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三卷 浮梦 第03章 又遇苏莉雅
    苏莉雅的可视变光镜里也看到这一幕,她睁大好看的双眼,有些不敢置信,这是...“little-bitch?(小、贱、人)真是...哪都有你啊...”

    “...”

    “谁在骂你,我不是在骂你,我是说遇到了个老相好!”

    “...”

    “我说,你少自作多情了!你不知道吗?如果不是我喜欢的那个人,就算是别人为我做任何事都毫无意义...”

    “...”

    “那是你的事,跟我无关!嗨,我说,我要去办正事了,再见!”苏莉雅匆忙关掉了通话。

    ...

    夜晚,岘港办公区灯火通明。藏在集装箱边的胡椒顺着阴影慢慢接近办公区,避开监控,越过围墙,几个翻转攀爬,上了一栋楼房的三层。大办公室外间有一群人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等待着,内间几人在谈话,内容听不太清楚。不多久里面的人走了出来,领头的人,胡椒看清楚了,谷川集团的贺东...

    这下可热闹了,胡椒咂咂嘴暗道,他继续等着,等另一个人出来。紧跟着贺东身后,走出一个比例匀称,中等身材的男人,他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近视镜,跟贺东并肩走出楼层...

    胡椒看着他们上车驶出港口,就下楼,原路返回,他不想打草惊蛇,倒想看看谷川到底在搞什么鬼...

    胡椒追踪着岘港出来的车队来到了一片茂密的丛林,他选择了一处小山包,远远地用四目夜视仪观察到了前面的丛林里隐约有一片建筑群。他于外围转着巨大的圈,仔细侦察。接着,他又谨慎绕到了建筑群外围四百米处,想近距离观察岗哨情况。

    建筑群里深绿色的楼房排成了一个横列,看上去有四栋。胡椒顺着方向,确定它的两个大门。这片建筑从后面看,四栋横列,每栋相隔30米,四排,竖向间隔40米,外面一圈高大的围墙,上面挂满了钢绞索。胡椒已经避开了20多次诡、雷和七处暗哨,由此他得出结论,这个鬼地方有见不得人的勾当...

    当他发现第一个G雷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之后十分谨慎,异常的小心。在每个发现的诡、雷附近,又用伞-兵-刀-做了记号。他可不想跑路的时候撞上去,击发它们。

    凌晨两点到四点是生物体证最容易疲劳出现松懈的时候。胡椒却发现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有疲劳状态的,两个门出入口的明哨已经换了三班。他们平均65-85分钟不等交替换岗一次,每次四人。两个出入口,这样的人员调动加上这里的建筑,算上暗哨、文职,这很可能是一个整编连的驻地呀!胡椒被这样的推算结果吓了一大跳。

    推算出结论的他并不打算靠近,自知是惹不起的,那就躲吧。有一句歌词是这样说的“越是无所适从,越是事与愿违...”是的,胡椒想走,真想走,离开这个极度危险的鬼地方。可是,他趴在树下草丛里的身体有些僵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毒虫给叮了一口。他暗骂一声,快速用眼睛扫视着唯一裸露出来的手腕,发现左手腕外侧有个明显的突起,褐色的小孔咬痕:“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他艰难的拔出伞-兵-刀,用嘴巴叼着刀的橡胶护把,对准手腕被叮咬的位置刺入。强烈的刺激让原本麻痹的传导神经系统开始苏醒,创口处毒液混合着血液滴出。血腥味被军营里的军犬那强大的嗅觉发现了...

    胡椒很狼狈,非常的狼狈...自从在顺化的丛林被发现的那天凌晨开始,一直向西奔逃。说着这一百多公里的直线距离不算远,驾车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坐高铁只要20分钟...

    其实帐不是这么算的。丛林,而且还是热带雨林,有山有川也有崖,那不是用平原直线距离来计算的。有时绕过一座看似不大的山就得用两天,绕过一条陡崖可能要七天,这样的路程还是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土著所耗费的时间。如果徒手过江...放弃吧。

    胡椒在丛林奔逃了11天.这11天里,他过的真的是太充实了,睡觉都没超过两个小时。而这两个小时还是他拉开与追兵的距离上硬挤出来的。不是有句话嘛...说时间就像那啥一样,挤一挤,总是会有的,他当然也是这样做的。

    一天24小时,只吃两顿,白天一顿,晚上一顿。那算是什么吃饭,顶多是吃两口野果,喝两口山泉,再就是生吃眼镜蛇肉,火都不敢生,就怕追兵带着军犬悄无声息的围上来...

    长时间的超高强度奔袭,会令人体机能以不可估算的速度衰退。严重的营养缺乏会导致效应器官功能紊乱,人很容易就能被拖垮掉...

    好容易又有点时间,他蹲在山间一处小瀑边洗漱充饥,脑袋中不断的想着怎么摆脱军犬强大的嗅觉。他身上的战术服早就被丛林灌木割划成了破布条。如果他以现在这身行头,再拎起棍子,配合那满脸的胡子乱糟糟的发型,等他出了林子,可能就是这里某帮派的新任大佬!

    他快速的洗漱,还没来得及啃野果,被一声惊呼打断。声音阴冷地出现在他身侧山坡边上,他都没时间躲避,那人开口了:

    “梨头-碧池!?”

    胡椒抓狂了,他记得这个声音,苏俄时那个惹人厌的毒嘴长舌妇。他尴尬转身,不着寸缕,他不敢把后背对着陌生人:

    “嗨,我说,偷看别人洗澡可是不对的,尤其是偷看像我这么英俊的男人,你会后悔的!”

    “哈哈,你可别逗了!”苏莉雅从山边的一棵树后出来,把-枪-插-进-枪-套,两眼放光道:

    “我必须得承认,你是个优秀的男人!”

    胡椒顺着她的目光下移,才意识到自己还光着身-子,他现在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在那扭扭捏捏的样子惹的苏莉雅又一阵娇笑:

    “我说,你的衣服都撕烂了,索性就别穿了吧,这里又没有别人...还有那条腰带,我认为是多余的!”

    “那可不行,我可是个儒雅的男人,我的斯文不允许我做这么出格的事,况且这不是腰带...这是文明之带!”胡椒一边说,一边把布条往身上缠挂着,接着系腰带,抬起脸问:

    “你来这做什么?怎么哪都有你们DIA的身影?”

    “我想,你可能对我有些误会,我这次来是私事。”苏莉雅盯着他的脸:

    “斯文?你看看你满脸的胡须,跟在苏俄一样的邋遢,再说了,我怎么看不出你系上腰带就显得哪里文明了?”

    “你不知道汗毛是人类用来保护自己的吗...这条腰带就厉害了,这是区别人和动物的分割点!”胡椒手不停,继续工作。

    “嗯,有点歪理,汗毛呢?”苏莉雅轻笑。

    “比如御寒?易容?额...显得儒雅?好吧随便吧,我编不下去了!”胡椒摆着手。

    “哈哈哈,亲爱的,你还是这么的...无耻!你的借口就像你的舞步一样尴尬!”苏莉雅干笑着,突然一本正经的评价道。

    “嗨,我们能别提那件事吗?那可是我第一次跳舞,便宜你了!”胡椒翻着白眼高傲道。

    “哈,说起跳舞,我觉得,有个梨头-碧池有必要得向我解释一下了...”苏莉雅抱着自己的胳膊斜眼看着他。

    胡椒一边走,一边挠着被灌木划拉的有些痒的大腿。他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女人的问题,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情绪。跟她一点利益冲突都没有,也丝毫没有掺杂感情。这就像在街上遇到了一位美女,人家找你讲话,总不能不回答吧。可问题这位美女话太多了,她喋喋不休的状态,就像一位说评书的大神一样,都不嫌累的。

    “我说,你能不能安静一会,我都跑了十多天了,也饿坏了,就不能让我自己安静的待一会吗?再说了,我也需要私人空间和隐私的!”胡椒挠完左腿挠右腿,他现在就像穿苏格兰裙的士兵一样,这种另类的装扮真不适合丛林,而且还是热带雨林。

    “哈哈...说到隐私,我认为你就别跟我争论了...”苏莉雅意有所指。

    “有时候,我真的很好奇,你的男朋友怎么能受得了你这样的脾气...还有,你的教官真是个伟大的混蛋!”胡椒又开始挠后背。

    “我认为你说的非常准确,他的确都是混蛋!”苏莉雅点头说道,又从后包里拿出巧克力棒递给他:

    “给,这玩意我可不吃,教官那混蛋非要我带着!”

    “噢,我觉得...你这样...评价你...的教官是不礼貌..的”胡椒看到巧克力双眼放光,迅速-抢-夺过来,撕掉包装,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继续说道:

    “味道真...棒!谢...谢你,苏莉...雅。”

    “哈哈哈,小碧池!你真的太有意思了,我爸爸听到会很高兴的!”

    “喔,什么?”胡椒头也不抬,又撤掉一个包装塞进嘴里,右手在挠着裸露的后背:

    “你说,谁...是你爸爸?”

    “你说的那个混蛋教官啊!”苏莉雅仰起白皙的脸,看着高大的紫檀树梢说道。

    “你爸爸?”胡椒哑然,他从没见过哪个女儿这么评价自己的父亲,还这么理直气壮,洋倭的文化,真是...新奇!

    “亲爱的?你到底来干什么?你到底是哪国人?我看你...不像是天皇的人!”苏莉雅仔细打量着他说道:

    “你别往后看了,他们早就回去了,损失了4个,伤了3个...”

    “你怎么知道?你不会一直跟着我的吧?你...这个变、态!”胡椒捂着被灌木挂出红印的胸口,扭捏的说道。

    “哈哈哈...你以为你这样就是玛丽莲.梦露了吗?”苏莉雅看着他滑稽的样子,笑的浑身颤抖:

    “悄悄告诉你,我知道你是哪里人而且也知道你来这做什么?”

    胡椒有种脱-光了衣服裸-奔的感觉,事实上,他现在就是裸-奔,那种被看透了的感觉很不好,尤其是对着异国的,行为目的不明的战斗人员。他从不相信偶然,因为他做的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他更不会把身边的这个看上去丝毫无害,漂亮的美利坚DIA当成花瓶。没有一个花瓶是敢一个人独身去异国获取情报的。这个女人,他一直看不透,所以他也想躲,他觉得,这个人身上的秘密更吓人,而他丝毫不想去了解。

    有时候胡椒就是这样的人,想不明白的事他不会去空耗心思,浪费精力,只要不涉及他和书凉的安全,随便,怎么都行,爱谁谁。

    “我说亲爱的椒,我们相互就不能坦诚一点吗?”苏莉雅叫出了他的名。

    “...”

    果然,干这一行的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暗杀、爆破、收买人心,贪婪、自私、阴狠,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能获得有价值的情报,手段有的是。

    他们是演员,他们技术都是最真实的,因为他们是拿自己的生命在演,只要他们背后的组-织不喊‘咔’,这场戏,不会停止。要么杀人,要么被杀,几乎没有好下场,因为他们做的恶太多了,多的让上面的各路‘神仙’都看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