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三卷 浮梦 第01章 剑客回
    生活至美于四季,四季之美于更替多变、包容。它们七彩的色泽,依赖秋姑的细致韵染,她优雅从容,轻缓平静。她最后穿戴起调配好的倩妆,带着特有的柔情,赤足而至,同时释放出不可抗拒的魅惑。经常有受不住哄骗的几种花瓣铺满道路两侧,覆盖了湖畔。它们嫉妒秋姑吹皱湖水,于是就给湖面也铺罩上了彩毯。

    纳兰花站在山坡,看着绝美的景色放声高喊。林中栖息的鸟儿,振翅,疾呼。

    书凉转过脸看着胡椒说:“大花的智商应该在130...”

    “何意?”胡椒专注手中的地图,手指在上面勾画。

    “哈!是整数啊!”书凉盯着他左面带疤的面颊,伸手轻抚。

    “不解!”胡椒拍了拍书凉白皙的手背,微笑。

    “看着我?”书凉搬起胡椒的脸,后者眼神一触即离,慌忙转头,不敢看他。

    起伏连绵的山脉或远、或近、或高、或低,层层叠叠。云层有些厚重,一团一团聚拢。那些没有兜住阳光的云层闪到一边,宽扁的巨大光束,斜斜照亮了这片山脉。近处,山的斜坡上密集生长着一片马尾松树,很高大。一只松鼠,站在一颗松枝干上,黑亮的小眼睛四处找寻。娇小的身体非常敏捷灵活,连续跳过了几颗树,终于,它发现了一串没有被冬日里的大风打掉的松果球。

    抱着果球的它,找了个能晒到光亮的枝头蹲坐,抠出一颗栗色椭圆果子,很有技巧的把果壳上下分离,再仔细地剥掉下半部壳,凑近嗅了嗅,这才小口小口的嚼着,很享受...

    正午时,空中厚重的云层彻底的被风搬走,山谷逐渐明亮。微风轻抚,吹皱了平静的湖面。一群水鸟结队,划出几层涟漪,波光鳞璃。书凉坐在湖边一块平整的石头上,仰起脸庞迎着日光的照拂。他长发轻飘,遮挡了大部分侧颜,隐隐透出性感的红唇。

    “我想穿靴子...”书凉走了几步偏着脑袋,小声对着胡椒说。

    “你是男孩,穿皮鞋。”对于这个问题,胡椒纠正了好多年,头也不抬,认真核算着。

    “不,我要穿靴子!”书凉嘟着娇滴滴的嘴巴,又一次坚持。

    “哈哈哈...”纳兰花看着吃东西的小松鼠,忍不住笑出声。对于她这种从不知道矜持是什么的女孩,胡椒也很头疼,他看着在滇南山林玩疯了的两人,时常头大,他想不通,书凉为什么非要带着她,这根本不符合他的性格。如果是书凉喜欢她,倒还能说的通,可是...

    “大花,爷爷说,静者心不妄动...你...能不能稍微收敛一点?”书凉看着吵闹的大花提醒。

    “你看,那只小松鼠吃东西的样子,像不像你?”纳兰花花指着树枝上的松鼠说道。

    “不知所谓...”书凉扭过头,看着正在设计路线图的胡椒出神‘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胡子都长出来了,脸也越来越清瘦,还有那道疤痕...’

    ‘我们都已经这么老了吗,等胡椒哥做完想做的事,以后怎么办?’书凉发现自己从来都没想过以后的事,出水后就一直跟在胡椒身边,所有的事情都是胡椒在安排。书凉觉得很内疚,时常想着,如果不是他的拖累,像胡椒这么优秀的男人,不应该是这么活着的,他应该会有自己的如日事业,完美的家庭...

    书凉想了很多,轻轻擦掉眼角的泪珠,对着湖面闭着眼睛,勾起嘴角,不知道在想什么开心的事...

    看完了松鼠的纳兰花扭过头,看到了水边的书凉,愕然。微风吹开掩盖在书凉病态般白皙脸庞上的长发,露出了他微微骄傲昂起的绝美脸庞,黑长的眉毛,坚挺的鼻梁,红润的嘴巴唇线清晰,白皙欣长的脖颈,消瘦的肩膀...书凉修长的指尖把几缕长发挽回耳后,察觉到一丝异样,眯着眼睛侧头,恶狠狠地盯着大花。纳兰花迅速收回目光,起身移步,掩饰自己的失态。

    “不准你靠近他!”书凉阴冷的声音飘来,正在行走的纳兰花站住,有些不自然嘀咕:“他怎么知道的,真是奇怪。”

    胡椒收好堆在身边的笔记、地图、指北针等军用品装进背包,仔细背在身上,又走到书凉身边站了一会,轻叹出声,伸出手,拉起坐着的书凉。

    虽无言,但纳兰花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信任和默契。出于女人的直觉,她敢断定,他们之间一定不止这些...她是妒忌的,妒忌这种感情。

    书凉顺着胡椒的力道站起,看了下他,有些娇羞。胡椒捕捉到了书凉的异样,但又说不上来,偏了偏脑袋对身后说了一声走,率先在前面领路。身后两人都没有问去哪。

    他们在这片大山走了5天,胡椒总是适时地停下修整、进食...

    ... ...

    大宁市,玄武区。

    安妮已经快十天没收到儿子花光的信息,又不敢告诉年事已高的花纹父母,每天的煎熬只能自己扛着,她整个人都显得憔悴不堪。

    姜南夫妇相陪,好言宽慰。由于没有确切的失踪位置,警方只能联合几地备案,最大限度的留意此条警情。这让警方都无法着手,总不能把整个滇省大山都搜一遍。

    姜南夫妇也动用手头所有的人脉,手段也都用尽,可依然联络不上他们。姜南出去接了个电话,回屋后面色铁青,他都不敢去看濒临崩溃的安妮。安妮甚至告诉姜南说,如果花纹父子不测,让他不要阻拦她的任何决定,这让姜南很痛心,也很无力...

    ... ...

    书凉他们在大山里的第5天,遇到了一对父子...

    用布条蒙着眼睛的叫花纹,拄着一节树枝,对着前方哭骂。他身前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哭喊着让花纹离崖边远一点。他们都在崩溃的边缘...

    胡椒救下了他们,把他们送出这片大山,带到了滇省651军医院。得救的花纹不断地让花光描述对方三人的样貌,不断地感激。绝境逢生的花纹没有了昔日聒噪。花光在他父亲身边寸步不离,几次跪下请求医生一定要治好花纹的眼睛。

    “你真是这样求他们的?”晚上,坐在病床上的花纹歪着头,对着声音的方向询问。

    “要不然呢?”花光扶着他的手臂:“你要是瞎了,三个‘剑客’就少了一个了!”

    “臭小子!”花纹扬起手,摸了摸花光凑过来的脑袋:“你说还有两位大美女?给我描述一下?”花纹舔了舔发干的嘴唇。

    “我...呃...”花光看着身旁站着的两位漂亮大姐姐,脸红的说不出话。

    “欸?我平时怎么教你的,遇到美女要勇敢地去牵手,去争取呀!怕个啥?”花纹兴奋比划着好像去抓半截树枝,抓了半天才回过神:“想当年,你妈妈还不是被你爹我风流倜傥所折服?哈哈哈...想当年那大宁学府最漂亮的美女系主任被贺大棒给拐走,寒了多少芊芊学弟的心,那姜南都恨不得轻生啊...哈哈哈...来描述一下!?”

    书凉看着贱兮兮的花纹扭过脸。纳兰花咳嗽一声提醒。

    “儿子,护士又来了?快把她赶走,她打针太疼了!”花纹撒开被花光扶着的手臂,慌张捂着侧臀,怂恿着,躲避着。

    “那两位美女姐姐还没..走呢!哪有护士...”花光受不了他老爹,再不快点提醒一下,说不定他老人家又怂恿着自己干什么出格的事。

    “哦!我...也是这意思啊,想着好当面感谢人家嘛,以后见着面要是都不认得救命恩人,那多没良心?!”花纹瞬间改口,拍着胸脯:“咱花家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那个不用感谢的,举手之劳嘛!”纳兰花觉得不好意思,看了一眼书凉,生硬回复。

    “要感谢的...等安妮来了再说。”书凉站在角落小声更正,纳兰花诧异与他对视,后者再次沉默。

    又是好一番热情说辞,纳兰花见识到了花纹的‘执着’。要不是花光脸皮薄几次打断花纹的话,纳兰花丝毫不怀疑,这男人都恨不得马上近前摸面算命了。

    两天后,安妮赶到,三口相拥而泣。花光讲述了遇险的过程,听得安妮一阵阵惊呼,拧得花纹腰间一片青紫。

    花纹父子在半个月前进入滇省北部,花纹想带着花光去看看他当年英勇抗敌的战场。由于山路境况复杂,又多年不曾来过,在大山里迷路。他们瞎摸转悠了两天,越走越深,在林子里失足跌下断崖,幸好跌进溪潭。花纹为了把花光救上岸,遗失掉了身上的装备,在花光醒来后他们才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没有通讯,没有食物...

    终于饿的受不了的花纹,开始了荒野求生。可是没有足够的野外经验,也不认识有毒的植物,他为自己的自负背上了代价。又饿了两天,寻获不到野果的他就采食蘑菇。他也知道长得太鲜艳的蘑菇大多有毒,也有意避开。终于,在一个山坡采到了两珠他以为的‘大平姑’,然后先行试吃。花光看着手表揪心,按照花纹讲述的,二十分钟后如果没有中毒,才会让花光吃。这个现代版的神农,很幸运的就这样一次中招了。那是有毒的‘大平姑’,平和的毒性麻痹了花纹的中枢神经系统,起先感到浑身无力,接着周身冰冷,慢慢地又开始发汗。这样反复了几次后,花纹突然发现,天‘黑’了,他四处摸着花光,提醒他夜晚应该注意的事项。

    花光开始以为这个便宜的不正经的爹在恶作剧,可是听着他喋喋不休的语气后才开始害怕,隐约感到这个‘剑客’怕是中毒了,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父子俩就这样在滇南的山里,偎依度过了四个昼夜。花纹为了不连累儿子,骗花光把自己带到一处断崖边,说要欣赏风景,其实是想选择了断。

    安妮再三追问,花纹父子始终不肯说那四个昼夜是如何度过的,无论她怎么威胁,甚至使出了经济制裁,都没有效果。最后安妮选择尊重他们父子的秘密,就不再过问。

    毒性病理化验结果送到病房,医生说毒排光了,就会重新回复视力,花纹并没有安妮想象中的兴奋,一反常态地抱着安妮哭的像个孩子。这是安妮第一次见到花纹流泪。在安妮看来,这个吊儿郎当又浪到不着边际的汉子,终于被现实扇落到了凡间。

    花纹出院时,书凉再次来到医院,单独把安妮叫到一边,纳兰花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姜南带着一群战友赶到,与花纹的队伍汇合,他们一行人吃完饭,与五人告别。就这样,纳兰花被书凉托付给安妮。

    书凉和胡椒终于又一次回到了他们最熟悉地方,滇南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