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二卷 时间 第19章 花纹父子
    “儿子,你说你喜欢谁?”花纹看了眼前方,互通上堵起的长长车队,又望着后视镜问道。

    “我什么时候说的?”花光盯着隔壁车道上,停着的一辆大客车车窗没好气回道。

    “上高速没多久你不是说的吗?你喜欢你们的班主任?”花纹促狭的捉弄他,他还是喜欢看他生气的样子。小时候他经常故意捉弄他,时常把他弄哭,害的安妮拿着拖把追出家门。

    “你开玩笑!谁喜欢那老女人!我喜欢同桌!你...”察觉到失言的花光面色通红。

    “欸?儿子,你老是盯着隔壁车,是不是看到有美女啊?”花纹注意到花光的异常,落下车窗玻璃,伸头,竟然冲着客车上窗边的美女打招呼。

    “你小心点我告诉你,安妮你还要不要了?”花光脸皮薄,回过脸。

    “有你这么直呼你母亲名讳的嘛!没大没小!”花纹发觉那女孩挺耐看的。

    “你呀,非得等到那顶尺寸非常合适的头盔,戴到头上了才会开心的!”花光比划着,反击道。

    “什么?什么头盔?”花纹转脸诧异问道。

    “哈!真是不知所谓...100块给你提醒!”花光伸手道:“当然,你可以不用提醒,自己想,但我不能保证以你的‘聪明’,多久才会想的出来。”

    “我还用你提醒?你老爸我可是大宁学府的高材生!”花纹骄傲道:“要不...给点提示?”

    “150!”花光望向他老爸的眼睛。

    “怎么...怎么还涨呢?好好,100!”花纹给他一张红色钞票:“说吧!”

    “是你非常非常不喜欢的一种颜色!”花光把钱装进贴身衣兜,拍了一下,回复道。

    “我不喜欢的颜色?我不喜欢好多颜色呢,蓝色?紫色?黑色?”花纹真是想不出,出身理科,他的思维根本就对生活常识或社会常态,嗯,不转圈!

    “唉...100!”花光叹了口气,再次伸手道。

    “这他孃的!50...不说拉倒,又憋不到老子!”花纹砍价道。

    “你是怎么活这么大的呢?这是常识好不啦?”花光无奈接过绿色钞票,晃了晃说道:“这个颜色的!”

    “这个颜色不是挺好的吗?这是钞票哎!有多少要多少!”花纹咧开嘴,后知后觉。

    “嘁!”花光戴上耳机,闭眼,躺在后座上装睡。

    “臭小子,50块钱怎么了?少吗?这颜色多鲜艳!”花纹嘀咕。

    ‘这颜色是挺鲜艳的,可是您老倒是往上面联想一下啊,你可真是急死柳传志了!’

    前方道路终于清障完成,由拖车将事故车辆拖离高速,车道通行恢复。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他们索性在A市绕城下高速。

    浙省的A市,安妮给他们在地图上画的路线里就有,所以,花纹必须带着花光在这里呆两天。他所选的地点是宋城景区和西湖景区。

    花光给他妈妈发去了几条报平安信息,也说了那个“傻、逼”的动态,他描述道:

    “我真同情您,找了个这么个傻、逼丈夫,我又不同情您,因为你们智商都基本相同!”

    这让安妮很是气结,发出去好几条说教信息,花光一条不回。只是到时间准时的发一条关于花纹的评价信息,另外他还给他爷爷奶奶留言,告诉他们,一切都很顺利,玩的很开心...

    A市的气温平均比江省高两度左右,花纹的潮流外套早就脱掉扔在了车里,又把长袖底衫换成了花短袖。他没想到这里才初夏就这么热,他一边抱怨着,一边带着花光去宋城景区排队买票。

    宋城景区是一座仿宋代的建筑主体景点,几座主体建筑是按照宋代画师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修建的,高度还原了宋代都市的繁荣一隅,也反映了A市的第一个两宋文化内涵。

    宋城景区涵盖许多文化内容,花纹带着儿子看了市井街、宋城河和千年古樟几个地点。下午就在景区里解决吃食,花纹给他介绍西湖醋鱼的烹饪手法和选材;同样也介绍了宋嫂鱼羹和虾爆鳝面的特点。这让花光一阵诧异,自己的这个不正经的爹,怎么对吃的这么精通。他不知道的是,这几年,那两百多万其中有近一半基本是被他这个便宜爹给吃完了的,他没法跟安妮交差就编了幌子说是投资失败,而且还说是市里某个领导的儿子,他的同学。这让安妮都没法去求证!

    吃完饭休息没多久,花纹又拽着花光,去宋城里面欢乐城堡的童心乐园,去体验专为小朋友打造的丛林大冒险、欢乐对对碰、迷你飞车、探险岛...到了门口,花纹热情的介绍着几个项目,但被花光嗤之以鼻!无情的pass掉了。花光鄙夷想着,果然不能与傻、逼为伍,容易拉低智商。

    花纹挠着头,盯着身高几乎顶到自己鼻尖的儿子恍然大悟,这小子已经这么大了的吗,那这个不行,换一个有深度的好了。

    宋城的步步惊心鬼屋,按照《聊斋志异·聂小倩》故事里主人公的经历,添加惊怵画面,塑造了几大可怖场景,胆小的可不建议去尝试,尤其是夏天,这个,啊...

    花光在前面嚣张的走着,后面的花纹被吓的躲在儿子的身后发抖,特别是经过鬼屋里的坟场尸棺和郊野鬼瞳时,花纹吼的声音比前面尖叫的女孩还凄厉,还凄惨。这让花光很是蛋疼,他又挣不脱花纹紧紧抱住的胳膊。唉!真是,无语啊!花光想着。

    真丢人啊!他孃的!吃饭时对花纹刚积攒的一分好感荡然无存。这个年纪的孩子都是自尊心很强的,他们绝对不能容忍自己在陌生人面前丢丑。熟人面前更不行。

    这段‘旅途’是不好走,花光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快让掐出血了。果然,他瞪着花纹,气呼呼的伸出胳膊:

    “你还算是什么父亲!你看你把自己儿子给掐的!”花光涨红着脸责怪道:“不要脸!”

    周围人很多,他们实在是搞不明白这离奇的场面,小的那个穿的一身黑色,很休闲很得体,也很阳光,卷起袖子露出胳膊,瞪视比他还高,还结实的,穿着花里胡哨的中年男子。这是什么奇葩组合?听着说话,那个穿着花骚的男人是,他父亲?开玩笑的吧,一旁两个女孩议论,她们终于交头接耳弄明白后一阵嫣然...

    花纹也感觉不好意思了,他拽着儿子赶紧离开,都被围观了,要是被拍到,多难看。为了不让花光把这件事告诉安妮,他咬牙承诺,答应花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都行?”花光被拉到偏僻处,他吹着红肿的胳膊,狐疑的问道。

    “嗯!只要不是很过分的!”花纹下定决心。

    “哈哈...白痴!”花光回道。

    “什么意思?看不上?”花纹冷脸道。

    “条件不过分叫什么条件?先欠着,想好了再说!”花光翻着白眼。

    “行,行的,你是不是,该...”花纹提醒道。

    “我知道,该报平安了...”花光掏出手机。

    “怎么说,你知道的哦?”花纹搓着手掌,伸头看着他的手机屏幕。

    “真是对你无语了!你看!”花光把编辑好的信息靠近他。

    “哈哈哈...我就说嘛,小孩子就不能玩这么吓人的游戏,你偏要玩...怪我咯...”花纹背着手,走向景区深处。

    “真是...卧槽!”花光无法形容的心情。

    ……

    A市的夜晚很美,花光瞪着眼睛睡不着,并不是因为这美景。他烦躁的转身,气鼓鼓看着发出异响的花纹。这呼噜声,抑扬顿挫,男高音吧?可是你还放屁干什么?这都不醒的?这不符合生物规律啊,人体器官怎么可能同时做三个独立动作而不受影响呢?!

    花光在那碾转,终于呼噜声消失,花纹扭头看着花光:

    “你在那干什么?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老子不睡了?!”说完,呼噜声又起。

    花光都要哭了,他回去必须问问自己的爷爷奶奶,是怎么教出他父亲这样的一朵奇葩的,一朵大奇葩呀,这么大的一朵,盛开的呀!

    “玩,玩个锤子!睡觉都睡不好,哪有精神玩。”

    “第一天,这才是第一天!天呐,我还是回学校吧,最起码能睡着啊...”

    “你他孃的不睡觉,在那嘀咕什么呢!抓紧睡觉,明天...”

    “卧槽!”花光抱着被子和枕头去了卫生间,他宁愿在那里面待一晚上都不愿意再出来面对这个死变态,太变态了。

    “正说着话都能睡着,心真大呀...老师怎么说来着...心有多大,舞台就有...”花光终于睡去。

    ... ...

    清晨,初升的太阳光线透过几净的玻璃窗户,洒在安妮侧颜,让她柔和的面部线条更加饱满细腻。她穿着浅绿色的性感睡衣,拿着手机翻看着。正在吃早餐的她被儿子的信息内容笑喷了饭,慌乱的收拾着,又碰翻了牛奶,洒了一身。她闭上眼睛想让自己平复一下,还是没能忍住,索性,仍在那不管了,她摇着头走向卧室。睡衣从肩膀上开始滑落,裸露出酥嫩的香肩和紧翘的...额...门关上了...

    ... ...

    “儿子!儿子!我儿子被偷跑了!我儿子...”花纹一大早醒来高声嚎叫,他穿着内裤打开门冲开出去,跑到走廊,想了想又回来看了下,背包,衣服什么都在。他又打开卫生间的门,看到了卷缩在浴缸里睡着的花光才放下心,红着眼睛,情绪逐渐平复。花光转身,睡眼惺忪,看着站在门口,穿着黄色海绵宝宝内裤的老爸。他觉得眼睛很疼,瞬间闭上...

    “你要上厕所吗!”花光无力问道。

    “你小子...吓坏我了!”看到他,花纹觉得心里轻松多了,没好气道:“你跑这睡什么?没有床的?”

    “你先别理我,让我睡会!”花光又睡着了。他很累,心也累。

    “他孃的!”花纹坐在床头,查看着A市地图,他要选择最优路线。这可能是他那个年代的习惯吧。上午太阳很高,迷迷糊糊的花纹被电话吵醒,接通,是安妮:“怎么回事,都六个小时了还不回信?”

    “喔,他还在睡觉...”花纹轻声道。

    “还在睡觉?都十二点了还睡?你带他去哪了?你少带他逛夜店,我告诉你!”安妮声音很大。

    “没有,不信你等会去问他好了。”花纹把电话换了一只耳朵,一边淘着耳朵,一边接听。

    “最好是这样,是不是你打呼噜太响了,吵到他了?!”

    “不会吧,我昨晚都尽量的让他先睡的,我都问了他两次哎!”花纹又问道:“老婆,昨天小光告诉我,说有个头盔很适合我,还说是我最讨厌的颜色,你说他怎么晓得的?”

    “晓得什么?谁是你老婆,你别乱叫!”安妮回复。

    “奇怪了,他怎么会晓得我最讨厌的颜色呢。”花纹开心道:“是不是咱儿子突然关心我了?一定是这样的!”

    “傻/逼!懒得理你!”安妮说完挂断电话。

    “老是骂这一句,一点新鲜感没有!”花纹放下儿子的手机,起身去洗漱。

    “嗨,都几点了还不起床?还要玩不啦?”花纹推开门,问道。

    “玩个铁锤子!”花光一动不动回复道。

    “你给我起来,老子憋死了!”花纹责怪道。

    “等我出去!我怕你把我炸死!”花光裹着被子,眯着眼睛走出卫生间。

    “嘁!”花纹打开排风扇,关上门...

    花光听着卫生间传出来的动静一阵恶寒,他把耳朵使劲蒙上,终于受不了,坐起身,红着眼睛盯着卫生间方向。

    “西湖景区的人很多,人山人海呀,这哪是来看断桥的,这哪是来看湖的,明明是来看人头的嘛。这哪有苏州的园林好看,哪有大宁的国父园肃-穆,哪有高祖的皇陵壮观...”花纹被挤的烦躁,好容易带着花光跟着送葬一样的队伍挤到断桥上。花光不走了,他怕被挤下桥,他还不会游泳呢。花纹像是牵驴的农夫,拽着儿子的胳膊。花光则是弯着腿向后坠,这爷俩真是他孃的新鲜。

    好容易都悬空到这了,回去有点可惜,花纹吼道:“前面人少,我带你挤姑娘去?”

    要么就说这姜还是老的辣呢。这老骚男一路带着花光手都没闲着,哪个翘,哪个挡路,他们就一巴掌拍上去。紧接着就装作寻找声音的游客一样,恨不得揪出哪个下流痞子扔进湖里!就这样,花光被带坏了...

    起初这孩子怎么都不肯下手,自从被他老子牵着手拍了一次以后,都不用再指点了。这小子出师了。男人有些事,其实无师自通,有些事还是得老师虎带路,稍微那么指点一二,后面就看徒弟耍吧(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你绝对不能告诉你妈!”花纹眼睛四下瞅着,对着花光威胁道。

    “嘁!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花光双眼冒光,盯着过往穿着透薄的女人,回道。

    “还有,小心点,别碰糙汉子的女人!”花纹提醒道。

    “晓得了!”花光突然冲刺出去,冲着一个正在摆拍的女人臀部就是“啪”的一巴掌,这清脆的声音听得花纹一阵心悸。花光被围起来了...

    花纹暗骂一声,还有第二条没说完呢,绝不能这么用力啊!兔崽子还是太年轻啊。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呢!

    “丢人啊!真他孃的丢人啊!老子一世英名毁你小子手上了!”花纹不住摇头叹息着:“你他孃的被逮到,赖我身上?”花纹捂着被抽的通红的半边脸!

    “明明是你教我的?难道不是吗?”花光幸灾乐祸道。

    “我教你出卖我咯?没骨气!”花纹愤恨道。

    “那我怎么讲?我还能打女人?”花光反问。

    “绝对不能打女人!这是原则!立场!”花纹又道:“底线一定得守住!”

    “保护我不是你的底线吗?安妮让你保护我的!爷爷奶奶也是这么说的!”花光狡辩道。

    “你呀!娘的!我是服了!走,还有脸呆在这?”花纹气哼哼走在前面。

    “干嘛?还来?”花光问道。

    “还来你妈妈个腿!还想让老子再被抽?”花纹没好气骂道:“带你去看白娘子被关的地方!”

    “哈哈...那是传说好不啦!白你妹!”花光被他傻爹给逗乐了。

    “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出师不利,出师不利!”花纹没听到他的嘀咕,自顾自的感叹道。

    “请问帅哥?雷峰塔怎么走?”一个美女问花纹道。

    “额...你是外地来的?哪里人啊?”花纹问道。

    “喔,是,我是江省的!”美女答道。

    “噢噢,我是大宁的,你好!”花纹伸手跟对方握了一下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的...”

    “谢谢!”美女礼貌转身离去,如一只蝴蝶轻灵飘逸。

    “哎!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喂!安妮不要了?”花光看着他老子一脸的猥琐样子提醒道。

    “废话,谁能有你妈妈重要啊,她在我心里,那是山!”花纹坚定道。

    “你说,安妮很胖?”

    “放屁!找死啊你!”花纹捏住儿子的耳朵道:“再喊我老婆名字拧掉你耳朵,腌了切丝、下酒!”

    “神经啊你,有你这么狠的爹嘛!放开我!”花光扭动肩膀挣脱,他还不习惯这样的亲昵行为,跟花纹。

    “给你讲个我看来的故事?”花光勾起嘴角问道。

    “好啊!”这真是个好的开始,花纹想着,跟儿子相处也没这么复杂嘛,这不就轻易接受自己了。

    “我,我爷爷,你三个人去钓鱼,爷爷在那打瞌睡,我看不惯,就对你说,你看你爸跟傻、逼一样!”花光看着花纹眼睛认真说道。

    “你爸才是傻逼!兔崽子!”花纹脱口而出!

    花光还在那盯着花纹的脸看,他摊开手道:“你看,我们完全不在一个平面,怎么交流!?”说完,在前面带路,向停车的方向。

    “你爸才是傻、逼!你爸不是傻、逼!你爸...这他孃的怎么回答嘛!”花纹很无奈,快被绕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