看着一群拿着文件低着头,不住颤抖的中年人,又对着坐立不安空手的三位老总说道:“你们但凡多提醒贺建民,多帮扶他,谷川就不会烂到这种地步!”

    “茶来,我亲自奉茶!”

    “请南伯伯用茶!”贺东从胜男端来的茶盘上,取过一杯,单膝跪地,双手捧着薄胎茶杯,对坐着的创投总经理南海说道。

    “你这孩子!起来!”南海起身,架着贺东的胳膊。贺东不起身,他只能无奈接过茶杯,坐不下去。

    “请乾伯伯用茶!”贺东又取出一杯,单膝跪地,双手捧向旁边的创投副总经理乾军。

    “受之有愧!有愧!”乾军接过茶杯,与南海对望,羞愧。

    “蓝姨!您老请用茶!”贺东又取出一杯,咬着牙对着玄月基金理事蓝田。

    “孩子,我...”蓝田手发颤,不敢接。

    “啪!”贺东起身,把蓝田的这杯茶甩向后墙,杯子碎了一地。“你要是敢接这杯茶,我能把你从窗户外扔出去!”蓝田不敢去看贺东的眼睛,也不知所措。

    “你小时候抱我最多,也最疼我,你做的那些事,我不计较,但你必须把玄月基金恢复到陆老那时的规模!用你自己的人脉!”

    “蓝姨...对不起你!对不起陆老!”

    “别以为你们股份公司就没事了,告诉你,大宁市经侦科正在来的路上,资料我5个月前就送过去了,我没声张就是还想让谷川留点尊严!也让你们收敛一些...食古不化!贪婪堕落至此,也是贺东川的错!”

    “胜男,对外发表谷川集团声明!”贺东又对着众人喝骂:“谷川因为你们名誉扫地!贺东川一世英明也因为你们蒙尘!我贺东更是因为有你们这样的对手感到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