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三卷 浮梦 第02章 上帝是个猥琐男
    每年赤中暖气升腾,两端寒流相夹缠绕,多情的秋姑又调和不了它们的执拗,就携着沁人之香远走。

    滇南的思茅市。一处山间梯田里,斜阳拉长了两人的身影,贴在田间的水里,轻轻晃动、摇摆...

    秋风,拂乱了美人前额的几缕长发。他有些恼,双手把头发拢在一起,在头上盘成一个团,接过身边递过来的紫檀木发簪,插上固定。他望着他的脸庞,嫣然娇笑道:

    “踏山,掠川,捧溪,寝野...”

    “坐崖,炼江,凫水,衾泥...”胡椒揽过消瘦的肩膀,望着他,又说道:“无悔!”

    他们微笑着,在田里前行。书凉卷起的裤角下,裸出光洁的脚踝上,有几粒泥污。他坏笑着,挣脱胡椒的手臂,向前跑两步,带起几嘭水花。他突然转身,用脚指踢踏着梯田里的泥水,飞洒溅向胡椒。

    书凉咯咯的笑着,看着胡椒捂着脸左摇右摆狼狈躲闪的姿势,很是滑稽。就这样看着他,心底涌出酸涩。此一去不知道又要多久。他想给他留下关于他最美好的记忆,让他带着,孤独的时候能多想着他...

    胡椒慢慢的不躲避了。他就那样站着,仔细的看着他,看着他在斜阳下,在这壮美的梯田山里,散发出迷人的魅力。他多想就这样一直都陪着他,多想丢掉自己一身的疲惫去尽情的拥抱他。可是他不敢,他是这么的无奈...

    “我把河里救下的人,安排在了大宁郊区的一个小医院里,问问他...”胡椒把手上的戒指戴到了书凉的指头上说着,他并不敢去看他的眼睛。胡椒转身,撒开手,离去:

    “还有...等我回来!”

    他走了,再一次的。书凉呆呆的站立,望着他远去的背景。他仰起脸,几滴泪珠滑落,砸在梯田的水面,溅起几蓬剔透的小水花...

    离别终究是酸楚的,再多的豪言,都掩盖不了分别时的感伤,再多的承诺都是那样苍白无味...

    ... ...

    思茅市东南与南越、老挝接壤,国境线长近500公里。胡椒从滇南澜沧江一路向南,出境入挝,又沿着湄公河一路南下,入境南越的九龙江,在下游的岘港上岸。他选水路进越,一是因为这条河在南越流入南海的出海口子有九个之多,再加上地形口岸复杂,便于隐藏行踪;二是因为前些年在南越搞的行刺,导致所有的已知和能走的入境口,全部被南越边防哨卡重兵加强。还有疯了一样的情报部门,到处搜集着他的信息...

    岘港是南越排名较靠前的城市,这里的海岸水深、宽广,具备深水港的硬性条件,能方便大型货轮出入。一座深水港码头的每年货物吞吐量是相当惊人的,它又兼具陆路运输所不能比拟的成本优势。

    这座港口位于南越中部,是他们物资转运,连接南北的重要通道口岸,也是南越海上运输实力仅次于胡港和防港的中转港口。

    南越的秋天是一年里最适合度假的季节。秋季的水果品种也是最多的,多半年的温热天气,让人在这收获的季节得以稍稍有一丝喘息机会,果农排成长长的队伍,把收获的喜悦通过贸港口岸,输送到东南亚他国境内,以期让异国人也能感受的到,他们的丰收欢快...

    国道上,有一个穿着当地民族服饰,头上顶着一个宽沿大绿帽子,骑着一辆不显眼的破摩托车在噗噗的开着。他准备赶往岘港北边的一个度假区,摩托车后面装着两个竹筐,里面放满了青芒和青柠檬。这里秋季温度适宜,能嗅出海洋暖风,能感受到它的轻抚,然后皮肤上每一个毛孔都是舒畅的。当然,这里非常适合骑行,更能跟这处美融为一体,切切实实体会到自然之美,此为骑行之魅力。

    骑者后背短衫被风吹的鼓起,他脸色黑黄,戴着的低劣大墨镜,遮掩了后面双眼的神色,上唇胡须杂乱无章,下颌胡须横七竖八躺倒,贴在脸上...

    这人夹着破摩托在度假区不远的一个入口,一处小型路边集市驻车。卸下挂在车架两侧上的水果,找个地方蹲在路边,用南越土话跟周围的果贩子一起聊天。他的眼睛在四处飘着,心不在焉。

    快到下午的时候,度假村里来了一个车队,两辆奔驰S系拱卫着中间一辆迈巴赫。刚才新到的,卖水果的汉子用眼神盯着车队进入,面无表情。他又给身边的同行递过一根香烟,点燃,咂舌问身边的人:

    “这个车真漂亮,一定是大人物才开的起的吧!”

    本来就跟敬烟的人聊了大半天,一直在抽他的烟,都感觉不好意思了,被问的人吐了一口烟雾回答:

    “这是大华的车队,他们每个月都要在这里见岘港的大官...”

    “啊呀,大华的人啊,那得是多大的大老板...才能开的起这车呀,得一天卖100筐青芒吧?”这个汉子惊呼。

    抽烟的人瞥了他一眼,用胳膊肘推了他一下,鄙夷:

    “故滴(越语骂人的话)!你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呆瓜!跟你这一筐破青芒一样!”抽烟的人用手比划着:“这随便一辆车,你!你们村所有的青芒加一起都不行!”

    “他孃的,别说我们村了,加你们镇子都不行!”汉子憋的很辛苦,想笑,可他还是得装傻,愣了一下又大声说道:

    “喔!喔!以后...给我孩子买一辆,开去大华!”

    “哈哈哈哈哈...你这呆瓜,这个车是从港口运过来的,你又没有关系!哎,看到了么,这辆车就是岘港大官的,伏案久长官的!”抽烟的人炫耀道。

    “喔!喔?不认识,他要是能买我的所有青芒,我就能去买那车了!”

    “哎,还真行啊,你去吧,正好他要出来了...”抽烟人用手示意。

    “哦,好,我去跟他说说...”汉子弓着腰还没整理好情绪,就被那人踹了一脚,身体冲了出去,一个趔趄拦住了正在拐弯的车队。前面一辆车急停,差点就撞到了他,引起车里人的不满,路边的瓜农大声的笑骂着。

    第一辆车里下来一个穿花衬衫,手里拿着手机的男人,他上下打量着:

    “干什么的?”

    “长官,我被后面的人捉弄的!”

    “捉弄?”这个花衬衫左右扫视了一圈道:

    “喂,是,是!”穿花衬衫的男人用手指着路边的恶作剧的人,手里的电话响了,男人接了起来。

    “把你的青芒还有那什么,放后备箱里...”花衬衫男人接完电话,看了眼胡椒身后,说道。

    “都,都放进去?筐也要?”汉子惊讶。

    “快点故滴!土了吧唧的!”花衬衫男人不满道。

    胡椒把一筐青芒和一筐青柠檬装进第一辆车里,顺手在后备箱的拐角放了一粒卫星定位装置,点头哈腰的伸手,眼角偷瞄着后面一辆车内...

    “记住,不准有下次!”花衬衫威胁,又指着路边的人群,都小心点。

    “哈哈哈哈...”汉子拿着十几张红色的华币,开心的笑着,走向他的破摩托车。踹了他一脚的那个男人嫉妒了,很不高兴,他快步追上抓着他的胳膊说道:

    “故滴!这有我的一份功劳,你得分我一半!”

    “哦?我都忘记了...”汉子咧着嘴把手里的钱分给这人,两人又笑哈哈的分开,约着下次再干一票...

    “孃西皮的!谁还跟你再干一票,有瘾了你还!”汉子低声咒骂,发动了破摩托,戴上挂在车把上的墨镜,掉头返回...

    某处丛林里,不时的传出女人咒骂声音。分贝忽高忽低很不稳定,让人怀疑是不是卫星电话信号不好。不过,仔细听来,味道就不一样了...

    “嗨,我说,你们把我丢在这个鬼地方两天了!什么意思?!”

    “...”

    “...你别跟我道歉,该死的,我不接受你的道歉!我要去国-防-部-投-诉你们这帮王-八-蛋!”

    “...”

    “...你给我去死吧!混、蛋!还有毕节你那个该死的上帝!”

    “...”

    “怎么可能一样!你的上帝是个猥、琐男!我的上帝可是个女孩!”

    “...”

    “...真想把你的猪脸给拧下来,让你也看看这里都有什么...哦!野猪、森林狼、旱地蚂蝗、毒蜂、毒虫、毒蘑菇、毒果子、蝰蛇、眼镜蛇...基本上都是有毒的...我真是爱死这个地方了!”

    “...”

    “嗨!你是卡尔上校?哦,太好了,你们给我听好了!下次,我一定把你们都带上,不管去哪里!让你们亲自体验一下异国风情,省的你在那说风凉话...”

    “...”

    “什么?这叫放假?这也叫该死的休假?教官那个混蛋就是故意的!”

    “...”

    “我知道他是我爸爸,用不着你提醒,我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你知道吗?!你们却在那里品评食物!该死的!”

    “...”

    “我真想把你们都给洗干净,切了...”

    “...”

    “等等,好像有人...”

    “...”

    刚才卖完水果的汉子正是胡椒,他在港口不远处的林子边餐馆吃粉,他就爱这一口,以前每次过来都要吃到撑的走不动路才行。这次也一样,他扶着微微隆起的肚皮,走向餐馆后面的林子...

    刚尿到一半,他敏锐地注意到,正前方不远处的一颗棕榈树后,有个身影鬼鬼祟祟,探头探脑。胡椒提着裤子就跑,他可不想让人看到自己不雅观的行为,尤其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