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三卷 浮梦 第15章 一网打尽
    姜蓉坐在陈青石的办公室里,听他介绍着事件的进展。姜蓉面色平静,久久不语,手指在沙发扶手上轻轻按压,同时也在仔细分析着,事件的发展、导向和有可能出现的恶劣趋势…

    陈青石到最后起身,在办公室踱步,紧皱的眉头下眼神凝重,几次欲言又止,伸出的手悬在半空。最终,他还是不想打扰思考中的她...

    雨过,天空被洗的清爽,一条彩桥高筑斜阳上方,柔魅壮丽。光影映在办公室白色的地砖上,反射出圣洁的光辉,把姜蓉的面色衬托的更加端庄典雅。不知道是那片恼人的云层过厚,还是斜阳偷懒,它枕着白色的泡枕打瞌睡。光线更加轻柔细腻,慢慢移动着角度,发梢、耳朵、眉毛、鼻尖、嘴唇、下巴...

    陈青石艰涩的蠕动着喉咙,不肯移步,不肯改变自己的任何动作。姜蓉勾起嘴角,慢慢抬起脸,望着眼神炽热的陈青石有些怔愣,微红着面颊怒嗔道:

    “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瞧你现在的模样!”

    “咳...”陈青石被逮个正着,有些不自然,他左右挪着步子,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

    “嗯,我...我想...喔!我想倒水来着,瞧我这脑袋,生锈了都...”

    姜蓉看着他滑稽的掩饰动作,摇头轻笑,‘这个老东西,一点胆量都没有...’

    傍晚,江省大宁贺港。庞大的港口储运区里堆满了红、蓝、白颜色的集装箱。自行高脚龙门吊来回交错,按着不同的发货地,调配着各种标识的箱体,再由另一架机吊装运在来回穿梭的挂车平座上,四脚镶嵌,卡牢,运出港口...

    由远及近的黑色车队,在港区边的一排办公区停下,车里下来人包围了整栋建筑。陆东枝带领的特勤科队员分散成进攻队形,小队分别冲向此处抵御的外境情报人员。在三楼一间办公室,锁拿住一个身材发福,油光满面的老年男子。同一时间,特勤科在其余办公室内,把这次行动被锁定的嫌疑人全部制服。小队汇合,他们向陆东枝汇报进展,清点战损。陆东枝挥手,排队下楼,押上车,开走...

    随后,这里由所辖武装警备接管...

    帝国浙省C市,晚11点20分,瓯海区国安分局办公楼传出连续枪声,10分钟后军情二处特勤科冲垮对方防御,击毙9人并抓获南越军务部对外特勤匪首3人...

    随后军情部接管...

    帝国南粤省,B市汕城码头,晚11点20分,传出爆炸声,双方激战20分钟,军情二处特勤科冲垮对方防御,击杀18人,抓获11人...

    随后由所辖武装警备接管...

    帝国滇省南部,晚11点20分,南军分区司令部,军情一处办公大楼被炸塌,11分钟后,特战营抓获南越军部对外情报行动部人员6人,击毙57人...

    随后军情部接管...

    帝国滇省南部,晚01点19分,亲堪市国安分局办公楼被炸,激战31分钟,击毙南越境外叛匪13人,抓获匪首2人...

    随后军分区接管...

    帝国滇省南部,凌晨01点19分,国境第七卫边部队,W师,D团与大华帝国边境御敌发生枪战,三连军械库被炸,双方激战1小时56分,匪首南越陆军316A师C营6连阮浪伏法,击毙全部境外叛匪72人...

    …………

    同样的事件在帝国南部,同一天下午至次日凌晨共发生了21起...

    这是一个无眠之夜,是一个充满着伤痛之夜。虽战果丰硕,但毕竟是帝国之殇,大华之痛...

    帝国南部被南越情报人员渗透长达20年,终以告落...

    以陆东枝发掘的“旧厂房”为起点,撕开的一个被肮脏掩盖的罪恶,不曾被发现的龌龊终于被连根拔除...

    姜蓉,陈青石在江省大宁市陆军总部,军情三处驻地听取各处战况汇总。他们都红着眼睛,艰难掩盖疲惫。听说,为了部署协调这次行动,已经三个昼夜没合眼...

    南越前退休高官伏竟海被抓获,押在军情处总部地下室。要说这次抓捕匪首,得意于陆东枝的发现。她在书凉留下的匣子里,发现了专门写给胡椒的遗言,竟然堆了满盒。其中有一篇,为胡椒详细介绍,关于活捉有价值的目标时一个细节:

    “你已经一年没回来了...我在医学院神经科、麻醉科和药剂科又进行了一次论证,翻遍了那里所有的相关医学书籍,总结出了一条关于活捉有价值情报人员的构想,通过试验,得到总结如下:

    1.人体脑部神经主要分布在脑部、感觉器官、效应器官和脊髓,它主要控制思维和行为,脊髓神经在本次描述可以忽略...

    2.麻醉分为全身、部位和复合三类,我要跟你说的是部位神经麻醉,口腔或颈部神经麻醉...

    鉴于对方的工作性质,可以排除很多种已知的麻醉方式,有时不可能近身接触,能近身接触的大多不具备携有价值情报的可能,所以只能中短距离器械或毒麻,这取决于你是否还想让对方之后还具不具备行为能力...

    毒麻:非常方便简洁,只需要取出含此效果毒素的植物就行,我给你介绍动、植物的名字和用量...

    器械:击打和发射两种,击打的力量比较难控制,而且对方所处环境和地形有时没那么清爽,角度和器材也没有那么方便,更何况力度的不同会造成清醒时间的不同,如果情绪不对...嗯,我试过,情绪是非常影响击打角度和力度的,所以我不太建议这类方式为首选...

    我建议器械发射,用量我会把各种麻醉药品名称和用量附在后面,根据每个人的重量,年龄,你只需要记住这些数据就好了,另外我给你配制了一小瓶“惊喜”,你下次外出可能会用得上...

    记住,射击角度要根据对方的面部表情而定,尽量不在对方闭嘴时射击,因为针头不会穿过牙齿,我推荐的角度是对方正面或斜面,因为那样,对方的口腔颌下神经,会在舌头被注入的麻药而弛缓,迷走神经会发出反馈阻止颌骨的闭合,也就阻止了对方咬碎藏在牙齿缝隙的自杀药物,我给你配制的麻药成分根据对方的数据,只需要两秒就能达到效果...非常明显,我不建议你个傻瓜用在自己身上...

    别跟我抬扛,你两秒钟可以做很多事,我知道,我钉你嘴巴一针,

    你告诉我你会怎么办?

    等你想清楚了,就晚了...

    比如,会下意识的张嘴,这不是思维可以左右的...

    张开嘴需要0.7秒,神经反馈,大脑自检,思考,命令返回需要2秒,就算有高手只需要一秒,对方也会思考一秒,足够...

    再说下颈部,还是不建议击打...

    这个部位就需要更精准了,用你的红外光学瞄准镜只要不超过五十米可以完成...

    ……

    陆东枝当时看到这篇介绍,以她的坚韧性格都吓了一大跳,坐在了椅子上抽了两根烟,才接着看下去...

    这个人太可怕了,他精通神经系统和神经功能的弱点以及深谙人的心理,应该还是个药剂师,如果自己...落到他手上被逼供,陆东枝都不敢再想下去...

    他比胡椒还可怕一倍!阴狠一倍!这两个人,必须抓,必须死!还有这两个人,怎么能拧在一起这么久,还不发生冲突!

    帝国南部,四季常青,季节交替时,她们都不会有太多的积韵。相互邀约,牵手而至,又相互嬉戏,不肯退走,哪还有什么季节变化,她们分明是非常要好的闺蜜,在一起打麻将来的。看着大林里的枝头就能分清,是谁更技高一筹...

    秋雨挟着丝丝凉意,悄悄侵润,绵绵延延。在这雨幕里,捧一壶煮熟的黄酒,就着如烟雨帘,咽下这一口醇香,足以让人如痴如梦...

    再好的美景,总有煞风景的人和事,它们唯一存在的价值就是考验我们的韧性,也一再触碰我们的底线...

    陈敬慈居住的屋子里,传出物品砸落的清脆声响,一座高档水晶摆件碎了一地,断裂的马头和四肢分离,底座都崩成几块,滑出很远。直到墙角,受阻,弹起,又掉落...

    他指着面前的李海,气的肩膀上下起伏:

    “我临走的时候,明明告诉你,不要妄动,你是怎么做的?你这是要亲手毁了我们辛苦了二十多年的努力...”

    “伏老将军一辈子经营这一件事,我们失去了多少的生命换来的!换来的!你还有脸回来?”陈敬慈不安的在房间里踱步:

    “那两个经常去袭扰我情报部门的人,已经我被我圈住,你倒好,你把他放了!”

    “不是我放的...陆东枝放的...”李海解释道。

    “不是你放的?我让你跟着陆东枝,你带一队人去干什么?送装备?!要不是你,他们能逃出圈子吗?”陈敬慈喝骂:

    “蠢!真蠢!他们能搅的我部鸡犬不宁,能让我部损失精英上百!你凭什么?你告诉我你凭什么...”

    “收拾东西,集结滇南待命!快呀!”陈敬慈看着还站在跟前杵着的李海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蠢货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陈青石面前暴露了。

    他快速收拾资料,放进粉碎机,又嫌机器太慢,索性把剩下的全部扔进洗衣机里,开动搅散。他打开卧房暗门,取出军械放进黑色的大背包,匆忙摔门而走...

    但等带他们的,是陈青石和姜蓉带的特战营...

    陆东枝回忆:

    胡椒书凉逃走了,他们是在南越渗透入帝国境内的情报队伍的夹击下跑掉的,也是在大华军情部特勤科眼皮子底下逃走的,原因就是因为李海擅自主张。

    本来胡椒和书凉正与帝国特勤科交战即将结束,眼看着就要被陆东枝特勤科完成合围,这个李海竟然让隐藏在暗处的一队南越情报外勤组切入,这横插的一杠子,把交战双方搅和的一阵头晕。

    最先反应过来就是胡椒那方,他有极为丰富的战斗经验,也善于抓住闪纵的战机,尤其是在山林,那简直是比疣猪还皮糙肉厚。

    陆东枝愣了一下,对副科长张爱民问道:“这是什么情况,那一队是谁的人?给我查!”

    “帝国在这里只有自己一队人执行任务,不是帝国的部门!”陆东枝非常愤怒:“那就是外境的人,外境人持械在大华境内,还在自己特勤科眼皮子底下,我不敲掉你们,怎么有脸再领特勤科...”

    “先把这队人给我敲掉!”陆东枝的声音传到每个特勤组队员的军用耳机里,副科长张爱民问道:

    “要不要留个活口?”

    “不需要!”张爱民从来没见过陆东枝生气的样子,他只见过她抽烟的样子,很美...

    陆东枝带一组人,从大山的东北方向,呈箭头进攻队形迂回,张爱民带两组人V字形从西南迂回。他们计划,把前面两部分人都驱赶到西北方向的特战营封锁口,一网打尽,如能全歼最好。

    计划往往是精密的,它是环环紧扣在实施上的理论。可理论毕竟不是实施后的结果,行动才能印证计划,进行不断的调整和优化,才能达到最初计划的目的。陆东枝的战术计划,对付外境这一队人足够。可是她显然忽略了胡椒的能力,那个能把南越整个情报系统搞的一团糟还损失惨重的人,那个能在苏俄境内,暗杀联邦情报局功勋前辈的人,那个能把英伦和美利坚情报人员当成棒槌的人...

    书凉开心的笑了,胡椒也笑了,很开心...

    胡椒不想伤害大华的人,尤其是军人。他一直带着书凉躲避,迂回,根本就不去正面冲突,偶有交战也是只伤不杀,可能陆东枝就是利用他这种心理才忽略了他的战斗力的。

    这一队南越楞头青外勤组典型的将熊熊一窝!他们胆敢在大华境内的丛林中使用三三进攻队形,这真让胡椒都觉得辣眼睛...

    胡椒擦着笑出的眼泪,轻轻拍着书凉的肩膀说道:“能不能严肃点,我们在逃命呢...”

    书凉撇了撇嘴,嗔道:“到底是谁在笑?那么奔放,眼泪都出来了!”

    “哈!这群不长记性的,真是太热情了,我要是拒绝,三个爷爷会掐死我的!”胡椒笑眯眯的说道。

    “就两把伞、兵刀了,一把枪上还剩四发子弹,有本事你别抢他们?”书凉歪着脖子看着胡椒,挑眉。

    “哈!毫无道理...且毫无压力!”胡椒看着书凉的表情一阵心颤。

    “枪我拿了,坠你三十米外!别哭着回来哦!?”书凉对着他挤眉弄眼,轻笑着拉开距离。

    “请君欣赏...”胡椒学着古人抱拳回道:“在下去去就回!”

    ... ...

    李海高兴极了:“追了半个小时,你们都没发一枪,说明对方没子弹了,这个金矿,我将你收了!”

    他在最中间的一队三人组,对着两边各队协调着距离:“对方弹药不足,速战速决...小队间距再拉开50米,务必在陆东枝之前结束任务!”

    大山西南一处山坡生满了矮灌木非常浓密,如果没有开山Dao,在这里行军非常困难。这里几乎没有空隙,如果不上巨石顶上的话,都很少有一片能同时容纳四个人坐一起的位置,原始丛林就是没被开发过的未知领域。有一队三人小组,被灌木拉扯着下身,像是热情的挽留,若客人还不停步,它们又撕扯着客人的衣裤,好歹留下点什么吧...

    当这一小组最后一人的战术裤,被灌木无情的撕破时,这个人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插在了自己的胸口,他低着头看去,前面什么都没有,还想转身,但他再没了力气。被灌木撕扯着衣裤的前面两人,传来了咒骂声,声音掩盖了后面同伴倒地的装备碰撞发出的声响。胡椒身体不停,轻轻助跑,右腿用力蹬着山石,跃起扑向离自己最近的一人。他身体腾空,右手上的伞、兵刀准确无误的插进他的右侧脖颈,刀尖从左侧漏出,贯穿,没等身体落地,在惯性的作用下,刀身趁势拔出身体躺倒,刀身斜着切出,砍向最后一人的腿弯。那人疼痛即将趴倒,又被一刀迎上,接着他的动脉血液喷溅而出。这时胡椒一个翻滚避开...

    书凉张大了嘴巴,他已经看呆了,胡椒从树叶丛底下暴起出第一刀到最后一刀,只用了15秒,三个人...三个南越情报机构人员。他从没见过胡椒杀人,这是第一次,动作异常干净漂亮,没有一点的多余动作,没有多余的表情,专注,完全的专注...

    胡椒迅速解下三人装备,像书凉招手,撤退...

    ... ...

    路东枝的一组人跟李海带的一组人相遇了。他想不通,明明陆东枝在自己的左后方,怎么就一下到右前方了,意思就是,还有一队在自己的左前方了?那还剩一队呢?

    李海后悔了,他意识到一个可怕的问题,他们有可能被包围了。他用南越语快速地对着耳麦命令:

    “集结!集结!靠拢!靠拢!”

    刚说完,身侧的一个人躲避不及时,被右前方的陆东枝一枪击中脑门,倒地。李海一个战术翻滚到山坡的沟壑里,躲避着。陆东枝失去了他的身影,快速调转着枪口对准了即将滚到沟壑中的另一个人身体,那人翻滚的身体被冲锋、枪速射弹道击中,连续三枪击身体中部,子弹穿进身体,巨大的力道撞碎了他的腰脊椎,腹部和肋骨,三粒弹头在他身体里搅动,翻转...

    五秒,四枪,两人毙命,这个女人根本就没眨一下眼睛。要不是担心到自身形象和安全,她现在应该嘴巴里叼着一支香烟的...事实是,她就是这么做的。特勤科张爱国呆呆的看着她,咂了咂嘴,摇着头,左手并掌向前落下,自己快速向前压上去,身后跟着成进攻队形的特勤科小分队。

    陆东枝没了目标,左手持枪,枪口向下,右手夹着香烟,不紧不慢的跟在队伍的侧翼。

    这个漂亮,聪明,身手好,又阴狠的女人,太吓人了...

    李海从来不知道陆东枝竟然这么阴狠,这个从海外执勤回来的女人怎么就一点没露出痕迹。他都不敢分神,快速脱离山坡里的沟壑,借着山林里的高大粗壮的杉树,忽左忽右的向前跑着,做着战术规避动作。陆东枝眼睛紧紧盯着他的背影方向,对着军用耳麦说道:

    “方位西北,九点钟方向,二队三队密切注意与敌距离,同时注意观察另外两人!”

    她继续提着枪,夹着香烟向前推进...

    夜晚,大山里没有一丝光亮,夜黑的浓厚,差点都能滴出墨点。林子里一点都不安分,隐约的狼嚎由远及近彼此呼应很瘆人。受到惊吓的红腹锦鸡、野兔、草狐、灵活的大灵猫,刁钻的穿山甲,都在极速奔命,还有树枝上的黔猴,捷豹,森蚺...

    这是一个不安分的夜晚,一刻不停的上演着猎杀与被猎杀的丛林法则...

    据情报反馈,她得到了胡椒和书凉的逃亡方向,从出医院开始一路跟踪。为了避开城市,特意为了他们制定了一套切割、合围歼灭的战术计划。照速度推算最多四个小时,就可以包围胡椒和书凉,更何况山那边还有一个特战营在封口。照理,根本就不需要拖这么久,马上就合围完成...那该死的横插进来的一支外境队伍,打乱了她的计划。没有考虑到红外夜视仪,还得避免环境险恶造成的非战斗减员,怕对方发现又不能开灯,真的折磨人...

    陆东枝把这一队人算是恨上了...

    凌晨,天刚蒙蒙亮,陆东枝的队伍就向前压去...

    一处山坳里,常年风雨侵蚀,风化严重的山石剥落,不均匀散落各处。上面又被虫鸟攀爬,尘土覆盖,表面包裹了一层深浅不一的苔藓。苔藓长出暗红色细长须枝和白色小花苞,沾在上头的露珠晶莹剔透...

    南越的那支队伍,在李海这个蠢货的带领下,于昨天傍晚,山林里最后一抹光线暗去之前,就在这里藏身的,只是李海跑了...