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三卷 浮梦 第10章 谋划
    2003年12月,帝国大宁军分区驻地。(此章节过于真实,此为修改后内容)

    此处驻地负责所辖军分区的处级军情作战指H、Q报收集、分析、整理、传达、协调、处置等任务。

    一间宽大的会议室内坐满了身穿制服的军人。办公桌为首的是位肩抗一颗黄色金星的陈青石。他在听取军情处各部门的汇总。

    “报告!军情二处技术侦查科许季刚,据我单位汇总反馈:

    88年至02年共14年里,在我境内,外国人共死亡16人,死亡时间分别是春、夏、秋季。16人里其中有4人死亡时间、方式相同;另外91年秋,南越将领阮文边访我帝国陆军部返回途中,专机坠落滇缅,事件造成除软文边没上飞机外的所有同访南越人员死亡,共计10人,时间与前四人相同,报告完毕!”

    “报告!军情二处机要科南方,据我单位汇总:

    88年至02年,共截获外境电码并翻译510万条。其中,直接或间接参与技术处所提案件信息三千八百条,又经反复甄选两千条并入前案,得出结论如下:

    14年间,南越特别军共出动人数1千人,伤亡102人;南越特勤队共出动400人,伤亡62人;南越边军出动人数不详,伤亡104人;316A师B团C营6连全连覆没,营长边南双死亡,营作战参谋死亡,两副营长重伤...保密级别4星!报告完毕!”

    “对方人数?”陈青石皱眉问道。

    “报告,情报汇总显示,显示为...两人!”

    陈青石深吸一口气,沉默不语。他扫了眼会议室说道:“继续!”

    “报告!军情二处政经科缙云,据我单位汇总:

    机要科,情报属实,南越军政14年间与此事件直接经济损失为2亿美元,南越陆军前副总参伏竟海被罢免也与此事件有关,报告完毕!”

    “报告!军情三处南部特别行动组南青,据我单位汇总:

    依现有情报分析,我们得出结论,伏竟海极有可能与南越前陆军校官原316A师B团C营营长胡巴同死亡有关。胡巴同在南越侵边前与陪同警卫尽数死亡,我们怀疑伏竟海可能就是叛杀胡巴同的凶手,另外那一年死亡的高阶军官共计7人...报告完毕!”

    “要证据!别怀疑,敲定它!”

    “是!”

    “反、恐处呢?有什么?”

    “报告!我境内没有吻合的帝国公民死亡人员...”

    “嗯...继续!”

    “报告!军情H外总署齐爱国,据我单位汇总:

    伏竟海原为南越贡西ZF时期的高级情报人员。三十六年前为316A师B团C营营长胡巴图的副手兼任连长,伏竟海接到逃亡海外的南越前高官阮民的密信,除掉南越陆军里亲华派名单中,就有胡巴图。

    当年前苏陆军军需处高级官员普罗耶夫被刺,牵扯出一个神秘人-伊万科夫,此人当时为苏俄联邦对外情报局效力。而普罗耶夫是苏俄联邦ZF和情报局的人,当年南越侵边就有前苏联邦对外情报局的身影。总署有证据显示,当时就是他们两个集团密谋,试图蚕食占领我边境线。而侵边之前,南越和前苏两个情报集团,密杀了两国高级军官共38名,包括6名准将,2名中将;另据同事反馈消息称,00年初冬,伊万科夫在朋友家被暗杀,他们对外宣称是其突发心机梗塞而死。据我们了解,伊万科夫身体很健康,即使突发此病,随行的医疗人员完全有机会拯救!不过...”

    “不过什么?查出是谁了吗?”

    “苏俄联邦ZF已经秘密搜查了近三年,没有丝毫线索...我海外单位在两国几乎被捣毁...”

    “嗯?求证!晚点到我办公室说!”

    “是!”

    “报告!军情三处综合科陈敬慈,据我单位汇总:

    与机要科相同时间内,我边境线左近共发生9起枪战。据悉,南越军务部对外特别机动队特勤A组死亡一个四人队;南越军务部特情队损失28人;至此南越316师B团C营老兵全部殆尽;南越前316A师B团剩余老兵殆尽!而且...”

    “说!”

    “三年前,我滇南驻边战士在一处哨卡发现两包装备,全部为美现役制式,装备和说明已经上报总参!”

    “哼!他们的东西就是好的?!”老陈青石翻着眼睛,瞪了一眼陈敬慈不快道:“机要科,调出来我看看!”

    会议室宽大的屏幕上,投影出上缴的美式装备影像资料,每张照片都有技术说明,通过对比他面色稍缓,突然放声大笑,指着陈敬慈道:

    “丢装备的这个人,有意思...你刚才说,他们特勤A组失了一个四人队?”

    “是的!”陈敬慈答道。

    “这就是那几人的装备?”

    “是的!”

    “那个B团老兵全没了?”陈青石又问道。

    “是!殆尽!”

    “这个人有点意思!”陈青石对在座的说道:“给我找到这个人,尽量要活的!”

    “是!”

    “继续!”

    “报告!总参N海军情处罗永,据我处汇总:

    4个月前,我部在南海疆域例行巡逻时,曾接到过一个重伤男性,身份、姓名、年龄不详。接回次日,据对岸传回消息说,南越316A师部和南越军务部对外特别机动队A队,被端掉了一个整编队16人!”

    “哼!”陈青石用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释放着内心的舒畅:

    “人呢?”

    “...一个月后,被大宁军分区的给接走了,不知道大宁那边怎么说?”罗永转头看向陈敬慈。

    “怎么回事?”陈青石问道。

    “哦,是这样的...我,我不知道...”陈敬慈低头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混账!你负责的地方你不知道?要不我来告诉你?”陈青石生气道:“给我个解释!”

    “报告!...报告!大宁军情三处...”陆东枝刚鼓足勇气就被陈敬慈打断。

    “我听到了!”陈青石不耐烦地拍着桌面道:“你直接讲!”

    陆东枝看了眼陈敬慈,被老将军喝止道:“你不用看他!”老将军瞅了眼陈敬慈不悦道。

    陆东枝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下情绪道:“这人是我让放的,其实我也没见过他。不过,此人有个极为要好的朋友留住在我大宁市,我已经开始跟进...”

    “还有呢?”

    “啊?没有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陈青石指着陈敬慈大笑,后者一副窘态,低着头不敢吱声,南海JD的罗永也跟着小声笑着。

    “哎呀,真是,你们真是比我这个老头子都脸大呀...”

    众人听着老将军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音节,心底一阵发寒,都忍不住偷偷看向陈敬慈,‘你带的好兵呀!’

    “你带的好兵啊!”果然,老将军下一句就赶了出来,看着陈敬慈点着头说道。

    “报告!”陈敬慈硬着头皮撑着,他必须有所表示,哪怕是自己扛责任,也必须表态,但刚开口就被陈青石打断。

    “报告什么?我该跟你汇报吧!啊?我就问你,为什么不上报!”陈青石追问。

    “当时,情况紧急,我没来及汇报是因为我必须出一趟海外,执勤216任务,我已经把书面报告传给了处里...至于您为什么不知道,我怎么知道...”陆东枝最后小声嘀咕道。

    “哈哈...你这个鬼丫头!”陈青石笑着转头,对机要参谋道:“调出来!”

    他看着屏幕上的电子文件,点头,看向众人问:“还有没有要补充的?”

    见没有人讲话,老将军看了下陈敬慈,又看眼陆东枝,目光掠过众人,指着大屏幕说道:

    “这是机要科整理的,在座各位的汇总数据,你们确认一下。”

    “另外,我会跟进这个案子,成立一个专案团,以后军分区情报负责跟我汇报,你们各处配合!机要科,成立文件上报总参!”

    “是!”

    陈青石起身,注视会议室众人,目光如鹰:

    “专案团的任务如下:

    1、挖出这个人或这个组织,我要所有的信息;

    2、把所有关联的数据采集系统比对,找出规律;

    3、查清,他们我帝国的窝,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前提是绝对不要伤害帝国公民;

    4、挖出,这个阮民的所有信息;

    5、搜集,南越前316师B团C营胡巴图及所有亲华派的信息,与我数据库做比对;

    6、搜集整理,前苏联邦对外情报局南越侵边时期发生的所有暗杀行动及名单;

    7、重点锁定在滇省、南越边境和江省!”

    “这8嘛...”陈青石看着大家沉吟道:“要给我确定对方到底有没有对帝国公民做出伤害,对帝国做出伤害的行为!如果有,我要活的,有口气就行;如果没有,各位,我要活的,能动的!明白吗!?”

    “是!”众人起立回应。

    “其余单位由机要科领你们去专案团新保安室联合办公,散会!齐爱国、陈敬慈还有你留下!”李青石认真回军礼,礼毕后又指着陆东枝说道。他转身离开,率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落座后他看着陈敬慈半晌,指着陆东枝说道:

    “她是你带的?”

    “报告陈总,是!”陈敬慈回道。陆东枝在一旁翻白眼,‘明知故问!’

    “嗯,这个丫头你了解吗?”陈青石看着陆东枝问陈敬慈。

    “陆东枝,29岁,帝国谷川集团第二梯队接班人贺克敌之女...”陈敬慈如数家珍般回答。

    “你这是干什么?”陈青石摆手道:“我是问你,你对她了解吗?”

    “你自己说吧...”陈青石对着陆东枝说道:“告诉我点有用的信息。”

    陆东枝望着他递来的微笑,心底颤动...

    陈敬慈心底也跟着颤动,搞情报工作的从来都是谨慎再谨慎,在这条路上从来没有哪一步是轻松的,说是如履薄冰根本就言符其实。陈敬慈皱着眉头望着陆东枝不语:‘陆东枝不是总参部委派来三处的嘛,政审这一块应该没什么问题吧,陈总是什么意思呢?’

    陈老将军很耐心地等待着,顺手处理掉机要参谋送来的文件,并告知让门口的警卫撤掉。机要参谋出门时谨慎地看着三人,临出门前向陈老将军微微点头。

    “小齐,帮我倒杯水!”说着陈老将军把空水杯递给齐爱国。

    “报告,我可能想到了一些事情...”陆东枝不确定地汇报着。

    “都坐下,坐下说!”

    “...那时,我大概9岁,随父母还有叔叔一家去滇省办差...本来一切都很好,但在滇北的时候我们一家坐的车失控,翻进了深崖...”陆东枝想起来伤心的事情,肩膀轻微颤抖,接着说道:

    “只记得,一个男孩救了我,那时我很害怕,脑袋里都是空白的,等恢复过来以后,我才知道,父母包括婶婶都坠亡了...后来你都知道了!”陆东枝终于还是忍不住流泪。

    陈敬慈震惊了,他没想到陆东枝竟然还有这样的往事,据二处的同事反馈,陆东枝父母死亡只记录了车祸。

    陈青石看着伤心的陆东枝不知道怎么开口安慰,揭人伤疤的他,心里也是有些过意不去。他是了解陆东枝的,因她是姜蓉抚养长大的,而姜蓉在陈青石这里又丝毫不容质疑。陈青石的本意是想敲打一下陆东枝,让她有些分寸,也让陆东枝自己说出来帮助贺东的事情罢了。据三处的情报信息说,陆东枝有可能参与了谷川集团的黑幕。

    他点燃一根香烟,兀自吞吐着,思考着,有些事还是得谨慎...

    “...有些事之前不敢想,前些天从外境回来,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一些细节,还没来得及整理,我想自己在思考一下...”陆东枝认真看着陈青石,后者慎重地点了点头。陈青石对陆东枝这丫头的行事风格非常赞赏的,可能是爱屋及乌的原因。

    “这能算是线索?我觉得...”陈敬慈的分析被打断。

    陈青石瞅了一眼陈敬慈道:“你是不是没出过外勤任务?”

    “报告!是!”陈敬慈回道。

    “那你闭嘴,别发声!”陈青石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很不耐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看不上他。

    半晌,陈青石又指着陈敬慈说道:

    “我们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们就应该有一种对危险、对有价值情报的直觉推断,但也必须得有充足地内容去填充它,这才是完整的结论!小陈你先回去,我还有点事!”

    陈青石看着陈敬慈离开,又转过脸对陆东枝说道:“东枝,你把蛙人接的那个人提走,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他极有可能就是这些事件的直接策划和实施人,这是结论;216任务我已经知道了,会上报总参说明,尽量调取那次任务有关的所有影像资料,这也是结论...你是不是好长时间没去姜蓉那了?要不要一起过去看看?”

    “谢谢陈叔叔,我上个礼拜才跟姜姨见过面,也得到了她老人家的指示...”陆东枝不好意思点破。‘你自己想去就去,还非得拉着我!再说了,你这刚让我心塞,又来这出。’表面保持着克制,她心里已经开始翻腾。

    对于陈青石下的结论,陆东枝也是赞同的。不得不说,姜还就是老的辣!他们对某个事件的剖析几乎达到了类似复盘的精准。这不光是丰富的实战经验,这更是勇气与睿智的完美契合。

    “好,那你先回去吧!”陈青石回复军礼,转身对着齐爱国吩咐着...

    陆东枝通过这次心灵的探索,意识里忽然闪过了一丝异样,待到她去探究时却始终抓不住。她带着些许遗憾,低着脑袋离开了陈青石的办公室。

    “报告!”

    “进来!”

    “总参密电!”机要参谋李海进门,把电码文件递给陈青石。

    “读!”陈青石正在处理文件,头也不抬命令道。

    “总参部加密文件...前南越Z府时期高官阮民被刺,证实死亡...”

    “阮民死了...”陈青石军抬头,皱眉思考片刻,对机要参谋李海道:

    “重点查伏竟海!不得有闪失!”

    “是!”李海敬礼出门。

    陈青石看着他的背影,点了点头...

    ... ...

    “这些事件加在一起越来越乱了,有种摸不着头绪的荒诞感觉,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居住在我大华?到底什么意图呢?”陈青石坐在沙发上,对着前方嘀咕。

    “总参那边已经在密切注意伏竟海的动向了,你就放心吧,还亲自跑来一趟?”一个年龄与陈陈青石相仿的女将军笑着说道。

    “唉,事情有些怪异,姜蓉,我总觉得这些个事件没有这么简单...”陈青石迟疑道。

    “呵,还有你‘青狮’觉得难办的事?对了,我听说,有人给我们送了些东西?”姜蓉把一杯水递到陈青石跟前并问道。

    “是有这事,啧,这事更怪!”陈青石砸吧嘴自嘲道:“东枝已经盯上了对方的同伴,我觉得就快有答案了!”

    “丫头已经盯上他们了?嗯,还是得确认这伙人的身份为第一要务!”姜蓉赞同道:“如果真是一两个人就能把南越搞成这般的模样...我是信的!后生可畏的很呐!”

    “嘿,说起这事,我就高兴,都把对面情报机构的手打残了!这后生崽可畏啊!”陈青石也赞叹道。

    “让丫头小心点!”他们俩同时仰起脸对视说道,然后又相视一笑。

    这要是让外人知道,能得到帝国的两位重量级情报将军的赞美和垂青,那得惊掉多少人的下巴。这两位老将军曾经有个温柔的代号:陈青石代号“青狮”;姜蓉代号“青鸾”。

    “青鸾”在两次对外战争中的付出是举足轻重的,甚至可以说是左右一场战事的功臣。第一次对外防御战争中,在国内尽数虏获敌对国情报人员,并缴获重大的军事物资及机密情报,让战时的敌国对大华国内军情部署成了睁眼瞎。

    “青狮”更狠。两次对外防御战事中,敌对国国内的情报组织被他带领的帝国军情部打的瘫痪。两次战争中所获取敌对国的军情部署更是能详细到营级阵地位置。

    他们都曾让敌对国在对帝国情报的获取途径变成了断头路,这就直接导致了敌对国对战事和军情失去了理智的判断,最终以敌对国惨痛的失败提前结束战事。而他们两人的‘身价’又在这之后直线攀升。到目前为止,两国摆放在水面下,缉拿他们的悬赏金额,达到了惊人的6000万美币...可是,自战争结束后,他们两人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报告!”

    “进!”

    “总参密电...”机要参谋将文件递给姜蓉。

    “...”

    陈老将军在慢悠悠地喝茶,眼角却在打量着姜蓉的脸庞,勾了勾嘴角坏笑着。姜蓉头也不抬,笑骂道:“你个老不正经的,就没个正行!”

    “哈哈!哈!这话说的...没有营养。”陈青石干笑着,突然收口正色说道。

    “贺东川记得么?”姜蓉抬头问道。

    “他不是...殡归了么?”

    “记得他的遗言吗?”姜蓉又问。

    “这我哪记得,怎么?”陈青石不解。

    “你呀,老糊涂了,回家放羊去吧...”姜蓉摇摇头讥讽道。

    “只要你愿意,我还真就去,最好让小陆经常带点酒来...”陈青石悠哉。

    “唉吆,你怎么就这么厚脸皮呦!”姜蓉捂着脸叹气,但是手下面的微笑是盖不住的。

    “唉,你个臭小子!杵在这找抽的,滚蛋!”陈青石忽然发现身后还有个身影,一愣神,气急败坏道。

    姜蓉的机要参谋早就想走的,见他们正聊的热乎,开口也不是不开口也不是,又不敢破坏陈总调节的这气氛。得到命令的他如释重负,笑着赶紧逃窜,好尽量多留点时间给这两位未得眷属的伉俪。

    “小陆为什么不去贺家认亲?”陈青石欲言又止,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这丫头怀疑,当初造成她父母翻车坠崖的就是他的二叔贺建民,而贺东对于她又没有感情...贺东川老先生殡归她也只是远远地跪在一边,并没有前去...”

    “今天呀...唉,我不知道怎么说了,把她弄哭了...”

    “你这个死老头子,真是闲的不自在了是吧!”

    “这...那怪我呢,我说给听啊...”

    “...”

    “...你呀...脑袋里的算盘整天都是噼啪作响,一刻不得闲!”

    “咱这位置重要哇!谁让咱是将军呢...”

    “哈哈...”

    看着开心的姜蓉,陈青石一时有些痴迷,他怔怔的望着眼前的美人,心底满是欢喜。

    ‘自从到此天台寺,经今早已几冬春。山水不移人自老,见却多少后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